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博讯2006年4月03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2003年即将过去了,我突想到儿子18岁的成人生日就要到来了。我作为一个不合格的父亲,无法在他身边祝贺他成长为青年这一纪念性的日子,内心有说不出的瘾痛。更令我心下不安的是,妻的生日仅仅与儿子隔了一天,我这做丈夫的同样不能亲自为她祝福。我欠妻子的债,着实是多年了,说什么都觉得太轻。但儿子18年的成人生日,我不能不说几句话。我只好在大墙之下,借夜晚昏暗的狱灯,给儿子和妻子分别写去如下生日贺书。 (博讯 boxun.com)

    
    冬雨:
    你15岁生日时,我给你送了一份特殊的礼物,是我亲笔写给你的一封信,旨在改变一下与你的谈话方式。结果你也认真地回了封信,提出你对传统教育的不同看法。我看了后内心非常高兴,忽觉得你真的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那信,我非常珍重地收藏在写字台里。从那之后,我很注重启发你与我辩论。我真后悔当年太关注你的学习,却忽视了你玩的天性和与大人不同的生活方式,只可惜我反悟的太迟了。现在想来,自由地伸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由于我的不当教育,可能会给你的一生造成负面影响,这是我每每想起来都内疚不已的。
    
    再过八天就是你18岁生日了,我无法给你的成人生日送份父亲的礼物,只好又一次以信代替了。18岁标志着你已然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了。在这时刻,我真为你高兴,但又因不在你的身边,无法尽父亲的义务而痛心疾首。还记得我曾拿着苹果对你说:你何时能掰开它就长大成人了。现在你该能掰开了吧。你能领悟那果子意味着什么吗?那就是问题。一个成年人遇到问题时,要善于分析、思考,自己破解问题。有位哲人说的好,“没有思想的人生,是没有价值的人生”。有没有独立思想,能不能破解问题,不仅是你是否长大成人的标识,也是你能否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尺度。然而思想的能力来源于不断学习,获取信息,永葆不断创新的心态。三年前,我在你书桌上留下了人生三挑战格言:“向问题挑战;向不可能挑战;向墨守陈规挑战。”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当毕生践行这三挑战,勇不言败。这人生三挑战,是我领悟成功人的精神真质。今天我再把这格言作为送给你成人生日的一份特殊礼物,希望它能成为你学习、拼搏,考取好大学目标的一根撑杆。我是这撑杆撑着走过来的,且至今身处逆境而不倒。在此,我再复述曾写给你的那首诗
    《你是海浪,我是礁岩》略
    
    最后,祝你生日愉快,身体棒棒的!
    
    老爸2003年12月19日
    
    秀兰:
    月底是你与冬雨的生日,很遗憾我不能亲面祝福。因我的执着,这家就这么残缺了一半,殃及了你们母子,也把沉重的担子卸在你的肩上,我每每触及都心如揭痂。我本是很依恋这家的,但生性就“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没想到就这么就走远了,走久了。夫妻间本有很多话要说,但大墙内外,咫尺天涯,此境此情,我又能说些什么呢?对冬雨的成人生日,我不能不给他留下几句话,我们间的话,就容后团聚再叙吧!眼望大墙内高高白杨树上的叶子在阵阵朔风的摇曳下,一片片地零落下来;当它再一片片地冒出新芽,并盛满枝头时,就该是我们“共剪窗前烛”的时候了。新年将至,又正值你四十五岁生日到来之机,这几天如果赶巧有一天飘杨的银雪,那便是我从大墙内遥寄给你的生日礼花,我给儿子多写了几句,却给你寄去了满天的礼花,我的一杯深情也算平均分配了。
    祝你生日快乐!
    
    传珩2003年12月19日
    
    我的信,本是两封平平常常的家信,未涉及政治与案情。但信发出后,家人却迟迟未能收到,而队上向我保证他们亲自为我寄发的。如果他们没有说谎的话,那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青岛公安一处,至今还在非法扣留有关我的任何信件。我心想:就凭你们那点小伎俩,也想一手遮天,我偏要把信转回家不成。既然你们敢妄法侵权,迫使我非正常渠道传书,那我就传给你看看,看看你们的高墙铁网,能否封锁住满天翻飞着的雪花。于是这信,不久真就传到了妻的手中,而且竟成为我《回忆录》中的一点墨花。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 牟传珩:新文明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兼容天下
  • 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牟传珩
  •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 牟传珩:不惧严寒的广场集会——往事如昨
  •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 牟传珩:权力的由来与变革——走向“三元金三角”的法权时代
  •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 牟传珩:半个多世纪的假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比较——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 牟传珩:保稳定:加强精神文明—江泽民时代双继承建设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