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厌恶毛时代/清华大学教授刘书林
(博讯2006年3月12日)
    
    
     人虽然自称是万物之灵,但人这种东西有一点是不如蝼蚁禽兽的,那就是人经常会“犯贱”,尤其是吃饱了肚子之后。今日在博客中国上看到一篇奇文,标题是《怀念毛时代》,作者罗列了毛时代的一系列“优越性”,这些论调其实没啥新奇的,早在上个世纪中后期,神州大地上便有这么一股陈渣不时泛起。只是这篇文章的作者竟然是个改革开放元年(1978年)出生的小孩子。所以,当属于标准的吃饱了犯贱。 (博讯 boxun.com)

    
     该文作者罗列了6条毛时代的“优越性”,并对毛的“才华”、“魅力”做了五体投地的评价。让我们来逐条分析一下:
    
    
     1、均贫富、等贵贱?
    
     从数字上看,毛时代的贫富差距是不大。但那是一种全民集体贫困和国家的贫困,在位28年,搞得国穷民也穷,值得怀念吗?
    
     等贵贱更是扯淡。举例而言,毛时代的“特供商店”你知道吗?那就是给级别在XX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提供那个时代“奢侈品”的商店。只不过由于那时国家太穷,所谓“奢侈品”在今天看来都是些极其普通的东西,例如在1960年代初期,特供商品之一是给领导干部提供每人每月黄豆若干斤,以便保证领导以及他们的亲属不要和老百姓一样由于营养不良而出现浮肿。
    
     不过,那时的平头百姓“觉悟”比今天那些吃肉骂娘的人高许多,他们从来不会把“特供商店”与特权和腐败联系在一起,相反,觉得那是天经地义的。当然,初期可能会有一些觉悟不高的落后分子对此提出异议,但马上便会被革命群众揭发,然后遭到批斗,然后去劳改营接受点专政教育,他如果还能活着回来,他的觉悟自然也就提高了,再不敢乱说乱动。
    
    
     2、人心向善,社会风气端正?
    
     天天人斗人,老婆出卖老公,以证明自己效忠伟大领袖。这是人心向善的表现吗?再去看看各个城市公安机关那时的档案吧,那时候三天两头都会有大规模的流氓械斗,以至于邓公继位后不得不采取“严打”来扭转社会治安。
    
    
     3、丑恶现象,一网打尽?
    
     准确地说,毛时代是把丑恶现象从大众媒体上一网打尽了。因为那时的报纸杂志都是没有任何思维功能的舌头,媒体的任务只有两个:一是歌功颂德,二是鼓吹阶级斗争。如果哪个媒体敢刊登点社会黑暗面,当头的就是现行反革命。
    
    
     4、根除腐败?
    
     因为大行阶级斗争而在各个单位内形成“帮派”,各帮派任人唯亲是毛时代的普遍现象,一个普通老百姓要想获得一个工作机会或者哪怕是一个合法的户口身份都得想尽办法“走后门”,只不过那时候行贿的物品可能仅仅是二斤排骨或者白糖。以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和购买力看,这同样是腐败。
    
     唯一的不同是,那时各级公检法部门的职能是“阶级斗争的武器”,某个领导收了二斤排骨然后安排了一个户口指标跟发现一条反动标语相比,简直就不是个事。
    
    
     5、生存压力小,幸福指数高?
    
     对于那些能自由出入“特供商店”者,生存压力是很小。而对于广大城市居民而言,生存压力不是体现在明天老板会开除了自己,而是体现在为了买几斤猪肉要天不亮就去排队。而对于众多的农民而言,由于社会主义的草比资本主义的苗更具革命性,因此即便是在鱼米之乡,也经常会出现连饭都快吃不上的现象。
    
     不知这种压力算不算大,不知这种生活究竟幸福在哪里?
    
    
     6、国际地位高?
    
     朝鲜战争的实质是:中国充当了共产国际运动的廉价雇佣兵--苏联老大哥借钱借武器,中国出人命。打完仗苏联老大哥还得逼着中国还帐。金日成的江山保住了一半,中国却失去了解放台湾,实现统一的最好时机。
    
     毛时代约2/3的时间,中国既反帝又反修,被世界上所有大国和强国所敌视,只有一帮亚非拉的穷兄弟,而这些穷兄弟也基本上是靠类似台湾的“银弹外交”发展来的(代表作是“坦赞铁路”),台湾还是在有了经济实力后玩“银弹外交”,毛则是打肿了脸充胖子。国内老百姓饿肚子,他却拿着那点可怜的外汇和物资去布施,换取在联合国上的支持票和黑人兄弟们不远万里到中国朝觐,当然朝觐之后还少不了再从“第三世界领袖”这里搜刮点啥回去。
    
    
     7、毛的才华和个人魅力?
    
     毛的确是毛时代中国唯一一个“全才”,那是因为他首先把中国民间读书的权利剥夺了。秦始皇得天下后怕人民造反收缴民间得兵器,去铸铜人。毛则通过反四旧、文革,毁灭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也割断了世界文化与中国的联系。老百姓家里的藏书基本上都是各种红宝书(据说由于毛著发行量巨大,毛身后的稿费高达数亿元)。而毛自己的书房里却不乏各种被他斥为四旧的书籍,毛晚年体力日衰之后,更是与这些四旧“毒草”同榻而眠。结果自然是全民都变成“无脑人”,只有毛成了“全才”。
    
     至于伟大领袖驾崩之后的全民素缟,不素缟,不挤出点眼泪,你就是现行反革命!!能不素缟,能不泪流成河?
    
     1978年以后,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国家实力的提高是有目共睹的。同样,发展失衡、贫富差距、社会不公正以及腐败和一些丑恶现象也的确存在,但这是中国发展的必然代价。道理很简单:当今世界列强的国家原始积累是通过海外殖民实现的,中国的近代化、现代化比世界步伐晚了近200年,无法通过跨国殖民和剥削来实现,只能在国家内部来消化这痛苦的代价,这种痛苦最终只能由个体的国民来承担。如果在1949年后,毛没有去反帝反修、输出共产主义运动,没有去搞各种害人误国的阶级斗争运动,而是像今天的领导人一样,全神贯注搞经济,一心一意谋发展,中国也许早就成为发达国家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1978年后的中国领导人以及广大国民是在替毛在位28年的行政不作为甚至是乱作为还债――领导人们不得不采取非常规的发展模式,普通国民则要忍受由此带来的各种“非正常现象”。
    
     《怀念毛时代》的作者有一点提议是有道理的,那就是对毛在位历史的研究和教育,1978年后,虽然对10年浩劫进行了批判和反思,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个过程充满了投鼠忌器的色彩。也许正因为如此,巴金老人曾呼吁建立一个“文革博物馆”,让子孙后代永远铭记那段民族浩劫。或许只有这样,才能防止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少干吃饱了犯贱的蠢事。
    
    自“九一八”事变以后。东北开始成为日本的“领土”。日本在东北的投资额猛增,日本在华投资72%投在了东北。不到六年东北地区工业产值就增长了4.6倍。1937年东北地区的铁、铜、钢产量占全中国的90%。发电量、煤的产量等占全中国的40%—50%。许多重工业产品产量居全国首位。在东北的日本公司有六千余家,资本总额56亿美元。东北工业总产值1943年比1937年又增长了2.2倍。东北成为中国经济最发达富裕的地区。满洲的首都新京(今长春)比当时全世界文明的国际大上海还富裕。得东北者的天下,因为当时的东北地区GDP占全国地区GDP的四分之一。经过日本十几年的经营电力、产煤、铁等重工业都是全国最高的地区。东北雄居全国重工业基地之冠,钢铁产量占全国的,煤产量60%,发电量占40%。拥有全国最大的兵工厂,是最大的产粮区。共产党在苏联的帮助下得到了中国最富强的地区东北,随后又得到了中国的全天下。“我国是一个产业落后,发展又不平衡的大国。我国大部分地区的经济,比东北要落后得多。但在改革土地制度、没收官僚资本、取消帝国主义在我国的经济特权以后,我国的经济将会很快的恢复和发展。”1949年6月刘少奇党内报告。
    
    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继承了中国决大部分财富,不只是国民党留给共产党雄厚的经济基础,还有中国民族资本家及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华的大批先进设备厂房。而败退到台湾的国民党只拿走极少的财富,大部分是北京故宫的文物。 逃到台湾的国民党可以说比共产党的经济基础薄弱得多,50年代初台湾还是个农业省。除了几家制糖厂,几乎没有任何现代工业。1960年为止台湾还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地区。1952年人均所得196美元,1953年167美元,1960年154美元。而第三世界国家的人均所得203美元。台湾本身就是个岛屿,大小80个岛屿,资源匮乏。面积3.6万平方公里,只有中国大陆1/266。而中国大陆地大物博、资源无限。如果正确的发展经济,那么中国无疑将崛起。可是毛的种种所为错过了历史给予中国的最好机遇。毛泽东建国后不久开始反右、三反五反、土地集体公有制、统购统销等等运动。他不顾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朱德、陈云等领导人忠实耐心不断的建议,开始经济发展灾难性失败。朱德关于需要使家庭手工业多样化和需要探讨对农业的多种管理建议他不赞成。邓子恢对于采用农业生产责任制的急切推荐,他反对。马演初提出人口控制,他否定。甚至陈云建议按照实际情况计划经济他都不同意.......而毛却异想天开支持人民公社“大越进”政策。不顾历史发展规律妄想一步登天。他要的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不切合实际的谎言。他要的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他要人民同生产、同劳动、同吃食堂、同住大抗。他要的是“假、大、空”的数字,“假一当五、五当十,浮夸吹捧超英美。砸锅献铁大炼钢,六亿人民喝稀粥。”所以假、大、空开始蔓延,造假浮夸之风甚猛。所以虚假数字迷惑人民,所以造了那么多的废铁、砍了那么多的树木。大跃进使中国的无数自然资源被毁,生态环境受到巨大破坏。(我国建国初森林覆盖面积37%左右,80年代为12%。)而没有多少人民种田。因为他们以为虚假的数字是真的,够他们吃几年的,造假浮夸盛行于毛泽东时代,1958年庐山会议前后,有的同志说粮食有九千亿斤、有的同志说有一万亿斤,后来主席说公布七千五百亿斤。可是实际只有九百亿斤。彭德怀曾说这样的造假数字,真是令人可怕的。900比7500,1:8.3,现在的造假真是小巫见大巫。“幸福”的人民大吃食堂,把多年来积攒的粮食浪费待尽。随后迎来了三年“自然”灾害,60年粮食与棉花的产量比59年分别下降了26.4%和37.8%。在此期间还要还苏联的巨额贷款。于是饿死了上千万人。其后中国不得不开始实行户籍制、配给制。60年——65年日本经济增长率为12.4%,台湾经济增长率9.5为%,伟大的中国内地经济增长率为-0.2%。亚洲各国惟独中国内地各个地区闹“自然”灾害,而周遍亚洲各国各地区却经济发展良好,真是老天惟独和中国过不去........“毛泽东一方面想知道实情,但是对讲了实话的同志,讲得不合心意时又容不得,这就助长了假话空话的泛滥,给各种骗子以可趁之机。”——李银桥(毛贴身卫士长)“造成这三年困难的原因当然不是一个,但人祸占了七分,天灾占了三分,公社也搞早了,搞急了,我们存在着一种急噪情绪。我们工作中的错误,是造成三年困难的主要原因......”——刘少奇《七千人大会》
    
    60——70年代正是世界的黄金时期,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新技术革命的带领下世界出现了高速的发展阶段。各个国家都取得大幅度的进步。过去和我们一样穷的国家和地区纷纷抓住历史机遇。台湾、香港、新加坡、韩国都抓住国际发展时机。一越成为亚洲四小龙。摆脱贫困落后的局面成为繁荣的地区。日本50初年代还饿死人,60年代抓住历史这个难得的机遇开始崛起。日本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从1967年的1190美元,到1978年的7020美元。美国也从4090美元增到10110美元。而中国却在对自己搞破坏进行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1955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的4.7%,到1980年变成2.5%,几乎掉了一半。1960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与日本相当,到1980年只有日本的1/4。1960年,美国国民生产总值超出中国4600亿美元,到1980年,这个数字变成了30000亿美元!1949年以前的上海是世界知名的国际大都市,远东地区的国际金融贸易中心。被誉为“冒险家的乐园”,“东方巴黎”。上海的工业化水平远远高于香港,在亚洲属于领先地位乃世界一流的城市。上海人民的生活水平比香港人民的生活水平要好许多。但是到了1976年,上海在当时的中国内地最发达的城市人均GDP只有400美元,而香港的人均GDP达到7000美元。上海以完全沦落为亚洲二、三流的城市。中国内地1979年人均GDP 416元(人民币),1979年台湾人均GDP 1895元(美元)。1978年世界银行年底的报告中,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与索马里、坦桑尼亚为伍排在倒数第20位。78年以前可想而知.......外国人嘲笑中国共产党解决不了的经济问题,中国永远天下大乱,说共产党军事上100分,政治上80分,而经济0分。
    
    1979年中国终于开始觉醒,但从1949年到1979年中国错过了三十年的黄金机遇。我们发现过去我们人家相差几倍,现在竟相差几十倍。中国大大的落后于世界。比1949年前离世界更远。中国的起点应该是从1979开始的,幸亏中国出了个邓小平,那是中国的幸运与骄傲...
    
    
     2005-8-23 21:26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清华大学教授刘书林——中国第一汉奸曾国藩
  • 清华教授刘书林:流氓国家学习中共—焚烧外国大使馆
  • 清华大学教授刘书林:中青报《冰点》暗批党中央停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