[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博讯2006年4月08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山东省监狱里的重点法轮功弟子──历广强,是我的烟台老乡。老历 高个,宽肩膀,大眼睛,人长的挺体面。他因“顽固不化”,拒绝转 化,已在入监队被严管了一年多。也算我与他有缘,初到入监队我们 很快便相互同情,相互友好。交谈中我得知,他因复制、传播法轮功 光盘,被以“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十年,其妻也因此罪被 判六年,就关押在一墙之隔的省女子监狱,家里仅抛下个还在念书的 女儿,无人照管。老共也真够狠的,就这么点屁大的事,竟致一个平 民家庭于死地。

     老历在入监队出了名的一直不认罪,为此队长们特派出两个班长级已 转化法轮功日夜陪候他、诱导他、欺骗他。据老历说,他们歪曲李洪 志经文,欺骗他认错,才写了悔过书,下队后发现上当,便又写了声 明,宣布他是被欺骗认错的,因而被两次打进禁闭室,落下一身腰痛 病。禁闭解除后,老历被调到我下队后所在的七监区,又与我朝夕相 处。这个省监少有的“顽固不化”法轮功弟子,也算与我特有缘分。 (博讯 boxun.com)

    那天,老历突然来到我的床前。我先是一愣,因他一直在队上被严 管,没有行动自由,也不可能来看我。我好奇地问他,怎么来我们监 室了?他神秘地贴近我的耳朵说,已正式调到七队来了。他说他坚信 法轮功好,上面要变着法治他。

    果然,老历一来我们队,队上就派专人监视他,并安排了专门负责做 转化工作的人,那人亲口对我说,队上许诺,如转化了历广强,可奖 励减刑一年。

    转化法轮功,是大队教导员亲自抓的工作。开始教导员经常找老历谈 话,给他书看,并帮助他与在女子监狱里的妻子会见。经过一段时间 的折腾,老历仍不认罪,队上便失去了耐心,拿出了另一手,开始刁 难、威胁和严管历广强。老历悄然对我说:怎么样,露出真面目了 吧!哪个队都是这一套,我早领教过了。

    队上得知我不信法轮功,但与老历都是烟台老乡,且走得很近,便由 张监区长出面,找我谈话,让我帮助做做老历的转化工作。我说尽管 我不赞同法轮功,但更不赞成政府镇压法轮功。我反问张监区长,坚 持信仰何罪之有?于是队上不再与我谈老历的事情,但他们借一个姓 周的犯人之口,故意私下与我谈老历,探我的口气,说如老历再不转 化,便对他实行精神孤立,不准他与任何人接触,直到他精神崩溃。 他们以为老历的软肋就是怕孤独。我说你们可别作孽。于是我开始理 解,为什么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成精神分裂,原来他们自上而下的 政策设计就是:如不转化,就从精神上毁掉。

    从那以后,他们真的把老历封闭起来,由专人轮班看管,每天上工下 工,都为他准备了小房间,把他单独关押,屋内贴满了“顽固不化, 死路一条”等文革口号,不准任何人与他接触,也不准走出小屋,连 去厕所,都要专人陪着。而且停止亲人接见,也不准写信、打电话和 到超市买食品,甚至全天候让他蹲着。老历为抵制这种虐待式的特别 严管,开始绝食。而队上根本就不理睬他,严管变本加厉。他绝食十 天后,已有气无力,奄奄一息了。队上依然指派人天天从三楼把他拖 下来,用车拉着他出工,关进位于工地队部的小单间内,进行精神围 攻。他们明摆着是要折腾他,然后说他抗拒改造,畏罪自残。我实再 看不下去,便不顾他们的禁令与阻拦,拿了自己买的西瓜,送给老 历,劝他毁了自己正中他们的下怀,必须保重身体,停止绝食。老历 认为我的话有理,吃了我送去的西瓜,并开始进食。随后,他转换了 斗争策略。用老历的话说,他根本不把那些迫害他的人看在眼里,他 是在与魔斗。他对法轮功的痴迷,我不敢恭维,但我佩服他的毅力和 勇气。他刚恢复体力不久,便趁清晨全狱出工,狱头检阅队伍之机, 突然挣脱天天一左一右傍着他的两个犯人,向狱头奔去,要呼喊鸣 冤,但随即被队上犯人积委会成员按倒在地,反绞着手,押上工地队 部。于是大队教导员便强制他全天蹲着,并由值班犯人“侍候”着 他。直蹲得他眼花耳鸣,两腿发抖。据老历说,他实再是坚持不住这 种折磨了,暂切认了个错,委托我一旦有机会,为他说句公道话。我 本是与老历一样被迫害的人,又如何能为他讨点公道呢?也只能是在 这《难狱回忆录》中,真真实实地记他一笔。历广强,这山东省监狱 唯一一个公开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弟子。是大队教导员便强制他全天蹲 着,并由值班犯人“侍候”着他。直蹲得他眼花耳鸣,两腿发抖。据 老历说,他实再是坚持不住这种折磨了,暂切认了个错,委托我一旦 有机会,为他说句公道话。我本是与老历一样被迫害的人,又如何能 为他讨点公道呢?也只能是在这《难狱回忆录》中,真真实实地记他 一笔。历广强,这山东省监狱唯一一个公开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弟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宣言
  •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 牟传珩:新文明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兼容天下
  • 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牟传珩
  •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 牟传珩:不惧严寒的广场集会——往事如昨
  •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 牟传珩:权力的由来与变革——走向“三元金三角”的法权时代
  •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