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真的有“人民文革”吗?
(博讯2006年3月19日)
    最近看到几篇有关人民文革的文章,作者不是海外的汉学家,也不是没有经过文革的年青人,都是文革中的过来人。我看了,总觉得有点阿Q精神。本文是有感而发,不是学术研究。
    毛泽东把皇权变成神权的豪赌怎么看文革?整个文革,我都在监狱中,也许没资格谈。我认为,在饿死了几千万人后的毛泽东,对自己皇权的合法性,丧失信心。病态的寻找着一切威胁。文革就是毛泽东裹挟全国人民,为了把他的皇权变成神权的一场不计成本的豪赌。人民,在文革中是受害着,同时,部分是被迫,部分是自觉的帮凶。
     (博讯 boxun.com)

    人民文革的提出,根据是,有一些探索者,先行者。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在一个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在有上百万人非正常的死亡,上千万人被打翻在地的年代,我奇怪的不是有一些不同的声音,而是这声音是如此的微弱。我和《文化革命中的异端思潮》的作者宋永毅说过,就马列主义而言,这些人不是异端,而是正统。他也有同感。就算有这些探索者,先行者,又和人民文革有什么关系?如果这就可以称为人民文革,那是否有人民反右?人民大跃进?
    
    人民文革的提出的另一根据是,文革中对民主的提出。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文革中,对民主叫的最响的是毛泽东,不论是巴黎公社,四大自由;还是舍得一身剐,天塌不下来。毛泽东的底气比哪个民主斗士都足。马列主义到了毛的手里,就只剩下两句话:抢夺政权时是造反有理,政权一到手,就是镇压有理。四九年前的毛的文章,虽几经删改,但还是有鼓吹民主的词句。有人编了新华社解放前的文章,让人以为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作品,这是因为,老毛还在台下。四九年一旦大权在握,毛抛出了人民民主专政,即对心甘情愿做奴隶的人,叫人民。给予做奴隶的自由,对不肯做奴隶的人,叫敌人,用专政来强迫他们做奴隶。玩了这种文字游戏后,所有的“人民”都是自由人了。
    
    我看先要弄清什么是人民
    
    按当时的说法,人民是和敌人对立存在的。除了地,富,反,坏,右的五类分子和监狱中的劳改、劳教人员(劳教人员在某个时间还是半个人民,有选举权,没有被选举权。)是敌人,其他都是人民。人民又可分为三大类:一,高级人民:统治者,官吏。二,一般老百姓。三,准人民:敌人的亲属,子女,有历史问题,犯过错误的,劳改、劳教变成就业的。只是北京,在兴海湖,白城子,茶淀就有上万这类就业人员组成的社会,虽然我没有见到一个像我一样的,被公安部明文规定,终生就业,但这些人不但一辈子是二劳改,子女也永远是二等公民。
    
    毛泽东文革,对人民的组成的变化有什么影响?刘少奇等大量的高级人民被打翻在地,变成为敌人。这和民主无关。这没有触动制度,只是一些人的命运的变化。文革中,国家机器并没有因为大量的当权派的下台而变得仁慈,反而是更加的残暴。就是砸烂了公检法,造反派的群众专政,一点也不比过去多一点点的人味,如果说有什么变化,就是更无孔不入,更残暴。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人和被关押的人,比任何时期都多的多,就是明证。王洪文替代了刘少奇,就是人民文革的胜利?这不过是,大宅门里的东家,把钥匙从少奶奶的手里夺过来,给新纳的小妾。
    
    没有民主民权,只有党主皇权
    
    高级人民的空缺,使一般老百姓和一些准人民看到了机会,中原逐鹿,可以是人民文革的写照,想挤进统治者的冲动,是造反、夺权的人民文革的动力。就像是,当皇帝废掉了所有的后宫,天下选秀。献媚争宠还要千方百计的制对方于死地。这就是人民选妃。这里没有民主,只有党主,这里没有民权,只有皇权,官权。
    
    就造反派和保皇派,没有什么区别,按毛泽东的意图,整毛的异己,都是造反派。为求得中央文革的认可,都是保皇派。后成立的组织,有不少是运动初期被排斥在外的人,但这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积极的投入文革,全是争当毛泽东的狗。只有极少的例外。想在运动中争自己的利益,没有什么值得可谴责,但也没必要升华到民主斗士。
    
    人民文革刘少奇是走资派,不能说没有一点点的道理。但毛泽东的一派,不是什么无产阶级革命派,而是走封派。这个农民出身的痞子王,不懂一点点的科学,视现代化为异端。他的大跃进,人民公社,都是一个土皇帝的蹩脚设计。毛泽东的官员,应是税吏,而刘少奇的官员,应是有点像经理。皇帝要的是,被捆绑在土地、可以无偿的剥夺其劳动成果的农奴,而经理则要求相对自由移动的农民。
    
    文革中,毛对刘的胜利是封建主义的胜利。封建主义的泛滥:早请示,晚汇报,语录,像章,全国人民的疯狂,超过了历代皇朝。这就是人民文革文革派的基础就是皇权文革中,毛随心所欲的玩弄着民主和镇压这两手。当毛泽东看到,两派人马,举着同样的语录,喊着同样的口号,在誓死保卫毛时你杀我砍,毛是诧异的挑起眉毛,还是会心的微笑?毛看起来是像民主斗士,还是痞子流氓?“公安六条”的利剑悬在头顶,哪有什么民主可言。
    
    一九四九年后的中国,似乎一切都加上了人民的头衔。报纸,电台,邮政,会堂,军队,警察,法院,银行,钞票……,现在又加上了个文革。人民文革就是,把对方搞成敌人,自己争当人民(奴才),比着革命,比着无耻。争着老王麻子的正统。像历代皇朝一样,功臣勋贵,有和皇帝对抗的资本,而文革小丑,离了皇帝,就屁也不是。文革派的基础就是皇权。
    
    人人有责的全国的痞子运动搞得天翻地覆的文革,竟然对户籍制度和档案制度几乎没有什么冲击,这使那些被迫害,追捕的人,没有藏身之处,也能使全国的外调,清查通行无阻。
    
    文革中,不论是春风得意的红卫兵,还是风光一时的造反司令,每个人都有一夜之间成为敌人的危险。文革中,不是民主的扩大,而是专政的扩大。在文革的十年中,无数的人,多多少少,长长短短的变成过敌人。文革是反革命的大普及,文革后,使我这个过去、人人避之不及的反革命,成为可以被人接纳的人,因为反革命已经不再是什么稀有物种了。
    
    文革中真正的清醒者,应该在消遥派中去找。想利用文革,搞民主,争人权(我怀疑当时造反派就有此想法),在毛泽东画的圈子里,又有谁能跳出五指山?
    
    文革过了四十年,我们不应该认真反思?没有一个人可以阻止文革的发生和发展,但就是我们这些不能阻止文革的发生和发展的一个个的人,才能使文革展现在中国的舞台。十年浩劫的残酷,荒诞,不是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参与,配合?文革的惨剧,我们每个人不都是演员?而在这舞台上的一幕幕,我们的手就都是那么干净?我们的参与,又有多少是出于我们自己的人性中的弱点和污点。我不反对对文革做更深入,细致的研究,也不反对在文革的灾难中找出那些闪光的碎片(文革中,的确有大量的可歌可泣的人)。但不能轻易的否定文革的主线。我不同意把一个灾难性的丑陋的文革,打扮成为什么民主运动,人民文革。借用罗兰夫人的一句话:人民,人民,多少罪恶借你手而行。
    
    转自《动向》2006年3月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自立 :从人民革命到人民文革
  • 讀《文革御筆沉浮錄----梁效往事》有感--老范,真牛!
  • 文革研究三问/武振荣
  • 秦晓鹰:应该换个角度看“文革”
  • 刘自立:“人民文革”说驳难
  • 纪念什么?——为文革40周年而作/武振荣
  • 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 就“人民文革”问题答火戈/武振荣
  • 茉莉:《福民公寓》和上海舞女—喻智官文革小说在爱尔兰获奖
  • 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武振荣
  • 关于“3年文革”和“10年文革”的问题/武振荣
  • 刘国凯《论人民文革》一文读后感/武振荣
  • 何其似文革----对中国“公务员”宣誓就职词的分析
  • 云飞扬:文革纪念馆纪念什么?
  • 由一份“官方材料”看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
  • 动荡岁月的回忆:文革“三李” /曹维录
  • 从《南京女演员反对陪舞被处决》看诋毁文革者的卑劣/李宪源
  • 茉莉:在德国谈中国文革
  • 傅国涌:首家“文革博物馆”出现之后
  • 中国政协委员对提案建文革博物馆不表乐观
  • 胡锦涛不敢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 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写于"文革"发生四十周年之际
  • 《红色新闻战士》- 捕捉真实的文革
  • 文革时期的毛邓关系(二)
  • 文革时期的毛邓关系(一)
  • 高智晟:依旧是不亚于"文革"时的狰狞和丑陋
  • 周恩来是文革帮凶还是援手?
  • 从姚文元病故看文革灾难的反思
  • 一个农村孩子眼中的文革
  • 中共中央一致意见:不予考虑建立“文革”纪念馆
  • 深圳一退休干部筹办文革博物馆
  • 江泽慧文革初期曾被诬为叛徒女儿(图)
  • 文革中的赵忠祥:呼风唤雨不可一世
  • 胡锦涛的籍贯及父亲胡静之文革怨死(图)
  • 文革:革了文化和人民的命(2)
  • 文革:革了文化和人民的命(1)
  • 中共不光采历史 港报吁吸取文革教训
  • 凤凰周刊对文革纪念馆的报道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