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4)
(博讯2006年4月03日)
    
    
     六、四之后,邓小平讲过三句话:一是“不当头”;二是“不争论”;三是“发展是硬道理”。这三句话,高度概括了共产党的软。“不当头”是对美帝国主义输诚、服软。“不争论”是全面背叛共产主义之后的嘴软;“发展是硬道理”则是为新生资产阶级的成长扫除障碍、铺路架桥的身段软。你说这样的共产党,还是原来的共产党吗?如果张春桥地下有知,他一定会作这样的评论:这就是典型的修正主义的两个投降,“在国际上向帝国主义投降,在国内向资产阶级投降”。平心而论,共产党里头还是很有些明白人的。往右看,邓小平算一个;往左看,张春桥算一个。 (博讯 boxun.com)

    
     在苏东波之后,原来的社会主义阵营没有了“头”,剩下的“小猫三两只”鼓动中共出来当头。邓小平的回答是“不当头”。这自然是“守拙”、“韬光养晦”的意思。但这个世界总得有个头,邓小平的意思很清楚:让美国当头。当然话不能说的这样白。经过包装后的表述是这样的:中国谋求的是“和平崛起”;中国 “在邓小平的领导下决定接受全球化”;中国“不認為自己正與資本主義進行殊死鬥爭”;“中國不尋求傳播激進的反美意識”;“中國不想與美國發生衝突”。再看看他们从此在联合国投票时再也不敢挡美国的路;老朱正在美国舔着脸要给老班们“消气”的时候,自己的大使馆被炸了,老江只会躲起来当缩头乌龟;最近簿家公子为中国缴了几千亿美元的保证押金,还换不来美国老板的信任而抱屈。听其言、观其行,说他们“在国际上向帝国主义投降”,不委屈他们吧?
    
     本来号称“钢铁公司”的邓小平身段放得如此之软,所为何来?为使中共政权的气数不绝,争取一个“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你看这十七年来中共外交如何从千夫所指、四面楚歌的狼狈中东西连横、南北合纵、迂回脱困,就不得不承认邓小平软得其所、软得有成效。
    
    
     我们再来看“不争论”。因为理亏,所以嘴软;因为嘴软,所以不敢争论。看看共产党这十七年来的所作所为,有几宗符合共产主义的基本教义?这就是为什么不识时务、不能“与时俱进”的老、少左派不时要搬出党章和宪法来和当局理论。小平同志本来就耳朵聋,可以装听不见;泽民同志则拿出上海生意人的基本功, “闷声大发财”;小胡同志一方面不分左、右,干脆利索地通通封杀,另一方面悬赏一千万,给老、少左爷们去办一个马列主义学院,让他们关起门来鼓噪。单就这一招,可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世界上有些事情是只能做、不能说的,邓小平的“改革”就属于这一类。既不可说,就不争论,为的是减少社会成本,争取时间,少废话、快干活,把经济搞上去,为延续中共政权的气数多积累一点资本。
    
     邓小平说:“发展是硬道理”,其实应该读作“发财是硬道理”。道理是硬的,话却是软的。按照春桥同志的点评,这是“在国内向资产阶级投降”。在这个问题上,我稍微有点发言权。当年我办的四通,八八年时销售收入已超过十亿人民币,在中关村一条街上独占半壁江山。被西方媒体称之为“邓小平与资本主义十年调情的一个最杰出的成果”。当时有西方记者问我:“你认为邓小平是站在你一边的吗”?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因为我是站在他一边的”。六、四屠杀,使我没法继续再同他站在一边,从此我就同共产党分道扬镳了。许多朋友因此为我扼腕,我想给这些真正关心我的朋友捎一句话:在绝对重要的利益之上,还有绝对重要的人类良知。
    
     共产党原来标榜自己是“领导穷人翻身解放”的党,现在蜕变为赤裸裸地为有钱人服务的党,因而赢得了全世界资本家的欢心。他们带来了投资、上缴了利税,朱老板曾拍着自己的口袋说:我这里每一分可都是真金白银啊!共产党的软,换来了资本家的真金白银。资本家的真金白银,又滋润和延续了中共政权的气数。这好像是一笔不错的交易。
    
     共产党真的就这样脱胎换骨,变得软扒扒了?如果你真这样认为,那你就小看共产党了。毛曾经评价邓是“棉里藏针”。知小平者,老毛也。我们分析了中共的硬;又分析了中共的软;我们还要分析中共的软下面还藏着的硬,也就是棉里所藏的针。共产党的软,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叫做“卷旗不缴枪”。此话怎讲,再听下回分解。
    
    
    
     (未完待续)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3)
  • 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2)
  • 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1)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