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民罢工、示威、游行,迫使企业家给工人增加工资­!
(博讯2006年3月31日)
    看到袁剑先生的文章:《野蛮的力量与发展:竞争贫困!》,有很多感慨。袁剑先生文章的结论很正确,“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对于一个完全经济人化的国家官僚体系来­说,要想获得了某种跨越民族国家范围的巨大寻租利益,蓄意维持一个贫困的底层和一群毫无竞争力的企业,就是它们所必须做的。”然而文章的副标题似乎不对头。
    
     (博讯 boxun.com)

    袁剑先生这篇文章的副标题是:“----市场经济说穿了就是打造和比拼贫困群体”,给我发送袁剑先生文章的大军先生给此文加了一个按语,说“文章谈到一个“竞次­”的现象,race
    to the
    bottom,这现象很有意思,但很残酷,这一词语反映了当前中国的状况和市场经济的本质。这应当说是一个制度的力量,这种制度就是要在一个国家内打造一个永恒­的无产阶级,就是靠这么一大批贫困群体来进行国际竞争和国内竞争。”这几句话也是把“竞争贫困”的原因归咎于“市场经济”。然而,对这样的说法我不能认同。为什­么?因为日本也是市场经济的国家,而他们那里并没有“竞争贫困”的现象。袁剑先生在“竞争贫困”的文章中也提到了这一点。
    
    
     让我们试着考虑下面的问题:
    
    
     1、日本人民的工资是如何增加的?
    
    
    1)、斗争的因素:日本共产党领导人民罢工、示威、游行,迫使企业家给工人增加工资;
    
    
    2)、外部因素:由于日本人民工资太低,致使日本产品得以低价销售,使日本产品具有较强竞争力,由此对美国企业形成严重威胁,美国企业不甘于破产死亡的命运,敦­促美国政府采取行动,通过政府之间的谈判,关税,贸易壁垒等手段强迫日本政府,进而强迫日本企业给工人涨工资;
    
    
    3)、制度因素:由于日本实行民主制度,日本议员为了竞争上岗,主动为人民谋福利,具体表现为逼迫日本企业为工人增加工资。
    
    
     2、一些佐证
    
    
    1)、一个在日本开“麦当劳连锁店”的日本企业家写了一本书,书名是《我是最会赚钱的人》。在书中他提到,自己作为在日本赚钱最多(指企业收入)的管理者阶层之­一员,工资不过是刚刚毕业进企业工作的大学生的几倍,年工资收入比起自己的美国同行差得很远,以致于当他领着自己的太太去美国的麦当劳总部参加聚会活动时,别国­企业家的太太们都是一身珠光宝气,佩戴着珍珠项链或钻石别针等昂贵的饰物,而他的太太却连一颗钻戒也没有。他为此感叹说,日本简直跟社会主义国家差不多。由此人­的感叹不平可以看出,此人并非是自愿少拿工资。然而此人作为一个企业的最高领导,为何不能给自己制订高工资呢?看来必定存在一个外部的约束力量,并且是很强大的­外部约束力量,甚至连一个企业的最高领导也不得不遵从的力量。那个外部力量来自何方?那个力量为什么要限制企业家的个人收入?是一个尚待研究的问题。
    
    
    2)、一个美国学者被日本索尼公司邀请,写作了一本关于索尼公司创业成长的传记。他在书中提到,索尼公司在日本国内一直遵循日本国的工资惯例,即领导层没有高工­资。与低层人员工资比较,领导层工资仅高出几倍而已。然而索尼公司后来到美国去开辟市场,由于美国的情况是企业家拿高出低层人员十几倍、几十倍的高工资,索尼公­司不得不调整其开设在美国的分公司人员薪酬以适应美国的情况。
    
    
     3、日本的环境是如何变好,如何得到净化的?
    
    
    日本在快速发展的50年代,曾经发生过比较严重的环境污染事故,比较著名的环境污染事件有“水俣病”,“米糠油”事件等。但是到了60年代,日本开始注重保护环­境,到70年代,日本国的环境状态得到了极大改善。为什么日本国能够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仅用了短短10年左右时间就消除了绝大部分环境污染,使其国人重新获得­山青水绿的环境?是什么力量在起作用?什么力量有如此巨大有效的作用?虽然我的手头没有资料,仅仅是多年来只鳞片爪地获得一些印象,这些印象导致我提出以下猜想­。
    
    
    1)、斗争的力量:日本共产党领导人民示威、游行、罢工,以抗议日本企业破坏环境的行为。日本人民自发地示威、游行、罢工,以抗议日本企业破坏环境的行为;
    
    
    2)、民主的力量:人民有权利选举承诺改善环境的政党上台执政。为了竞争上台,各党议员主动到群众家中拜访,主动承诺改善环境质量,并且想方设法、千方百计地努­力,争取比对手做得更好。
    
    
     4、佐证:
    
    
    1)、从日本作家池田大作写的小说中我们发现了日本议员帮助群众的行为。一篇小说里提到,由于气候环境的改变,日本某地沿海渔民突然无法捕捞到大青鱼了,渔民们­由此断了生计。群众无以为生,谁来帮助他们呢?这时,该地区的议员上门来了,来说服无以为生的渔民们改换工作,他们已经为这些渔民们联系了足以维持生计的工作岗­位。议员们为什么这么好心?他们是出于高尚的动机吗?非也。他们是为了获得该地区的选票作好事。
    
    
    日本一些非右翼的作家如池田大作、春上春树等不喜欢议员,在他们的笔下,议员们或者内心阴郁肮脏,人格有缺陷,表现为在人背后做很坏的事情(甚至坏到奸污自己的­亲姐妹,见春上的《发条鸟时代》),且刚愎强悍,对外采取一种咄咄逼人的姿态;或者圆滑世故,名利熏心,一心想向上爬。
    
    
    但就是这样的议员,由于为了向上爬必须获取选票,他们不得不眼睛向下看着人民,要花费心机讨好人民(以获取选票向上爬),结果是为了“名利”的不纯动机却促使这­些“坏人”为人民做了不少好事。不象我们国家,好人们喊着好的口号,却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
    
    
    袁剑先生,您写的《野蛮的力量与发展:竞争贫困!》等几篇文章,看了之后感觉真是痛快极了,我还可以用诸如“醍醐灌顶、拨云见日”之类的形容词来表达自己的感觉­。这样的表达并不是说,我之前对中国的状况完全没有认识,或者是自己被主流们整天高喊的漂亮口号迷惑得云山雾罩不知所以,完全看不见那些鲜血淋漓的残酷真相。事­实上,您说的我们都能痛切地深刻地感觉到,并且对这些感觉有自己的认识。您的文章从数据和事实出发,把隐藏在美丽谎言之后的残酷事物本质赤裸裸地揭露出来,印证­了我们已有的感觉。特别是,您竟然敢于“大声叫喊”,而叫喊的内容,是当下许多人依然噤若寒蝉而不敢言语的。
    
    
    事实上,甚至在2005年早些时候,我还常常强烈地感觉到,王小波曾经预言的《2015》似乎正在向我们迫近,而且越来越近。而于此时,您却敢于大声呼喊,真是­了不起!!我真希望您的背后有“尚方宝剑”的支持,这样的希望不仅是出于对于您个人安危的考虑,也是为了我们身处的这个社会,为了中国,为了中国人民。
    
    
    我在这里提到“为中国,为人民”似乎是一种奢谈,会给一些人造成一种误解,以为我仍然是从古至今几千年里中国土地上生生不息前仆后继流传至今的那些以天下为己任­,立志天下为公,立志成圣成贤的“孺子”们之一员,当然我不是!那些“孺子们”喊着漂亮的口号,实则不过是参加“人肉宴席”的共食与共谋。那些鱼肉人民的强势集­团还以“国家社稷”的名义进行这样的规定:人民不能自己为自己谋幸福,人民只能任凭“上面”敕福。由于强势集团用垄断控制资源的方式强制了这样的规定,人民就无­法为自己和社会谋幸福。
    
    
    比如作为一个个体专利发明人,我曾获得专利权的“耳穴夹”、“剪刀型剖鱼刮鳞器”等实用新型发明被别人擅自制造销售牟利,而不付给我任何应有的报酬,使我除了付­出劳动和花费的代价之外一无所获;我提出专利申请的“电动洗袜机”被专利局宣布无效,之后被“海尔”公司利用此失效专利的有效发明概念,制造“卡通造型洗袜机”­在日本销售,赚取了大量日圆外汇,他们却不付给我分文补偿。
    
    
    许许多多个体专利发明人都曾经经历过类似的遭遇。比如安徽发明人解文武曾经发手机短信告诉我,说他提出的“手机防盗报失”专利也被“海尔”公司免费使用了。山东­一个网名“海臣”的发明人也告诉我,说“海尔”公司使用了不少免费专利。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强势集团掠夺弱势个体发明人的情况,主要是国家的上层建筑在默许、默认­,这可以说是对于掠夺的间接支持。
    
    
    国家垄断了一切资源,资源只投给那些善于巴结讨好勾结钻营的人们,那些人们情商发达,特别善于依仗权势欺压弱势群体,他们一方面压榨中国劳动者的血汗,另一方面­则利用剽窃、克隆的手段掠夺发明人的创造性劳动成果。国家的上层建筑则一直在默许和全力支持着这些人的剥削压榨行为,以此来维持一个异常丰盛的用廉价劳动力堆砌­起来的宴席。
    
    
    以上是我的一些认识。我不同意您文章的副标题,既“市场经济说穿了就是打造和比拼贫困群体”,我也不同意大军先生关于“这应当说是一个制度的力量,这种制度就是­要在一个国家内打造一个永恒的无产阶级....”以及诸如此类的说法。为什么,因为在全球化时代,我们既能够看到历史,还能够看到别国的事实,这使我们具有了分­辨力。
    
    
    我们发现,日本是一个先于我国实行市场化经济的国家,在他们那里并没有出现“竞争贫困”的现象。您的文章也提到:“在日本的经济快速增长时期,日本工资的成长速­度比美国快70%,到1980年就已经与美国持平。”与此相比较,您又提到:“从1978年到2004年,中国经济也高速增长了将近30年,工资却只有美国的4­%。”从您的文章里,我们就可以发现“竞争贫困”只是我国所独有的现象,日本不是这样,美国也不是这样,这说明“竞争贫困”远远不是一个由于市场经济所必然导致­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现象。那么,把造成“竞争贫困”现象的罪魁祸首归结为“市场经济”,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悖论。事实上,在一个强势集团垄断资源的国家里,根­本谈不上真正的市场经济,那么,把“竞争贫困”这顶帽子戴到“市场经济”的头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张冠李戴了。
    
    
    尽管我在您的文章标题中,挑出了一点小小的毛病。但是我必须指出,您的文章的确写得非常好,您以不同凡响的独到眼光,深刻地揭露出事物本质,您以有力的数据证明­了主流话语一直在小心翼翼遮掩着的“野蛮”,您的文字具有一种振聋发聩、震撼人心的力量。您得出的结论:“对于一个完全经济人化的国家官僚体系来说,要想获得了­某种跨越民族国家范围的巨大寻租利益,蓄意维持一个贫困的底层和一群毫无竞争力的企业,就是它们所必须做的。”是正确的,这使我们即清醒,又无奈,加害怕。
    
    
    李爱平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网站网址:www.dajun.com.cn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