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胡锦涛的法制考试不及格
(博讯2006年3月19日)
    胡锦涛上台以来,提出了不少口号,这次 面对腐败问题,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两会期间提出所谓" 八个为荣、八个为耻"的道德建设口号,即
    
     · 以坚持以热爱祖国为荣、以危害祖国为耻, (博讯 boxun.com)

    · 以服务人民为荣、以背离人民为耻,
    · 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
    · 以辛勤劳动为荣、以好逸恶劳为耻,
    · 以团结互助为荣、以损人利己为耻,
    · 以诚实守信为荣、以见利忘义为耻,
    · 以遵纪守法为荣、以违法乱纪为耻,
    · 以艰苦奋斗为荣、以骄奢淫逸为耻
    
    胡锦涛是清华毕业,他身后应有不少有知识的幕僚。但这次的口号,暴露出胡锦涛根本不懂法制。
    
    八个口号中,有七个可以作为道德建设口号,但" 以遵纪守法为荣、以违法乱纪为耻"不能作为道德建设口号。道德者,有高有低,可有可无。 崇尚科学,辛勤劳动,团结互助等,是人人提倡的,希望人人能具备的。但是,不是人人必须具备的,是我们提出的榜样,而不是做人底线。而遵纪守法就不是道德问题,而是每个人必须作到的。不是 以遵纪守法为荣,而是必须遵纪守法。不是以违法乱纪为耻,而是对违法乱纪,要以法处理。贪污腐败触犯了法律,就必须依法惩处,这不是什么荣和耻的道德问题。这里,把法律和道德混为一谈。是中国领导人不懂法制的又一次暴露。
    
    中国古代有关人性的善恶的辩论。其实,对个人来说,是无所谓善恶的。善恶是指人于人的关系。
    
    人有两重性,作为个体的人,和作为群体的人。作为个体的人,要生存,发展,会伤害其他人,这就是人性恶的根据。【性的争夺表面是为了个人,其实是为了群体的更优异的后代。】作为群体,特别是在外界的压力下,人会为了群体,他人,作出一些牺牲,这就是人性善的根据。
    
    现代的西方民主,是在个人主义的基础发展起来的,强调个人发展,对人与社会的矛盾,即人性恶,就是要求法制。人可以追求他自己的利益,但当人和人的利益冲突时,要依靠法律解决。
    
    中国强调社会,就是人性善,是以礼治国【礼就是理】。结果就是人治。修身养性的修养一直传到刘少奇,【好像又传到了 胡锦涛。】让坏人不能作坏事的法制,当然不如把所有的人都变成好人的礼治,只可惜总不成功。礼治的结果是,统治者代表着天理,老百姓的修身养性是为了做好奴才。
    
    中国社会的机构,讲的是三纲五常,尊卑等级。人要点象是象棋子,而不是围棋子。这也是今天的中国,礼治的基础荡然无存,但取而代之的不是个人主义,个人主义是两句话,我是人,【我要求我的正当权力。】和别人也是人,【他们也有他们的正当权力。】现在的中国,只有前面的一句,中国人还是象棋子,每个人都要做老将。让别人做他的士,车,兵。
    
    中国象棋的兵,过了河可以横行,但仍是亦步亦趋,仍是兵,国际象棋的兵,到了底线,就可以横冲直撞,身分变成了皇后。这虽然是游戏,但也反映出一些心态。
    
    洗脑的思想改造的基础不是人性恶,反而是人性善。因为人性是善的,而你不善,所以你要改造。因为家庭出身,社会影响,你变得不善了,所以你需要改造。一切人的正当要求都是恶,于是,培养了大批的雷锋式的没有头脑的螺丝钉,清教徒和同样大量的伪君子。 胡锦涛今天提出的八条,有的就是洗脑的思想改造的基础。面对腐败问题,胡锦涛是否想对贪官污吏进行一次思想改造?。胡锦涛提出的人民,祖国。都是过去统治者用来抽象的概念剥夺具体的个人权力的借口。过去的多少运动,如大跃进,反右,文革,那一个不是借助祖国,人民的名义进行的?为了这二个名词,牺牲了多少人的生命和幸福。辛勤劳动和好逸恶劳,艰苦奋斗和骄奢淫逸。这些都是 洗脑的理论基础。个人主义是万恶之源,是洗脑的思想改造的基础。李光耀批评澳洲人只知道在酒吧喝啤酒,澳洲人的回答是,我们喜欢这样轻松的生活。人们爱怎么活就怎么活,不用什么英雄,圣人来带领我们走向天堂。过去,为了更好的明天。为了下一代,为了世界上三分之二还没有解放的人民,人们 辛勤劳动,艰苦奋斗。过着温饱都没有保障的生活。不喜欢吃粗粮是资产阶级思想,穿花衣服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那里还有人的正常生活?辛勤劳动和好逸恶劳,艰苦奋斗和骄奢淫逸,之中有很大的空间,不辛勤劳动,可以是适当的劳动。不艰苦奋斗,可以是正常的消费。听说这 "八个为荣、八个为耻 "的道德建设口号 都要变成小学生的必读课,自己的法制课不及格,胡锦涛,你 还要贻误下一代?。
    
    胡锦涛今天提出的道德建设口号,仍然是中国传统的礼治【 老百姓的修身养性是为了做好奴才】,今天中国第一要紧的是法治。中国的腐败已经是病入膏肓,再成立个什么反腐机构,不会有什么用处。因为,你想让这些机构运行,你就得给它们权力,而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腐败。想从道德上解决腐败,你还真的不如你的伯乐邓小平,他说过,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不能办坏事,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坏人。胡锦涛就是提出八百个道德建设口号,也没有一点点用处。
    
    中国要法制,第一是法的完善,第二是依法办事。不用老是讲什么中国特色。现代西方的民主制度,虽不是尽善尽美,但这是人类目前找到的最好的制度。现代的中国,比二百年前的英国,不论是物质,是人的文化,是不会不如吧?为什么中国还要等待,要发展的什么地步才可以谈民主?
    
    要做的事很多,第一步,先开放媒体,你都不用做太多的事,只要不去封闭象冰点一类的刊物,让互联网在国内外自由的联系,让一个独立的监督力量来邦你解决腐败。胡锦涛。如果你真心想治理腐败。你为什么不开放媒体?如果你真的相信,真理在你那一面,你为什么不开放媒体?如果,你真的胸怀坦荡,无所隐瞒,你为什么不开放媒体?如果,你真是为了人民。如果,你真是相信人民。那么。你为什么不开放媒体?
    
    17、03、06 新世纪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真的有“人民文革”吗?
  • 张鹤慈:于立群戳穿了曹天予的谎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