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五常:最蠢还是马克思(图)
(博讯2006年4月04日)
    张五常更多文章请看张五常专栏
    
张五常:最蠢还是马克思

    几个月前读到关愚谦先生在《信报》发表的《和德日学者讨论“共产”一词的出处》,觉得很有意思,所以要在这里回应一下。关先生提出的要点,大致如下:
     
      (一)Communism中译为“共产”,是日本仔发明的,中国在老毛带领下,把日译的“共产”搬进中国。   
      (二)日译“共产”的原意,是“共同集体生产”──是生产的“产”,非财产之“产”也。
    
      (三)“共产”一词到了中国,顾名思义,就变成财产的“产”,此乃大错,而后来老毛实行共财产而走向“大锅饭”的人民公社,一错再错,呜呼哀哉!
    
    我认为把“共产”解作“共同集体生产”,是对的,因为Commune(公社)一词,的确有“共同生产”之意。然而,从今天经济学的角度看,日本仔相当蠢。这可不是因为他们错,而是对得太厉害!试想,在香港、美国等“资本主义”的地方,差不多所有生产都是“共同集体生产”的。
    
    可不是吗?在我们所知的所有机构,不管是上市或是独资的,皆共同生产也。就是我现在独坐桌前爬格子,也是与报刊的多位仁兄共同生产的。既然差不多无“产”不“共”,而 Communist肯定不是指我这个写稿佬,把Communism译作共同生产不仅毫无新意,而把我这个奉信“私产”(财产的“产”)的人说为“共产”成员,实在有诽谤之嫌!从日本仔的角度看,我是个以私产来共“产”的人,非老马所说之Communist也。
    
    从今天经济学的角度看,老毛把“共产”解作“共他人之产”,与老马的心意是较为接近的。老毛未老时,熟读老马的《资本论》。该“论”的确有“共他人之产”的倾向。
    
    在大学念书时,我也曾拜读老马的《资本论》。但当时我比老毛幸运,因为我对费沙的“资本”概念与高斯的定律皆懂得通透。因此,我老早就知道老马胡说八道。
    
    在《资本论》中,老马不反对市场。正相反,他认为市场大有好处。老马也不反对私产,虽然他没有高举私产的功能。老马反对的,是资本家──以“剩余价值”来剥削劳力的资本家。在费沙与高斯的思维下,老马这三个论点怎样也加不起来!
    
    费沙与高斯皆逻辑井然。以费沙之见,所有生产资料都是资产,而资产私有,其市值就是资本。以高斯之见,没有私产就不可能有市场。那么老马赞成其一(市场),不反对其二(私产),反对其三(资本家),岂不是难以自圆其说?
    
    我认为老毛把“共产”解作“共他人之产”,比日本仔高明,是因为老毛显然是从老马反对资本家的立场作为出发点。不硬性推行吃大锅饭的人民公社,怎可以废除费沙所说的资本家?
    
    一九六八年,我在芝加哥大学写了一篇搞笑的短文,不打算发表的,题为《费沙与红卫兵》。内容是说小小的红卫兵深明费沙的一般性的资本概念,比老马高明,他们的行动是要彻底地废除费沙笔下的资本家。这篇短文在芝大经济系内传阅时,该校大名鼎鼎的《政治经济学报》的老编读到,拍案叫绝,坚持要把该文发表。
    
    老毛在中国搞的人民公社,当然是一种“共同生产”的制度。但那所谓“公社”与资本主义下的“共同生产”机构有一点重要的不同,那就是前者一定要吃大锅饭。这是因为“公社”的成员若能自由转业,可以随时另谋高就,资本家就必定会出现。若不容许自由转业──不管是搞什么“公社公分制”或“多劳多吃制”──大锅饭在所必然。既然大家吃大锅饭,私产就没有什么意思,要把之废除易过借火矣!
    
    共同生产或多人把财产合并而成公司,只要有清楚的权利划分,或以股份界定权利,有自由的转让及转业权,就是私产制,每位参与者都是个资本家。这与老马笔下的Communism是大有出入的。Commune(公社)不是合作或共同生产那么简单。“公社”的重点不是共同生产,而是强制参与,其权益夸夸其谈,但因为没有股份转让权及自由转业权,参与者就变为肉在砧板上。逼而成的大锅饭是“共他人之产”的制度,彻底行事,就没有资本家,这应该是比较适合老马的心意的。
    
    愚见以为,日本仔把“共产”解作“共同集体生产”,不可能错,但因为凡是社会皆如此,说了等于没说,是相当蠢的。老毛把“共产”解作“共他人之产”,可能错,但从以强逼“共同生产”的办法来铲除资本家的角度看,其对老马的解释则比较高明。很不幸,此“高明”却把国家弄得民不聊生。
    
    困难还是马克思自己。他是个术语的创造者,有理无理总是说不清,是自欺还是欺人,又或是自欺欺人,恐怕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他瓜豆了百多年,今天的日本仔、德国佬及我们的关愚谦先生,还是要研讨他究竟是说什么!
    
    天下间怎会有那样高深的学问?所以我认为马克思是最蠢的。
    
     作者:张五常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三句话/武振荣
  • 胡主席:总书记重提马克思主义很可笑吗?/周之金
  • “两会”将至,马克思幽灵准时报到/万生
  •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贺伟华
  • 贺伟华: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贺伟华
  •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贺伟华
  • 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扭曲了的哲学/萧萧
  • 反人类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起源分析之一
  • 马克思错的一塌糊涂
  • 马克思主义为什么失败?
  • 马克思主义又打补丁啦!
  • 马克思,思想家?
  • 刘植荣:感受巴黎校园的马克思主义
  • 通向地狱之路:略论中共死硬派集团“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II)/叶宁
  • 刘晓竹:马克思在当代中国的三个特色
  • 通向地狱之路: 略论胡记“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叶宁
  • 马克思主义者必须站出来说话!/梁柱
  • 要全面恢复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主导地位/王子恺
  • 李昌玉:就是要刨马克思主义的祖坟—读马氓《五驳马克思主义》
  • 中国社科院成立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 胡锦涛以马克思对付江泽民?
  • 部分地方领导称马克思主义过时 中央花巨资整顿
  • 中国经济的宿命——马克思的预言
  • 胡锦涛1995年谈树立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
  • 中共再次强调:必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绝不能搞指导思想多元化
  • 对华援助协会曝光中共秘密文件,要求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
  • 中共中央正在建立一个全国性马克思主义理论网站
  • 中国举行哲学大会强调将继续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