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青:专制极权的最后手段
(博讯2006年3月04日)
    
     近年来翻开报刊或上网看看,中国政府采用流氓黑社会手段,用以对付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的消息,日益增多成为媒体报道的经常内容。最近北京律师高智晟和维权人士郭飞雄发起绝食抗议活动,就是对他们遭受到的流氓黑社会暴力的愤怒抗争。他们的绝食活动不仅在全国各地得到维权人士的呼应、加入,还引发了世界各地华人的同仇敌忾,香港、台湾、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等许多地区的华人,也都纷纷加入接力绝食的行列,表达对国内维权人士的同情支持,对政府部门采用黑社会手段的强烈谴责。由此可见,中国政府的流氓黑社会行径,已经招致国内国外的严重关注和愤慨。最近在美国亚特兰大发生的一件事情,可以证明全球范围对中共黑社会行径的谴责,是由于这种流氓黑社会的行径已经扩展至全球范围。法轮功主办的刊物大纪元时报的技术总监李渊,最近在家中遭到持枪挥刀歹徒的袭击而受伤,美国FBI发言人说正在对这次事件展开调查。人们之所以认为这次入室打劫是中共特务所为,不仅因为歹徒打劫中对资料文件的兴趣大于钱财,还因为中共特务在海外屡屡采用类似行为。
     中国政府采用最多的流氓黑社会手段是威胁恐吓,一般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可能都有过这类经历。警察或者国安部特务常常赤裸裸的胁迫说,如果胆敢继续政治活动或抗争维权,出门就有可能被汽车撞死或者永远失踪。或者警告说随便找个什么理由,全可以将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关入牢房,判个五年十年徒刑易如反掌。实际上这些威胁恐吓并非只是语言,在警察屡屡威胁恐吓无效后,实际采用这些手段也是经常出现的。例如高智晟就曾经险些死于车祸,而湖北异议人士于灼则是离奇死于警察驾车造成的车祸中。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因为将街头散发的文章传真国际人权组织,湖南工运人士张善光因为对国际媒体讲述本地发生的工人抗议活动,都被中国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关入监狱。所以中国政府最常采用的威胁恐吓,其实是以实际可能实施为后盾的,许多威胁恐吓没有效验后,中国政府便将威胁恐吓通过实际操作加以兑现。 (博讯 boxun.com)

     教唆、指使、雇佣社会上的流氓团伙、黑社会帮派分子,骚扰、毒打甚至重伤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是中国政府越来越爱使用的流氓黑社会手段。在国际媒体大量的相关新闻报道中,不论是对待维权民众群体还是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个人,这类情况都有相当多的报道,尤其是在一些血腥的造成死亡的案件中,常常都有社会上的流氓团伙、黑社会帮派参与其中。例如河北定州打死村民六人重伤数十人的血案,数百行凶的流氓、黑社会帮派分子,就是当地政府花钱雇请他们去行凶打人的。再如湖北维权人士付先财被数十人围困家中,只要出门便被毒打甚至扬言将付先财打死,便是当地政府指使雇佣当地不法分子所为的。
     中国政府的官员直接使用黑社会手段,在压制迫害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案件中,也是大量存在日益普遍的做法之一。维权人士郭飞雄在公安机构门前遭到毒打,公安警察直言不讳地说是有关部门在执行工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被横蛮禁锢在家超过半年,他想外出不但被非法阻拦还常有人身伤害,就是想看望他的亲戚朋友也常遭到毒打,而施暴者就是围困陈光诚的当地数十名警察。这些警察的暴虐行径常常被受害者痛斥为流氓无赖,而有的时候警察坦言承认他们就是流氓,并说是流氓收拾了也是白收拾。
     专制极权为了维护统治,从来不惜采用一切手段,当然也包括流氓黑社会手段。但是流氓黑社会手段,总是专制极权的最后手段,专制极权兴盛的早期阶段,是不屑于公然使用流氓黑社会手段对待民众的。例如毛泽东统治时代的鼎盛时期,公开并大肆宣传对社会民众的压制迫害,以此宣示政权的统治意志和政府意识,并以此作为最主要有效的统治手段。只有这个政权的统治意志和政府意识衰败了,甚至成为社会的笑柄并为一般人所厌恶,专制政权才不得不堕落到与流氓黑社会一伙为伍。无疑中国政府的流氓黑社会手段还将持续下去,今后甚至会更多的出现流氓黑社会手段的政治谋杀。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专制政权,可以靠流氓黑社会手段长命百岁,人们倒是有理由相信,这样的手段预示了这个政权来日无多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2006年2月23日
    
    
    
    
    
    
    
    
     专制极权的最后手段
     刘青
     近年来翻开报刊或上网看看,中国政府采用流氓黑社会手段,用以对付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的消息,日益增多成为媒体报道的经常内容。最近北京律师高智晟和维权人士郭飞雄发起绝食抗议活动,就是对他们遭受到的流氓黑社会暴力的愤怒抗争。他们的绝食活动不仅在全国各地得到维权人士的呼应、加入,还引发了世界各地华人的同仇敌忾,香港、台湾、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等许多地区的华人,也都纷纷加入接力绝食的行列,表达对国内维权人士的同情支持,对政府部门采用黑社会手段的强烈谴责。由此可见,中国政府的流氓黑社会行径,已经招致国内国外的严重关注和愤慨。最近在美国亚特兰大发生的一件事情,可以证明全球范围对中共黑社会行径的谴责,是由于这种流氓黑社会的行径已经扩展至全球范围。法轮功主办的刊物大纪元时报的技术总监李渊,最近在家中遭到持枪挥刀歹徒的袭击而受伤,美国FBI发言人说正在对这次事件展开调查。人们之所以认为这次入室打劫是中共特务所为,不仅因为歹徒打劫中对资料文件的兴趣大于钱财,还因为中共特务在海外屡屡采用类似行为。
     中国政府采用最多的流氓黑社会手段是威胁恐吓,一般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可能都有过这类经历。警察或者国安部特务常常赤裸裸的胁迫说,如果胆敢继续政治活动或抗争维权,出门就有可能被汽车撞死或者永远失踪。或者警告说随便找个什么理由,全可以将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关入牢房,判个五年十年徒刑易如反掌。实际上这些威胁恐吓并非只是语言,在警察屡屡威胁恐吓无效后,实际采用这些手段也是经常出现的。例如高智晟就曾经险些死于车祸,而湖北异议人士于灼则是离奇死于警察驾车造成的车祸中。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因为将街头散发的文章传真国际人权组织,湖南工运人士张善光因为对国际媒体讲述本地发生的工人抗议活动,都被中国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关入监狱。所以中国政府最常采用的威胁恐吓,其实是以实际可能实施为后盾的,许多威胁恐吓没有效验后,中国政府便将威胁恐吓通过实际操作加以兑现。
     教唆、指使、雇佣社会上的流氓团伙、黑社会帮派分子,骚扰、毒打甚至重伤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是中国政府越来越爱使用的流氓黑社会手段。在国际媒体大量的相关新闻报道中,不论是对待维权民众群体还是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个人,这类情况都有相当多的报道,尤其是在一些血腥的造成死亡的案件中,常常都有社会上的流氓团伙、黑社会帮派参与其中。例如河北定州打死村民六人重伤数十人的血案,数百行凶的流氓、黑社会帮派分子,就是当地政府花钱雇请他们去行凶打人的。再如湖北维权人士付先财被数十人围困家中,只要出门便被毒打甚至扬言将付先财打死,便是当地政府指使雇佣当地不法分子所为的。
     中国政府的官员直接使用黑社会手段,在压制迫害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案件中,也是大量存在日益普遍的做法之一。维权人士郭飞雄在公安机构门前遭到毒打,公安警察直言不讳地说是有关部门在执行工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被横蛮禁锢在家超过半年,他想外出不但被非法阻拦还常有人身伤害,就是想看望他的亲戚朋友也常遭到毒打,而施暴者就是围困陈光诚的当地数十名警察。这些警察的暴虐行径常常被受害者痛斥为流氓无赖,而有的时候警察坦言承认他们就是流氓,并说是流氓收拾了也是白收拾。
     专制极权为了维护统治,从来不惜采用一切手段,当然也包括流氓黑社会手段。但是流氓黑社会手段,总是专制极权的最后手段,专制极权兴盛的早期阶段,是不屑于公然使用流氓黑社会手段对待民众的。例如毛泽东统治时代的鼎盛时期,公开并大肆宣传对社会民众的压制迫害,以此宣示政权的统治意志和政府意识,并以此作为最主要有效的统治手段。只有这个政权的统治意志和政府意识衰败了,甚至成为社会的笑柄并为一般人所厌恶,专制政权才不得不堕落到与流氓黑社会一伙为伍。无疑中国政府的流氓黑社会手段还将持续下去,今后甚至会更多的出现流氓黑社会手段的政治谋杀。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专制政权,可以靠流氓黑社会手段长命百岁,人们倒是有理由相信,这样的手段预示了这个政权来日无多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2006年2月23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青:中国警察何以如此猖獗
  • 刘青:唯利是图导致民主向专制缴械
  • 刘青: 人权斗士在压制下生存发展
  • 刘青:依法讲理的代价
  • 新闻控制与新闻冲击/刘青
  • 任不寐 :遥送刘青先生离开中国人权
  • 刘青:谈河北定州血案的方方面面
  • 官匪联手 人权何在/刘青
  • 评议联合国的人权机构改革/刘青
  • 茉莉:刘青的生活不奢侈,但是赌博
  • 《反分裂法》与人权/刘青
  • 刘青: 中国抓间谍为何被谴责?
  • 徐沛: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 唐捷:除了就职,中国人权刘青更应该学会辞职
  • 刘青:政府等于判赵紫阳无期徒刑
  • 刘青:上访是不是维权的有力手段?
  • 中国攻击美国虐囚究竟想说什么?作者刘青
  • “中国人权”主席刘青谈中共倒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