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博讯2006年3月24日)
    从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改革开放算起,那些名噪一时的大款亿万富翁们,大都已中箭落马,不是身陷囹圄,就是已成刀下之鬼。最近声震国全有着慈善家之称的北京建昊集团董事长亿万富翁,有商业奇才,北京的李嘉诚之称的袁宝璟以雇凶杀人罪被判死刑,同时被处的还有他的三位兄弟,袁宝琦、袁宝森、袁宝福死刑当即执行,其中袁宝福缓期二年执行,算是给袁家留下一个活口。袁案雇凶杀人,有许多疑点,就算案情确实,按中国司法惯例也是一命抵一命,何需添三条人命。可见当今中国的司法之草菅人命已到了何等样的程度。
    
     中国的富人,以为富不仁冠之不会离谱,中国时下的社会现状,让每一个富人所赚的钱,都不可能是干净的,因为只要赚钱,就得贿赂各路神仙,各路神仙就是政府的各个部门的干部,贿赂干部就是犯法,因此,就是贿赂一条,共产党就可以置于富人于死地,共产党收了富人的钱,还将富人的把柄捏在手里。使每一个富翁都难以逃脱,只要共产党想杀人了,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是可以杀的,而且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中国时下贫富差别日益加大,老百姓的仇情绪越益加深,胡锦涛提出和谐社会,当须杀几个贪官富豪。杀贪官危险性较大,杀多了,就没有为中共买命的人。当年朱容基为贪官准备的一百口棺材,用了一二口就算向人民交差了,贪官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为猖獗,国库都快被他们掏空了。但是尽管如此,今年“两会”连打贪官都闷声了,可见一斑。贪官开完会,大家举举手,拍拍手,你好我好,大家好,就回家重开贪局。中共贪官不能杀,总要来点安抚人心的东西,那么不杀贪官只能杀富家。袁宝璟一家四兄弟成了中共“两会”后的祭品。“两会”前袁案原本是刀下留人,“两会”后就杀无赦,而袁这个祭品到是在富翁中最慈善的一位,因着他昔日苦难的经历,发财以后总是拿出钱来支持贫家子弟。1996年袁宝璟所属的建昊集团捐资1000万元和团中央、全国学联共同发起设立了“中国大学生跨世纪发展基金.建昊奖学金”,连续8年对当年度涌现出的900多名优秀大学生进行评选表彰。袁宝璟的康慨举动,使他成为尊知爱才的儒商典范.但是袁的善举对中共并非一件好事,因为他在和共产党争民心,这样的人钱出了再多,共产党对其都是深怀戒心的。 (博讯 boxun.com)

    
    与袁案相关的命案人汪兴,与袁的关系本来就是一种钱权交易的关系,汪是辽阳市局刑侦支队当任刑侦支队专案队队长,被当地人誉为“辽阳亨特”。他在辽阳红黑两道都是很“罩得住”的大哥级人物。他辞职到袁这里工作,明着就是以自已的权势和社会关系在袁这里分一瓢羹,汪不但在袁这里贪得无厌,而且使他的企业蒙受很大的损失,至使袁汪结仇。汪虽已离职但总归是共产党自己人,杀汪就是杀共产党,所以杀汪一案就不是寻常的雇凶杀人了。不但案情没有搞清楚就杀,而且一刀杀四口于情于理都实在是太离谱了。因此杀袁我们只能以中共急需杀富慰贫以和谐社会来作解释。
    
     中共是打土豪分田地起家,继而是没收地主的土地,再将资本家的财产以公私合营为名进行霸占,直到全国所有的财产均以全民所有和集体所有为名控制在共产党手里。但是中共并不以此为满足,改革开放以后,以改革的名义,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为由,将全民所有集体所有的资产,以巧取豪夺的方式弄到自己个人的名下,所以共产党在本质上就是一个和他的名字相吻合的,一个共他人之产的党。他对穷人是剥削压榨,对富人是掠夺共产。因此,中国的富人对中共来说,都是一头头随时可以斩杀的壮牛肥羊。杀了袁家,袁家的财产不会进国库,必然被权贵私分,就是进了国库,也迟早会进权贵的口袋。所以共产党杀袁家,是一举二得,既抚慰了百姓的仇富情绪,又分了袁家的财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 陈维健: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 陈维健:台海无危机
  • 陈维健:缺失人文的天堂
  • 陈维健: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 陈维健: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 陈维健: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 陈维健: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 陈维健: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 陈维健: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 陈维健:新年从爆炸开始
  • 陈维健:新京报-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 陈维健: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 陈维健: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 陈维健: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 陈维健: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 陈维健: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 陈维健: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 陈维健: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