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作家柳萌:中国共产党如何创立反右冤狱?
(博讯2006年4月03日)
    1957年反右后,百万干部被送到农村和厂矿劳改!
    
     将近半个世纪以前的“反右运动”档案被解密了。人们非常惊异的发现,这完全是一场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完全是没有安全感的中共政权头子毛泽东亲手玩弄的一场阴谋。 (博讯 boxun.com)

    
    在1957年这场给党提意见而大祸临头的右派份子,不是一直传闻的五十万,而是三百十七万八千四百七十人,还另有一百四十三万七千五百六十二人被划为“中右”……
    
    反右运动档案近期解密,暴露了毛泽东一九五七年疯狂迫害知识份子的滔天罪行。原来当年划的“右派份子”不是五十万,而是五十万的六倍以上,加上“中右”份子高达九倍以上!而再加上受牵连的家属子女,那可就是天文数字了!这些家庭成员所面临的生活、工作、升学的窘境和受到的精神摧残甚至长达几十年之久。而一个人的生命有几个几十年?
    
    这些人受迫害仅仅是因为在党主动三番五次征求意见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指出了党的“不足”。
    
    ● 阶级斗争要持续一百年──毛泽东的极度不安全感
    
    
    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主席台
    解密的反右运动档案看过之后才发现,靠流氓无赖杀人起家的共产党掌权后实在没有安全感,总神经过敏的认为如不几年制造一次恐怖,那可能就会被推翻,因此必须使人民在生死存亡的颤栗中无条件的俯首称臣。
    
    争鸣杂志1月刊透露,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日至十五日,中共八届二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十四日晚,毛泽东提出临时发言,他在会上说:“东欧一些国家不断在政治上混乱,基本问题是领导层没有阶级斗争观念,是阶级斗争没有搞好,那么多新老反革命没有搞掉,这方面我们要引以为戒。……我敢说,我们党内也有阶级斗争。”
    
    1957年2月27日,毛泽东在中共最高国务会议第11次(扩大)会议上,发表了题为《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会议进行了三天。毛泽东提出:“革命时期大规模疾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基本结束,但是阶级斗争还没有完全结束;……”“斗争要几经反覆,还要持续五十年、一百年。你们信不信?我看,坐在主席团上,也有不信的。”这说明了被中共冠上“红太阳”的毛泽东有极度的不安全感,包括他身边的人都无法被信任。
    
    
    毛的“机要秘书”张玉凤
    在其它文件中曾经揭露,毛泽东的秘书自杀身亡,披露毛泽东私生活的御医李志绥在美国被中共特务暗杀。毛晚年最信任的张玉凤,是他在火车上看中的有夫之妇的列车员,调到身边霸占到死。更荒唐的是,无论什么级别的官员,无论任何大小事都必须通过张玉凤去对毛泽东说,连毛的老婆江青想见“大救星”都要去讨好她。张玉凤发脾气时可以对毛泽东大吼让他去死,而两次不顾安危救毛性命的彭德怀竟因为在庐山会议上说了几句真话,而被毛置于死地。同情彭大将军的高官被定为“反党集团”,一夜之间从万人之上被打成阶下囚。
    
    近期,中共天津市党校理论工作者在研究毛泽东建国后的思想意识时,提出:毛泽东患有政治家罕见的精神分裂症,并指毛“反对一切、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思维纯属病态。
    
    ● 靠欺骗的方式铲除假想敌
    
    为了释放自己的不安全感,找出自己臆想中的敌人,1957年4月10日,毛泽东指示《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继续放手,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
    
    第二天晚上,毛泽东找陆定一、陈伯达、康生谈话。毛泽东说:“我赞成放,放得尽些,才能让各阶级都出来表现。不放,怎样来辩论?放半年,不够,放一年。左派要有准备。”毛泽东举起的猎枪伪装了饰物,他在寻找不幸的猎物。
    
    十七天以后的4月2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在全党进行一次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主题,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人们还有顾虑。
    
    四天以后的5月2日,《人民日报》又发表了题为《为什么要整风?》的社论。毛泽东作了指示:“不要搞那么多条条框框来束缚,要改。怕放,无非怕引火烧身。”
    
    而实际上,“放”才是怕有火烧身、根本目的是要铲除假想敌。
    
    在中共的几次社论鼓舞下,民众真以为党要洗涤自身的污垢,于是很多人终于信任了共产党,在5月2日至5月12日的十天中,全国各地召开二万八千二百五十多次各类会议,向党中央、各级党组织、党员干部,提出了三十七万二千三百四十五条意见、建议。
    
    事实证明,提意见的人没有要夺共产党权的,只是希望它的“雨露”能够更加“滋润”中华大地。连掌管军队大权的彭德怀都不能夺毛的权,更何况坐在那里仅仅动动嘴皮子的人呢?
    
    ● 阴险毒辣的暴君
    
    毛泽东在(情况汇总》上作了批示:“一放,各阶级就会表现出来,原形也毕露。共产党执政还不到八年,就有三十多万条意见、错误、罪状,那共产党是不是该下台?那我姓毛的不是要重返井冈山!”这段话充份暴露了毛泽东的危机感,暴露了中共独裁政权的不合法性。
    
    五月十三日至十四日,中央政治局讨论局势,意见分歧,但同意“要正确引导,要再观察一个时期”。
    
    五月十五日,毛泽东写了《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此文送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阅,建议发至党内十七级以上干部参阅。按照毛泽东的意思,为要在党的干部中“引蛇出洞”,所以此文在党内分二个阶段下达:第一个阶段,发至十级以上干部;第二个阶段,才再发至十七级以上干部。
    
    毛泽东的《事情正在起变化》内指:“我党有大批的知识分子新党员(青年团员就更多),其中有一部分确实具有相当严重的修正主义思想。……他们跟社会上的右翼知识分子互相呼应,联成一起,亲如弟兄。……社会上的中间派是大量的,他们大约占全体党外知识分子的百分之七十左右,而左派大约占百分之二十左右,右派大约占百分之一、百分之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依情况而不同。”“在民主党派中和高等学校中,右派表现得最坚决最猖狂。……我们还要让他们猖狂一个时期,让他们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于我们越有利益。人们说:怕钓鱼,或者说: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现在大批的鱼自己浮到水面上来了,并不要钓。”
    
    在书店里发行让老百姓顶礼膜拜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和《愚公移山》的“人民大救星”实际上却在用“猖狂”、“诱敌深入”、“聚而歼之”这些对付敌人的办法去对付那些书生气十足的呆民。
    
    ● 中共无立锥之地
    
    
    东洲老农妇都出来喊冤,中共死期岂不到?
    一九五八年五月三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反右斗争取得阶段性胜利,定性为右派集团二万二千零七十一个,右倾集团一万七千四百三十三个,反党集团四千一百二十七个;定为右派分子三百十七万八千四百七十人,列为中右一百四十三万七千五百六十二人;其中,党员右派分子二十七万八千九百三十二人,高等院校教职员工右派分子三万六千四百二十八人,高等院校学生右派分子二万零七百四十五人。在运动中,非正常死亡四千一百十七人。
    
    把人民当成敌人,这是因为以暴力夺取政权的共产党不想用改变自己的丑陋和罪恶去延长党的寿命,而是只想用血腥镇压迫使人民屈从强权。这种人为的把所有人分期分批都推到对立面去的做法,实际上就是压缩自己的生存空间。
    
    毛泽东说“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几十年讲下来,中共已经讲到失去立锥之地的阶段了,所以现在直接用坦克车和冲锋枪与农民兄弟对话。再下去呢?
    
    **********
    
    作家 柳萌
     柳萌,本名刘濛。1935年10月26日出生于宁河县宁河镇。编审,作家。多年从事报刊出版社文学编辑工作。1955年“反胡风运动”中遭批判受审查,失去到大学读书的机会;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先后发配北大荒、内蒙古劳动改造,一生最好的年华毁弃在荒唐年代。
     重新走上编辑岗位后,曾任《乌兰察布日报》文学编辑,《工人日报》文艺部编辑组长,《新观察》杂志编委、组长、副编审,作家出版社编辑部主任、副社长、编审,《散文世界》杂志编委,中外文化出版公司总编辑、编审,《小说选刊》杂志社社长、编审。出版的主要散文随笔作品集有:《生活,这样告诉我》《心灵的星光》《寻找失落的梦》《岁月忧欢》《 消融的雪》《当代散文名家精品文库柳萌卷》《生命潮汐》 《珍藏向往》《真情依旧》《中国当代散文精品文库柳萌散文》《变换的风景》《穿裤子的云》《无奈的告白》等,有的作品曾在全国和地方及报刊获奖。
     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旅游文化学会常务理事、中华文学基金会理事、北京杂文学会理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作家柳萌: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特大刽子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