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民主党人对“八荣八耻”的一次谈论/陈树庆
(博讯2006年4月06日)
以民主自由为荣,以封建特权为耻;以敢说真话为荣,以谎言欺骗为耻

     数日前,由于挂念王荣清先生的身体状况,我给他打了个电话以表问候。在电话里,王先生叫我过去。我刚一到他家,王先生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张报纸剪辑给我看,上面写着胡锦涛先生的《“八荣八耻”倡议书》。

     他问我:“知不知道此事?” (博讯 boxun.com)

     我答:“早就晓得了”。

     他又问我:“有何看法?”

     我接着答道:“很好啊,我们能以胡先生的‘八荣’之倡议,监督、揭露和谴责共产党官僚们的‘八耻’之行为,并且在我为‘爱琴海网站’遭封杀事件撰写的评论中已经用上”。

     王先生说:“‘八荣八耻’由于还没有涉及到社会道德普遍沦丧的根本原因,回避了道德的‘性质’和‘真伪’这两个关键问题,只可惜又是一个‘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表不治里方子”。

     我问:“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他答:“应将‘八荣八耻'增加两条,变成‘十荣十耻’。”

     我问:“增加哪两条?”

     他脱口而出:“以民主自由为荣,以封建特权为耻;以敢说真话为荣,以谎言欺骗为耻”。

     我叹道:“是啊,你说得好!切中了问题的要害。只要人民的国家主权者地位和自由权利还没有得到起码的尊重和有效保障,少数人盗用公权欺压百姓的这种极不道德行为还在继续肆无忌惮而不受民权和法律的有效规制;只要人民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还继续被强权套着枷锁而屡遭扼杀,任由御用的‘喉舌’一如既往地谎言愚众,当权者提出的任何道德倡议都将成为‘色彩绚烂’的肥皂泡而过瞬即逝,甚至有可能再次被人们当作一堆欺世盗名的笑料而已。”

     他盯着我说:“看来,你很理解我增加两条的意思。”

     我笑道:“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同志们之间这些年来又如何能在坚持与发展浙江民主党事务上做到默契?”

     他言犹未尽,继续说道:“我叫你来,难道仅仅是两个人之间随便讨论讨论‘八荣八耻’而已?”

     我猜:“莫非你想撰文来表明中国民主党人对'八荣八耻'的鲜明立场和态度?”

     他反问:“难道有什么不可以吗?”

     我说:“当然可以!只是你现在还处于‘监视居住’期间有些不方便,身体也不太好,还是少操心,让别人来写吧。"

     他狡猾地笑道:“那就希望能早日见到你的大作”。

     我有点为难,说:“网络上对‘八荣八耻’论述的文章已有许多,容易想到的思路都已经被其他人先行发挥了,而我近段时间刚好‘文思枯竭,江郎才尽’。”

     他说:“年轻人脑子越用越管用,不要为自己的思想懒惰找借口”。

     我从“懒惰”二字中得到启发,突然灵光一现,说道:“要么干脆把我们刚才的交谈内容理一理,充当一篇文章好了。”

     他顺水推舟:“你实在不肯化心思的话,也只好如此!”

     现在,我将上述对话整理成文后一检查,发现绝非滥竽充数之作。没有想到随便两个民主党人员聚在一起闲聊,就能将“八荣八耻”的内容轻而易举地“深入发展”。而智深沉勇的胡锦涛先生在深思熟虑后郑重推出的“八荣八耻”,为何在要害问题上止步不前而有所保留,抑或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成?

     共产党里,对守规矩的人来说规矩太多,对于不守规矩的人又等于没有规矩。现在花样翻新又多了一个“八荣八耻”,我真不知道“八荣八耻”对共产党官僚们的缺德行为能起多大的矫正作用。因为我们在对共产党官僚们以理(“礼”倒不一定称得上)相待时,难得碰见“能以诚实信用为荣”,太多太多地遭遇到“背离人民”、“损人利己”、“违法乱纪”和“见利忘义”的卑鄙可耻了,民以吏为师,实际凌驾于民权和法律之上的所谓“先进分子”尚且如此,“八荣八耻”还能给社会多少重塑和重振道德的信心?

     反正来日方长,已经发生的、正在发生的和将要发生的许多事件,皆可以用来考验“八荣八耻”,让我们继续拭目以待、以言相质(问)、以权(权利对权力)相争吧!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担心“八荣八耻”的新闻时效性太强,要不了多久就会被社会遗忘、甚至被共产党自己的喉舌“打入冷宫”,等到哪一天我要再次用胡先生的“八荣”主张来抨击共产党官僚们的“八耻”行径时,竟被人取笑成“老套”、“背时”和“对牛弹琴”了!

     2006年4月5日完稿于中国杭州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领导生病,孩子吃药”,谁应学“八荣八耻”!
  • 陈维健: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 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之“颜色”乎/梁福庆
  • 怎么看胡锦涛提出八荣八耻观? /王芳清
  • 刘晓竹:对胡锦涛“八荣八耻”四点看法
  • 中组部:把践行“八荣八耻”作为干部考核标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