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红冰:真实、勇敢、高贵的灵魂――为《高智晟文集》出版而写
(博讯2006年4月01日)
    少年梦境之中,我的生命乃是惊雷骇电雕刻在苍穹之巅的一缕自由的狂风,一缕淡紫色的诗意。今日现实之中,我又发现另一位雷电之子,高智晟。他是灿烂的雷电刻在苍穹之巅的正义的箴言。
    
     如果承认人是文化的焦点,那么一本书的最高价值,就取决于它所表述的人格。高智晟的文集向人类所表述的,是一个真实、勇敢、高贵的心灵。 (博讯 boxun.com)

    
    从高智晟的文集中,我首先读出了真实。
    
    在人心普遍腐烂于物欲的时代,真实是奇迹般的美德;当人们普遍屈从于暴政的意志并生活于慌言之中,真实就意味着痛苦而艰难的命运。值此生命堕落之际,高智晟却已经成为美德的象征,并悲壮地承担起属于中国的痛苦而艰难的命运――因他真实的心灵。他真实得如同陕北高原坚硬干裂的大地上那顽强的野草。
    
    暴政铁幕之下,谎言是基本的生活方式。无数人奴性地屈从于暴政,习惯于谎言。长久地生活在谎言之中,人们忘却了真实的情感和真实的人性,丧失了真实地悲歌或欢笑的能力,甚至生命本身已经诀别了真实,变成肮脏的谎言。高智晟那来自大地的真实,使他卓尔不群,高傲地拒绝谎言,并赋予他超越个人生命的历史价值。因为,他是以真实的心面对中国真实的苦难。
    
    凝然直视中国的苦难时,高智晟的眼睛坚硬而干涸,犹如陕北高原上风蚀的岩石――是男子汉的尊严使他不能用流泪来表达对中国苦难的情感,然而,他的心灵间早已有狂涛怒潮的泪海在汹涌。这位陕北汉子对中国苦难的坚硬凝注,乃是一种伟大而悲怆的命运象征,他证明中国的良知还没有死绝;中国还在艰难但却顽强地坚守着真实的人性。
    
    
    
    某些自命不是法盲的律师,当他们声称必须在暴政恶法的范围内维护人权时,他们是在为暴政帮凶,并把律师贬低成专制官权的家奴;当他们用卑微的逻辑编织暴政法制的合理性时,他们是在为罪恶辩护并背叛了法的精神;当他们以浅薄的诡辩模糊了专制之法同现代法治之间的原则界限时,他们是在欺骗人民并侮辱法的正义。
    
    这些自命不是法盲的律师,当他们要求人们相信,从骨头都已腐败的中共法官那里,可以得到专制之法赐与的“正义”时,他们只向历史证明了,他们不过是一群在暴政腐败的司法权夹缝中求生存的卑微的臭虫而已。
    
    张思之律师曾为他所辩护的政治性案件全部败诉而悲哀,那种深沉的悲哀,是这位忠实于法的正义的律师对暴政之法的抗议。高智晟律师对暴政之法的抗议则更加锋芒锐利。他坦率地讲出一个事实真相,即暴政以及作为暴政基础的法律制度,才是中国苦难的根源。
    
    高智晟的这一表述,引领中国维权抗暴运动走出专制恶法铁铸的阴影,走上通往否定暴政、肯定人权的伟大命运之路。这条路的终点是以主权在民为原则的现代法治。在社会历史价值的意义上,高智晟毫无疑问是维权运动的先行者。他也因此成为知行合一的法学大师。
    
    同为律师,有的只是附庸于暴政之法的卑微臭虫,有的却成为法学大师,其原因只在于,前者背叛了真实的心灵,而后者忠实于真实的人性。
    
    从高智晟的文集中,我不仅读出了烈焰般的真实,也读出了从真实情感中涌现的勇敢。
    
    国家恐怖主义是中共暴政之魂。中共建政五十六年间,令铁石之心都失声痛哭的人性悲剧之一,便是无数曾经纯洁而真实的心灵,在国家恐怖主义的驯化之下,逐渐奴性化和谎言化。
    
    或许因为一次又一次政治大迫害中,勇敢而自由的知识分子被摧残殆尽,中国当代知识分子从整体上讲,已经由于恐惧放弃了社会良知的天职,背叛了真实的人性,而成为暴政的奴仆。他们如同聪明的狗对主人的理解一样洞悉暴政的的政治心理,并小心翼翼地避免触怒暴政。更可悲之处在于,某些“自由知识分子”、“公共知识分子”、“异见人士”也都深谙此道。
    
    当前,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迫害和对中共政权合法性的质疑,是中共暴政的两个最敏感的政治之痛。因此之故,数百万知识分子、数十万律师对这两个话题保持了怯懦的沉默。唯有高智晟律师,以英雄之虎胆,撕裂了中国知识分子和中国律师的耻辱的沉默,历数中共法律体制对法轮功学员惨绝人寰的迫害,并对中共暴政的合法性提出明确的质疑。
    
    身处虎穴狼群之险,高智晟最初几乎是孤身一人,向“千万贪官、百万警特、十万铁牢”构成的暴政宣战。其勇气适足以惊天地,泣鬼神。
    
    勇敢意志的铁凿,在真实心灵的燧石上,撞击出自由人性的火花。那火的花朵点燃了黑暗的沉默。燃烧的沉默正好映出中国知识分子和律师的奴性与怯懦。
    
    怯懦者是可悲的,比怯懦者更可悲的,是试图把怯懦伪装成美德的虚伪者。
    
    高智晟一出,众多劝责者便蝇飞蚊绕,用种种冠冕堂皇、博带宽袖的理由,公开或私下乱英雄之心神。此类人无非欲高智晟重新回到沉默中,同他们保持可耻的一致;无非想用庸人的理性“谋杀”英雄。此类人殚精竭虑,只试图让现实相信,他们在暴政前的怯懦乃是与“理性”一致的美德。现实也许会被欺骗,但那种“美德”定然只属于虫蚁蛇鼠一类小动物。
    
    伪善者中更有无耻达于极致之人。他们媚颜奴骨,高言大论中共恶法之“合法性”,而对否定暴政法制的观念和人,则极尽丑化诬蔑之能事,犹如西装革履之牛二泼皮骂街。中共恶法是此类人的衣食父母,所以必全力维护;恶毒诅咒否定暴政合法性者,必可得暴政暗中之奖赏,而获主子赏赐,乃奴才生命之庆典。
    
    我敢断言,暴政崩溃之日,此类伪善者定会戴上假面,混迹于欢庆的人群中。只是不知他们的灵魂会欢笑还是悲泣?不过,我却知道,当暴政崩溃那一日到来时,英雄会远远离开欢歌醉舞的人群,走向无边的荒野,用寂静的晚霞,哀悼死于暴政的无数冤魂,哀悼中国曾经的苦难。高智晟也定然会如此――这是我从高智晟的文集得到的感触。
    
    勇敢的意志卫护了人性的真实,而坚硬的勇敢必定来自于高贵的心灵。从高智晟文集中,我更读出了高贵。
    
    高智晟的心灵纯净明澈,宛似狂风洗净的陕北高原的天空。他正是由于心灵的纯净明澈而高贵。中国民间无边的苦难中滴下的每一滴燃烧的血,每一滴冰冷的泪,都会使高智晟的生命痛苦地战栗。高智晟的高贵在于,他超越个人利害荣辱,以圣徒悲悯天下之情怀,把自己的生命作为祭品,献给中国的维权抗暴运动。
    
    今日之中国,为世俗名利投机钻营,甚至悍不畏死者,多如过江之鲫,为神圣的情怀而献祭者,凤毛麟角。高智晟的出现,乃是一个高贵人格的奇迹。除非中国湮灭,否则这个奇迹必将成为中国高贵民族命运的先导。
    
    某些只能听懂物欲召唤的人对高智晟妒恨复之以嘲讽。妒恨是由于英雄高贵,映出这些人的猥琐;嘲讽是因为他们已经丧失了感觉英雄人格魅力的能力。不过,那只是猥琐的小动物对高贵猛兽的妒恨与嘲弄。猥琐的小动物们或许会占有肮脏的现实,但是,高贵的英雄定会受到历史的尊敬。
    
    此次维权绝食抗暴运动中,有人忽冷忽热、忽南忽北、忽上忽下、忽软忽硬;时而温言软语,欲与狗官和解,以诠释“和谐社会”,时而指天划地,仿佛底层民众自发之维权端赖其思想之指导;时而如妒火焚心,悲愁痛苦之情溢于言表,时而似欲念裂肺,渴望名声之意,实难自掩。如此种种,千姿百态,风骚万般,不一而足。观者早已目眩神倦,疲惫不堪,表演者却如痴如癫,意犹未尽。
    
    今日提及此事,只因我亦有悲悯之情怀。对此类人悲悯之余,我有良言相劝:高智晟之所以成为英雄并赢得人们的尊敬,乃是由于高贵勇敢而真实的心灵,使他的追求超越个人名利的狭隘限制,达到了圣徒的境界;无论是谁,只要还把名与利藏在心底里,就永远不可能成为与自由人性一致的英雄,更不可能得到历史的垂爱。即便作出比孔雀的尾羽更花哨的表演,情况都是如此。因为,英雄必具圣徒情怀,而纯净的历史之镜,只会映出英雄的容颜。
    
    卑鄙者因其卑鄙而如鱼得水,荣华富贵;高贵者因其高贵而步履维艰,凶险百端――这正是当代中国可悲的时代特征。从高智晟的文集中,我也读出一缕悲凉,那是英雄男儿为民族命运的道德堕落而伤感,那也是真实、勇敢、高贵的心灵,为真理的孤独而黯然神伤。但是,悲凉并不总意味着软弱。萦绕在坚硬如铁的心上,那青铜色的悲凉恰是自由人性的诗意。
    
    我不愿预测高智晟还要经历多少痛苦和命运的艰难,我也不愿预测高智晟还要承受卑鄙之徒的多少诬蔑与诅咒,我更不愿预测,高智晟的生命最终会湮灭在暴政的铁牢中,还是将迎来自由中国的晨光。我只愿对高智晟,我的战友和兄弟,作出一项承诺:
    
    “如果你活着,我定然与你在高山之巅,沐浴万里长风,以铁杯烈酒,邀崇山峻岭,共谋千古一醉;
    
    “如果你死去,我将走上太阳之巅,为你寻找一片墓地,以灿烂的悲怆为棺,以金色的哀思为槨,把你不朽的英灵埋葬在圣洁的烈焰之中。我燃烧的心,和焚心的痛苦,就是献给你的祭品。”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六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