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草根:向《爱琴海》网友致敬
(博讯2006年4月07日)
    草根更多文章请看草根专栏
    当初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时候,也引起了轰轰烈烈的抗议,很多著名的专家学者、体制内体制外的教授著文抗议,最后化作“哧”的一声,烟消云散。清华大学的水木清华被阉割的时候,也有人写过几首诗词抗议,也有学生在校园聚会过,后来抗议声一声比一声弱,最后也没声了。
     (博讯 boxun.com)

    《爱琴海》却让人肃然起敬,耳目一新。这个小小的网站,跟几十万注册用户、二万多人在线的《一塌糊涂》、《水木清华》相比,实在太不起眼,也没有什么体制内的名流支持这个网站,但是抗争的声音却持久而坚定。爱琴海的网友舍弃了那种发发牢骚、泄泄愤的抗议方式,而是迅速行动,首先是主编力虹先生不屈不挠地到政府部门交涉,后来网友组成了维权团,迫使浙江有关政府部门出来公开表态。后来他们联络团结了一些其他被当局无理关闭的网站,毫不犹豫地提出对《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进行违宪审查,这就让中共的官僚更加头大,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做出象样的官方文章。
    
    与此对应的是一些杂散网友的自发反应。几十位网友写诗哀悼爱琴海的消逝,从文学艺术的角度看,爱琴海网友的诗才相当优秀。有网友在博讯提议设立《爱琴海》论坛,接着爱琴海网友又开设了《天理夜话》和《自由文化》论坛。这三个论坛都是个人论坛,名字虽然不同,主题却共同一致:抗议封锁言论,要求文化自由。
    
    从网上看到,爱琴海的网友大多是浙江人。浙江人对于反抗独裁暴政、追求自由有令人尊敬的传统,从清朝末年以秋瑾、陶成章、陈其美、章太炎等人为代表的浙江革命党人,到王策、徐水良、王有才、黄河清、黄慈萍等民运名人,以及最早发起于浙江的中国民主党,都足以让浙江人自豪。
    
    爱琴海站长林辉先生就是中国民主党人的创始人之一。现在能够在杭州安心挣钱糊口,想必已经不再从事组党活动。但是即使办一个很温和的以文学和学术思想交流为主的文化性网站,也不容于当局,莫非中共当局要逼急他重操旧业,再度落草?
    
    这次站出来支持爱琴海网站的,除了刘晓波等少数体制外的“名流”,大多是普通的网友。他们没有显赫的名声,没有高层官方背景。海外的媒体对此作了大篇幅的报道,尤其是博讯新闻网,为这些平凡的网友悼念爱琴海网站提供了自由的平台,现在爱琴海事件已经成为博讯的一个热点。
    
    相比之下,海外民运人士对这些事儿显得冷淡。新海川的民运大佬们似乎很少关注到这件事。
    
    我的看法是:爱琴海这事儿很重大,因为在这以前还从来没有一个小得被人忽略的小网站能够发出如此强烈的声音。如果著名的教育网第一网站北大《一塌糊涂》能够发出跟规模相称的抗议,那该是多么激动人心——一塌糊涂的在线网友至少比爱琴海多1000倍,为什么没有发出比爱琴海强1000倍的声音?《水木清华》明明知道他们跟《一塌糊涂》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为什么当时就不敢跟着吆喝几声?在爱琴海的抗议声中, 我对北大清华的蔑视又多了三分。
    
    爱琴海被关闭的时候,我就猜想谁会是下一个。看到鲁西狂徒跳出来抗议,又看到他到博讯开了个《自由文化》论坛,猜想他那个诗歌论坛也差不多了,结果真被我猜中了,今天就看到了《中国当代诗歌论坛》被关闭的消息。
    
    下一个是谁呢?国内的网站一致噤声,抗议的声音只能从博讯新闻网这样的海外中文网站发出。关闭海外网站不在中共的“主权”范围,关闭国内网站却是轻而易举,上头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甚至不需要给你一个听起来有道理的借口。只要关掉几个网站,其他的网站就懂得“自律”了。
    
    我联想到动物保护组织的一次抗议活动:他们强烈谴责某些人为了让宠物狗不扰人而用手术办法割掉狗的声带,认为这样的行为很不人道。但是他们却喜欢给狗阉割,说这样可以避免杀死过多的小狗。中国政府跟动物保护组织的做法很相似:先把你阉割,再让你发出阉狗的叫声。他们叫网站“自律”,意思是他们不想亲自动手杀得太多。很遗憾,现在还没有一种狗象网站站长那么聪明,能够“自律”地一口咬下自己的睾丸。
    
    听过吃猴脑的故事吗?要抓猴子的时候,屠夫向某只猴子一指,别的猴子就会把那只猴子扭送到笼子门口。
    
    中国的诸多网站还跟这猴群类似。诚然,他们有不说话的自由,也有水木清华那样大量删除抗议关闭《一塌糊涂》的文章的自由。结果是让咱看不起你们,你水木清华被阉割了,失声了,我不仅不同情,还要踩上一脚:本来就没有睾丸,现在连小二也没了,活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草根:一个外围混混的遭遇,——我的1989
  • 故事瞎编: 2007年春节联欢晚会——统一台湾现场直播/草根
  • 草根的坚持和抗争更显可贵——声援爱琴海网友维权团/南飞燕
  • 草根:论坛的民主
  • 草根:棍棒教育是传统文化中最值得发扬光大的
  • 草根:儒教是一条豢养的狗
  • 草根:《同一首歌》与巴甫洛夫的狗
  • 草根:从赠送台湾的大熊猫想到陈景润
  • 草根:怀念萨达姆
  • 草根:纪念许万平
  • 草根:尸体怎么处理?
  • 草根:狼妈妈偶尔咧了一下牙
  • 草根:领带的来历
  • 草根:传统文化与养蛊术
  • 草根:危房
  • 草根:我愿意夹尾巴,别逼我摇尾巴
  • 草根:祝贺巴金死亡
  • 草根:又想到太石村
  • 草根:太把李敖当回事了吧
  • 原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从草根官员到阶下囚
  • 连战访北京,草根要民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