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作家柳萌: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特大刽子手!
(博讯2006年4月01日)
    为什么章伯钧、罗隆基、彭文应、储安平、陈仁炳、等“大右派”至今不能平反?
    
     因为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特大刽子手! (博讯 boxun.com)

    
    流亡海外多年的中国最后右派林希翎提到过一件秘辛,即关于八十年代初电影《天云山传奇》的审查。她说,赵紫阳认为电影将党委书记描述得太坏,怕影响不好而不放行。该部“右派”电影在胡耀邦的干预下最后“死里逃生”,为当年“拨乱反正”立下功劳。
    
    这件事透露出一些颇为值得人深思的问题。
    
    一,一部电影的发行居然需要层级如此高的国家领导人定夺,实在是匪夷所思;而国家领导人居然对此不惜花费大量时间精力,亦令人匪夷所思。怪不得中国的发展迟迟未能走上正轨,就是因为最高领导人的时间精力以及智力都花在了政审上。一个人被推上国家领导人,自然肩负着改善国计民生的重任,却为这些芝麻大小的事情费神,实在对不住拿那份工资。
    
    二,过去如此,想必现在也一样。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去世到治丧,中共的处理方式便显然花费了国家领导人不少气力。为前总书记操心,那倒还是说得过去的──从对死人的态度,是可以看得出对活着人的态度的。但且慢,他们关心的却是要极力将事情压下来,而不是给予死人以尊严。实际上,他们连发新闻稿这样的小事,也不需别人动笔,而是全国都用他们起草的新闻稿。这又是一件匪又所思之事。有了这样的国家领导人,还需要那些记者报社电台电视台干什么?愚人愚己,国家领导人实在不过是蠢不可及的小人而已。
    
    三,赵紫阳为何压下《天云山传奇》?也许我们从王扬生在去年写下的的《叩访富强胡同六号》中得到部份答案。
    
    在该长篇访问中,赵紫阳谈到毛泽东,谈到反右运动。赵为毛泽东以及反右运动辩护。他说:“毛主席对国家发展是有想法的,他想建设一个比苏联更好的社会主义。……解放以后他搞三反五反,1956年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他是真心希望建设一个光明的中国。他说急风暴雨的阶级斗争已经过去了,以后要和风细雨了,我想这都是他当时的真实想法。”
    
    而对于毛泽东自称为“阳谋”的说法,赵亦认为是毛“后来的托辞”。讲到当时的情况,他说:“原来社会上呀,民主人士呀,都说共产党的好话,一让提意见,各种意见铺天盖地,有的很尖锐,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我当时在广东管农业,座谈会上一些人指着鼻子骂,真受不了呀!”以赵紫阳宽容的性格,也“受不了”,可知道当时的情形是怎样的一回事。
    
    赵又谈到中共当时处理的步骤:“后来接到中央电报,说要‘硬着头皮顶住’,邓小平也到广东来做报告,说放长线钓大鱼,那就是打招呼准备反右派了。”赵紫阳当时是如何硬着头皮顶住呢?由于没有足够的资料证据,赵是否在当时的运动中紧跟“党中央”,而做出错事傻事?很有可能。试想想,当时的赵紫阳年当三十七、八岁,尚是血气方刚之年,事业顺利之时,看见有人欲在其头上做窝,自然由“受不了”而“硬着头皮顶住”。
    
    赵紫阳指出:“对当时的大鸣大放,各级干部有意见。”有理由相信,赵紫阳也是反对大鸣大放的。而他又认为毛泽东的阳谋说,不过是回击党外人士的狡辩之词,同时也是对各级干部的一种交代。
    
    赵对反右的结论是:共产党各级干部当时都没学会听取不同意见。实际上,中共的各级干部如今何赏又学会听取不同意见了呢?日前人民日报的一篇署名文章讲到党内民主时总结为:一把手有绝对真理,二把手有相对真厘,普通党员没有真理。几十年的统治,并未能使中共的干部班子变得更为讲理,更为善于听取不同意见。
    
    知道赵紫阳当时的情况,赵紫阳为何要将《天云山传奇》打入冷宫的原因已不言自明。因为他可能参与了“反右”,甚至可能是“反右”的积极份子。
    
    赵紫阳关于反右运动的描述,亦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息,即除了他是反右运动的先锋外,比他更积极的是邓小平。赵紫阳说:“邓小平也到广东来做报告,说放长线钓大鱼,那就是打招呼准备反右派了。”
    
    阳谋论中有个说法,叫“引蛇出洞”。而在各类反右运动的历史记载中,亦可见到放长线钓大鱼的说法。但“放长线钓大鱼”说源自于邓小平,笔者不学,倒是第一次听说。作为当时中共的主要决策参与者之一,邓小平的说法是受到毛泽东的影响,亦或在后来甚至影响毛泽东?甚至他就是“阳谋论”的始作俑者呢?这尚需要作进一步的研究才能确定。
    
    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邓小平当时是贯彻反右运动的急先锋。笔者尝试寻找邓小平在反右运动前后的情况,但却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资料。有的干脆跳过,有的则语焉不详,而有的则只讲他在其他方面的事情,似乎反右运动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但事实上,正如赵紫阳所说,邓小平到广东动员反右派,提出放长线钓大鱼的说法,都说明了中共在反右的历史错误中,邓小平并未置身事外,而是积极参与,甚至充当打手。
    
    另外,从赵紫阳对邓小平“不喜欢辩论”的性格特征来分析,“大鸣大放”连赵紫阳都受不了,邓小平自然也受不了,“反右”是合乎他的性格的。
    
    另外,以当时毛泽东在中共党员中的崇高地位,除了彭德怀敢向他捋虎须之外,其他人对他都心怀敬畏。而从赵紫阳对毛泽东和邓小平的个人情感来看,邓小平对毛泽东相信亦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感情。五十年代,邓小平也许认为,毛泽东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不容反对的。当然,那时他还不知道,即使如此,将来他仍在毛的身影下屈辱地“活着”。
    
    ***************
    
    作家 柳萌
    
    柳萌,本名刘濛。1935年10月26日出生于宁河县宁河镇。编审,作家。多年从事报刊出版社文学编辑工作。1955年“反胡风运动”中遭批判受审查,失去到大学读书的机会;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先后发配北大荒、内蒙古劳动改造,一生最好的年华毁弃在荒唐年代。
    
    重新走上编辑岗位后,曾任《乌兰察布日报》文学编辑,《工人日报》文艺部编辑组长,《新观察》杂志编委、组长、副编审,作家出版社编辑部主任、副社长、编审,《散文世界》杂志编委,中外文化出版公司总编辑、编审,《小说选刊》杂志社社长、编审。出版的主要散文随笔作品集有:《生活,这样告诉我》《心灵的星光》《寻找失落的梦》《岁月忧欢》《 消融的雪》《当代散文名家精品文库柳萌卷》《生命潮汐》 《珍藏向往》《真情依旧》《中国当代散文精品文库柳萌散文》《变换的风景》《穿裤子的云》《无奈的告白》等,有的作品曾在全国和地方及报刊获奖。
    
    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旅游文化学会常务理事、中华文学基金会理事、北京杂文学会理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共产党员对邓小平,华国锋,江青的反覆认识
  • 邓小平言六四:我们还没动用空军呐/幻影
  • 曾宁:邓小平的"伟大"成就—"无产阶级专政"变"利益集团专政"
  • 牟传珩:求效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邓小平的“合二为一”
  • 牟传珩:邓小平时代的外交定位——中共三代外交探索(3之2 )
  • 强国论坛: 邓小平对中国的十点警告
  • 1976年红旗杂志批评邓小平的文章
  • 浅评邓小平的“猫论”/宁心潮(小莘)
  • 谈谈七三年后邓小平的政治生涯/老田
  • 张华:胡锦涛“清算”邓小平江泽民
  • 从我村的情况看邓小平改革以来的教育/亢振洲
  • 胡、曾联手悄悄执行邓小平对美战争部署,避免打草惊蛇
  • 林和立:张德江搞错邓小平理论
  • 这些帐永远算在邓小平头上
  • 为毛泽东辩护—兼谈邓小平的历史责任及本来面目(下)
  • 为毛泽东辩护——兼谈邓小平的历史责任及本来面目(上)
  • 李扬:应该反思邓小平的经济改革路线了
  • 这些帐永远算在邓小平头上——论邓小平的功过
  • 歌颂领袖邓小平
  • 政协委员建议人民币增加孙中山、邓小平头像
  • 政协委员建议人民币增加孙中山和邓小平头像
  • 邓力群回忆录:当面拒绝邓小平
  • 金正日访问广州大塞车 阵势超过邓小平南巡(图)
  • 邓小平和胡锦涛的第三年(图)
  • 胡锦涛学习邓小平的抓权方式
  • 赵紫阳:“武力镇压六四事件责任在于邓小平”
  • 邓小平侄女邓朋侵权罪成立 彭建东诉心声
  • 赵紫阳九○年代受访 将六四镇压归咎邓小平(图)
  • 香港上诉庭认定邓小平侄女侵权罪
  • 刘华清回忆录:邓小平曾有意交军权给赵紫阳
  • 邓小平女儿邓楠升任科协党组书记 比原职务高半级
  • 邓小平女儿邓楠被免去副部长职务
  • 胡锦涛是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政治遗腹子,六四血债的欠债人!
  • 蜀官将改革功劳全归邓小平
  • 新华网发表题为“学习邓小平民主法制思想 发展民主政治”的文章
  • 林真:江泽民引邓小平先例 拒绝今年交权
  • 谁动了邓小平胡锦涛的合照?(图)
  • 邓小平的政治遗产与中国共产党的严重腐败
  • 从几起重大的政治事件看邓小平的屠夫本色及两面派性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