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博讯2006年3月27日)
     马英九当选国民党主席以来直逼中共,不是“六四”不平反统一没得谈,就是大陆不民主统一无从谈,这次到了美国,更是直接把话撂明了:“就国际法來讲,他認為中华民国已經是一個主权独立的国家,從一九一二年开始就是如此,这一点來沒有改变;只是这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名字不叫做台湾,叫做「中华民国」。马英九強调,「就实质而言,中华民国的現狀原本就是独立的,沒有一个国家需要宣布独立兩次!」他赞成“九二共识”一个中国的表述,但一个中国对国民党来说就是“中华民国”,而且还表示他从来都没有表示赞成过“一国两制”。马英九直接道出中华民国的独立实质,如同戮穿皇帝没有穿衣那个勇敢的小孩一样。
     中华民国是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本来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华民国是亚洲第一个打倒封建皇朝建立的共和国,中共政权是引进共产国际,在分裂中华民国的基础上成立的,它从井岗山苏维埃政权到陕甘宁边区政府,都是在分裂中华民国,虽然四九年中共在内战中取得了大陆的胜利,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依然是对中华民国的分裂 ,虽然中共夺得了中国主要的领土,但是当时的国际社会承认的依然是中华民国,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国际社会由着利益的需求抛弃了中华民国,纷纷与中华民国断绝了外交关系,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而中华民国在也适时地“终止戡乱时期”,也就是说承认了大陆政权,不再将中华民国的法理上管制的范围涉及大陆。但是作为中华民国则始终没有废除过,不能因为他统治范围的大小,外交关系的多寡,和在联合国有没有席位,作为中华民国的法律地位,如果以此为法律依据,那么首选是中共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了法律依据,因为在中共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后的长达二十几年中,他都是和当今的台湾相似,既没有联合国的席位,也只有二十几个共产国家承认他。内战使中国形成了两个政权。作为建立中华民国的国民党而言,一个中国当然是中华民国,中国虽然被中共政权所分裂已成事实,但中华民国却没有被中共所消灭,而且中华民国在台湾演变成了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从民主法制意义上讲,更加强了他的合法性,他自始自终是独立的,自主的,不受任何一个国家控制的国家。中华民国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这样一个事实,只是这些年来两岸独统之争的事事非非把问题搞模糊了。国民党这些年来自我矮化,把中国国民党矮化为台湾国民党,民进党本土出生,从来不想与大陆有什么瓜葛,虽然阿扁已当选中华民国的总统,但是他总想摘掉中华民国这顶帽子,成为台湾国的总统。但他却不清楚,中华民国是台湾人民的最好保护伞,只有在中华民国之下, 中共才不能否认台湾的合法存在,唯有中华民国的存在,中共的政权才没有了合法性,成为一个乱国叛国的贼子。马英九立场鲜明地,把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大胆地指了出来,使台湾在中华民国的旗号下不卑不亢当正而立于国际社会。
     马英九对中华民国独立地位的确定,不是陈水扁那种鼠目寸光要的只是台湾独立,马英九要的是整个中国,因为中华民国本来就是属于整个中国的,台湾只是一部分。中华民国被中共所分裂,被中共打到台湾,但是通过民主自新后的中华民国,将有雄心以民主反攻大陆,在自由民主的基础上统一中国。因此,马英九对中共主动出击呼喊民主、呼喊自由、呼喊统一。他在纽约提出:“如果国民党於二零零八年重新夺回政权,將推動五大政策:恢復兩岸对話、寻求达成某种和平协议暂時架构、改善兩岸经贸关系、與与对岸谈判台湾国际参与空间及推动兩岸文化和教育交流。”并提醒中共,应该要多给台湾一点国际空间,“否则后果要自负”。对中共来说,马英九的大胆逼攻,比之陈水扁的畏畏缩缩的台独要远远难以招架。陈水扁的台独,中共可以用民族主义,凝聚大陆民众的民族大统一情感相对应,对于马英九的民主统一,却不能以民主不适于中国大陆为借口,因为民族主义所强调的本身,就是同文同种同族,既然同文同种同族的台湾可以实行民主,大陆为什么就不能呢。当马英九说出中华民国是一个从来就是主权独立的国家,没有一个国家需要宣布二次独立这样的立场时,中共对台的“一国两制”可以说已经全部玩完。中共要统一只有放弃一党专制,放弃中华人民共和国,放弃对中华民国的分裂,重新回到一个中国。这个统一的中国必须是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它的名字可由两岸人民通过公投产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 陈维健: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 陈维健: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 陈维健:台海无危机
  • 陈维健:缺失人文的天堂
  • 陈维健: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 陈维健: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 陈维健: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 陈维健: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 陈维健: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 陈维健: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 陈维健:新年从爆炸开始
  • 陈维健:新京报-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 陈维健: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 陈维健: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 陈维健: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 陈维健: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 陈维健: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 陈维健: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