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庞中英:中国能否与亚洲共赢?
(博讯2006年3月24日)
    作者系中国改革开放论坛—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联合项目高级研究员
    
     中国在亚洲的“共赢”承诺 (博讯 boxun.com)

    
    “共赢”(win-win approach)是目前中国解决内外问题的执政理念之一。中国外交奉行“共赢”的指导方针,在“和平共处原则”的基础上,通过互利、合作谋求发展,改善国际环境,尤其是周边环境,推动中国的“和平崛起”。
    
    最近几年,中国一直主张和寻求与亚洲共赢。继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中国提出“负责任的大国”理念来,中国相继提出“与邻为善、以邻为伴” 、“共同发展”、“扩大共同利益的汇合点、妥善解决分歧”等处理与亚洲国家关系的方针,同时,推动亚洲地区的多边主义和地区主义发展。
    
    中国在亚洲的“共赢”外交总体上受到欢迎,至少是谨慎的欢迎。根据我的观察,除日本右翼势力和台湾民进党当局外,“中国崛起”不再等同于“中国威胁”,亚洲版本的“中国威胁”论调减少了。尤其是,当亚洲国家急于分享中国的繁荣时,他们不仅不谈论“中国威胁”,而且还主动批驳之。应该说,这是中国外交取得的一个大的成功。即使是印度,在一些领域存在着与中国的争端和竞争,但是,由于与中国的关系深入改善,新德里也在高谈与中国的合作,与中国“共同领导亚洲的发展”。最近,中国和印度具有实质意义的能源合作就是一个好例子。
    
    中国如何与亚洲“共赢”?
    
    在大方向上,追求“共赢”是正确的。问题是,如何实现“共赢”?在中国谈论“共赢”时,国内外仍然对此充满了观望、怀疑和不安。因为“共赢”毕竟只是国际关系现实的一个方面,而不是其全部。坦率地说,中国和亚洲仍然存在相互竞争的“零和”情况。比如中国与东南亚国家之间在许多领域,如吸引外资,存在着彼此的竞争。
    
    目前开放和繁荣的中国成为亚洲各国增长最快的大市场。冷战时代,美国为东亚一些国家提供了市场,支持了从韩国、日本、台湾、新加坡、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的经济,进而使美国利用这些国家对抗苏联的扩张。今天,通过提供生产基地、提供廉价优质的劳动力和开放国内市场,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亚洲(甚至包括澳大利亚)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台湾)的最大贸易伙伴。总体上,亚洲已经从中国的高速经济增长中受益。这本身是中国和亚洲“共赢”的最基本事实。
    
    于是,简单的为人们普遍接受的道理是:最大化“共赢”和最小化竞争。现在看来,最大化“共赢”和最小化竞争的最好方式是地区合作。亚洲的多样性非常突出,在多样性的基础上实现欧洲联盟式的地区一体化不太容易。但是,多样性可能导致国家之间的互补性。只要在政治上高瞻远瞩,确立“共赢”的价值,克服困难,就能实现亚洲在多样性基础上的统一(integration in diversity),多边接触,集体制定行为准则,遵守这些准则,逐步形成地区制度结构。地区一体化的路不可能平坦,可能进一步退一步,最好的情况是“进两步退一步”,只要坚持,应该能走得通。
    
    怀疑地区一体化的人从来就不是少数,就如同怀疑“共赢”的人一样多。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中国真的主张和推动亚洲一体化,那么,中国的这种推动作用本身就是亚洲一体化可能走向成功的一个有利的和积极的因素。
    
    地区一体化的道路,就是“共赢”的道路。比之单纯的大国主导的地区体系和均势地区体系来,地区一体化构造出来的地区体系是赢得持久和平与共同繁荣的国际体系,符合所有亚洲国家的利益,当然也应该符合唯一超级大国美国的利益。
    
    “共赢”的承诺容易,但兑现却不容易。为了“共赢”需要一些国家发挥领导作用。东盟目前发挥了积极的领导作用,但明显地不够。大国,如中国和日本,甚至美国,需要联合起来支持亚洲的地区一体化努力。
    
    大国要在外交上紧密地与小国交往(engagement),而在他们困难的时候应该伸手援助。不能让小国完全服从于大国的利益和日程。金融危机时中国对东南亚国家的援助已经得到普遍确认。中国在南中国海领土问题上采取灵活和务实态度,而且与东盟第一个签署了《东南亚友好和合作条约》(Treaty of Amity and Cooperation),为中国—东盟的具有和平与合作性质的长期战略关系奠定了基础。预期,中国和东盟的关系还将深入发展。2006年,中国—东盟将举行历史上第一次高峰会议。
    
    当然,中国和亚洲“共赢”的时间还不长。中国和亚洲的关系中间还存在许多挑战和问题。中国知道,美国在提醒中国和告诉亚洲,“中国寻求在亚洲的权势主导地位”。然而,事实上,中国没有谋求在亚洲取代美国的霸权,而是小心翼翼地欢迎美国国务院主张的共赢性质的“负责的利害相关者”(responsible stakeholder)建议。比如,中国已经强调东亚峰会(EAS)的“开放地区主义”(open regionalism)性质,且中国一直重视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在地区一体化中的作用。加上,东亚峰会中包括了日本、澳大利亚等美国的盟国,所以,任何担心中国将通过东亚峰会排斥美国的想法是缺少依据的和多余的。
    
    中国与亚洲:转变中的但尚未定型的关系
    
    从长远的角度看,客观地看,中国与亚洲的关系仍然具有不确定性。第一,多数亚洲国家享受着中国经济增长带来的好时光,中国与亚洲国家正在“同甘”,但一旦中国经济增长遇到大的阻力,难以持续下去,亚洲国家能否与中国“共苦”还不确定。
    
    第二,中国经济尽管已经排名“世界第四”,但仍然是亚洲第二,且距离亚洲第一的日本还相当远。由于中国全面向世界开放市场,外资对中国经济的控制不断加强,中国国内“民族企业”已经感到巨大的压力,由此迟早将影响中国的国内政治进程。这两个方面加到一起,使中国市场对亚洲和世界的开放终究是有一定限度的。
    
    第三,建立亚洲新的地区框架或者地区制度的努力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国际谈判和互动的时间。只有到这些地区结构基本建立起来,中国与亚洲的“共赢”关系才能基本确立起来。
    
    第四,美国仍然是亚洲现存地区安全结构的中心。中国与美国为中心的地区安全结构的关系仍然是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美国将继续防范中国,以免中国挑战其在亚洲地区的基本、关键利益和现存的以美国为中心的权力结构。为此,美国将加强与其亚洲盟国的联系,以及美国在其中的多边制度,如APEC和ARF。值得指出的是,除日本外的其它亚洲国家,仍然要借重美国来平衡中国的影响。它们也奉行古典的“双重下赌注”策略(“hedging” strategy),利用中国的机会却不会与中国真正“结盟”,同时却保持与美国的传统关系。
    
    第五,冷战结束后,尤其是金融危机以后,东亚不少国家国内政治社会发展进入新阶段。中国邻国的国内政治社会变化实际上终将影响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最后,长期存在的朝鲜问题、台湾问题和可能难以根本改善的中日关系等三大棘手问题将严重影响中国与亚洲建立共赢的新型关系。
    
    简单的结论:中国追求与亚洲“共赢”是战略上睿智的外交选择,这应该看作是中国的转变性的亚洲政策。如果这一亚洲政策得以长期坚持下去,中国与亚洲的关系迟早将发生进一步的转变。中国与亚洲关系的变化过程中的美国因素是明显的。为了中美在亚洲的共赢,中美需要就各自的亚洲政策达成战略谅解,以亚洲地区一体化为平台展开合作。
    
    《卡内基中国透视》月刊 Carnegie China Insight Monthly
    2006年第2期 (总第13期,2006年3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