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两块手表:驳王怡《孙文:二十世纪之乱臣贼子》
(博讯2006年3月21日)
    王怡更多文章请看王怡专栏
──兼涉《孙文与中国百年宪政的教训》

     (博讯 boxun.com)

    两块手表/文
    
    
    以下内容摘自《自由中国论坛》。
    ◆──“王怡”后面的部分是指王怡文中的内容,“巴哈”、“LIUHG”、“燕南”是网友的网名,其后面的 内容取自该网友的跟帖。
    ◇──后面的部分取自本文作者的跟帖。
    
    ---------------------------
    
    以下部分仅为暂时想起来的,以后可能会有陆续补充。本人乃无名小辈,断断不敢借骂中山先生这样的历史名人出名(当然,骂毛泽东这种历史名人,我一直在做。但是,由于骂毛泽东的人太多了,我水平有限,不论怎样骂毛泽东,我也出不了名)。但是,对于王怡这种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指的是在骂中山先生这个问题上,不涉及其他方面)的当代少年名人,我还是敢于直接批评的。
    
    ◆王怡:“中山”,乃孙氏的日本密友平山周为其取的倭国名字,不耻。
    
    ◇以偏盖全。狭隘的民族主义。
    
    我一直认为日本永远是中国的敌人。但是,对于具体的某个日本人,则要看他的具体情况。日本人不全是坏人吧?日本人给中国人取个名字难道那么值得大惊小怪?取个外国名字,对于经常跟外国打交道的人来说,不正常吗?孙中山以“中山”之号行天下,但他本人在署名时,我记得好象一般都署“孙文”二字。但是,“中山”是众多中国人叫起来的,如果作者感到不耻,应该同时对那些管孙中山叫“中山”而不叫“孙文”的众多中国人也“不耻”才行。或者说,现在谁仍然不称呼“孙中山”为“孙文”,作者也应该对这些人“不耻”才行。
    
    美国之音在提到前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汉学家林培瑞时,英国BBC在提到前香港总督彭定康时,都是说中文名字的。按照作者的逻辑,美国人、英国人都得对李洁明、林培瑞、彭定康“不耻”才成?我在作者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上,看不出作者是一个纯粹做学术研究的学者。
    
    另外,作者称日本为“倭国”,那么日本人称呼中国为“支那”,可否?
    
    ◆王怡:南方各州的自由主义立场。
    
    ◇作者是否认为南方的奴隶制度应该保留?
    
    照这种说法,北美13殖民地也不应进行独立战争,因为“掩去了”英国殖民当局的“自由主义立场”。
    
    ◆王怡:孙文当上临时大总统,实在是风云际会,天上掉下个肉馍馍。
    
    ◇坐天下者必须是打天下者?作者文中是否隐含这种逻辑?
    
    如此说来,共产党打了天下,“历史选择了共产党”的说法完全正确。
    
    1689年英国光荣革命奠定了直到今天的自由主义政治传统,但因为光荣革命登上王位的威廉三世和玛丽二世是标准地捡了一个“天上掉下”的“肉馍馍”,作者是否认为威廉三世和玛丽二世不应该捡这个“肉馍馍”,从而使得“英国议会与国王近半个世纪的斗争”继续进行下去?
    
    ◆王怡:再说袁世凯。愚见以为他是辛亥年间缔造民国的功臣,而非大盗。
    
    袁的选择,无论站在趋利避祸的经济理性,还是站在世受皇恩的朝廷重臣分上,均无可厚非。
    
    ◇高见高见。是否应该尊复辟帝制的袁世凯为中国结束帝制、创立共和的第一功臣,和中华民国国父?
    
    ◆王怡:袁世凯一生的个人污点,全在于恢复帝制。
    
    ◇除此之外,袁世凯就一点错误也没有了?
    
    另外,说起袁世凯来用“个人污点”、“缔造民国的功臣”、“举重若轻,收拾残局,维持了中国的统一,使革命引发的全国混战、天下大坏的不堪设想的后果化于无形”、“无可厚非”、“雄才大略”、“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建树颇多”、“政绩斐然,循序渐进”、“功劳”、“各方面认同和雌伏”、(也曾用过“罪愆与污点”的说法,但紧随其后的说明“但此中亦有隐情,容后再议。”则大大冲淡、甚至抵消了“罪愆与污点”本应具有的负面评价)这样的词句,说起孙中山来用“乱臣贼子”、“勾心斗角”、“依靠的黑社会暴动徒劳无功”、“徒具名望”、“做秀”、“之流”、“武断刚愎的个人独裁”、“撒旦”、“极权主义和个人独裁”、“穷兵黩武的党魁和军阀”、“贼子”(也曾用过“德高望重”一词,但该词所形容的“男一号”一词则大大削弱“德高望重”一词原有的正面意义,甚至相反。)这样的词句……后面的一、二、三、四就不再一一列举了。从这里面,不知读者能得出什么结论来?
    
    ◆王怡:至于帝制背后“君为臣纲”的意识形态,则更加命长,在以后的孙文乃至毛泽东身上,仍然还一以贯之。
    
    ◇毛泽东就不谈了。
    
    孙中山数次让出位子,甘心自居“铁路总办”,袁世凯能比?
    
    不去斥责已经复辟帝制的袁世凯,却去斥责数次辞去高位的孙中山,实在莫名其妙。
    
    ◆王怡:象这么两个人(孙文与袁世凯)之间的差距,其实并没有表面看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那么大。而且究竟谁是真正的天使?谁是真正的撒旦?也是难以分辨的。
    
    ◇不知是否作者认为袁世凯也要名垂青史了(天使),或者孙中山也要遗臭万年了(撒旦)?
    
    ◆王怡:但二次革命之后的孙文,迅速背叛了共和和民主的精神,无法从革命的暴力手段中自拔,在“革命大义”的崇高名目下回归君王一般的独裁政治,成为一穷兵黩武的党魁和军阀,甚至模糊底线,不惜背叛民族的利益。此时之乱者,乃是乱共和、乱民国,并以“天下为公”的名义而乱天下的黎民性命。这时我称他为“乱臣”,便和“贼子”相通,“贼子”者,民贼也。
    
    ◇原来作者认为孙中山是“贼”。成则王、败则寇也。
    
    ◆王怡:黑金政治
    
    ◇此处材料本人不清楚。但我觉得,如此要求孙中山,跟现在站在非暴力的立场上指责历史上一切暴力革命都是错的,颇为类似。
    
    ◆王怡:20世纪中国恐怖主义之先河,也自孙文始。
    
    ◇哦,原来作者认为孙中山是“20世纪中国恐怖主义”的鼻祖。
    
    ◆王怡:出卖国家主权
    
    ◇如是,孙中山主观上确为出卖国家主权。但是,在结果上,孙中山到底出卖了多少国家主权(包括领土等等)?“时为国家的最高主政者”的袁世凯又是如何?作者说:“无奈孙文当时散落在野。”在野者出卖国家主权的例子,请举出一个来!国家主权是一个被迫流亡海外的在野者可以出卖的?
    
    ◆王怡:20世纪中国之内战绵绵,和南北分裂,说到底,始作俑者还是这位孙先生。
    
    ◇不知作者是否主张大一统的中国传统?内战当然不好。可是作者为何同时指责美国南北战争?
    
    ◇不错,孙中山的很多方面值得现在的中国人反思。不仅现在完全再进行一次孙中山式的革命已成笑柄,就是当时孙中山的很多做法也值得质疑。革命和暴力对于中国来说不是少了,而是太多了。但是,就象作者那样过份否定孙中山、肉麻美化袁世凯,实在令人匪夷所思,给我一种走火入魔的感觉。
    
    对于孙中山,我觉得的确需要理性分析,去除那些美化了的东西,还他一个本来面貌。孙中山不仅不是完人,而且有着太多的缺点。作者仅仅研究其负面影响,作为学术,完全可以,不应对此进行指责。但是即使仅仅研究孙中山的负面影响,就得出对孙中山这么妖魔化的结论,实在过矣。至于称日本为倭国,则已经不是学术研究了。
    
    另外,说是什么绝好机会错过之类,完全是伪问题,这就不是在搞学术研究了。历史不能假设,这是常识。针对现实,可以提出即将到来或者已经到来的某某机会不容错过,这才是真问题。
    
    ◆王怡:“从10年代末到20年代,有人称之为民国的‘黄金十年’。”
    
    ◇此处有另一种说法:
    
    “誉之者甚至把1927~1937年经济发展称为‘黄金十年’。”
    
    见袁伟时:《西化.现代化.政治家.知识分子──甲午战争百年祭》,《中国的道路》,李慎之、何家栋著,南方日报出版社,2000年1月1版,P44。
    
    另见陆仰渊、方庆秋主编:《民国社会经济史》,中国经济出版社,1991年,P348。
    
    而这十年,恰恰是在结束北洋军阀政府之后,孙中山一手缔造的国民党开始执政的十年。其实,当时在内忧(共产党处处搞破坏)、外患(日本侵华)的情况下,国民党能够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实不俗也。
    
    ◇作者一方面貌似反对激进主义,另一方面同样犯了激进主义的错误:对孙中山的否定太激进了。
    
    ◇曾经失去的机会──赵紫阳:20世纪之千古罪人
    
    模仿作者,把标题换一下,如何?因为据说“六四”镇压之前,曾有军界高层人士向赵紫阳表示,愿意对邓、李等人采取行动,然后进行“激光手术式的”改革。但赵紫阳却没有采纳,从而有了“六四”血案,并大大推迟了自由、民主的来临。若此说属实,则赵紫阳当为千古罪人。
    
    曾经失去的机会──89年绝食的大学生:20世纪之千古罪人
    
    俞东岳等天安门三壮士被捕入狱,是当时的大学生主动交给共产党的。现在三壮士一个疯了,一个刚刚入狱,一个出逃后仍被关押,命运悲惨。如果当时大学生们不把他们交给共产党,他们很可能不至于落得如此悲惨下场。跟上面同理,仿照作者的逻辑,当时把三壮士交给共产党的大学生当为千古罪人。
    
    另外,据说当时跟中共高层开明派进行接触、沟通的渠道其实并非完全不存在,但是学生们最终选择了街头政治,继续进行绝食,从而错失了良机。跟上面同理,仿照作者的逻辑,天安门广场上的绝食大学生们当为千古罪人。
    
    ◇从几千年的专制下,能够走到孙中山这一步,已经不错了。难道拿今天的标准要求百年前的孙中山么?难道拿仅有短短文明史的北美殖民地上的华盛顿的标准去要求孙中山么?保守主义,不应刻意追求不同之处,而应正视延续性。
    
    ◇激进主义在中国一度泛滥,应该对此进行理性反思。但是,余英时则反思得过头了。他曾经说过:“从思想史的各阶段说,由戊戌政变、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到共产主义运动,激进主义一浪高过一浪……”。
    
    对此,徐友渔进行了批驳:
    
    “余英时先生的分辨虽然巧妙,但可能更容易暴露他那种‘纯思想’范式的问题。这里可以作三种追问。……”(略)请参阅徐友渔《“文革”、“五四”与激进主义》,《自由的言说》,长春出版社,1999年12月,P221。
    
    ◆巴哈:按当时的标准孙中山也不及格。
    
    若不是孙文穷凶极恶,引入苏俄的军事援助,按列宁建党原则改组国民党(改组后的国民党一大规定,总理孙文可以否决代表大会决议,比共党的民主集中制更独裁),扶持共产党,20世纪中国哪会那许多灾难,正是因为国民党和共产党两个“革命兄弟”都得于孙文引狼入室之福泽,先后暴力夺取中国大政,故而孙文才从民国“贼子”而得享“国父”,“革命先行者”尊号。
    
    ◇“引入苏俄的军事援助,按列宁建党原则改组国民党(改组后的国民党一大规定,总理孙文可以否决代表大会决议,比共党的民主集中制更独裁),扶持共产党。”──这些都是孙中山的错误,完全赞成。
    
    但是,当时有谁能避免孙中山的这一些错误,并且切实可行地在中国走另一条路?
    
    我觉得,既然是历史,总结的时候只能解释,不能假设。
    
    ◇我觉得,孙中山的局限或错误主要集中在这几个方面:
    
    1、过份迷恋暴力革命,激进主义。
    
    2、在党内引进列宁的建党学说。至于国家层面上的苏俄邪恶制度,孙中山没有机会落实。
    
    3、对中共过于宽容,“联俄容共”使得共产党借鸡产卵趁机坐大。
    
    4、过份相信袁世凯等反共和势力,拱手相让辛亥革命成果,导致内乱不已。
    
    ◆LIUHG:怕你听不懂,所以,我还是能省则省
    
    简单点说:王怡是以大量史事为证据推出了一个他界定清楚了的结论,而你只是以一个孤立事件推出了一个没经过界定的结论。
    
    ◇有没有界定清楚,各人有各人的结论。你认为他界定清楚了,我认为他没有界定清楚。
    
    至于你怕我听不懂,大可不必。我相信,我接触过的比你水平高的人也不少,你没必要自视甚高。高与不高,不是自己认为的。
    
    ◆LIUHG:把“清楚”去掉,也不影响:王怡是以大量史事为证据推出了一个他界定了的结论,而你只是以一个孤立事件推出了一个没经过界定的结论。
    
    我自视不高:文盲。
    
    我只是视有的人:还不如我这个文盲。
    
    ◇1、清楚跟不清楚完全不同。我也可以罗列一大堆史事,得出一个结论。当然,史事能不能推出这个结论,则是由我界定的。根据你的意思,就应该这样。
    
    2、你一方面自称是文盲,另一方面又在不停地在坛子上跟帖,难道是你口述,别人替你打的字?如果你不是文盲,而硬说自己是文盲,则我对你的诚意表示彻底的不相信。
    
    3、你至今不对我对王怡的反驳中的一条提出具体的再反驳,即不针对问题本身,而是对问题之外的方面纠缠不休,除了说你无理取闹,无聊,还有更好的词汇来表示了吗?
    
    4、你自己不是没有拿出任何史事来反驳我吗?我好在还拿出一件半件的史事来了。你到底高明在什么地方?别人“不如”你在什么地方?
    
    ◆1、你也可以,你没做,但王怡做了,所以,你说你用的是王怡的逻辑推出的“赵紫阳和‘六四’学生是千古罪人”的是不对的,逻辑上说不过去的。
    
    2、21世纪“文盲”已经不是以认不认字为标准了。
    
    3、我说的基本还是靠着问题的谱了的,即使评价你的文章也是就事论事。问题之外的东西是你提起的,比如:文盲、无聊等。
    
    4、此处有史道不得,王怡文章在上头。你的驳论比起王怡的文章那就叫班门弄斧,王怡文章在那里还用我画蛇添足再驳吗?再说,你的所谓驳论确实不值一驳。
    
    ◇1、正是因为王怡做了,我才对王怡的文章认真批评。看来,你没做,我跟你说的这些都是纯粹浪费了?
    
    你说逻辑上说不过去,到现在也仅仅是个结论,你没有进行任何分析。因此,我也可以跟你一样,仅仅对你的结论下一个结论:胡说八道。
    
    2、文盲的标准虽然有了变化,但是那是你制定的吗?你自认为是文盲是你自己的事,你凭什么说别人连文盲都“不如”?
    
    3、我提到“文盲”,是因为你在前面说我的反驳是“剪刀糨糊”。到底是谁先提起“问题之外的东西”的?
    
    4、我对王怡文章的反驳水平再低,也是认认真真一条一条来的。你呢?你是如何回应的?你说我的“所谓驳论确实不值一驳”,而也可以认为你完全是在胡搅蛮缠,我认真反驳你实在是“不值”。还有,王怡的文章真的不需要“画蛇添足”了吗?对他这篇胡说八道的文章持批评态度的人太多了!你看看《观察》上关于这篇文章的报道《余杰、王怡访问墨尔本纪要》中的一段文字吧:
    
    “王怡对孙文的负面评价,引起不少听众极大的不满。他们认为孙中山辛亥革命的功绩不容抹煞,孙中山推翻满清皇帝,建立的共和国是中国民主政治的雏形,他的三民主义是中国人所追求的目标。他们抗议王怡称孙中山为乱臣贼子,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的感情,会在海外华人中引起思想混乱。”
    
    王怡这篇文章,给追求自由民主的海内外中国人,到底起到了正面作用,还是反面作用?是在给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雪中送炭,还是制造混乱?
    
    其实,王怡这篇胡说八道的文章避重就轻,不去批评给当代中国造成深重灾难的直接原因──共产党,却去批评间接原因,实在是舍本逐末(跟他同时发表演讲的余杰则“对毛泽东作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和鞭辟入里的分析”。这才抓住了中国当今问题的根本)。对此,朱学勤先生早有说法:“原因的原因的原因,就不是原因”,并且指出:
    
    “追究一事物的原因,如果不适可而止,那就会开启此事物原因的稀释过程。原因挖得越深,距离该事物就越远,与其他事物之原因的联系也就越近,特定事物的原因分子随深入程度而稀释,直至稀释为零。当你好不容易摸到‘原因链的终结一环’时,特定事物的原因分子可能已经稀释殆尽,你手里的那一节‘最终原因’可能已经越过临界点,正在将你导入另一事物的原因域。这种病态的深刻癖,是生活在观念世界里的知识分子经常容易犯的毛病。”
    
    我赞同朱学勤上面这段话。正因如此,我觉得追究造成今日中国现状的原因,只需追究共产党的罪行足矣,再往上追,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或者说,再往上追,就是逃避现实了。
    
    如果可以往上追的话,那么前一段时间报道的那个乡村女教师为了供应弟弟上学而去卖淫,就不能怨她自己没有本事了,就不能怨她弟弟为什么非得上学而不去打工养活自己了。因为,如果往上追原因的话,国家教育经费严重不足、社会分配严重不公等等问题也是造成这种悲剧的原因肯定是少不了的。那么,在这个问题上,到底应该不应该往上追呢?
    
    在女教师卖淫这个问题上,不愿意追到共产党政府头上,只埋怨她自己和她的弟弟;在孙中山这个问题上,却又愿意死追孙中山的责任。这是不是互相矛盾?
    
    我觉得,在孙中山这个问题上,如果觉得很有必要追究他对今天中国悲剧的责任的话,那么女教师卖淫这个问题当然必须追究国家教育经费严重不足、社会分配严重不公这些问题;如果觉得女教师卖淫这个问题不应追究国家教育经费严重不足、社会分配严重不公这些问题,那么孙中山对今天中国悲剧的责任也就不应追究。
    
    ◆燕南:如果,当时没有全面抗日,西安事变,国军已经江西剿匪成功,很可能会加快军政、训政、宪政。
    
    如果,四战四平,老蒋不理美国调停,继续追下去,或者塔山冲过去了都可能改变历史。
    
    关键是中国农民太多了,太穷了,目光短浅。
    
    大部分在49年前是文盲,就受人欺骗!
    
    相信什么共产主义啊,打土豪,分田地等精神鸦片,最后害人害己!
    
    ◇说得太对了。历史是不能假设的。如果可以假设,那么结果就不知道有多少种了。蝴蝶效应在这里起作用了。
    
    
    转载自《民主论坛》2006-03-20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什么雅虎是自由的敌人/王怡
  • 王怡:胡绩伟先生90寿诞在成都的讲话
  • 从物权到人权/王怡
  • 王怡:从物权到人权
  • 大陆的人权律师和“政法系”的形成/王怡
  • 王怡:从民族主义到军国主义
  • 私有产权和民主转型的“70大限”/王怡
  • 樊百华:关切王怡的寄书被扣案
  • 王怡:私有产权和民主转型的“70大限”
  • 王怡:私有产权和民主转型的“70大限”
  • 王怡: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演变
  • 王怡:用“陪审团”把法院和政府隔开
  • 王怡: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
  • 任不寐:焦国标、王怡与独立知识分子
  • 刘路:独立斜阳数过人-读王怡
  • 中国离文官制度还有多远/王怡
  • 王怡:法治如何中国?(图)
  • 王怡:维权就是“自我训政”
  • 王怡:中国离文官制度还有多远
  • 余杰、王怡访问墨尔本纪要
  • 余杰、王怡访问澳洲(悉尼部分)纪要
  • 王怡网络博客再次被封(图)
  • 王怡:在“川渝两地高层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 王怡:天府畅言:向着黑社会转型
  • 王怡:选举社会的伟大理想——纪念废科举一百年
  • 王怡: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致敬
  • 无国界记者:中国封杀王怡博克网页(图)
  • “王怡的麦克风”获2005年世界博客大赛提名
  • 王怡:成都三千老者今天在天府广场示威(图)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 王怡号外:新闻出版总署作出对我的行政复议决定
  • 捍卫王怡们的出版自由--致未来的宪政时代和中国宪法委员会
  • 就蔡卓华案致宗教管理部门的公开信/王怡等
  • 王怡涉嫌“非法出版”的行政复议申请书
  • 王怡:“中国教科书诉讼第一案”与受教育权
  • 王怡:民权运动与宪政转型
  • 王怡 廖亦武:呼吁关注欧阳懿先生和一切中国政治犯的人权
  • 王怡:"宪政论衡"重新开张,欢迎光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