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新文明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兼容天下
(博讯2006年3月21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当中国「摸着石头过河」走过了二十年经济改良的历程,好走的路已经走完。今 天建立在社会对抗基础上的全球旧文明已走向没落,世界的中国一样在时代交替的震
     荡中阵痛,一样在十字路口上迷惘。 (博讯 boxun.com)

    
     长期以来,中国的治国精英们不仅在政治上,而且在文化上习惯于将中国致身于世界之外,常常自觉不自觉地因强调中华民族的特殊性而不接受世界交往「游戏规则」的约束。甚至我们的史学家们也往往对中国的历史与文化进行简单、孤立、直观地研究,因而也就往往不得要领,难以自圆其说。
    
    其实,中国是世界的中国,是全球旋转的「半个圆」。只有把中国致于世界体系中去把握定位,才能正确地理解中国的历史、今天和未来,理解为什幺今天中国必须走内圆外和的治国之路,进而拨正中华民族划向新文明的航船。
    
    中国作为东方古文明的「半个圆」,早在十八世纪便与西方工业革命的那「半个圆」,共同从「老死不相往来」的封闭状态中打斗着走了出来,在相互冲突,相互融合的过程中「阴阳合抱」,结为再也分不开的全球圆体。整个人类二百多年来的近代史,不仅表现为英国的产业革命,美国的独立战争,法国的人文革命,也表现为相继而来的中国康梁变法、辛亥革命和所谓社会主义革命。现代意义上的那条「阶级斗争」链条,不仅把马克思与毛泽东联系在一起,也把斯大林与罗斯福「对立统一」起来。如此同时,从西方开始的工业化圆工具革命,前所未有地把世界浓缩为一条很不起眼的「宇宙飞船」,中国的《太极图》和「普遍和谐」思想与西方的计算机程序同样具有「软件」意义上的应用价值。
     西方近代文明与进步,与他们善于在文化冲突中积极吸纳分不开;而中国近代的愚昧与落后,同样与自己妄自尊大,盲目排外分不开。结果中国的精神财富往往在西方开花结果。今天在如此一个后对抗的全球变革时代,中国的治国精英们还有什幺理由抱残守缺,对抗说不,排斥西方所具有同样灿烂的文化资源;有什幺理由仅仅信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而拒绝格劳秀斯,斯宾诺沙、霍布斯、洛克、孟德斯鸠和卢梭。
     中国的出路在于合抱世界,同步旋转;中国的发展在于虚怀若谷,博采众长;中国的希望在于吸纳、创新、「二合出三」。与世界合圆着的中国,只有从文化层面上彻底摒弃简单、直线、对抗性的思维,全面接受「二合出三」圆和新思维,同时把经济改革与政治改革结合起来,进行全圆运动,才能趟出改革的「深水区」,迎来圆和宪政变革的新纪元。
     判断一种思想、一种理论或一种改革主张的优劣正误,不应着眼于政治家的个人好恶和眼前利益,而应着眼于国家的长治久安。古今中外,许多有识之见都不屑于一时褒贬,逐一潮风流,反到会因其超前性而貌似「迂阔」,但最终会为实践所验证。宋孝宗年间成就的《永嘉先生八面锋》,可谓一部治国方略奇书,倍受历代政治家推崇,有「家传人诵,与六经并轶」之说。该书开篇有言:「仁人之言,其始若迂阔而不可行,及要其终而究其所成,则夫取利多而终以无弊者,无有能过其说。」
    
    国家兴衰在人治社会里,往往系于统治者的一念之差,一言之别。这也就是中国古代社会十分重视仁人之言的原因。今日中国虽在向法治社会发展,但言论的重要意义仍然不可忽视。特别对那些治国精英来说,言论正误是决定中华民族兴衰荣辱与未来走向的关键问题。为此,本文才在科索沃中国大使馆被北约误炸导致的极左回潮雀吵又起后,不揣浅陋,仅以民间布衣的一孔之见,力排煽动人民的狭隘民族主义情绪,走极权政治,强兵「说不」的老路,提出圆和宪政新方案(参见《中华圆和宪政变革论》),并力主国家将治国方略维系于「内圆外和」的基点之上。
    
     所谓「内圆」,也就是首先要在国家内部实现政治宽容的和解政策,容纳对立,平衡关系,建立广泛的民主协商机制,变一切消积力量为建设性的积极力量。
    
     随着中国政治、经济改革的深入,「一党天下」的局面趋向萎缩,社会各种力量正在重新分化组合,利益纷争相对明朗。国家内政必然要反映这种变化,保持各利益关系平衡。因而「内圆」的丰富含义也就含概了中华大家庭内部在承认差异的前提下,实现不同民族的妥协与包容;各政治派别、利益集团、不同政见、信仰、价值观念的妥协与包容;多数人权益与少数人权益的妥协与包容;集体观念与个体自由的妥协与包容;中华两岸四地(大陆、台湾、香港、澳门)的妥协与包容。由以上诸多方面共同妥协包容形成的合圆统一,将从根本上保证国家的政治神经圆通、经济脉络圆动和文化思想圆和,遵循社会发展的「节约原则」,最大限度地在减轻变革阵痛的前提下,激发出全民族的创新精神。
    
     中华民族要实现内部的合圆统一,决不能再搞党迷神,压制不同声音,否定多元差异性,消极强调「稳定压倒一切」。稳定不能压制正义,不能压到社会进步。腐败不除,社会不公,是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安定团结”的。社会稳定只能在解放思想、政治民主与经济发展过程中实现。用变革与发展来促进社会公正,保障权力制衡,维护公民权利,最大限度地容纳差异与对立,才是国家长治久安的治本之策。
    
     所谓「外和」,也就是从外交思想上彻底摒弃对抗意识,不再对国际社会进行阵营分割、敌友划线,而应「山川纳污」,兼容天下,保持积极中立,发展与一切国家的和平友好关系。今天,我们首先应承认旧的「国家主权」观念已经过时,自觉接受当代社会文明准则和「人权高于主权」的限制,善于合作,积极妥协,勇于与一切国家言和。
     所谓「言和」,是指国家外交指导意识上的战略言和和整体形象意义上的政治言和,以彻底结束毛泽东「一边倒」思想哺育下的新老红色将军们好斗好战的历史。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不能在国际具体事务上「说不」。「说不」应从「和」的立场出发。今天的国际社会应为合作而斗争,而不是为了对抗而斗争。中国未来最有前途的政治领袖,必然是在内政外交上力主和解的领袖,而不会再是坚持对抗的政治领袖。
    
     圆则通、则顺、则有效率;和则兴、则达、则发展。中国只有坚定不移地走「内圆外和」的发展道路,推行以「四权五化六主张」为目标的宪政变革,圆社会全面进步之梦,才能从根本上重塑国家的圆和形象,提高自己的国际地位。
    
    对抗走向死亡。
    
    言和赢得新生。
    
    总之,古老的中国将以自己的泛爱、非攻、天人合一、普遍和谐的精神资源,加西方的自由、民主、法治与普遍人权价值观,在借鉴世界先进圆工具技术及管理经验的同时,接纳世界先进思想及政治制度之长,才能创造出符合中华文化特性的新文明内圆外和治国之路。
    
     (本文节选作者正在撰写的《后对抗时代世界变局与中国变革》)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牟传珩
  •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 牟传珩:不惧严寒的广场集会——往事如昨
  •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 牟传珩:权力的由来与变革——走向“三元金三角”的法权时代
  •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 牟传珩:半个多世纪的假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比较——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 牟传珩:保稳定:加强精神文明—江泽民时代双继承建设
  •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
  • 牟传珩:铁窗遇知音
  •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
  •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 牟传珩:我被劫持在命运的磨盘上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