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特首与土共蜜月结束?/艾克思
(博讯2006年3月05日)
     仅仅在去年立法会表决特区政府政改方案前的十二月十五日,距离现在才两个多月,特首曾荫权与香港土共民建联建立了亲密的战斗友谊,他亲自率领十名司局长官员,加上九名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走上闹市街头,参与由中共在香港外围组织民建联等组成的“关注政改大联盟”的签名活动,呼吁立法会议员聆听他们的意见,通过政改方案,把香港的政制发展纳入中共的“鸟笼民主”中。

     十二月二十一日,曾荫权拒绝倾听香港市民的意见,政改方案在立法会被否决。政务司司长许仕仁发表讲话,指责香港民主派是“反对派”,这顶帽子大获香港土共的喝彩,群起大骂“反对派”。从特区高官到香港土共都表现出政治的幼稚病,因为在自由民主的社会里,“反对派”是正常政治生态的产物,丝毫不含贬意;而专制国家中的“反对派”更具褒义,当然,在共产党人眼里,反对派就是反革命。香港政治生态在中共的基本法紧箍咒与多次“释法”及政经压迫下,民主派根本就没有出头执政的日子,只能沦为永远的反对派,要怪只能怪北京,怎能怪民主派?

     其后,曾荫权又表示再不管政治,而只注重经济与民生了。这是斗气的话,不是他这种身份的“政治家”应该说的。因为基本法规定了“普选”的最终目标,只搞经济与民生,违反了基本法。但是这种说法很合北京与香港土共的心意,那就是小老百姓只配浑浑噩噩过日子而由土共或其他“爱国”人士“讲政治”,垄断香港的政治权力与权利。因此曾荫权这种不当说法也获得土共的欢呼。 (博讯 boxun.com)

     曾荫权后来也发觉这种说法有问题,作为政治家,怎么可以说这样露骨的话呢?何况他已开始筹组班子准备二○○七年的特首“选举”,由于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的蠢蠢欲动,让曾荫权要特别小心。因此他再次耍政治手腕,搞表面的“平衡”来拢络人心,并且继续分化民主派。于是他委任民主派的两位年轻成员何安达与刘细良(年纪四十上下)出任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委任民建联二十九岁的“新秀”陈克勤出任行政长官办公室特别助理。

     哪里知道这个决定居然捅了马蜂窝,土共的头目和御用文人纷纷出来痛斥曾荫权,使人瞠目结舌。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从曾荫权的从政历史与表现来看,他是比较善于运用权谋的。政改方案的流产,显然说明他与民主派互信不足,因此他虽然说了一些气话,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必然要加强与民主派的关系。因此对这三个人的委任,顾及到了“端平一碗水”,表面上来看,对民主派的示好又似乎更多一些。例如“全职顾问”云云,既可能是重用,也可能是顾而不问。就如董建华时代,邀请“信报”总编辑练乙铮,但因为他与董建华的分歧而被投闲置散。去年六月他在“信报”发表了十七篇回忆文章道出某些秘辛。何况曾荫权上台后,原来的策发会全面改组,同样为政府收集意见的中央政策组变成了秘书处,它的重要性已经降低。

     然而因为民主派有两人上位,土共只有一个,而何、刘二人的工资又高过土共的工资,因此土共就认为这是对他们的歧视。这是只看表面不看本质的典型。

     去年五月,也就是董建华下台,曾荫权出来竞逐特首时,民建联前主席曾钰成着文,声称曾荫权的智囊建议,为加强问责制,在各局长之下分别开设“政治顾问”职位,协助局长推销政策,于是他建议应该任命政党人士出任这个职位。但是后来曾荫权的回应却说设立的是“练习生”,使人想起“西崽”的OFFICE BOY。相信曾特首的回应太刺激曾主席,所以把“行政长官办公室特别助理”也当作练习生。然而这是权力中枢的“特别助理”,也就可能受到特别眷顾,平步青云,怎么土共们没有想到这些呢?

     但是难道真是为了这点“不平衡”导致双方扯破脸?当然事情没有这样简单。去年五月曾钰成提出政治任命局长助理,明显就是向即将出任特首的“港英余孽”曾荫权要权;现在曾荫权开始部署二○○七年的特首竞逐,曾钰成组织围剿,自然也是要求曾荫权分权的一种政治表态。这次加入战团的还有民建联现任主席马力等等,他们甚至表示不排除会派出候选人与曾荫权争夺特首宝座,明显在将曾荫权的军。更有御用文人责问,为何左派(土共)在香港就有“原罪”?进入政府架构都有困难?而且在香港一直被人瞧不起。他们甚至认为北京对此也有责任。为此还传播消息说,曾荫权的后台、港澳办主任廖晖即将离职,显然为“倒曾”打气。

     何安达与刘细良是民主派的智囊型人物。何从事公关工作,人缘不错,所以反对声浪不大。刘细良曾是民主党研究部主管,多年前投身传媒,现在更是在李嘉诚旗下的传媒任职,但是他的以往表现还是令土共愤愤不平而遭到土共的围攻,民建联现主席马力批评刘细良「心态反共」;前主席曾钰成更说「刘细良不但是『民主派』,而且过去还是『民主派』的打手,在报纸发表文章和在电台主持节目,经常以尖刻的语言指名道姓地攻击『亲中』人士,毫不掩饰他对『传统左派』的敌视和鄙视。」看来,现在到“秋后算帐”的时候了。

     可是如果看到香港土共历来的表现,例如一九六七年的文革暴动,丢炸弹,烧死传媒人士;以及今天高喊“反击右倾翻案风”,明天又可以喊“邓小平万岁”;今天吹捧江青同志,明天说她是“白骨精”,来来去去都是那班人。他们只知斗争反英,对香港的自由法治却毫无建树;香港主权转移以后,他们对董建华贡献馊主意,导致香港沉沦;这些又怎么可能使香港市民对他们产生尊敬呢?今年是文革爆发四十周年,香港土共至今没有与他们的过去决裂,又怎能脱掉他们的“原罪”?他们坐上人大、政协的宝座还不够,在特区建制里有不少职位也还不满足,却要垄断主要权力,香港又怎能对外打扮出“一国两制”来欺蒙世人呢?这也是北京需要对他们进行“节制”的原因。因此廖晖离职之说出笼,中联办就高调否认。当然,土共现在敢于不顾北京“和谐”之说而如此赤裸裸的向特区政府要权,显然也是因为中央的权威性已经下降,难压“地头虫”了。

     除此之外,因为土共在北京也有他们的人脉,因此可能听到一些对曾荫权不利的小道消息,以为“倒曾”的机会到了,吾可取而代之也。问题是即使中央对曾荫权不满,是不是一定要倒他?就是要倒,也要通过黑箱运作,表面上还需要制造“和谐”局面,岂容土共们大鸣大放,破坏中央的战略部署?

     但是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目前曾荫权与土共表面上蜜月已经结束,但是随时也会因为利益一致而重新结盟。从“大局”来看,他们还是利益共同体,因为都不想看到香港有真正的民主、法治,要政治分赃不是难事。(“争鸣”2006年3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解读香港“深层次矛盾”/艾克思
  • 香港政改横刀杀出区议会/艾克思
  • 特首政改受挫,中共软功分化/艾克思
  • 艾克思:人民币升值与中共心理状态
  • 自动当选特首,曾荫权坐上三煞位/艾克思
  • 艾克思:董建华下台的黑箱作业
  • 艾克思:胡锦涛扩权 老百姓维权
  • 董建华——扶不起的不倒翁 – 艾克思
  • 香港民意考验“胡温新政”- 艾克思
  • 香港大游行对中国民运影响深 – 艾克思
  • 矿难掀权斗,油荒爆危机/艾克思
  • 艾克思:胡锦涛扩权 老百姓维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