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反右派冤案并未了结/王亘坚
(博讯2006年3月08日)
    
    全国人大各位代表,全国政协各位委员:
     两会已经如期召开,我特寄上致两会与会代表的《反右派冤案并未了结》一文,请参阅。 (博讯 boxun.com)

    
反右派冤案并未了结

    
    一九五七年,经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反右派运动,总共打了552877个右派(叶永烈:《反右派始末》第626页,青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历史证明,这些人几乎都是被冤枉的,都是在中共中央动员大家帮助党整风,积极响应号召而对一些党员和党组织的缺点和错误提出批评意见,希望共产党更加纯洁,更加提高执政能力,更加保持先进性而热情地、诚心诚意地提出来的。这55万多人,可以说都是爱国的知识分子,其中有很多是优秀的,学有专长的,有很多是中国的精英,有很多是怀着建设新中国的热忱而从海外归来的,有很多是长期反对国民党、与共产党并肩战斗,帮助共产党夺取政权的朋友,甚至还有些是著名的“七君子”成员……。把这些人的一片丹心诬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并对他们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使他们遭受迫害长达22年之久!幸亏在毛泽东死后从而可以粉碎了四人帮,扭转了几十年的“左”的路线,才得以平反改正,但是被迫害的这些人大部分都老了,有些人已经含冤离开了人世。这场反右派运动给中国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后患无穷,使社会风气江河日下,人们不敢再说真话,尤其是知识分子如惊弓之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嘛!这场运动也是后来由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先导,即被官方称为“十年浩劫”的运动。其实,反右派运动又何尝不是浩劫呢!
    
    粉碎四人帮之后,当时担任中组部部长的胡耀邦同志,以彻底唯物主义的大无畏精神和浩然正气,排除万难,主持正义,坚决为数十万蒙冤的爱国知识分子平反,才算结束了这场厄运,使他们重振精神,继续为建设祖国贡献才智和力量。
    但是,反右派运动的冤案至今并未了结。
    
    首先,这场运动究竟应当肯定还是应当否定?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还是完全错误和不必要的?所谓“只是扩大化了”的说法是对还是十分荒唐?
    
    邓小平在1980年3月19日说:“一九五七年反右派斗争还是要肯定……不反击,我们就不能前进,错误在于扩大化。”(《邓小平文选》1957——1982年,第258页)
    1981年6月27日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决议说:“1957年……在整风运动中,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乘机鼓吹所谓‘大鸣大放’,向党和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放肆地发动进攻,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对这种进攻进行坚决地反击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
    
    薄一波说:“我赞成小平同志和党中央这种实事求是、一分为二的分析。”(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第618页)
    毛泽东在1954年曾经说过:“我们除了科学以外,什么都不要相信,就是说不要迷信。中国人也好,外国人也好,死人也好,活人也好,对的就是对的,不对的就是不对的,不然就叫做迷信。要破除迷信,不论古代的也好,现代的也好,正确的就信,不正确的就不信,不但不信,而且要批评,这才是科学的态度。”(《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131页)
    毛泽东这些话说对了。
    
    我就不信邓小平上面所说的话,也不信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中的那些话,当然也不会相信薄一波所说的邓小平的判断和中共中央的决议是实事求是和一分为二的分析。
    
    请问:当年打了55万多右派分子,后来经过认真复查和甄别,几乎全部是所谓错划的,几乎全部作了改正,只是为了证明“确有右派”,才勉强留了5人不予改正。这样的运动能说还是要肯定吗?这样的运动能说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吗?薄一波照着邓小平的口径说话,他还赞成邓小平和中共中央的意见,并称之为实事求是、一分为二的分析,这是由衷的话吗?至于说到“扩大化”,什么叫扩大化?如果有五个“真右派”(我说的是如果),你打了六个、七个,那可以叫扩大化,如果打了十个,就是多打了一倍,那就叫严重扩大化,可你多打了十万倍,这还能叫扩大化吗?过去的历史书中,曾说蒋介石的办法是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这是扩大了一千倍;而你是宁可错杀十万,绝不放过一个,这还能叫“扩大化”吗?这话连小孩子也不会相信。
    
    由此可见,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运动是完全错误和不必要的,是应该完全否定的,上述邓小平的判断和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关于反右派运动的说法不是实事求是的,也不是马克思主义的一分为二的方法。
    
    其次,反右派运动既然冤枉了那么多好人,叫人家蒙受了巨大的痛苦和损害,有不少人被夺去了青春,丧失了报国的机会,有不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不少人被迫含冤自杀,永远离别了他们深深爱着的祖国和人民。这么大的冤案平反之后,难道不应当向人家赔礼道歉,争取人家的谅解和宽恕吗?可实际是不但不赔礼道歉,还叫人家感谢党中央感谢华主席!1979年1月中国人民大学摘帽办寄给被改正的人的信就是这么说的,那么请问当年把数十万爱国知识分子打成右派并折磨二十二年之久的党中央和毛主席的责任就被推得一干二净了吗?
    
    最后,当年被打成右派的55万多人不但受到残酷斗争和无情打击,而且扣发工资达二十二年之久,改正之后只是恢复了当年的原工资,而被扣发的工资却只字不提,这是什么逻辑?大家知道,文化大革命的主要矛头,是针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文革”之后,无一例外地给这些人补发了工资,他们的工资被扣发了十年,而“右派”被扣发工资却长达二十二年,这二十二年也包括“文革”期间的十年。“右派”改正不但不补发“文革”前后的工资,而且“文革”期间扣发的也不补发,这又是什么道理?给“走资派”如数补发工资,是不是因为这些人都是有权人,在“文革”之后都官复原职或是升官,而不给“右派”补发工资,是不是因为这些人都是无权的知识分子?
    
    按照1957年的工资水平,每位“右派”平均每月扣发100元计算,一年1200元,22年加起来是26400元,这还不考虑物价指数。如果考虑,1957年到现在,物价指数至少上涨了10倍,那应当怎么补呢?
    
    还不仅此也,被打成右派的55万多知识分子,他们在精神上所受的煎熬和摧残,他们在二十多年中的痛苦和屈辱,他们的家属子女所受到的牵连,许多人因沦为右派而妻离(或夫离)子散,有的年轻人因被打成右派而不能结婚,有的人因没有活路而自寻短见,还有象储安平那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所有这些深深的、永不磨灭的伤害,应当怎样予以补偿呢?
    
    可见,给“右派”补发工资并赔偿精神损失是完全应该的,是一个凡是讲理的执政党和政府必然要做的。如果主动地、痛痛快快地做了,不但可以挽回亿万人民的信赖,从而承认新一届领导集体确有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决心,确实是真心想把党过去在毛泽东把持下所犯的严重错误纠正过来,从而重新树立起在共产党领导下中国必有光明前途的信心。如果主动地及早这么做了,对中国广大的知识分子将是一个巨大的鼓励和安慰,使他们真正相信共产党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这样将大大激发他们建设祖国的积极性和发扬创新精神。如果真的这样做了,它对构建和谐社会将是一个巨大的推动。
    
    当然,为蒙冤“右派”补发工资和精神赔偿是需要一笔资金的。但是,请想一想,这笔资金比起那前腐后继,反不断,理还乱,是毒瘤,其实专制政治体制是源头的官场腐败所造成的损失,只不过是一个零头而已。
    
    各位代表,各位委员,请大家凭着良心和正义感,凭着庄严而神圣的代表资格和委员资格,认真考虑一下这件事,勇敢地表个态吧!
    
    反右派运动已经过去近五十年,不少蒙冤者已经离开人世,劫后余生者也都年迈,能为此事说话的人越来越少。但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鉴往方能知来,“往事并不如烟”,追忆这一段历史的文字却越来越多,它将告诉下代人、下下代人,永远记住这件往事,千万不要忘记,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一一个普通公民
    
    王亘坚
    2006.3.6
    
    
    (王亘坚,天津财经大学离休教授,八十三岁)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秦晖:极左、左派、右派、极右的区分与现状
  • 要求平反右派大冤案 补偿物质和精神损失
  • 魏紫丹:这是阴谋——从对毛泽东发动反右派的归因说开去(下)
  • 魏紫丹:这是阴谋——从对毛泽东发动反右派的归因说开去(上)
  • 柳孚三:有本事的人全是右派
  • 根源:替亲日右派说几句公道话
  • 1957年毛泽东“反右派”犯了反人类罪
  • 右派:袁红冰有什么策略能让丑恶的共产党死无葬身?
  • 言信:“右派分子”姚成滨—— 我的一位老朋友的故事
  • 巴雅古特:右派分子的三本资料
  • 曹长青:右派来自火星,左派来自水星
  • 《共产党人》网站被关,右派与左派同时镇压?(图)
  • 反右运动档案解密:实划右派三百多万
  • 重庆“改正右派”呼吁书
  • 从中国煤矿的历史看中共右派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