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季平:对违纪官员为什么如此宽容?
(博讯2006年3月04日)
    
    【内容提要】作为国家机关的党政官员,如果违法违纪,本应严厉惩处,才能对其他人员形成威慑力。可实际情况往往是对违纪官员更加宽容。“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上级的一种示范,对下级的影响不可低估。本文原载{红网}2005年9月17日 
     (博讯 boxun.com)

    日前,河北省纪委、监察厅等5部门联合制定并下发了“关于清理纠正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负责人投资入股煤矿问题的实施意见”,要求坚决清理煤矿“官股”,4月22日前必须撤资。该“意见”在表明有关部门对“官股”坚决清查的同时,又做出了如下规定:“凡是在规定的期限内撤出投资,并如实报告、登记的,属于知错就改行为,不予追究”(载“燕赵都市报”9月15日版)
    
    看完这个“实施意见”之后,我们不禁要问:有关部门为什么对违纪官员如此宽容?第一不问入股煤矿官员的资金从何而来,第二把如此严重违纪的行为性质认定为“知错就改”,第三不对违规者采取任何的党纪、政纪处分,一律“不予追究”,这下等于给投资入股煤矿的“违纪”官员吃下一颗定心丸: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撤资”,就算没有这档子事了,一个月前中央发的那个撤资通知,对这些官员来说不过是虚惊一场!
    
    笔者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实在搞不明白纪检部门凭什么依据和理由认定这些投资煤矿“官股”的行为,在规定的时间内撤资后属于“知错就改的行为”?且不说上级有关部门近年来多次重申:党政官员不允许经商办企业,且不说我们的党纪、政纪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最基本的职责要求是不准“以权谋私”,单就这些投资煤矿的“官员”身份来说,很少有等闲之辈,多数都是和煤矿有“利害”关系部门或基层领导干部;难道他们当初这样做时,不知道是违纪吗?违反党的纪律,能是一般意义上的“错”吗?谁都知道,他们投资的目的,是利用特权获取更大的私利,怎么能是一般的“错误”呢?再说,投资入股的资金数额,在老百姓看来,都动辄几十万、几百万元甚至更多,一个国家工作人员,哪来的巨资?纪检部门为什么不予追查来源?难道说对这些行为追究一下来源不应该吗?如果把如此明显的“违纪行为”都认定为“知错就改”,“不予追究”,那么,在我们党内、在现阶段还有什么行为能比类似的“腐败”更明显的?我们党的纪检监察部门该向广大党员作何解释?
    
    还有,“实施意见”对撤出“官股”的官员“不予追究”,就意味着这些同煤矿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官员”,仍在原有的岗位上行使自己的“职权”,意味着他们在政治上、经济上,丝毫不受影响,也意味着“从入股到撤资”的整个违纪过程,没有对其有任何心灵深处的震撼作用;他们还会一遇到适合机会,再进行类似的违纪活动;而对那些正直的官员们来说,是一次负面的教训:他们会认为要不是8.7广东兴宁矿难的发生,国家也不会如此重视,那样一来,那些“官股”们不就得逞了吗?现在上级重视了,“撤股”后就什么事没有了,天底下还有这等好事,只有利益、没有风险!这实在是对遵纪守法的官员们一种打击。
    
    这些年我国的“矿难”不断,每年的死亡人数都在六七千人以上,为此党和政府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用全国安检总局局长李毅中的话说,就是“老板赚钱,矿工死人,政府埋单”。而且造成这种严重后果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一些投入煤矿的“官股”持有者,充当了“黑煤矿”保护伞的角色,矿主因此才敢无证开采、隐瞒事故、最终酿成一幕幕惨剧,这样的事实,近两年来一期接一期的重复着。对于这一点,我们从死难矿工的期盼中,从国家安检总局高层领导的愤怒中,从温家宝总理看望遇难矿工家属时的眼泪中,都能读的出来。然而对这些“违纪”“官员”、“腐败官员”的行为,我们 纪检监察部门有什么理由对他们宽容,有什么理由“不予追究”呢?如果上级有关部门对这些“黑媒矿”的保护伞真的“不予追究”,毫不夸张的说,那样的话,我国的“党纪、政纪”不答应,“公务员法”就如形同虚设,那些死难的矿工们也不会瞑目,可以说是天理难容!
    
    对于参与煤矿投资的违纪官员,有关部门应当理直气壮,堂堂正正的予以处理。在规定的时间内撤出投资的,可以按照党纪、政纪相关规定予以从轻;对那些拒不在规定时间内撤资或改变方式继续投资的“官员”,一经查实,必须严惩。这样才能使“违纪官员”受到震慑,才能表明我们党惩治腐败的决心,也才能使广大群众对党中央规定的建立和谐社会的号召充满信心。
    
    作者: 李季平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