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岛:《今天》创刊25周年开幕式致辞
(博讯2006年4月03日)
    
    1978年底,《今天》秘密诞生在北京郊区一间狭小的农舍。作为1949年后第一份非官方的文学刊物,它张贴在北京的政府机关、出版社和大学区。两年后被警察查封,1990年夏天在海外复刊,直到此刻,在美国圣母大学举办纪念活动。四分之一世纪过去了。历史似乎不能前瞻,只能回首,穿过岁月风尘,我们看到那几个围着一台破旧油印机忙碌的年轻人。而他们看不到我们。
     《今天》在中国出现,无疑与文化革命中成长的那代人有关。他们在迷失中寻找出路,在下沉中获得力量,在集体失语的沉默中呐喊,为此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今天》的影响远远超出文学以外,遍及美术、电影、戏剧、摄影等其他艺术门类,成为中国当代先锋文学与艺术的开端。 (博讯 boxun.com)

    25年以来,中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和早期《今天》相比,在海外复刊的《今天》面临着远为复杂的局面:权力与商业化的共谋,娱乐的泡沫引导着新时代潮流,知识界在体制陷阱中犬儒化的倾向,以及汉语在解放的狂欢中分崩离析的危险。
    我要特别强调的是,一个民族需要的是精神的天空,特别是在一个物质主义的时代。没有想象与激情,一个再富裕的民族也是贫穷的,一个再强大的民族也是衰弱的。在这个意义上,《今天》又回到它最初的起点:它反抗的绝不仅仅是专制,而是语言的暴力、审美的平庸和生活的猥琐。
    一本油印的中文刊物漂洋过海,在另一种语言的环境中幸存下来,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全球化吧。在这个意义上,依我看至少有两种全球化:一种是权力与资本共同瓜分世界的全球化,还有一种语言和精神的种子在风暴中四海为家的全球化。
    在这里我要感谢圣母大学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让我们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们欢聚一堂。这并非为了告别的纪念,而是为了送《今天》远行。在这送行的行列中,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国文学专家,他们的激励与批评是一种动力,让我们更勇敢地面对危机迎接挑战。我要特别感谢的是五位美国作家,包括Maxine Hong Kingston, C. D. Wright, Robert Coover,Russell Banks and Michael Palmer。他们专程来参加《今天》纪念活动并为我们朗诵,以示对一份处于困境中的中文刊物及中国同行的支持。我相信,在大家的祝愿下,《今天》一定会走得更远,远到天边,直到和当年那些年轻人和明天的孩子的身影合在一起。
    
    
     2006年3月19日
     于Notre Dame
     _(博讯记者:塔城)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