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05年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博讯2006年3月21日)
    1993年中国因农民负担问题引发的重大恶性案件达30多起,死伤多人。在当年被检查的18个省(市、区)中,有11个省发生了大规模干群冲突等恶性事件。此后,全国这种事件每年不断发生。一项研究结果表明,从1997年起我国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开始大幅度飙升,1993年发生群体性事件8700多起,1995年发生1.1万多起,1997年则上升到1.5万多起,1999年剧增3.2万多起,而2000年1月至9月就突破了3万起。据来自中国公安部的数据,2004年中国的官民冲突事件为7.4万起,而2005年则达到了8.7万起。这一连串数据表明:山雨欲来风满楼,中国已处在大事变的前夜。笔者根据整理的材料,将2005年发生的官民冲突的主要事件罗列于下,以引起各方关注。
    
     1月1日, 一名叫白振侠的男子,身穿绣上“冤”字的白色中山装,头戴白帽,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大门外,以普通话大声疾呼:“中国人除了忍让和反抗,还有没有别的生活方式?”然后从手提包中掏出长约一尺的利刃,指向自己颈部,但被纽约警察制止。白振侠四十一岁,来自北京西城区,因房子被拆,投诉无门,以死抗议。 (博讯 boxun.com)

    
    1月4日,北京秀水市场一群经营户拉起横幅抗议强制拆迁行动。据了解,从两个月前开始,秀水市场的200多名摊主就已开始24小时轮流守护这个已有二十年历史的市场。
    
    1月4日,深圳皇岗口岸综合楼发生抗拆迁的千人示威抗议行动,事件令口岸附近交通中断近3小时,近百公安出动,多辆警车被砸损,许多港人过关亦被波及而大排长队。
    
    1月14日至1月24日,湖北荆门石化总厂买断职工和总厂对峙11天,自从有一买断女职工被总厂门卫打伤后,在总厂办公大楼前上访申诉的人数持续增加,1月24日下午,有大约400多名买断职工齐聚总厂办公楼前申诉,还有很多买断职工及其家属正从四面八方赶来声援,总厂前已停满了各种警车。湖北荆门石化总厂买断职工有4000多人,还有这4000多人的家属和亲朋,几乎牵扯及到了全厂每一个家庭。
    
    1月18日,北京有四、五百名上访民众,自费购买花圈,人人佩戴小白花或黑纱,手举“悼念我们的好总理”的横幅,前往赵紫阳住宅富强胡同致哀,但在胡同口被上百警察和大批便衣拦截。
    
    2月初,1月31日深夜到2月1日凌晨几个小时内,北京警方突然包围南站附近聚集着数千外地人员的上访村。进行挨家挨户的搜捕,数千人被强行押上车,送往关押地马家楼,然后通过各地派往北京的截访人员遣送原籍,但访民跟当局展开“游击战”,马上又返回北京,至2月5日,仅沈阳一地返京的就达70多人。
    
    2月26日,深圳布吉一家港资印刷厂因变相减薪发生逾千名工人罢工请愿事件,由于厂方起初不肯妥协,部份工人一度冲到主干道深惠公路堵塞公路,当局动用200多警力驱赶,并先后拘捕多名带头的工人,工人仍坚持不懈,终迫厂方做出让步。
    
    2月28日,广东番禺区小谷围岛艺术村被广州大学城非法强征强拆的100多名受害公民向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体人民代表发表公开信,愤怒控诉当局“由区、镇领导亲自挂帅,先后动用近三千人次的警力,动用警犬驱赶村民离开家园、封锁强拆现场,展开对小谷围万余农民疯狂的开发建设征地及强拆强迁行动,并先后5次残暴强拆已经痛失家园的村民赖以栖身的竹棚草舍”的强盗行径。
    
    3月初,“两会”前夕,以2004年“两会”前起诉中国国务院行政不作为和行政违宪而著名的黑龙江省女农民刘杰发起700访民联名上书给中国人大和政协。质疑中国司法腐败现象,并强烈要求成“成立宪政审查机制,设立宪法法庭”。
    
    3月8日中午,在北京高法附近一辆来自河南车号为豫Fa038法 院警车停在马路上,他们正在抓捕一个河南女访民,当时有百余名上访者也在路上边,大家伙没人招呼,全上来帮助弱女子,访民拦住警车,制止法警打人抓人,截访的害怕了,打110找警察。警察来后,把法警给接走了。可是法院的车留在路边,访民写了一个大标语放在法院的车上,标语写的是,“警匪拦截上访冤民”,情绪激动的部分访民,把警车的车带给砸了。
    
    3月9日,黑龙江全省出租车因不满政府车辆管理部门的黑箱操作腐败问题,而在全省范围内举行串联大罢工,持续三天,许多出租车会集哈尔滨游行示威。
    
    3月11日中午11时,在北京高法门前,一位来自河南的60多岁的女访民被来自辽宁的7-8个截访人员(受河南截访者委托)毒打后,瘫痪在地,痛苦哀号,访民打电话110报警,20分钟后救护车到,医护人员将此访民放在担架上抬到救护车拉走。上百访民将截匪团团围住,截匪自知理亏,赶紧往车里躲。访民堵住车,不让车子开走,有访民把截访车带砸漏。事件发生30分钟后,110警车到达,给截匪解围,访民指责警察,他们故意打人伤人犯法,为什么你不抓他们?110警察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3月18日,广东省佛山市张槎镇大富工业区一家首饰厂发生集体罢工事件,五千名工人连续三天拒绝返回工作岗位,并坚持与厂方对峙,起因是厂方的体检报告隐瞒“尘肺病”病情,以及厂方拒绝改善工作环境。
    
    3月22日下午,一对来自河南的因上访无处伸冤的母女服毒死在天安门毛泽东纪念堂门前,以死来表抗议。
    
    3月25日,浙江省杭州市200多名退休工人因不满当局对离、退休干部和退休工人之间待遇的巨大差别而到杭州市政府上访,并冲进市府大院,与警察发生冲突。
    
    3月26日,台湾百万民众走上街头举行反对中共“反分裂法”大游行。
    
    3月30日,西安市莲湖区北马道巷发生强拆流血冲突事件,北院门街道办事处拆迁办雇用120多名打手,连手替一辆挖掘机和数十多民工开航,突然袭击、强行拆除老街居民的门面房和住房。包括十多名老人、残废人士等被砍、打伤,无人解决。
    
    3月底,胜利油田下岗职工发生大规模示威游行,示威者包围了胜利油田机关办公大楼,强烈要求胜利油田当权者恢复他们的工作,解决他们的生活出路。示威者包围胜 利油田机关办公大楼近一天时间,胜利油田有关当局非常害怕,油田滨海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察控制示威工人,最后示威工人自动离去。
    
    4月,秦皇岛三五四零厂职工,因为企业破产,没有了生活来源。在求助无门的情况下,为了引起各界的关注,争取最基本的生存的保障,有2000多人自发以“集体卧轨”的方式进行抗议,希望秦皇岛政府给一个满意的答复。结果造成一死一伤。此事在当地引起轰动。隔天在秦皇岛火车站,发生群殴事件。这两件事件都没有在电台、电视台、报纸上报道。
    
    4月9日,天津市民赵淑琴一家人远从天津到北京高法门前抬尸上访,抗议天津开发商嘉华公司草菅人命。嘉华公司雇用大批员警、法院人员及社会闲杂人等约100多人,对赵淑琴一家人的房子执行强制拆迁,当时屋内重病在身的老人郭秀英正在输液治病,他们强行拔下老人的输液器,连针头都还没拔掉,就将老人搁置在零下10度的屋外20分钟,然后才将她抬上救护车不知去向。等家人找到她时老太太已奄奄一息,在一个破屋里被遗弃了3天,经家人紧急送医抢救无效后不幸含冤而死。
    
    4月10日,浙江省东阳市画水镇因环境污染导致大规模警民冲突事件,约3000多名公安、城管和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遭遇2万多名群众围堵,经紧张对峙后,双方发生大规模冲突。有两名村民死亡(据路透社报道),几十个村民受伤,当地一名副市长和派出所所长被打成重伤,几十辆执法车辆被砸坏扣押,大量警方的催泪弹、警棍、橡皮棍、钢盔和制服被村民“缴获”并予以“展览”。
    
    4月11日上午8点半至9点左右,位于北京西城区南、北西什库街之间小红罗厂的中央军委信访接待站,聚集了2千多名身穿军装的复员、转业军人集体上访。事件引起北京当局的极度恐慌,调集了北京西城区全部警力和全副武装的防暴队包围现场。这次军人集体上访事件,在中国军队重要机关门前,距离中南海、天安门都很近,而且事件主角都是军人,当局和警方显得如临大敌。该地区周围马路上布满大大小小警车,3千多名警察包围了军人,拉起警戒线、戒严周围区域、阻断交通,围观群众上万。
    
    4月10日开始,连续几天到北京上访的人都超过5,000-6,000人,13日人最多,超过万人。上午11点左右,因人太多,由于两办(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工作人员和截访人员故意把三扇大铁门关闭两扇,只留一扇门供访民出入,最后大铁门(高3米宽8米)不堪重负被上访民众推倒,门边上的水泥护拦也被推倒。象征中共专制政权的“两办”大铁门的倒塌,当时被人形容为中国“巴士底监狱”的攻克。
    
    4月13日,云南思茅劳改农场发生劳改人员和刑满留场就业人员的大规模集体抗争事件。当局调动军队、武警、民兵总计17000人进行镇压,500多人伤亡,1200多名劳改人员失踪。
    
    4月19日清晨,北京崇文区政府相关单位将推土机开到崇文门磁器口地区,以施工为名威胁当地住户刘风池老人一家搬走。刘奋起反抗,手捧《宪法》,横躺在推土机前,高喊:“要推土先从我身上压过去!”,司机不敢冒然行事,停机待援,相持良久。后“拆迁办”一位负责人偕同崇文区一位领导干部赶到现场企图“协调”,但未成功,推土机被迫停工。与此同时,崇文区政府门前聚集了十几位老人,抗议崇文区政府“非法拆迁”,这些老人有的流离失所多日,他们睡桥洞,睡医院的走廊、以乞讨为生。其中有大纪元记者曾经报道过的70多岁的李经淳老人。
    
    4月18日,四川达州渠江钢铁厂大约两千名职工到达州市政府门前抗议厂领导以企业改制为名,侵吞国家财产,侵害职工利益。而当地媒体说,他们不能报导这类消息。
    
    4月19日,香港法律界人发起黑衣无声游行,抗议香港政府就补选行政长官的任期,提请中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约有四百人参加。
    
    4 月份,在总理温家宝的故乡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镇,村民们集体上访镇政府,要求解决近年发生的强占农民土地、不给予合理补偿的严重事件。600多名村民在当 地政府聚集了1个月之久,但政府仍没有提出妥善的解决方案。20多名警察每天守在政府门口,并以“非法聚会、妨碍交通、扰乱社会秩序”等多条罪名将带头的 7名村民抓走,另有4人在与警察的冲突中被打伤。数年前,宜兴埠镇的耕地未经过村民同意被镇政府私自卖给企业和开发商,事后只给予部分村民农作物损失费。 镇政府以没有钱为由拒绝给外出务工的村民补偿。当时卖地的收入数千万乃至上亿元钱款不知去向。
    
    5月11日,“陕北石油事件”民企维权代表300多人向省政府递交《要求与陕西省政府对话书》,向省人大递交《请求人大提起个案监督书》,向省政协递交《请求政协民主监督书》、向省委递交《请求省委责成陕西省各级政府纠正违法行政行为书》,要求和县、市、省政府进行对话协商。5月20日和5月25日,民营石油企业聘请的律师团先后两次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的“榆林市靖边、定边两县投资人状告陕西省政府、榆林市政府、靖边、定边两县政府行政起诉状”,均被陕西省高院拒绝。陕北地方当局不愿意再继续通过讨论的方法来依法解决问题,而是采用暴力的抓人的方法来以势压人。他们抓捕了油农诉讼代表冯孝元、仝宗瑞、王志军,袁佩祥、任光明、马成功、张鹏贵。5月26日深夜一点,陕北榆林公安在靖边县旅店强行带走北京律师朱久虎。
    
    5月13日,浙江省杭州市政府为了“创全国文明城市”,取消正常营业的翠苑夜市,导致该夜市260多户摊主失去生计。从5月13日到6月19日,该夜市 200多户摊主先后十多次到翠苑街道、西湖区政府、杭州市政府和浙江省政府上访,并与西湖区政府所属的五六十名警察和城市执法队对峙一个多月。摊主们还向 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对杭州市政府提出控告。由于摊主们的抗争造成了“社会不稳定”的影响,杭州市政府志在必得的“全国文明城市”未能评上,劳民伤财的 “面子工程”遭到破产。
    
    5月20日,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数千藏民抗议苛捐杂税火烧县政府。由於藏民抗议放火烧政府,当局调动了好几千名公安去保护政府机关。冲突的原因是百姓抗议杂多县政府任意开徵﹝冬虫夏草﹞捐。杂多县政府前一阵子规定外地人到杂多采冬虫夏草要缴一千五百块人民币的﹝虫草捐﹞。
    
    5月21日下午,数百名来自于中共革命老区江西井岗山的村民,冲入泰和县井岗山火车站,打碎车站玻璃、横卧铁轨,并拦阻下两列火车,导致南北交通动脉京九铁 路中断运行6小时。这些村民大部分来自该县澄江镇西门村,半年前当地政府批准开发商征收了不少农田建商品房,补偿却很少。村民多次与政府交涉,但都得不到 满意答复。傍晚,当局在劝阻无效后,调动了防暴武警强行驱逐,火车站的正常秩序才得以恢复,京九线在中断约6小时后恢复运行。有村民和警察在冲突中受轻 伤。
    
    5月22日清晨,广西北海市500多名建筑材料运输司机,把卡车停在北海大道旁,举行罢工。他们说,北海交警为了谋利,动不动就拦截运输卡车,以超重的名义 罚款,每次由几百元到1,800元不等,运一次货甚至会被拦截几次,重复罚款。有些交警罚款后不开收据,直接把钱装在自己口袋里。司机们气愤地说:简直是 拦路打劫,我们根本就没法活了!司机们已向市政府递交请愿书,要求政府严惩交警的违法行为,但市政府对司机们的要求未给予答复。罢工行动得到了市民们的支 持,第二天,现场聚集了1,000多人,罢工的车辆由起初的300辆增加到400多辆,司机们称一定要坚持到胜利。
    
    5月23日和5月25日,湖北省委省政府连续两天召开针对荆门石化和江汉石油管理局买断职工上访的会议,并于5月30号分别派工作组进驻这两家国有特大型企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在会上将这两家企业的职工上访事件称为“最严重的事件”。荆门石化全体职工,家属,买断职工都已收到禁止上访的警告,并特意警告了“组织者”。荆门石化买断职工从1月14日开始上访以来至今已有四个半月的时间,天天坚持,风雨无阻。
    
    6月3日,广州郊区的西州福太纺织厂近3000名工人罢工,抗议厂方无故减少薪水。一名身着红色T恤杉的工人点燃了被打扁的警察摩托车泄漏的汽油,火焰立刻飞快移动,黑烟直冲云彩,散乱罢工演变成骚乱。这一天,几百名防暴警察发射催泪弹,并对3000名愤怒的工人挥舞着警棍。目击者说,工人们投掷石头、砖和西瓜皮到汽车和公共汽车上,高呼要求更高的薪水,与警察对峙。
    
    6月4日晚,香港举行了纪念六四事件的烛光晚会,主办单位表示,有3万至4万人参加。筹办烛光晚会的香港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表示,他们只是要求北京当局承认历史真相。法新社说,这次烛光悼念晚会是唯一一次在中国领土上举行的纪念"六四"的活动。据说,这次烛光晚会是香港自从1990年"六四"一周年以来,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烛光晚会。
    
    6月9日,无锡商业大厦罢工事件已经进入第三天。8日从上午8点到晚上9:30大厦职工的维权活动有坚持了13个半小时,期间,除了开三轮的残疾市民送来了100个包子外,依然没见政府及工会的关怀,所有的媒体都没有报道。大厦管理层拒绝对维权职工有一个答复。
    
    6月11日,200多名头戴安全帽身穿迷彩服的青年男子手持猎枪、钩刀、棍棒、灭火器,向居住在河北省定州市南部绳油村荒地窝棚里的村民发动袭击,至少造成6人死亡,48人受伤。这起震惊全国的血案是官商勾结强征农民土地引起的。绳油村村民为了保卫家园,在被圈土地上掘壕坚守一年,奸商(定州国华电厂)无法进入。在定州当局的纵容下,电厂从北京等地招募了200多人的“别动队”,制造了这起血案。
    
    6月14日,广东东莞塘厦镇发生大批计程车司机与数百名防暴警察冲突的事件。造成3人死亡,20多人受伤,20多人被捕,100多辆计程车被砸毁。
    
    6月19日,甘肃张掖市三村村民,因保护引水渠道遭到二百多不明身份的人以棍棒、铁锨等武器血洗,1人死亡,20多人受伤。
    
    6月19日,浙江慈溪横河镇发生贵州籍民工与横河派出所警察之间的冲突。据报贵州籍民工为了2百元工资和厂家发生矛盾,横河派出所来人,不分青红皂白,把其中2个人打死了。6月21日,上千民工到横河派出所要人,发生了冲突。当时有400多警察参与。6月22日晚上,一千多民工把浙江省慈溪市横河镇相士地村的办公楼给一把火烧了。6月23日慈溪市出动几千警察,防暴武警镇压。
    
    6月20日至27日,甘肃省白银市白银公司西北铜加工厂工人为了要回拖欠工资,上百名职工封堵了景银公路达7天。
    
    6月22日中午,甘肃金昌市永昌县公安局一名陆姓副局长在张掖境内抓人时遭五六百名当地群众的围攻。
    
    6月25日,在江西省九江市九江学院发生了数千学生暴动,学生们推翻砸毁了三辆轿车,从楼上投掷热水瓶,烧横幅,砸毁了公用电话和告示版等。当局封锁消息,网络贴出的新闻和图片也很快被删掉。
    
    6月26日,安徽池州爆发一场万人规模的市民骚乱事件,当地一派出所和三辆警车被愤怒的市民焚毁,市中心一间大型超市也被劫掠一空,当局出动约700名武警镇压,有数位市民被捕。骚乱起因是一名叫刘亮的中学生骑单车与一私家车擦撞,该车主系当地一家私人医院老板,不仅不愿与之验伤,反而指使保镖使用利器砍伤刘姓学生和几位打抱不平的“摩的”司机。当地警局接报案后,未做明确处理,明显袒护事主,引发其余摩的司机和周围市民不满。愤怒市民遂围攻派出所,点燃警车。当局出动武警隔离后,骚乱一直持续到当夜。
    
    6月30日,浙江长兴县煤山镇下属涧下村600多名村民占据当地的一家电池厂,抗议该厂污染环境,使村内二百名儿童中铅毒。他们闯入电池厂反锁厂内一千名工人,要求当局解决污染问题。当局派出三、四百名武警,初步将局势稳定下来。
    
    7月1日,有超过二万一千香港市民走上街头,要求争取尽快落实普选、争取民主自由、反对官商勾结。在一望无尽的横幅展板中,“七一退党日”及“天灭中共”非常显目,吸引了众人的眼光,也赢得了大众的支持与赞同。
    
    7月初,广东省番禺区鱼头镇太石村生产队一队的成员冯健诚发现在该村保留农地上出现了五块用于工厂建设的空地。接着,当地13个生产队对这个事件进行了全面的调查,并整理出了17个疑点。当地村民冯秋盛等依照调查整理的疑点为依据,以“非法倒卖集体土地”、“征地补偿款不能落实到位”和“村级财务不够透明”等为由,发起了针对村主任陈进生的“罢免动议”。村民们很快达成了一致行动的意向,几名见过世面的组织者起草了《罢免动议》,随后400多名村民在动议上签名或按下手印。7月29日,村民们将《罢免动议》的复印件递交给番禺区民政局、鱼窝头镇政府和太石村村委会。在动议被驳回后,5位村民又再次来到民政局接待室,将重新签名的动议原件递交,上面的签名人数已经增加到800人,太石村村民明确提出了“我们要民主,我们要法治,我们是主人”的口号。这就是被称为“中国民主橱窗”的著名的“太石村事件”——中国农民要求真正的民主法治的运动。以郭飞雄、郭艳、王怡、范亚峰、高智晟、温克坚、艾晓明等为代表的众多律师、学者的介入,实现了民间精英与草根的初步结合,这使中共当局感到格外恐惧。
    
    7月初,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当局暴力征地,数千村民为保卫家园连续三日与当局发生大规模流血冲突。据太阳报,中广新闻4日报导,7月2日下午,2000多名村民包围三山镇派出所,要求当局释放被捕的村民与一名美籍研究员,当局出动600警员及30多辆警车,将抗议者驱散。7月11日下午,南海当地政府派出大型工程车与施工队进驻有关土地进行前期的土地平整,同时派出40人的保安及防暴队在现场警戒。村民得知消息后,约500人赶赴现场,部分村民成功进入施工现场站在工程车前,阻止工程车工作。据当地一村民表示,当时现场气氛十分紧张,当局还派直升机在现场上空盘旋监视,双方对峙到晚上10点多才结束。
    
    7月8日,广东珠海市一家制鞋厂几千名工人罢工,数百人走上街头,抗议降低工资和恶劣的劳动条件。有消息说,广东珠海市美星制鞋公司的几千名工人本星期一和星期二罢工两天,抗议厂方无故降低工资。几百名工人还走上街头,希望引起社会关注。
    
    7月15日,19名长春、四平、白城等地的访民聚集在北京南站,胸前挂着印有“冤”字、“没饭吃”等不同内容的牌子,从北京南站出发,经宣武区、西城区、天安门往中南海方向走。当行至西单图书大厦门前时,被北京西长安街派出所的民警截获。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认定这19个人为非法聚集,游行示威,触犯了“集会游行示威法”,因此在7月16号对这19人实行刑事拘留。
    
    7月17日晚上,浙江省新昌县的农民因为当地一家药厂严重污染环境而举行抗议活动,他们不顾警方发射的催泪瓦斯,把警车推翻,而且还投掷石块达数小时。当地农民誓言要把抗议示威继续下去,直到这家药厂搬家为止。目前这家药厂已经停产。据报,有1万5千名农民参与了抗议活动。警方在通向工厂的道路上设置了路障,而且还部署警察把守。
    
    7月19日上午,几百名退伍军人在北京国家信访办门前上访。
    
    7月23日,位于甘肃成县黄渚镇的中国第二大铅辛矿白银公司厂垻铅辛矿发生大规模工人罢工事件。参加职工已达3000多人,家属10000多人。出租车司机免费运送声援群众,工人们以燃放鞭炮造声势。
    
    7月底,内蒙古通辽因修高速公路赔偿不合理,约两千名农民集体阻碍高速公路的施工,与上百的武装警察发生冲突。
    
    8月1日,据新疆独立运动的东土耳其斯坦资讯中心透露,鉴于近年新疆建设兵团成员要求移民到原籍地未获准,和所引发的兵团武装冲突事件不断发生。近日新疆军区召开国防动员大会,要求加强对新疆兵团的监控,预防发生大规模的兵团武装暴动。副总理黄菊亲临新疆,安抚当地的兵团。
    
    8月1日,安徽合肥市发生6400多辆计程车集体罢市事件,抗议汽油价格上涨造成的生意难做。
    
    8月1日晚上,在上次发生农民抗争的浙江省东阳市的隔壁市──义乌市,也发生上千农民与政府部门抗争的暴动事件。事情发生在闻名的义乌小商品国际商贸城福田市场西侧城附近的十里牌村。据目击知情者说,当晚十里牌村及附近共有千余名群众,与当地警察发生了争执,进而引发了群体暴动事件,被砸警车6辆,双方打伤10余人。事件发生后,义乌市的主要几位领导赶到现场,为了控制事态,当地政府调动防暴警察和武警前往镇压。当晚10时许,所谓的清理工作展开后,群众也就陆续散去。当地政府在抓住了为首的几位村民后,暴动事件也最后被镇压。
    
    8月1日,重庆特钢工人举行拦街示威活动,人数最多时达3000多人,当局出动了几百名警察控制局势,并有大量便衣混在人群中。8月13日,警察与特钢工人发生冲突,七、八名特钢工人被打伤住进医院。政府欺骗说8月26日给工人们解决问题,强廹工人们必须停止拦街示威活动,工人抱着一丝希望,作出让步。8月26日,工人们发现被上当,再次走上街头,举行二次拦街示威,并设置路障,拦断公路。
    
    8月1日,一万多名军官到北京总政信访处上访,被 警察带走。当地居民反映,早晨五点多钟,就有大量警车、许多警察包围了位于国家信访局附近的总政信访部,并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据内部人员透露,是因为当 天有一万多退役军人上访。此外,还有一些退伍军人不分春夏秋冬常年上访总政,他们露宿在总政信访处附近的街口。冬天的寒风刺骨,这些军人们一身薄衣躺在一 张塑料布上,附近的居民表示令人不忍目睹,却又无可奈何。
    
    8月2日,据香港明报报道,北京多名律师和法学学者向北京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提出在8月9号游行抗议的申请,申请者包括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许志永、腾彪和律 师吕宝祥、姚遥。公安局的官员表示,将在8月5号答复他们的申请。据报道,河北省承德市4名青年十多年前被当地法院以抢劫罪,先后5次判处死刑,至今仍然 在狱中。7年前就有人举报关于该案元凶的线索,今年3月份,上述律师又把有关举报的资料寄给公安部和最高人民法院,但是当局没有回应。这引起了代理此案的 律师们的不满。
    
    8月6号上午,湖北省大冶市两万多名民众自发来到黄石市委和市政府大院,抗议两天前警察放出狼狗咬伤到市政府和平请愿的大冶市民。愤怒的群众将黄石市政府办 公大楼的门窗和办公设施砸毁,并拦截通往武汉的武黄高速公路,使交通中断2个多小时。中国官方媒体发表文章说,中国目前进入“突发公共事件高危期”。
    
    8月25日(中央社台北二十五日电)吉林四平市机械办、经贸委等部门所属十五家改制企业的30名职工因工作权受损,联袂赴北京上访,但因滞留多日未获官员接见,愤而改至中共中央纪律委员会前叫骂,与警方前往强制驱离时发生冲突;有报导说,有二十余人已被拘留。
    
    9月1日,中国十八冶集团公司破产工人也加入重庆特钢厂破产工人示威活动,在拦街示威活动中拉起了自己横幅标语,一幅长达三米的白色条幅上写着“中国十八冶我们要啄米”,另一幅上写着“中国十八冶部分工人每年破产工资280元,孩子无钱上学,已经有多人被饿死等”。
    
    9月9日,辽宁盘锦市羊圈子苇场近500名职工因要求补发拖欠工资等问题,聚集堵塞沈山线羊圈子段铁路,其中近200名职工拦截了通辽开往山海关的客车,造 成沈山线羊圈子段铁路中断运行。经采取紧急处置措施,堵塞铁路的职工于14时58分离开现场,沈山线铁路恢复运行。事件发生后市长陈海波、副市长张要武、 杨振福到羊圈子苇场,现场处理苇场职工围堵铁路事件。
    
    9月26日10时,在海淀紫竹桥北附近,因房改和退休后安置不当失去住居的北京退休工人一男一女又在20米高的大型广告牌上静坐示威,示威从上午10点持续 到凌晨,达15个小时以上,写有“用生命捍卫生存,被逼无奈、捍卫权利”的三条横幅挂在广告牌上,退休工人拒绝警方的劝说,围观和警戒导致交通堵塞七个多 小。当天,天安门广场花坛发生爆炸。
    
    10月6日,广东汕尾红海湾东洲村的村民因不满村干部私下买卖土地,给投资者建发电厂,又不给予村民合理的赔偿,近5个月来自行组织去电厂看守,拖延工程进 度。每家每户都有人参与,共几千人,分批昼夜当值。并向政府提出三项要求,以本月6日为限期。三项要求是:第一,每丁每月4-5百元赔偿;第二,60岁以 上老人有补贴;第三,比较困难的家庭孩子上学免费。但是政府一直没有给予答复,村民们忍无可忍,终于在6日采取大规模行动,廹使发电厂施工全面停顿。东洲 村民维权从2002年已经开始,大规模的抗议也不是第一次了,最近的一次在九月下旬。村民说:“上一次,以前的政府官员答应我们那三项条件,结果他们条件 没有允许,反悔了。那时候就搞了一次大抗议,人数有好几千人”。
    
    10月7日,上万名重庆特钢工人上访市政府,与3000多警察发生冲突。工人在马路上高唱国际歌、国歌等,高呼“排除万难,不怕牺牲”、“铲除腐败,争取平 等”的口号,气势甚为壮观。双方僵持了一段时间,警察开始抓捕几位工人代表,双方发生激烈冲突。最终9位工人代表被抓。有两个老人和一个儿童被打死,重 伤、轻伤者无法统计。
    
    10月8日,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召开,各地访民云集北京表达抗议,北京政府投入大量警力,大规模、全方位监控拘捕抗议民众。八、九两日,北京政府连续两天清晨对上访村突击搜捕,见穿着破旧、蓬头垢面的穷人就抓,对党会会场的京西宾馆附近高度戒严。据统计,两天有2500名抗议者被抓。“十•一”和五中会议期间,大约有五万人以上的访民被抓回当地。
    
    10 月12日,(中央社台北十四日电)山西省临汾市约3000名出租车司机和业主12日起展开集体大罢工,抗议官商勾结以致大批无证出租车影响生计。示威者甚 至打砸警务车及出租车,造成数十部车辆受损,部分人员受伤。这场大罢工于12日上午展开,据报道,随着围观者增多,人数一度达万人。
    
    10 月14日,汕尾市红海湾区田干镇政府院内聚集了上万村民,要求政府查核南联村村委会账目,及惩处贪污村官。经过6小时谈判,晚上9点,官方才答应于10月 16日进行查帐,并让所有村委会成员当场向村民交代帐目细则。村民估计自从现任村委主任97年上任来,村干部贪污的款项高达两三亿元。
    
    10 月15日,上午九点半左右,来自全国各地上访的十几名访民向天安门广场的国旗冲击,有的访民甚至成功地冲到了旗杆下抱住旗杆紧紧不撒手,围观的几百名游客 组成了三面人墙,众目睽睽之下,武警不敢打人,拖又拖不动。拿着拐杖的、白底黑字冤状的访民不断的向旗杆的警戒线内冲击,武警拖了这个,又冲进来了那个, 几分钟内警戒的旗杆周围冲进了十几名冤民,一些访民跪在警戒线内高声哭诉——“冤”。
    
    10 月15日(中央社记者王曼娜香港十六日电)大陆广州市白云区新市镇嘉禾街望岗村一家台资鞋厂的三百多名工人,堵住工厂门口的国道,追讨老板拖欠的工资,导 致该路段大堵车一个半小时,直到防暴警察强行驱赶工人后,道路才疏通。当天上午九时开始,白云区望岗村某鞋厂的三百多名工人,拿着长凳将厂门前的106国 道两个方向共六条车道全部堵住,造成附近至少五公里范围的道路塞车。有目击者表示,有些司机因为急着赶路想强行闯过路障,结果都被这些工人从车里拖了出 来。直到上午十时三十分左右,数十名防暴警察赶到,并强行驱赶示威者,才将道路疏通。
    
    10 月16日清晨,江苏省大丰劳改农场发生一万多人集体暴动事件,至10月18日才告平息。在暴动骚乱中,有1130多人外逃失踪。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还有 650多人下落不明。国务院下令,调动江苏、安徽、山东三省两万多余名武警,封锁道路和水路,进行拦截、搜查。当局还从淮阴、盐城调动了5000驻军,分 乘100多辆军车,又从泰州调动了3000武警,从左右两面向大丰包抄。江苏省边防也出动了6艘巡逻艇,封锁了水面。在重兵之下,大丰劳改农场的暴乱,才 被镇压了下去。这是近几年来规模最大的劳改农场暴动事件。当天下午,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溯、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分别到现场指挥平息暴乱,下达命令:(一) 24小时内平息暴乱,恢复正常秩序;(二)48小时之内,把外逃和失踪的服刑人员抓回;(三)要整顿、检查农场的管理问题。骚乱之中,农场场部五层的办公 大楼被毁,20多辆载货卡车被毁,10多辆吉普车、越野车被人驶走。
    
    10月17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柯华采访报导)成都百位市民聚集街头,抗议政府对房地产商监管不力,当局出动防暴警察驱赶人群。他们近两年来的维权活动一无所获,事件暴露了房地产界与政府监管的种种弊病。
    
    10月17日 晚,广东汕尾官方人员包括省市级高官突然前往兴建电厂的东洲村,并再次与当地村民发生冲突,但被很快聚集的万名村民赶走。官员称东洲村村民维权为反政府暴 乱。东洲村民十多天前迫使电厂停工至今。因聚集民众上万,政府不敢光天化日之下采取武力。这天傍晚,四、五十官方人员用包括大巴在内的多辆车偷袭村庄,最 终被赶走。袭者中村民认出有市及省级领导。这些官员有广东省公安厅的,省委的,还有汕尾市市长书记等。其中一些貌似武警的,还藏有枪。然而他们拣晚饭时间 来偷袭,是因为看守的村民最少。但铜锣一敲,家家户户都出来,两条公路两华里都是人,估计上万。市里干部逃跑了,省干部的大巴被却截下。
    
    10月20日,杭州一千多名退休老工人集合在解放路东游行示威,呼吁“维护尊严、讨回公道、伸张正义”,遭到现场500多名穿制服的警察和大量便衣驱赶推搡。老人们高呼口号,直到中午时分方才渐渐散去。次日晚,5位游行组织者已遭拘捕。
    
    10月30日上午,滞留北京的各省访民三百余人聚集天安门广场,百余人喊着“冤枉”的 口号,突破国旗杆周围的两层铁链环护栏,冲向国旗杆子,抱住旗杆子哭嚎,武警、便衣、公安纷纷赶来驱散访民,几分钟后访民被数辆警车拉走。一个月以来,到 天安门抗议被抓的百姓经常日超千人。讨冤百姓将目标一致对向共产党。面对武警、警察不断升级的暴力,他们仍接连不断的闯进国旗警戒线、或抱住旗杆痛哭、或 高喊“冤枉”。
    
    10月31日起,安徽淮北市的飞亚纺织股份有限公司的全体员工近6000人为了抗议企业自1995年至今未涨一次工资而进行为期5天的全体罢工。该企业员工全体罢工后,淮北市当局大为紧张,迅速调集大批警力,全力封锁该企业所在路段淮纺路逾2公里,整个淮纺路段停满了大量的警用车辆,警察也是一步一岗,各式警车近150辆,警察逾1500人。
    
    11月2日,据报导,广东深圳一家意大利企业日前发生工人遭外籍主管殴打成伤的事件,导致三千名工人停工要求道歉。厂方通知全厂三千多名工人放假一天,避免事态扩大。
    
    11月3日,四川安县造纸厂全厂职工400余人自10月25日开始在厂区罢工,11月2日下午5点,现场来了五六辆警车,大约三四十个警察到工厂抓人。有100多人于3日去省政府上访。
    
    11月4日至7日,广东深圳福田区竹子林连续三日发生大规模工人街头维权抗争行动。据初步了解,大约5000多名工人参加,这些工人主要来自金众集团下属的几家建筑公司,他们强烈抗议有关部门侵吞工人的赔偿金。
    
    11月16日,高智晟律师事务所行政处罚听证会在北京市司法局举行。各地访民百余人闻声而动自发来到北京市司法局声援。因听证会组织者拒绝访民进入会场,聚集在司法局门前访民高喊“我们要学法”!“我们要人权”!
    
    11月14清晨,沈阳市浑南新区蒋桂秋一行70余人再次聚集国务院信访办门前,为他们200名儿女权益讨公道。事情的原委是:1993年冬天,国家要征用浑南新区糖场子村的土地,当时政府答应把村民的户口都改成“农转非”,其中有200多个孩子以土地补偿方式给钱,一个孩子一万多快钱,一共200多万元。转眼都过去12年了,孩子们最小的都18岁了,大的也25岁,有的都成家了,地没有了,属于国家给他们补偿的钱仍没拿着。
    
    11月30日,胜利油田办公大楼再次被大约4000买断职工围攻,并且已全部住进了大楼。3天后,人数已达将近1万多人。当天山东省公安厅派大批警察来清场,局面十分恶劣。
    
    12月4日,25万名香港市民上街要求一人一票普选行政长官及全体立法会议员,他们反对特区政府提出的第5号政制发展方案欠缺了普选的时间表及路线图。
    
    2005年12月6日,广东当局派出数千军警和坦克包围汕尾东州村,公然开枪射杀抗议民众,导致3人死亡,数十人下落不明。流血镇压发生四天后,中共喉舌媒体新华社首次打破沉默,称村民为“暴民”,并定性为“极少数人挑起的打、砸、烧严重违法事件”,公开为地方政府的屠杀行为撑腰。汕尾事件是继“六•四”惨案后中共政权对中国人民犯下的又一滔天罪行,受到了国内外人民的强烈谴责。
    
    12月27日,北京访民刘仲陶(音)在位于新华门附近的路口看到一两尾数是“139”的首长专车,脑海中立即反映出是政法委罗干专车,立即向前截住该车喊冤,僵持15分钟后,刘仲陶遭西城公安分局行政拘留。
    
    2005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近50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上访民众试图进入天安门广场升旗仪式的围栏内抗议中共践踏人权,贪污腐败的行径,遭到了警察的殴打和抓捕。据新唐人记者报道,12月31日早晨八点左右,几百名来自河北、东北、上海等地的访民们试图进入天安门广场升旗仪式的围拦内以示抗议中共,守门的武警急忙拉上了拉门,一些访民跳过栏杆进入广场,但都被迅速开来的警车抓到了天安门分局,期间部分访民遭到了武警的殴打。
    转载于《人与人权》杂志 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堂与地狱之间/吕耿松
  • 吕耿松:“4.14宣言”与刘亚洲现象(图)
  • 吕耿松:官评与民评的冲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