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3)
(博讯2006年4月03日)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因为共产党在八、九民运和苏东波大潮之后,在面对任何反对力量出现的时候,镇压的意志和决心更坚定了。在这一点上,它更共产党了,该硬的部分更硬了。 (博讯 boxun.com)

    
     共产党同国民党争天下靠什么取胜?其中有一条就是敢于牺牲的意志和决心。所谓敢于牺牲,就是敢于牺牲战士的生命,大规模地、成建制地牺牲战士的生命。林彪有段语录,清华四一四在文革中曾把它拿来当战歌:“在需要牺牲的时候,就要敢于牺牲。枪一响,上战场。老子下定决心,今天就死、就死在这个战场上!”
    
     共产党打天下靠这一条,坐天下同样也靠这一条。政权是什么?还是林彪说得明白:政权就是镇压之权。维护政权就是维护镇压之权。中共建政之后搞所谓镇反运动,就是要杀人立威。在需要杀人的时候,就要敢于杀人。枪一响,上广场,老子下定决心,今天就杀,就杀他个二十万,保共产党的天下二十年太平!这就是六、四屠杀时共产党所表现出来的镇压意志和决心。
    
    
     六、四事件中有这样一个画面,这个画面曾经感动了全世界。一个青年站在长安街上阻挡坦克的前进。坦克向左转,青年站到左边去阻挡;坦克向右转,青年站到右边去阻挡。这被认为是中国青年敢于反抗暴政的标志性画面。对此还有更深一层的解读。1990年,我们在东柏林参加欧洲民主论坛。波兰团结工会的首席理论家致开幕词。他说:“这是一个没有理论的时代,这个时代只给我们留下了一些画面”。他列举了两个画面。一个画面是在布拉格之春期间,许多市民企图翻过铁栅栏进入美国使馆,政府的卫兵“例行公事”地拉着他们的腿。另一个画面就是长安街上的坦克企图绕过阻挡它的青年。他认为这些画面表现了专制政权在反抗面前表现出了犹豫。正是因为这种镇压意志的动摇和犹豫,才使得东欧共产党政权的气数到了尽头。
    
     他的话,对东欧共产党政权来说,是讲对了;但对北京的共产党政权来说,他低估了邓小平的镇压意志和决心。的确,当时赵紫阳犹豫了,所以他只能出局。当时邓小平说,幸亏他们这些老同志还在。江泽民在封杀上海《世界经济导报》的事件中表现了镇压的意志和决心,所以被钦定为第三代领导核心,;胡锦涛在西藏戒严时曾头戴钢盔。据说邓小平指着录像画面问:这个娃娃是谁?他欣赏小胡在关键时刻的镇压意志和决心。
    
     在六、四之后,东欧和苏联发生剧变之前,共产党内相当一部分干部对动用军队和坦克来解决学运问题很不理解。但在苏东波大潮之后,他们凝聚了共识:要维护共产党的政权,镇压反对势力的意志和决心绝不能有半点动摇。任何心慈手软,都会葬送他们的红色江山。殷鉴不远,东欧和前苏联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从这一点出发,才能理解他们提出的那些口号。“两手要硬”,主要是说镇压的那一手要硬;共产党要有“执政意识”,就是说要有镇压意识;要提高共产党的“执政能力”,说的是要提高共产党的镇压能力;“稳定压倒一切”,说的是为了我党政权的“稳定”,可以采用“一切”镇压手段。记得一些读书人写文章跟他们理论:稳定不是一切,稳定也压不倒一切。这简直是鸡同鸭讲,根本没搞清楚共产党是什么东东。
    
     老江毫不犹豫镇压法轮功,说明第三代政治成熟、考试合格了。小胡关于要学古巴、北朝鲜的内部讲话,说明第四代也不负邓望,在思想上已过硬了。最近发生的广东汕尾事件,他们称之为突发群体性事件,张德江处置果断,开了六、四后的第一枪。外面就传什么张到中央去作检讨,过不了关;广东要发动什么驱张运动了。全是胡说八道。照我看,张德江今后应该官符如火才对。
    
     但是,如果认为共产党仅仅依靠有了镇压的意志和决心,就能维系它的气数不绝,那就把问题想简单了。当年齐奥塞斯库也有镇压的意志和决心,如今安在哉?中共比他们高明,不仅有镇压的决心,还在不断提高镇压的能力,讲究镇压的手段、扩充镇压的资源。共产党是如何做到这些的?我们不仅要认清共产党的硬,还要搞懂共产党的软。
    
     硬的部分讲完了,软的部分且听下回分解。
    
    
    
    
    
    
     (未完待续)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2)
  • 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1)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