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贺伟华
(博讯2006年4月06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作者:贺伟华
     一说起民权运动,人们不禁想起美国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所领导的黑人争取平等尊严与公民权利之席卷全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想起了他的《我有一个梦》。然而,人们也许想不到作为人权运动的一部分,它的历史意义与价值。如果我们超越于民族文化与历史的局限,站在更高的高度来回首历史、展望未来,我们则会发现,无论林肯总统领导的黑奴解放运动、还是曾经风靡一时的美国女权运动;无论是今天对强制堕胎的广泛争议与抗争,还是上世纪八九年发生的知识分子走向街头反腐败的绝食请愿运动、以及今天中国大陆正在发生、愈演愈烈的民众自发抗争维权运动,在民权概念与现代广义人权观日益融合的今天看来,作为公民捍卫个人天赋人权斗争的一部分,它们是人权运动不同时期的一种种特定的表现形式;它们是不同的人群与集合针对自己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所遭遇的不公正待遇而自发引发的民众争取人权与公民权利的维权抗争运动。因此我们说今天在中国大陆发生的反强制拆迁、反强制圈地、反野蛮堕胎、反血腥镇压与纳粹屠杀、法轮功成员的自由解放运动等等,所有这一切运动的本质就是追求自由与生命尊严、捍卫个人权利的广义人权运动。这一个个自发案例的逐步推进、这一桩桩具体侵权案例的逐步被揭发及反人类暴行的公之于众,必将引发公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助长人权意识的深入人心。必将为中国的民主法治建设打下基础并带来不可低估的创造性希望。 (博讯 boxun.com)

     民权是一个历史时期的呼声,民权运动高涨的前提是政府及其官僚的行为伤害了广大民众的利益,如今天日益增长的腐败、堕落与侵权现象就是建立在对民众利益伤害之上的,因此保障民权、民生成了这个时代的日益普遍的呼声,成为了一个时代的主题。在此,捍卫人权的第一道防线在于保障民权,如果公民丧失了作为一国之公民所必需拥有的平等的权利,那么意味着猖獗肆虐的公权力最终将颠覆践踏每一个人天赋不可剥夺的人权。
     如果说人权是最基本的、不分国籍的、对所有人任何国家都必须保障的人之天赋权利与自由的话,那么民权就是在人权不受侵犯的前提下,作为一个国家公民、作为纳税者,应该享有的宪法及法律所保障的、人人平等的公民权利与机会。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民权与人权有着相对清晰的界限,民权并不等于人权,它是在天赋人权的基础上公民的法定权利。丧失了基本人权的人,他的民权得不到保障;但是,丧失了民权的公民,并不意味着人权已经受到了侵犯。这时,如果说保障人权是一个良善政治制度的前提的话,那么得到保障的民权意味着宪政民主政治制度的最高境界,它意味着一个主权在民、平等时代的来临,意味着制度性特权的灰飞烟灭。今天的美国,就是一个典型的主权在民的民权社会,任何执政党派、任何利益团体必须服从于人民,政府的每一笔开销、每一笔军火都必须来源于人民的同意,如果公民不满政府,只要停止上缴税金,政府又无权强制征收,它的出路只有一条,就是垮台;对政府的每一个新政策与法规的出台,人民都拥有否决权,政府与官员是彻头彻尾的人民公仆,它永远不拥有凌驾于宪法尊严、法治正义之上、凌驾于人民利益之上的特权。这种建立在宪政基础上的人民主权从根本上杜绝了民主政体蜕变成专制政体的可能。回顾历史,为什么美国的宪政民主政治制度能够最终走向民权时代,而许多已经初步实现民主的国家却又走向了极权?不同于美国的多元民主政体,最近新兴的多党制衡民主政体,由于没有健全的宪政法治、民意没有真正获得良善的表达机制与途径、人权与民权还得不到制度性的强有力保障,政党团体往往以代表民意、裹挟民意为手段超越于宪政的制度性制约、打着民主的旗帜,行专制之实,从而出现了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歧视与压迫,俄罗斯如此、抗拒多元文明与存在移民歧视的法国民主政体也有这种倾向。最终导致民主政体现专制政体的蜕变。因此我们说保障人权、完善宪政法治是实现主权在民、走向民权时代的根本性前提。
     作为现代民主宪政可预期的后果,民权时代是自由宪政法治的结果,是人们追求的美好理想,但却不是实现民主自由政治制度的根本性预设。在没有法治与人权保障的前提下,盲目的追求人人之间的绝对平等,可能得到的结果是民粹革命的爆发、毛泽东所谓“民权”时代的来临、疯狂的阶级斗争与集体性迫害的发生。这时,基本的人权都得不到保证,遑论民权。因此我们既反对政府行政指令的、损害一方补贴另一方甚至践踏基本人权的所谓“民权”运动,也反对“打土豪、分田地、超越于法治正义而进行历史清算”的民权运动。作为一个国家公民,我们捍卫的是宪法与法律保障的每一个公民都应该享有的民权。一旦国家公权力的肆虐超越于宪法侵害了公民的平等民权甚至基本人权,人们诉诸法律手段无法捍卫自己的公民权利的话,那么,公民就有了起来革命、颠覆非正义国家公权力、匡扶法治正义捍卫宪法尊严,最终实现保障平等的公民权利的理由。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公民的民权受到了侵害呢?当公民平等接受教育、医疗保障、养老保险等被剥夺时,公民的民权受到了侵害;当公民的就业机会被剥夺、劳动成果被侵占、劳动工伤保障与社会救济丧失时,公民的民权受到了侵害;当我们作为国家的公民,却没有选举与被选举权的权利、没有参政议政监督政府权力时,我们的公民权利被剥夺了。总之,国家宪法保障的每一个公民都平等拥有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与环保等权利一旦受到了侵犯与剥夺,就是公民诉诸法律手段,起来维权捍卫公民权利的时候了。如今天的强制拆迁、强制圈地、警察与黑社会非法闯入民宅、商店购物得不到相应的产品与服务、知识产权侵权案件等等都是对民权的侵犯与剥夺。也都赋予了公民依法维权、捍卫民权的理由。在此必须说明的是,民权作为每一个国家公民平等拥有的权利,区别于天赋人权,不受到有关国际法与公约的保护。
     为了更好的保障人们的权利、改善人类生存环境与条件,天赋人权的内涵与外延都在发展。从二次大战结束时所定义的基本人权:“生命、自由、财产、安全以及反抗压迫的权利”到今天中国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所保障的天赋人权:“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的权利;免于沦为奴隶和不受奴役;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在法律面前人格受到承认的权利;享受法律的平等保护;享有有效的司法补救方法的权利;不得任意逮捕、拘禁或放逐;有独立而无偏倚的法庭进行公开和公正审判的权利;在未经证实有罪以前应被推定为无罪;不得任意干涉私生活、家庭、住宅和通信;迁徒的自由;寻求庇护的权利;享有国籍的权利;婚姻和成立家庭的权利;拥有财产的权利;思想、良心和宗教的自由;意见和表达意见的自由;集会结社的自由;参与治理国家的权利和平等机会担任公职的权利;享受社会保障的权利;工作、休息和闲暇的权利;享受维持健康和福利所需要的生活水准的权利;受教育的权利;参加社会文化生活的权利等等。”天赋人权观已经从基本的人道情怀发展到今天对人类普遍一致的平等关爱与呵护。一种国际公民与民权保障的思想与天赋人权观汇聚融合在一起,作为国家公民的民权保障的内容逐步为天赋人权所囊括与包含。这时,现代意义的保护人权,作为受到国际公约保障的条款,实际上在保障这所有签约国公民的民权。国际人权公约与人权宣言从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权利等方面全面保障着每一个公民的公民权利,任何政府与国家公权力都不能侵害。从而,广义的人权观包括具体有政治权利与自由(包括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参政权、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游行自由、示威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经济权利(包括劳动权、休息权、物质帮助权、取得赔偿权);文化教育权利和自由(包括受教育权、科学研究与文艺创作自由);环境权;发展权等等。从此,相关的国际公约与人权宣言作为人类普遍信仰与遵从的最高法律条文,取代国家法律甚至宪法,成为公民维权、捍卫民权的强有力法律根据。
     因此我们说,今天中国普遍爆发的民权运动实际上就是广义的人权运动,而今天的民权运动与毛泽东时代发动群众的政治运动更有着根本性的本质区别,它不再是狭隘的、基于阶级矛盾与仇恨的、以暴力为手段让人胆战心惊的所谓“民权运动”;更不是民粹主义革命。它的本质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与自由遭受国家公权力侵害后依法维权。面对国家公权力的强暴与践踏,它试图通过公民不屈的维权行为来捍卫宪法尊严与法治正义,实现宪政与民主,从而保障每一个公民的天赋人权与公民权利。当然,当公民通过和平、理性、非暴力手段无法达到维权目的,甚至遭遇到血腥屠杀与镇压时。我们不排除民权运动演变成民粹革命的可能。这时,专制暴政者面对的将不再是依法维权,而是彻底的清算与复仇。
     我们只有在捍卫人权的基础上,建立起公平正义的宪政法治,才可能真正告别毛泽东所谓"民权"时代的疯狂、告别江泽民所谓"权贵"时代的疯狂,而建立起真正的社会公平与正义。今天的人权与民权之争,实际上就是自由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的观念之争。其本质是人权与人民主权、法治与民主谁轻谁重的问题。从根本上说,没有了人权与法治,就不可能有真正的人民主权与民主;就不可能建立起真正主权在民的社会正义;就不可能建立起真正的于民于国都有利的、长治久安的公正和谐的政治制度。一味的强调人民主权与民主,而无视政府对人权的侵犯与践踏、对法治正义原则的践踏,最终将导致中共操控下的集体主义疯狂或民粹主义革命。在此境地下,任何人的既得利益甚至生命都将丧失保障。
     因此,我们说"民权"作为一个特殊历史时期的普遍呼声,是人权运动的生命主题之一,它需要所有正直的知识分子与法律工作者通过捍卫每一个受害者的"民权"来建立公民的人权意识、也就是今天国内许多的正直法学家正在百折不挠而从事的工作:"通过个案来推进国家的法治建设",因此,我们叫它为体制内的维权。面对公权力的暴力与血腥,这是一条艰难甚至不可能成功的道路。要获得体制内维权的成功,需要的是体制外普遍发展的人权运动的配合,甚至需要来自社会的民粹革命的可能以对强权统治者施加外在的压力。强制迫使它做出退让与妥协,而最终实现人人都有法治保障的公正宪政。
     今天在我们身边所发生的国家公权力对公众利益的侵害,已经从相对轻微的单一个案,逐步发展演变成为普遍存在的中共权贵阶层制度性的、有计划的对公众人权的刻意侵犯的灾难性群发事件。从孙志刚被虐至死、到草根阶层民主选举的舞弊与纷争;从陈光诚的盲人维权揭露强制堕胎黑幕,到胡佳对爱滋病患者的维权救济;从冰点事件导致传媒人的普遍抗争,到高智晟告中央领导的第三封公开信;从太石村乱石堆上的民主罢村官事件,到汕尾东洲的血腥屠杀;从对维权律师、学者的绑架、暴力、恐吓与监禁判刑,到无数网络独立作家的逮捕监禁;从席卷全球的公民绝食抗暴运动,到苏家屯集中营的反人类暴行。中共当局已经在中国法律、宪法及国际人权公约多个层面上对法治正义提出了日益严重、甚至无以复加的挑战;对攸关国民生命与尊严的人权提出了无以复加的严峻挑战,犯下了滔天的反人类罪行;同时也激起了普遍一致、日益高涨的反暴政、反杀戮、要人权的公民维权抗暴运动。这时,中共面临的危机已经不再是如何分化瓦解甚至引导民间的民权运动、如何用行政手段与国家指令来维护农民的利益缓解民间的矛盾;而是更大人权灾难下全民一致的捍卫人权、清算罪恶的反暴虐、要人权之人民解放运动。体制外的普遍抗争与体制内的依法维权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百川归海、指向一致的共同目标。著名维权律师郭飞雄的一句话“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搞政治了!”可谓一语道破天机!代表法学界,向中共强权暴虐者提出了法学者的庄严宣战;向全世界表明了在中国发生的维权抗暴运动的本质,也就是向中共强权暴政索回我们每一个人天赋不可剥夺的人权、索要我们抬头做人不做奴隶的权利、索要我们每一个国人与中共强权者平等的尊严与价值、索要我们免于恐吓与匮乏的自由。至此,郭律师从一个捍卫草根民权的著名律师,一步踏到了中国人权运动的最前沿。他的顿悟与觉醒,意味着中国公民维权运动进入到崭新的辉煌历史时期。正直的律师与法学家及有良知的知识精英不再拘泥于对中共基于权贵利益、自相矛盾之恶法的重新诠释、反复争辩及斤斤计较。而在更高的历史高度、从捍卫天赋人权的角度出发,一步到位找到了解决所有纠缠不清、纷争不断问题的办法。
     从此,从捍卫人权的角度出发,全人类可以统一在普遍信仰的《世界人权宣言》与相关国际人权公约之下,向灭绝人性之法西斯强权者提出挑战!如果再有汕尾东洲、苏家屯之类的反人类暴行在中国大陆发生的话,根据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相关的国际人权公约,除经济制裁之外,对法西斯暴政可以实施更加广泛与严厉的制裁与制约。如基于中共政府对人权的践踏,可以开除它作为联合国成员国的资格;如由联合国主导,成立一个民选、代表民意的民主流亡政府加入联合国;如终止由中共主办的2008年奥运会资格;如专门成立国际人权调查机构,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独立调查;如通过国际法庭,对犯下反人类罪行的施暴者诉诸法律手段、依法实施惩罚。在国际一致的制裁与声讨之下,强制它做出退让,进行法治建设与政治改革;实现全民和解与民主宪政。
     今天在中国大陆发生的血腥与屠杀,与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对犹太人的清洗与灭绝极为的相似!同时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共对异己的清算已经开始了,甚至大有扩展蔓延之时。如果国际社会不能够对此做出相应的反应、制定相应的对策。法轮功的灾难之后,将是人类的巨大灾难的来临。防范于未然而动员全人类对这一恶性肿瘤的彻底清除,攸关人类的福祉、攸关人类的未来与前途。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贺伟华
  •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贺伟华
  • 贺伟华:与高智晟律师同步绝食声明
  •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1(连载)/贺伟华
  • 公正原则的基本善——尊严、尊重、自由/贺伟华
  • 与杨在新律师的几次通话,凸显出维权律师的艰难处境/贺伟华
  •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贺伟华
  • 公民绝食抗暴维权运动的普及与策略之我见/贺伟华
  •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贺伟华
  • 掌握破网技术后的感想/贺伟华
  •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贺伟华
  •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贺伟华
  • 响应高智晟律师的号召,倡议“中国民权运动绝食日”/贺伟华
  •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贺伟华
  • 贺伟华: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 新的一年---法学家的春天/贺伟华
  •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贺伟华
  •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贺伟华
  •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