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防止劳教成为迫害无辜民众的工具——评李文娟被劳教
(博讯2006年3月30日)
     全然败坏
    
     劳教是具有我国特色的一种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制度,从建国初设立、八十年初修改一直沿用至今,根据1982年国务院国发布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中国公民无须经过法院审判就可以被剥夺人身自由。这使得劳教虽然可以做为惩治轻微犯罪的方法,也可能成为腐败官员迫害无辜民众的工具。特别是后者,从劳教制度设立至今其对公民的危害性就不时的体现,其中,遭受伤害的有中共官员,持不同意见者,访民,举报者等等。2003年河北省公民郭光允因为举报省长程维高的问题,被以“诽谤省里主要领导和反程维高集团”劳教两年; 2006年初陕西省渭南市灾民因渭河大水的救灾款被占用、数千户灾民流离失所而上访,结果救灾款没追回,有的上访灾民却遭到了更大灾祸:被华阴市政府关押和劳动教养[引自公益时报];对于民间来说,灾难还不止这些,前几天央视新闻调查报道,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李文娟因看到自己的工作单位存在人为地少征国家巨额税款的违规行为,向国家有关部门进行了实名举报,举报涉及鞍钢集团新钢铁责任有限公司等单位,结果被举报人安然无事,举报信却飞回了被举报者的手中,李文娟因此被以涉嫌诽谤拘留,后又被以多次无理上访,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劳教一年。 (博讯 boxun.com)

     这么多善良正直的民众被劳教使我们痛心!为什么本来设立是为了防止犯罪、帮人改正罪过的制度却屡屡成为迫害无辜民众的工具?这就需要我们重新审视劳教制度存在的合理性。根据现代法治精神,法制的体系必须设立警察、检察、法院三个部门,警察负责办案,检查院负责起诉和对法院宣判的检查、有不当的可以驳回,法院负审判,这三个机构应当是独立的,这样可以使监督成为可能,避免冤案的发生。在法院审判过程中,律师的作用还很重要,在正常的法治的国家,律师的辩护可以有效的保护当事人的权利,防止冤案的发生。这些都是现在法治的最基本的精神。可是,我们再看劳教制度,并不合适这些精神。现在我国的劳教决定由各地的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而各地的劳动教养委员会却形同虚设,劳动教养审批权的行使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目前,我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大中城市的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为法定的劳动教养工作的领导和管理机构,是由民政、公安、劳动部门负责人兼职组成,并未设置专职的负责人。其主要法定权限有两项:一是审查批准收容劳动教养人员,一是批准提前解除劳动教养和延长或减少劳动教养期限。而这两项职权长期以来实际上分别由公安部门和司法行政部门以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名义行使。公安部门的有关机关既是劳教的审批机关,也是对不服劳教决定之申诉的复查机关,同时又是错误劳教的纠正机关。司法行政部门的劳教机关也不仅对劳教人员提前解除劳动教养、延长或减少劳动教养期限拥有审批权,而且还授权劳教场所可以以劳教管理委员会的名义行使对劳教人员减延3个月期限内的审批权。在这两项权力的行使中,唯一来自外部的检察监督也仅限于提出纠正意见,对主管部门不予纠正的,亦无可奈何。这样的机制实际让公安或司法行政部门拥有了公检法的三家的职能,监督也成了自己管自己,如此的体制下冤案如何能避免?
     要防止冤案的发生就必须从法制变革入手,用相对完善的体制避免绝对的权利,建立有效的监督和制衡机制。在一个国家不能真正的实行法治,公民的权利得不到司法的有效保护,官员的特权得不到有效的监督,违法权权的事件就会屡禁不止。观察一系列发生在我国或别国的违法权利的例子,我们就可以发现这一切都是因为权利过大没有被制约和监督所造成的。如果我们的国家没有劳教制度,给公民定罪剥夺公民的自由必须经过公检法的程序,律师能在这过程中有效介入,媒体能自由报道,即使官员们有再大的胆,也不敢随意对举报人和访民进行劳教。而在我们国家,之所以访民会被以无理上访、无辜民众会被以寻衅滋事劳教,就是因为劳教制度根本绕开了检查院和法院造成的。当监督机制形同虚设,腐败官员们就自然为所欲为。他们都是地方的一把手,在他们领导下,媒体报什么不报什么,都要由他们说了算,跟随他们的引导,公安抓谁被抓谁都要听从他们的指挥,谁有没有寻衅滋事都由他们说了算,劳改营也常常成为他们迫害异己的工具,这样的情形下访民们常常成为贪官治理下的不稳定不和谐的因素,为了表现自己治理下的地方的和谐,制造稳定氛围,他们就会决定压倒一切不和谐的因素,这些被压倒的就是敢于上访的访民和那些像郭光允、郭文娟一样敢于举报腐败的人们。
     为了防止像郭光允、郭文娟一样正直的敢于维护国家权利敢于反腐败的人们继续被劳教,为了防止维护自己正当权利的访民被迫害,我们必须完善和改革我们的法制,使它能够保护公民免受迫害,用这个新的制度取代劳教制度。前天,央视新闻调查节目采访李文娟,问她经历过这次事件后,以后遇到相同问题还会不会举报,她说不会了,准确的说她被迫害怕了,央视记者又问她:“你描述一下当一个人具备什么能力的时候可以向上反映这个问题并且可以得到解决?”李文娟回答:“这种能力那就是说他有一定的权力吧,有一定的关系。”这里她诉求的还是权力,可见她对法治还没有基本的认识。造成她被迫害的根本原因还是法制不完善、劳教成为少数人迫害异己的工具造成的,这一点她没有认识到。对此,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早在2003年,包括法学博士朱征夫在内的6位广东省政协委员就联名发起提案,建议广东省先行一步,废除缺乏法律依据的劳动教养制度,朱征夫说,劳教制度未经审判便可剥夺公民人身自由,这是不符合法律程序的,而且,从劳动教养的期限以及剥夺被劳动教养人员的人身自由程度看,却比适用犯罪人的管制和拘役这两种刑罚还要严厉,甚至严厉得多,这些现象的存在,在社会上和部分劳教人员中产生了“违法不如犯罪,劳教不如判刑”的印象,严重影响了法律的统一性和严肃性;据了解,近几年来,在全国人大会议期间,也不断有人大代表提出议案,建议废除劳教制度或者将其纳入司法审查范畴;2003年11月9日北京理工大学教授、经济学室主任胡星斗再度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发出“就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建议书”,受到广泛关注。看来废除劳教制度、用改革和完善后的法制来防止和解决犯罪问题是合理的,我们必须给予支持,因为这和我们每一个人的人身自由和权利息息相关。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