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大痛无声:那么多中国农民为什么自己不说?
(博讯2006年3月05日)
      ——中国农民的话语权
    
       1月12日,一大早,陇西县一位普通的农民给我送来了一面锦旗,上书“深入百姓好记者”七个大字。这也许是我得到的“最高奖项”。他说送锦旗就是为了感谢我,感谢我代他们说了真话。 (博讯 boxun.com)

    
      那么老百姓为什么自己不说,要我代他说呢?难道老百姓自己不会说不想说吗?显然不是。大多数人生来就会说话,即使是发声系统不健全,不能用有声语言来表达,他也会采用其它的语言表达方式。他们想说也会说,并且说得精彩异常。我们常常为来自老百姓的语言而拍案叫绝。可是,广大的农民在这个世界上哑然失声,这个丰富的世界却成了最为安静的群体,我们几乎听不到他们发自心底的声音。这又是为什么?
    
      我出生在甘肃农村,成长在甘肃农村,现在又成天“深入百姓”,我用农民自己的耳朵倾听过农民的心声。我知道万民齐喑原因。
    
      一是农民认为有些事情不必说,所以没说。费孝通先生分析过中国社会的乡土本色,他认为农民生活在熟悉的封闭的土地上,每个人都在彼此的眼里生活,表面的、心底的,都一目了然,根本用不着说。虽然,农村社会有所分化,好多农民不再以土地为生存的基本方式,但他们依然保持了浓厚的乡土本色,依觉得“我不说,你知道”。我听到过最好的论断:“难道现在当官的都是瞎子!”这句话所指是,老百姓的事情一看就清楚,用不着说,可官员们就是看不着。
    
      二是农民想说,而不知道怎么说。农民语言的精彩与此并不冲突。农民对自身的认识并不明晰,缺少理性色彩。农民深刻地感受着苦难,却拙于言词,除了谩骂和感叹之外,说不出言词凿凿,咄咄逼人的话来。也就是说,农民自身的文化限制了他的表达。我常常听到“老百姓苦死了”这样悲凉的感慨,但是听不到为什么“苦死了”的深入分析。当然我如此说,并非贬低农民,说农民的不好。我意在陈述一种现状,可能会遭到某些带有盲目同情心的好心人评击。
    
      三是农民没有地方说话。官员在会上说,记者在媒体上说,学者在学术刊物上说,教师在讲堂上说,时评家可以到网络上说,农民到那儿去说?农民没有自己的阵地!阵地是话语发表的之处,农没有自己的阵地,也就失去了话语权。没有发表自己的阵地,只好去天安门前“秀”一把,结果被捉。在被捉被劝被恫吓之后,农民失去了最后的阵地,就连塔掉之上也不行。
    
      四是不准农民说话。不准说话,就象阿Q不准革命一样。这是利用一种话语权力对另一话语权封杀的结果。封杀农民的话语权不单凭借主流话语,或者中心话语,还凭借各种威严的被叫做法律的手法。从一方来说是不准说,从另一方来说是不敢说。从此农民便失去了话语权,万民齐喑的局面就这样形成。
    
      以上分析只说明了“无声”这一特色。下面再看一看“大痛”。
    
      农民之痛,无须言表。
    
      我这里要说的是“大”字。为什么要用大来修饰痛呢?我要表达三层含 义。
    
      一是痛的人数之多,实为罕见。中国有多少农民,就有多少痛。痛是不能量化表述的,缺乏直观性。我只能用比喻。如果把痛比作空气,我们每天都呼吸沉痛的空气,空气是我们生存的必要条件的话,痛也是农民生存的必要条件。没有痛就不能称之为农民。二是农民之痛是痛得最久的痛。农民的前身是奴隶,正身自己,后身是工人,延伸是出生于农村现在跳出农门的知识者。这个历史轨迹有多长,农民的痛就有多长。用漫长的时光叠加起来的痛,能不说是大痛吗?三是痛之痛彻。农民之痛至心至肺,我至今想不出那一个阶层的人比农民还痛,那一种痛比农民忍受的痛要痛。农民的痛是自己说不清楚的痛,是自己无法表达的痛,是自己无处表达的痛。这种痛是痛得麻木了的痛。
    
      农民如此之痛,该当一个“大”字!
    
      现在合起来读这四个字,大—痛—无—声—
    
      大痛无声四个字应是中国农民话语权的基本特征。如果还有人要为这几个字加上别的意义,我毫不反对,我知道,你的好心是在为农民说话。你说话,我就将“深入百姓”送给你,做为对你的最高奖励。
    
     [转贴 博客网 2006-03-05]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农民进城,地主下乡
  • 农民工“满意”低工资的反向解读
  • 刘宗正:中国农民工的故事
  • 河南农民开豪华车回家 车能否证明农民生活幸福
  • 美国总统布什向中国农民工拜年
  • 一个农民工眼中的2005年十大新闻
  • “中国农民自杀率高”的结论是什么?/闵良臣
  • 转型是南韩农民的唯一出路/宋恩荣
  • 中国农民在全球化浪潮中沉默
  • 打不过韩国农民的中国警察受到国际好评
  • 刘宗正: 民主革命--写给东亚大陆的农民
  • 刘宗正:民主常识----写给东亚大陆的农民
  • 1990年代后为什么农民不愿意生孩子了?
  • 何清涟:户口制度、工作机会与农民的生存困境
  • 你的腿咋那么贵?北京副处级月车补超过农民年收入/云淡水暖
  • 中国农民的出路在何方? (图)
  • 不喊农民工“棒棒”喊啥?
  • 太平天国:从依靠农民到失去农民
  • 当农民被逼得只剩下一条命的时候…
  • 河北农民羁押八年四判死刑终获无罪
  • 法新社:中国农民仍在苦苦挣扎
  • 海南巨额汽车贷款专骗农民 涉案总金额1800万元
  • 文件口号频发,农民问题解决难!/张建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代表黄维忠被起诉:狱中被虐待(图)
  • 莆田失地农民申请示威游行之后…(图)
  • 广西农民上访伸冤,一百多人被拘捕(图)
  • 湖南湘乡农民王威发的冤案(图)
  • 大学毕业生月薪跌至1000元 身价等同农民工?
  • 愿“民工荒”让农民工在博弈中胜出
  • 政府做假为树典型 农民被迫要举债数百万建别墅
  • 请农民同胞监督:农业部决定2006年为农民办15件实事
  • 河南农民雇凶枪杀政敌 为竞选村官(图)
  • RFA:请关注莆田维权农民被捕
  • 农民17年前因杀人碎尸被枪决 当年被害人仍在世
  • 派出所长开四枪打死农民 家属称所长故意开枪
  • 云南红河州民政局挪农民六千万养老钱盖豪华楼
  • 农民自发保护维权人士(图)
  • 农民被错关228天 自学法律奔波8年终获国家赔偿
  • 党政干部打死农民、执法机关滥执法/李方荣
  • 广东雷州甘蔗買賣遭壟斷 百万农民渴望自由貿易
  • 农民杨桂清杀贪官后被活剖腹掏走心肾
  • 遵法守法的农民——捕!(福建省莆田市)(图)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广东省雷州市百万农民的呼声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为争取工作时的入厕权打三年官司
  • 农民为何穷?村官喝血凶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湖北农民之悲(图)
  • 河南省平玉县:求求你们救救我们400口农民
  • 当农民被逼得只剩下一条命的时候…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农民工写真(图)
  • 浙江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枉法玩法勒索农民的铁证(图)
  • 农民-征地补偿被克扣 干部-游山玩水扮土匪(图)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李肇星之侄欺压百姓,当地农民期待媒体采访
  • 读者来稿:假案!!!-----广东省鹤山市一农民的血泪控诉
  • 黑恶势力如日中天 弱势农民处境悲惨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 京东山人: 农民自杀,晴天的闷雷
  • 向光明:二十年血汗付东流, 农民损失该谁管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谁来当农民?
  • “一帮狗东西”---农民心声 (峻宏投稿)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 交警当众轧死农民
  • 一个农民的儿子对户籍制度的世纪心问
  • 《中国二等公民》:农民地权有多大?
  • 白沙洲:农民种田不如当囚徒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 党委书记驾车把农民卡车逼翻 见死不救竟扬长而去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十亿农民的呐喊:天啊!这就是我的祖国?
  • 民警刑讯逼供拳打脚踢 福建福泉市一农民无辜丧生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 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农民的利益,导致农民实在忍无可忍,抗税斗争在继续扩大!
  • 中国农民申冤流水线
  • 中国农民的九大苦
  • 九亿农民还要忍受隔离和歧视多久?
  • 可怜可怜中国的农民!(上部)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安徽一农民给乡领导提意见竟遭拘禁暴打,上级领导做恶心的保护状
  • 【博讯特稿】你知道中国农民是怎样生活的吗?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