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正学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博讯2006年3月24日)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博讯 boxun.com)

    《浮世绘》 几天后,我在网巴清理邮件时发现,这期间曾经有过关于“绝食”的争议。首先,我觉得刘路和丁老师所采用的公开方式不妥。作为参与了这次“接力绝食”的我,如果没有海内外接棒和持续的关注声援。这些对此次“绝食”异议的论据,正好为中共提供对“绝食”参与者的打压,成为抓捕的藉口。将“维权”说成搞政治,更为可笑。政治是对公共事务的管理;如果我们仅认同政治只是暴政的权力,而不是人民的权利;那么,暴政永远可以用政治的名义来镇压一切它想镇压的人,规避“政治”仅是鸵鸟之举。绝食只是维权的一种姿态,当权的应自宫特权,还政与民。
    
     经历了一场大悲大喜,我很快地进入了绝对的安静。仰望星星,我看见它们铺呈在整个暗兰色的苍穹上,月华如水,沉没在一片纯净的钴兰色中。可别以为我什么也不记得,我仍旧跟大家一样有梦想,那是涂沫在紫蓝色忧伤之上的一笔暖色。于是仍要为我的黑暗时光写下注脚,请原谅我现在的笔触依然阴暗滞重。
    
     在黑暗的世界里人已经无法辩认新的黑暗。但是,当有人仍将黑暗再次塞进我的心坎,使我内心一片荒凉,眼前一片漆黑。那么,我就想将这世情百态隽刻在民族沧桑之中。
    
    
    盛雪和王丹(女)2005/02/06坐在多伦多中领馆前,零下14摄氏度的风雪中《绝食声明》:“我们在海外的声援,是向世人表达这样一个诉求,爱和同情是社会的基础,”
    
    郭國汀:《今天我絕食——英雄多多益善!》 丁子霖致高智晟公开信:《请回到维权的行列中来》 2006/02/23“把维权行动政治化的做法是不可取的,这会给维权的民众带来难以承受的风险……”“中国不能再搞什么
    群众运动了,即使像1989年那样的天安门民主运动,也不能再搞第二次!”“一个人登高一呼,一个新世界从天而降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今天是各利益群体博弈的时代,讲究的是游戏规则。”“我们的做法也许很可笑,那只是每年向人大、政协两会及国家和政府领导人写一次或两次信……” 高智晟:《关于丁子霖女士公开信的回应》 刘路:《高智晟事件:法治精神的双重缺失》 《中国式维权的法律品格 ——漫谈维权路径》 《把绵羊和山羊分开 ——漫谈维权路径之二》 《一个岸观火者的勇气与霸气 ——读袁红冰〈为高智晟辩〉》 《一个英雄贬值时代的"胡言乱语"——兼答郭国汀兄》
    
    “中国式维权本来已经超出了原来的文本意义,带有泛政治化的倾向”
    “搞民运的和搞政治异议的人士打着维权的旗号搞政治活动,就会使维权这个词汇跟民运、台独一样危险,就会最终葬送维权运动。”
    “我认为这场维权绝食运动其实是一场政治示威运动,尤其在海外各政治势力纷纷介入、推波逐澜之后,这个特征就更加鲜明了。”
    “在中国,维权有特定的含义,维权有自己的边界,逾越了这个边界,‘维权’这个词就会像‘民运’、‘台独’一样危险。” 袁红冰:《为高智晟辩》2006/02/24
    “对‘绝食维权抗暴’运动给予日益强烈的道义声援和实际支援之际,整体上早已退化为软体动物的中国知识界,又一次可悲地裸露出软体动物的本性。” “我相信高智晟律师对这个罪恶政权的憎恶,是完全超越了个人恩怨的,是以悲悯天下这样的胸怀来表现出的大慈大悲,来表现出的一种圣徒的情怀,他是为天下苍生请命,为被侮辱、被损害的底层民众请命,为含冤负屈的法轮功学员请命,才使他站到了和中共暴政进行道义决战的地位上。” “如果海外的声援今天开始就偃旗息鼓了,我相信那就等于是把高智晟和国内絶食维权群体送入絶境死地。我不知道某些人想要海外声援降温到底想做什么?”
     孙成志:《少一些英雄,多一份成功 ——我看刘路袁红冰之争》
    “我最喜欢的还是他那篇《把山羊和绵羊分开》。律师不能反对搞政治,但是律师在维权活动中却不宜介入政治,这不是个价值判断的问题,而是个现实的操作策略问题。这里没有谁英雄谁狗熊的问题。” 蒋品超:《给中国民运开一剂猛药──支持高智晟!》 唐柏橋:《高智晟激進嗎?》
    “在我看来,(劝责)这些人这样做,不是糊涂,就是内心怯弱的表现。” 郭永丰《英雄纷现,专制还能苦撑多久?》 2006/02/23
    “谁还能阻止这股来势凶猛的滔天海浪?谁还在这时候倒行逆施逆世界大潮于不顾?难道,属于我十三亿中华人民的民主大业确实那么容易阻拦和遏制吗?”
     伍 凡《做“勇士”还是做“犬儒”?人各有志-----坚挺高智晟律师》2006/02/24“被称为‘犬儒’的一大批知识分子,他们中一部人也曾受过中共各种不同程度的打压,至今他们只要求“平反”,承认中共政治统治的合法性,把个人和百姓受苦受的历史和现状丢在一边,企求官复原位、经济补償、享受各种高级待遇。最后高喊‘吾皇万岁’。
    ” 滕彪博士:“担心‘维权'和‘民运政治’搅合在一起而使当局有镇压的口实……” “不过,去年9月甚至更早,中央就明确把‘维权分子’和‘法轮功’、‘民运分子’‘藏独分子’ 并列在一起,作为重点打击之列。你不政治化他也给你来政治,你怎么办?再说了,政治权利也是宪法和法律肯定的基本权利。维权所维之权,很多就是政治权利。” 唐子在《只有两种中国人不搞政治》 2006/02/24
    “屈从做猪狗者假不搞政治,真以愚昧或清高向中共表示奴性。” 燕园故人:《为袁红冰辩-----评刘路“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2006/02/26 “中国的法官可说无官不贪,无官不腐。刘路竟要老百姓把维护自己权利的希望寄托在腐败贪污的法官身上……”
    “刘路也忍不住……说高智晟过去不过是‘新疆卖蔬菜的’” 邓焕武表示:绝食应该是光明正大的,不应该怕被打压。斥责维权绝食的恶言浊浪。
    
    云飞扬《殊途同归维权路》 2006/02/25 赵津:“读刘荻小姐《我为什么不绝食》有感” 2006/02/26 东海一枭:《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2006/02/26 “枭眼看去,老廖指斥的袁红冰‘罪过’都是无关于人格大节、无关于原则问题的鸡毛 蒜皮,而且多属想当然的诛心之剑。”
     【中国邮递】(311) 来稿来函照登《北京访民给丁子霖的公开信》
    “如果连‘绝食’都要镇压,我们还有路吗?别逼我们访民做暴民,我们已经是‘一无所有’了,我们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如果,高律师被压垮了、被抓捕了、被谋害了,你们将看到的是千千万万个王斌余拿起了菜刀;你们将看到的是一个个人体炸弹赴死过程:轻轻松松上路,乐呵呵地和恶警、黑官,在一个接一个的自杀爆炸中共赴黄泉。
    ”各地赴京访民三十二人 2006年2月26日 凯子王:《刘路律师的逻辑令人叹为观止》 2006/03/03
    
    黄喝楼主:《绝食维权争论述评》2006/03/04
    
    黄翔:《政治失血与良知失守------当代中国精神剖视》 “法!法律!中国你有‘法’吗?!有‘法律’和‘舆论监督’的什么框架存在于中国
    大陆的社会现实中吗?有现实生活中的公正与自由吗?一切持信仰自由者、持政治异见者或从事维权活动者,如何措词‘表白’都是无济于事的,都难免成为专制者骨子里、眼瞳中的‘敌人’!都是其从灵魂到肉体绝灭的对象!这个体制本身对所有具有‘自由意识’的人都怀有敌意,不管你如何回避、如何‘非政治’化、非‘意识形态’化,你不想与人对抗,别人要对抗你。你诉诸‘法律’,别人以‘黑社会’方式对付你,‘执法者’本身无法无天!”
    “一个自由人,生活在这世界上,就应该理所当然地‘免于恐惧’;也应理直气壮地无所畏惧!”
    “我认为袁红冰‘卧薪尝胆’、‘十年磨一剑’正是忍辱负重,也是他人生自由选择。国内高智晟、海外袁红冰都是‘不怕共产党’的人,当然这类‘不怕’者远不止他们两个,而是具此品性的人越来越多。”
    
    
    欧阳小戎:《妈妈,让我去绝食吧!》 妈妈,你看那红色的火焰,
    你一生受尽煎熬的火焰。
    将你的青丝烧做霜雪,
    将你的娇媚烧做枯槁,
    将你的痴情烧做哀怨,
    将你怀中的孩儿烧做异乡客。 妈妈,让我去绝食吧!
    我的兄弟在远方受难。…… 杨景端医生《中国社会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2006/02/22 “1973年8月23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突然闯进了两个全副武装的绑匪,对着一家银行一阵狂扫乱射,当时就有三男一女的店员被抓,并被扔到地下室黑房子里。六天以后,这几个人不但拒绝外面的营救,而且他们认为营救他们的警察要害他们,而绑架他们的人是在保护他们。为什么? 因为在这几天当中,绑架他们的人,除了对他们的生命进行威胁外,而且还让他们相信随时都可以开枪打死他们。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没有打死他们,没开枪,他们已经感激不尽了。不但如此,他们还给他们食物,给饭吃。啊呀,这几个绑匪一下就变得像神一样的。 ……这个病名就产生了,叫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浮世绘》存此立照! 刚写完这篇稿子,就接北京《上访村》陈先生来电:“3月1日下午三点钟,截访的追几个外省的人。被追的跑到四路通那儿,有两个被火车撞死了……一个叫石桂香,一个叫李文凤,还有一个到医院没救活。” 据报,仅3月5日、6日两天,至少有两千多名访民被抓。 约20位台州访民,在北京由信访局金彪等截回。程增福等数人被抓捕,在北京、石家庄扣押了7天,回台州在轮渡路兰洋宾馆仍留滞7天,访民罗菊芳被拘留至今末返。
    
    (完)2006年3月16日 台州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严正学
  • 人血不是水,地狱门前的抗议!/严正学
  • 严正学 :《梦断圆明园》(之一)
  • 《路漫漫》(之五)/严正学
  • 《路漫漫》(之三)/严正学
  • 《路漫漫》(之二)/严正学
  • 《路漫漫》/严正学
  • “可爱的中国” (之二) 严正学
  • 郑贻春:强烈抗议中共秘密逮捕画家严正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