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票决?还是枪决?
(博讯2006年3月15日)
    提交者:孔孟就是国难
    
     哈马斯历史性地赢得了巴勒斯坦议会选举,然而《哈马斯胜选和平未必走向终结 “弃暴”成为焦点》. (博讯 boxun.com)

    
    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对哈马斯全体成员开创历史新篇章的勇气和睿智击节叫好.一个始终坚持暴力原则的世界头号恐怖组织,能够改弦更张,以人类文明世界的通行规则来修正自己的政治主张;重新构建自己的政治路径;放弃驾轻就熟的暴力血腥手段;把自己的政治命运交给初识选举“民智未开”的巴勒斯坦公民来决定;这需要何等伟大的人性力量与胆魄啊!
    
    这不禁让我想到了上个世纪初叶1913年的中国,民国甫定,百废待兴,纵贯华夏古今的第一次公民议会选举在充斥着“腐败”、“独裁”、“贿选”、“黑箱操纵”、“欺骗”的种种叫骂声中鸣锣开张的时刻,袁世凯和北洋军阀的贿选无孔不入,连委身八大胡同的青楼媛妓也不放过,两块现大洋的明码市价让本次选举弥漫着腐烂的铜臭气.而“国父”中山先生却取道南下广州,发起了轰轰烈烈的"二次革命"... ...
    
    两厢对比,我们不难看出中国人固有的“非此即彼”、“皂白分明”、“不共戴天”的极端民族秉性.
    
    性格即命运!
    极端的民族性格造就了极端的民族命运!极端的民族命运始终伴随着周而复始的血雨腥风!颠覆与被颠覆就成为那些极端民族永恒不变的宿命
    
    回想民国初期那段历史,我掩卷冥思,是什么让“一个玩世不恭的世族浪子,一个投笔从戎的淮军小吏,一个平定朝鲜的勇悍将领,一个屡挫日本的朝鲜总督。一个投机强学会,出卖六君子的变色龙;一个小站练新军,纵横中国数十年的北洋军阀;联手孙中山,结束千年帝制创共和;复辟皇帝梦,被指为窃国大盗千夫所指暴病而终”的袁世凯放弃使用唾手可得的枪杆子,而宁可背负“贿选”的恶名也要义无返顾地选择了票箱子呢?要知道,那个时期袁世凯的实力是无人可以匹敌的.对袁世凯来说要想获得政权,贿选的成本无疑是最高的,兵强马壮的大军阀,随便一个眼神,取了孙文的项上人头也恰如探囊取物耳,还慢说是那些趋炎附势地方议员了... ...那么慰庭君舍近求远的目的到底何在呢?
    
    公民授权!!!
    狡黠如袁慰庭的窃国大盗也深知,任何政客要想大展宏图,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都必须得到公民的认可,必须获得公民的授权,否则脚下的土地就是一座随机爆发的活火山,而只有公民的首肯才是政客们得以成功,并有尊严地享有成功果实的根本保障,否则他们所有那些耀眼的光环和还乡的衣锦都无非是“如露亦如电”的梦幻泡影,会随时被公民新的选择无情地终结掉!
    
    袁世凯之所以贿选就是深明此道,他相信获得“法统”才是权力的根本保证,而公民的授权(也就是那一张张选票)才是他袁慰庭的命根子,因此他才不惜血本,就算落得个身败名裂也要得到这个“公民授权”.然而这份对“法统和票决”的信任也成为后来袁世凯对孙中山的政治信誉绝望并最终破罐子破摔复辟帝制的隐患,因为慰庭发现他的政敌孙逸仙根本不在乎法统,只在乎权力的归属.在此,我还想对逸仙君多说两句,按说逸仙君应该知道以暴抑暴的思维方式是人类文明的头号死敌,暴力永远也不能终结暴力,作为民国的缔造者,作为民国法统的奠基人,他完全应该清楚“票决”才能让中国告别几千年来野蛮的“枪决”历史,让中华民族真正成为人类民主事业的一支新生力量.可是冀望于“枪决”的“二次革命”让中国再次和文明的进程失之交臂,让1913年以后的中国再次跌入了“颠覆与被颠覆”的无尽深渊,让中华民族再次套上了“枪秆子里面出政权”的野蛮与邪恶的反人类的精神枷锁,让这个极端化的民族一再地倒行逆施,屡次在重大的历史转折关头成为人类文明的反面教材.窃以为,逸仙君纵使打起“共和大义”的旌幡,也难洗脱“衔一己之私”和“争一党之利”的嫌疑.这和身陷囹圄27载,却始终抱持民主共和理念,虽九死其尤未悔,最终把隔绝与仇恨的南非带上了民主共和坦途的南非国父曼德拉不啻有天壤之别.身为强盗、土匪、流氓、军阀的袁慰庭要“票决”而冀望于票箱子,身为国父的孙逸仙却要“枪决”而冀望于枪杆子,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在这个意义上,逸仙君非国父也,实国贼也.逸仙君用“二次革命”的“枪决”手段取代了“票决”手段的可能,亲手葬送了他和克强君等诸多共和义士一手缔造的民国法统,让袁世凯和所有的中国人以及自那以后各个时代的领袖们在1913年以后至今的道路上,始终视民主共和为畏途,奉暴力独裁为圭臬,一直没有成为人类文明阵营的有生力量.
    
    哈马斯在此次议会选举中所取得的伟大胜利再次令世界文明阵营为之一振.因为从此以后,巴勒斯坦公民对于自己所选择的新生政治力量和崭新的民族生涯将勇敢地肩负起一个真正的公民社会的责任,福邪?祸邪?兴邪?败邪?进步邪?倒退邪?风雨邪?彩虹邪?荣耀邪?耻辱邪... ...所有这一切结果都在将选票投入票箱子的刹那决定了,而每一位巴勒斯坦公民也同时在心底里默定了要接受自己所做出的决断而给自己带来的任何后果,而所有这些都说明了巴勒斯坦民族终于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民族走向,而永久地脱离了政权被暴力和帝王术垄断的万丈深渊,从极端主义的噩梦中醒来了,如阿拉法特一般的伟人终于被巴勒斯坦公民决绝地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威权倒掉了,这是一个非凡的时刻,这是一个巨大的民族成就,这是何等伟大的人类成就啊!
    
    脱胎于恐怖组织的哈马斯战胜了邪恶的暴力冲动,放弃了与全民族的和平发展愿望相对立的“枪决”路径,主动使用了自1776年的独立宣言以来被无数人群和种族屡试不爽,并为所有实践者带来丰硕果实的民主“票决”制度,成为一支服从于“票箱子里面出政权”的文明规则的新军,因为哈马斯终于弄明白了,票箱子里面选出的政权才是真正有根基与活力的政权,才是真正具有欣欣向荣的生命力的政权,任何抛开了票箱子而得到的政权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任何希冀通过非常手段而得以永掌政权的策划都是缘木求鱼的痴心妄想罢了.
    
    祝福哈马斯,祝福全体巴勒斯坦人,祝福每个票箱子的守侯者,祝愿越来越多的民族和人群都自觉地成为这个文明规则的捍卫者和受益者.在此,我还要祝愿决定参与今年人大换届选举并竞选区级人大代表的杂文作家---邯郸公民田奇庄先生,深圳公民邹涛先生,还有公民王磊先生,并所有积极参与选举的中国公民,特别是那些积极竞选人大代表的中国公民.让我们共同树立起这个新的信念-------那就是只要我们努力,只要我们相信“票决”的力量,只要我们更深切地体会每位同胞对“票决”的景仰和对“枪决”的憎恶,只要我们咬定票箱子不放松,那个从票箱子里诞生的文明政权终将光临到我们这个习惯了使用暴力并信奉枪杆子的极端化生存的古老民族
    
    票箱子里面出政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