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志刚:辽宁省抚顺监狱警察生活贫困纪实
(博讯2006年3月13日)
     (辽宁)李志刚 在辽宁省东部,有一座重工业城市──"煤都”抚顺,因为这座城市从清朝末年由中国人开发煤矿,一九零三年被日本人购买开采权开始大面积开发,在日据时代,抚顺市就形成了以煤炭生产为主,以炼铁厂、炼油厂、发电厂为附的工业布局。

     中共执掌政权后,将辽宁省作为工业基地,集中全国的财力进行建设。沈阳市成为飞机、机器、仪器仪表制造基地、大连市成为船舶和机车制造基地,鞍山市成为钢铁材料基地,抚顺市成为煤炭,石油化工、电力,冶金建材为主的能源和原材料工业基地。

     抚顺市位於沈阳市东部四十公里处,市区东、南、北三面环山,浑河自东向西流过,将市区南北分开。抚顺监狱位於浑河北岸,高尔山下,沈吉铁路绕南侧,占地面积二十多万平方米,承担着关押刑期八年以上,直至死缓的各种囚犯的任务。 (博讯 boxun.com)

     这座监狱建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关押了数以千计的政治犯和刑事犯,毛泽东制定了“改造第一、生产第二”的监管办法,令全国监狱系统执行了强迫囚犯从事劳动生产,从他们身上创造财富的政策。

     抚顺监狱的老一辈干警们忠实地执行了这项政策,强制囚犯从支起烧锅创业开始,经过二十多年发展,这所监狱成为一家大型机床厂,监区内大型厂房十座,从铸造、金工,到装配、包装,各车间相互配套,生产插床系列和刨床系列产品。柏油路通向各个角落,一条铁路专用线与沈吉铁路相连,机床产品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运往处地。一九七八年,这所挂牌为“抚顺机床厂”的监狱,年产机床一千五百余台,部分插床出口,上缴利润达到一千三百万元。

     在这近五十年的岁月里,不知道这所监狱为共产党创造了多少财富,不知道有多少囚犯在这恶劣的环境中从事繁重的劳动而患上硅肺病、苯中毒和癌症而死在狱中,有多少囚犯在生产事故中伤残和死亡。可悲的是,有一批警察也成了剥削囚犯的牺牲品。一大队铸造专家到工程师,因长年在粉尘弥漫的铸造车间工作,患上了硅肺病,五十多岁时因病情严重而住院治疗。现已退休,在呼吸困难的折磨中挨度晚年。这几年在生产一线的干警中连续发生多起五十岁左右的人突然死亡的事件。这些人送到医院诊治时,发现个个都是癌症晚期,几天后就在医院中死去,死亡原因为工业污染。

     一九八三年,中国大陆展开“严打”战役,一时监狱人满为患,作为辽宁省的重型监狱,抚顺监狱紧急扩建监舍,到一九八四年,抚顺监狱可容纳囚犯三千多人,警察也扩编到七百余人。

     正当这些忠诚于共产党的干警们为无产阶级专政工具的壮大而自豪,组织囚犯为社会主义的“小康”目标而效力时,绝没有想到竟然遭到现实无情的愚弄。不但“小康”成了泡影,连“温饱”也成了问题,警察不发薪水,不但中国历史上未有过,在当今世界上也绝对说得上是新奇事。

     从监狱中找表面原因,主要的是一条:技术囚犯的断代。

     邓小平主政后,从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主要由各种政治犯担任的生产技术骨干,陆续获得平反或减刑释放,生产的重担落到了不学无术的刑事犯肩上。於是产品质量逐年下滑,产品返修逐年跃升,利润急剧下跌。

     大约是一九九三年春,大陆兴起一阵“中国质量万里行”活动,北京市两家工厂购买了抚顺监狱的机床,试车后发现机床不能正常运转。抚顺监狱检查科派人检修两次无效,用户要求退货遭到拒绝后,气愤之下,向“中国质量万里行”投诉,被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曝光。抚顺监狱领导班子紧急开会研究后,派总工程师来天恩到北京,在“新闻联播”节目中再次露面,表示再次检修无效后给用户退货。自这次丢脸事件后,“抚顺机床厂”产品江河日下,到一九九五年春开始陷入亏损状态。七百多名依靠囚犯生产来养活的干警们,在下半年开始有两个月没有领到工资。到了一九九九年底,累计欠发工资二十一个月,以下是历年欠发工资情况:

     抚顺监狱干部职工拖欠工资统计 年份欠发月数监狱负责人

     1995年 2 董维堂

     1996年 3.5 董维堂

     1997年 4.5 刁永政

     1998年 5 刁永政

     1999年 6 刁永政

     合计21 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监狱法》在全国开始实施,根据这部法律规定,省属监狱的经费由省财政拨款。这项借鉴西方国家的法规出台,标志着毛泽东“改造第一、生产第二”政策的破产。

     抚顺监狱干警们在陷入生活困境的四年半时间里,不敢抗议示威,只是默默忍受。当听到江泽民对外宾大谈中国的人权最主要的是生存权时,这些生存权遭受共产党侵犯的干警们才愤愤地骂:“江泽民在放屁”。

     在辽宁省只有凌源监狱的干警们还算有点勇气公开抗议。一九九七年初夏,凌源监狱干警连续五个月没发工资,无法生活,五百多名警察集体卧铁路,惊动了辽宁省委,省领导立即派人去安抚,答应三天后先发一个月工资,才将他们打发回去。想到凌源监狱的干警们对党对社会主义无限忠诚,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中国共产党屠杀和镇压学生民主运动,他们立即赶工建造监舍,盘算着要将全国各地抓捕的“政治犯”统统收进凌源监狱,“改造”的狂热凶狠,如今落得爬在铁路上向共产党乞讨活命钱的境地,真让人感到可耻、可笑。

     抚顺监狱的干警们虽然没有上演过这类精彩的一幕,但在这几年里也演绎出许多悲喜剧。下面讲述的就是其中有代表性的故事。

一、这里也有“光棍村”

     抚顺监狱警察不发工资的消息,在一九九六年初春就已传遍了抚顺市区,这一下可害苦了住在抚顺监狱招待所的单身汉们。

     肖工程师是从锦州工学院毕业分配来的技术干部,在技术处工作。这位从农村奋斗出来的大学生,在抚顺监狱辛勤工作到三十岁时,赶上不能正常发薪。这位个子不高,其貌不扬的小伙儿,本来找对象就困难,如今雪上加霜,别提心里有多么苦闷了。为了熬过缺钱的日子,肖工程师自立炉灶,每日三餐吃米饭和素菜,实在馋了,买点肥猪肉炖上一锅菜打牙祭。水果干脆忌了,为的是能从那点可怜的薪水里再挤出一点积蓄来娶媳妇。到了二零零零年初冬,这位年龄已到三十六岁的技术警官,才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娶到一位丧偶的寡妇,在宿舍一个十二平方米的简陋房间组成了一个家。

     小张身高一米七八,相貌英俊。一九七零年出生,一九九二年大学毕业分配到抚顺监狱技术处。这位小伙儿从一九九六年到一九九八年找对象连连失败,好生苦恼泄气。没钱娶媳妇,另寻出路,一九九九年夏天,在他人帮助下,他终於讨到一位在市场卖菜的姑娘的欢心,做了倒闩门的女婿。

     与小张同龄的刘律师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刘律师毕业于大连警官学校。到抚顺监狱工作后,又继续进修法律专业。一九九八年参加全国律师资格考试过关,获得律师资格。这位眉清目秀、警官加律师的小伙子,找对象的心情很急切,可命运之神偏偏捉弄他,好几位姑娘一听说刘警官是抚顺监狱的,马上回绝了。市中心医院一位护士对热心人非常诚恳地说:“求求你,以后不要再给我介绍抚顺监狱的小伙子。”

     刘律师不甘心,便自己主动去追求一位曾在法律班同学的姑娘,这位姑娘在国家冶金部直属的抚顺特殊钢厂工作,厂里不能正常发薪,因此姑娘自然想找一个能正常发薪的对象。刘律师多次登门求见,约会,均遭姑娘婉言拒绝。姑娘就是这么现实:无论你是什么吃皇粮的警官,还是什么律师,大有才学,只要你不能正常领薪,就别想追求我。

     在爱情上屡屡碰壁的刘律师,在极度痛苦之下,跑到寺庙向神灵恳切哭求,神灵听到这是无神的共产党所造成的结果,就背向他,懒得显灵庇护他。

     三十二岁了,刘律师仍然光棍一条。

     另外两个从大连警官学校分来的警官小老弟,看到刘帅哥如此遭遇,深知缺钱婚事难,但不去自找这些烦恼事,每日下班之后,招几个人搓麻将、打扑克,排遣光棍时光。

二、上天下地忙淘金

     于波女士携双胞胎儿子,跟随丈夫乘飞机移民加拿大,对全监干警来说,这等於上了天堂,于女士原在技术处任技术员,丈夫是抚顺石油学院自动化系电脑专业教授。夫妻幸福的爱情结出了双胞胎的硕果,家庭生活自然是开心而忙碌,俩人都正常开支还能维持四口人的生活。但是到了一九九五年抚顺监狱亏损,下半年不用说没奖金,连基本工资也少给了两个月,家庭生活开始陷入危机。到了一九九七年,家里生活更艰难,二人开始寻找解困之道。还是丈夫有办法,他通过国际互联网向加拿大申请技术移民。一九九八年获得加拿大移民局批准。

     东大门守卫吕正直为了淘金可以说是栽进地狱之中了。吕守卫当兵出身,从部队转业分配到监狱工作,为无产阶级专政效命三十余年。他的家庭真够愁人的,老婆退休不给工资,大女儿如花年龄却在九四年夏天不慎从三楼阳台上堕楼摔伤致残,小儿子中学毕业后没有工作,全家人都指望他的工资活命。监狱不能正常给资,他家陷入贫困之中。一九九六年夏天,刚满五十岁的吕守卫因营养不良,头发枯黄,浮肿的脸上是灰色,令人不敢正视。穷困逼迫之下,吕守卫整日愁眉不展,寻找来钱之道,最后在监狱囚犯身上打主意。

     吕守卫物色上一名刑事犯,两人达成协定:吕守卫帮助刑事犯越狱,刑事犯则用家中30万元存款酬谢吕管教。一九九九年夏日一个傍晚,吕守卫给这名犯人换上警服,将其从监狱东大门带出去,两人一齐逃亡。第二天监狱闻报犯人越狱,立即组织人马四出追捕,几天后,两人被抓捕归案。

     经办案人审讯,查明犯人家里根本没有存款,纯系编造。吕守卫求财心切,上了犯人的当,被判刑四年,不但一分钱没捞到,连这时常断顿儿的铁饭碗也丢了,真是悲上加悲。

     严管队管教员路长海是个心灵手巧,吃苦能干的本分人。妻子原在橡胶厂工作,九三年下岗后不开工资,家计马上艰难起来,为了挣钱供养上学的女儿,妻子曾跑遍大江南北,尝试做几样生意,均不如意,九四年秋天,邻居金大嫂主动上门,动员路长海夫妻在家里生豆芽,由金大嫂往各个朝鲜族饭店送,夫妻俩觉得这是一个可靠的挣钱道儿,就把十四平方米的居室,二平方米的厕所和3.6平方米的厨房整理成豆芽车间,动手干起来,不想生豆芽是个苦活儿,做起来并不简单,经过好几个月的生产实践,路长海才掌握了技术要领。一筐豆芽的生长周期平均要一个星期,为了满足饭店的需求量,路长海家的卧室、厨房和厕所排满了豆芽筐。

     路长海的岗位是三班制,这为他家的豆芽生长提供了便利,妻子分工挑豆芽,掐豆芽根,他负责发泡、浇水,每天傍晚掐豆芽都要忙到晚上十一点以后。

     豆芽生产做顺手后,夫妻俩满以为靠一份稳定的工资,加上生产豆芽的收入,三口之家可以维持温饱生活。没曾想到好景不长,一九九五年下半年监狱少开两个月工资,给家庭生活又蒙上阴影。为了节省开支,路长海吸烟只抽最便宜的旱烟,喝酒只喝一元六角一斤的散白酒。一日三餐嘛,素炒以豆芽为主,偶尔炖一锅蔬菜,配上一盘咸菜,主食是大米饭,一星期吃一、两回有肉的菜,水果一个月能吃上一、二次。

     一九九七年,争气的女儿由普通初中高分考上重点高中,为了给女儿上大学准备学费,夫妻俩更节食缩食,到秋天,二人脸色无红润,明显营养不良,再加上常年过度劳累,年龄才四十四的丈夫性功能都消失了,妻子曾向一位好友抱怨:“这路长海也不是一个老爷们了,一年多了也不跟我在一个床上睡觉。”

     二零零零年夏天,女儿路宇考上大连水产学院国际贸易专业,兴高彩烈的路长海在山海楼饭店摆设酒席,邀请亲朋好友庆贺一番,按照习俗,凡被邀请者,都要送喜钱表示祝贺。酒席散后,路长海回家结账,除去支出,收回礼钱四千多元,他高兴地说:“不错,够女儿一个学期的学费了。”

     女儿上大学后,两口子更加团结一心发豆芽,勤俭节约吃咸菜,而家里墙面上因潮湿发酶而黑迹斑驳的天然泼墨图,也记载下了这个家庭豆芽生产的艰辛历史。

三、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九九七年,监狱长董维堂退休,副监狱长刁永政升任一把手。这位技术干部出身,在日本喝过一年洋墨水的领导,在就职演说中的表现,给七百名干警留下了好印象。大家纷纷议论说:“他比董狱长强多了,在讲话中强调干警在工作时间不准酗酒,董狱长总把‘酗酒’说成‘凶酒’。”

     刁狱长领导有招,精打细算,下令压缩办公费支出,停止职工医疗费报销,关闭食堂。忙乎到年底,干警当年又少开工资四个半月,比董狱长政期还差,他是个精明人,不用听干警们背地骂他,他也知道自己政绩不理想。

     一九九八年,刁狱长从监狱自身挖潜力,找到一条来钱道:服刑期过半的可以用赎金买刑期,价钱是一年刑期一万元赎金。经省领导批准后,刁狱长立即指令各大队向犯人进行宣传动员,并与市中级法院协调。市中级法院见有油水,就一口咬定要收取5%的办理费,否则不予配合。监狱领导班子开会商议后,答应了法院的要求。

     干警们知道这是刁狱长为了能给大家发工资而开辟的财路。於是全监上下一心,大张旗鼓地动员犯人给家属写信,要家属速交赎金买人。这一招果然见效,几天后,纷纷赶来的犯人家属在财务处门外排队交款。半个月忙完了,一算账,经济效益极为可观,净收入四百多万元,大家欢喜雀跃,满以为这下可有钱开资了。那曾想,省监狱管理局又一道指示下来,使干警们的希望成了泡影。“这笔钱不准发薪,留作监狱的办公费和维修费。”刁狱长好事没办成,干警们愤愤地骂省局领导“心太黑,说话不如放屁”。

四、提前退休保工资

     抚顺监狱领导班子重视老干部工作,离、退干部的工资能够按月足额发放,虽然医疗费不给报销,但是比起好多企业连退休职工都不给工资的处境,这也算万幸了。

     刁狱长体察那些年近六旬的老干警,他们为社会主义革命辛勤奋斗三十多年,到现在年老体衰,竟连起码的工资都难保,为了保全他们的基本人权,九八年秋,刁狱长报请省局批准,为年满五十八岁的干警办理提前退休,提前退休的唯一好处是能够保证按月领工资。

     王乐天、王寿山都是技术干部,职称工程师,年龄都够线,王乐天是一个乐天派,喜欢热闹,经常是下班之后,邀几位麻坛好手摆长城。由於他麻将技术高,经常能赢七、八元钱,然后与同伴们喝酒开心,他还喜欢钓鱼,每年都要去钓几次鱼权作游山玩水。但王乐天这几年心里实在很苦,工资问题烦透了心不说,又加上一双儿女的麻烦事儿。大女儿在纺织厂下岗后,曾在家里编织毛衣,后又到保险公司卖保险。小儿子更是麻烦,费了好大周折送去当兵,九四年退伍后,又托人给军转办送了礼钱,才给分配到起重机厂做保卫,刚上班三个月工厂就完全停车了。小儿子在家闲不住,托人送到市政府对缝公司跑业务,每月挣四百元钱还不够自己花的,还要常常向父母要钱。到九六年底,市政府对缝公司生意难做而关门,小儿子又失业了。

     王寿山是个谨慎、认真的人,出身海军军官,一九八零年转业到抚顺监狱工作。从技术官的岗位干到五十六岁,获得党委部门的赏识,调到党委组织部帮忙,他的家庭真够幸福,老伴贤惠、儿女孝心。大儿子在高校任讲师,小女儿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滩立足。王寿山虽然不善言语,但看到自己干到这把年纪,竟混到工资不保的境地,着实泄气,放弃了“干到六十岁,再提一、两级工资”的梦想。

     面对现实,这两位不同类型的老干警做出了同样的选择“提前退休、保住每月百分之九十的工资,结束这经常不开资的痛苦工作。”

     当有人关心地问提前退休的干警们:“你们提前退休了,那么这几年拖欠的工资可以给你们补发了吧?那是有账可查的嘛。”他们愤愤地说:“什么补发工资,拖欠的就算黄了。共产党讲什么理?”

     这些人真不愧是共产党员,到这种地步说话仍然是斩钉截铁,且对共产党认识深刻。

五、缺斤少两向谁诉

     人所共知,中国共产党武装夺取政权后,对人类文明进行了大规模的、持续数十年的破坏,不仅将中国固有的儒家、道家文明砸碎,而且对传入中国的基督教,佛教文明进行毁灭性的打击,然后用马克思的害人邪说是长期灌输,导致全民族的道德崩溃。

     在邓小平领导改革开放后,大陆的市场经济以反常的形态发展:共产党的高干们凭借特权直接将社会财富掠夺成为私有,而不是依靠生产经营积累财富。

     在这个比强盗高明百倍的共产党榜样的巨大影响下,许多平民百姓也丧失人性地制售假冒、伪劣商品。侵害消费者经济利益是常见的小问题,最可怕的是拿消费者的生命健康不当一回事。市场经济毫无道德规范可遵循,人与人之间缺少诚实与友爱,缺斤少两的事情几乎是防不胜防。

     可笑的是中共当局竟然以政府行为将这种缺斤少两的不道德商业作法对准了为其效命的警察队伍,公然榨取警察们的血汗钱。这些驯服的警察虽不敢公然反抗,却在心里切齿咒骂共产党。

     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监狱法》正式实施,抚顺监狱的干警们满以为这一下总算可以稳稳当当吃皇粮了。待到领取工资时,大家又傻眼了,每人工资都少了百分之三十。过了两天,各处室大队开会,传达室局领导的指示精神:经省局领导认真研究,认为抚顺监狱作为一个生产单位,还是向上级交纳利润,规定每名犯人每月上缴假定工资100元,在押犯人3000余人,每月应上缴30万元。鉴于抚顺监狱不能足额上缴利润的实际情况,决定从省财政拨款付的干警工资总额中直接扣除,监狱生产创收部分可以用于弥补工资缺额和办公费不足部分。

     抚顺监狱在机床生产萧条之后,只是利用现有的部分厂房和设备承揽一些加工业务,再就是组织一部分犯人到市区承揽一些挖沟掘坑的土石工程,靠这两项创收,每月只有十几万元,根本不够弥补工资缺额。

     干警们听党的话,自觉维护社会稳定大局,没有抗议示威默默苦熬了近五年,总认盼到了能月月开资,却不料领到手的是严重缺斤少两的薪水。这理到哪里讲?这苦向谁诉?

     原监狱长董维堂抱怨说:“这省局领导太不讲理。我们监狱生产创收可以一分钱不留,全部上交。只希望能将工资款如数发下来。现在直接从工资款里扣,让干警职工的日子怎么过呀?”

后记

     社会主义革命在中国实行了五十年,不仅普通大众们生活在贫困之中,而且许多基层机关和事业单位普通公职人员也没有进入“小康”,只是勉强维持“温饱”生活。

     江泽民执政十二年,唯一耀眼的政绩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手握实权的干部,全部堕落为贪污腐败的官僚,凭借权力窃取社会财富而成为“百万”、“千万”、“亿万”富翁人数急速增长,从农村到城市由“温饱”而变为“贫困”的人口也在急速增长,这种由社会主义制度所造成的两极分化的日益明显和日益对立化的矛盾危机是中国社会动荡的主要原因。

     一九九七年年末,当沈阳市数十万民众在贫困和寒冷的双重逼迫下上街游行、封锁市区交通时,传来了马向东副市长在澳门豪赌三千万的消息,群众更加愤怒了。这是马向东不能不死的最主要原因。

     顺便再介绍两个情况:

     一是辽宁省十三个市(沈阳、大连好一点)财政赤字,各市政府依赖借钱维持机关和事业单位的运转。抚顺市政府2000年度财政赤字是两亿六千万,抚顺市审计局局长刘国强曾无可奈何地说:“一九九九年抚顺市的经济增长是负数,但是为了社会稳定和正确舆论导向,不得不编造假数位,说成是经济增长率达到百分之八。”一九九八年底,国家财政部发出通知:到二零零零年底要将中央和地方财政税收分配比例,从百分之九十七比百分之三,调整到百分之九十九比百分之一,随着地方政府财政税收留成比例的缩减,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更加恶化,县区级政府困难更大,因为税源贫化和税收减少,抚顺市面城区、东洲区政府从一九九九年就已经出现了延期发工资的问题。

     二是薄熙来升任辽宁省省长后,于二零零一年春节到辽宁西部视察,发现民众贫困问题仍为严重,在本世纪迎来第一个新春佳节的时候,薄省长动了恻隐之心,他立即赶回沈阳,在正月初三召开省政府紧急电话会议,号令全省各级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紧急开展“扶贫帮困”活动。要求各单位党政领导挂帅,停止休假,返回工作岗位,组织干部职工捐钱捐物,帮助特困家庭,抚顺市党政领导对新省长不敢怠慢,立即带头各捐一千元,各级干部一直到职员都规定了捐献标准,将捐款直接从工资中扣除。

     捐献过后,全省又搞了大规模的特困人口普查,抚顺市城乡人口二百二十万,经调查显示,特困人群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二十,特困标准没有明确规定,只举一个例子说明特困的概念,抚顺市区一个特困家庭,冻得三口人拥挤在一条破棉被里,夫妻都下岗,没有钱买燃煤取暖,也没有钱买好吃的东西过年。

     抚顺市位於辽宁省东部,经济状况比辽宁西部好得多,那么辽宁西部的贫困状况如何?我不敢想象。

     汉斯.昆神父说得对:我们也可以说社会主义革命是麻醉人民鸦片。因为凡是搞社会主义革命的国家都没有给人民带来人间天国。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给人民的礼物是一个接一个地狱般的灾难,因此,我们可以说中国的社会主义不灭亡,不仅令普通的民众永远过不上富裕的生活,而且就连那些为共产党效力的基层政府的没有实权的官员和政法干警们也要难免陷入贫困之中。

     抚顺监狱的干警们,你们应该认真地反思一下。跟着共产党增社会主义道路,究竟能给自己和人民带来什么样的光明“钱”途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