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半个多世纪的假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博讯2006年3月03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一)”狼来了“50年
     (博讯 boxun.com)

    胡乔木在反思中共建制后的极左错误时谈到:“中国感觉全世界似乎都打算围困和扼杀剩下的仅有的革命圣地。”这也就是那个“敌人磨刀,我们也磨刀”的虚拟前提。曾几何时,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一度虔诚地信奉:“只要帝国主义存在,战争就是不可避免的”信条。于是我们的大街小巷都在“深挖洞,广积粮”,准备帝国主义登上门时,好“关起门来打狗”。领袖们对人民喊“狼来了”的假说已有许多年了。直至后对抗时代,仍有人要把如此假说演泽下去,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曾为大陆媒体炒热的《中国可以说不》一书,就曾这样演泽说:“检视中美关系正常化后二十年的每一步,美国的所有动作都有它的深藏的有时是秘而不宣的底蕴。这个底蕴我们完全有理由称之为帝国主义的阴谋。”这就是美国狼要吃中国羊的阴谋。于是作者如此声言:“我们必须告诉全世界,谁也别轻慢中国——否则,必将会背上一笔长久的债务,可能会加倍地偿还。”该书又说:“美国对华政策所谓的保持接触的实质和目标是继续‘和平演变’,也就是颠覆,最终将中国搞乱,扶植亲美政权,进而控制亚洲,为其世界帝国的建立扫平道路。”这种情绪化的言论,在中共极左派那里大有市场。另一本书《中国为什么说不》则更加明白无误地说,美国“对中国采取一系列直接和间接的遏制措施。恰如一个寓言所讲述的,尽管下游的羊从未冒犯上游的狼,但狼却仍然以羊在下游喝水弄脏了上游的水为借口,要吃掉不幸的羊。”于是作者如此幻影,“帝国主义情感发作,而且是本世纪中期新月形反华包围圈在世纪未的复活。”
    
     近几年来,有人仍坚持“整个帝国主义西方世界都企图使社会主义中国最终纳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统治”的冷战心态,大谈特谈“中国被威胁”的论调,如同我们以前偏而夸大“战争不可避免”一样,夸大“围堵中国”言论的范围和作用,以为他们坚持“反和平演变”宣声造势。这便成为后对抗时代中国一部分人久治不愈的政治心病。
    
    不错,我国自从改革开放以来,经济上大有发展,带动了综合国力的提高;同时也不可否认连年两位数增加军费开支,发展更新武器装备,引起一些周边国家的不安和国际舆论,有人便提出“中国威胁论”和“围堵中国”的言论。但这些言论如同我国的说不言论和坚持与西方对抗的立场一样,毕竟不能代表大多数,不能反映世界进一步和解的主流,因此也不足以为虚拟“狼来了”的命题提供论据。
    
    今日时代,是一个世界各国基于自己的利益纷纷扬弃意识形态之争,以经济合作与竞争取代军备竞赛的时代,谁能够用物美价廉的产品横扫世界,谁就是未来的世界强者,只有疯人傻瓜才会穷兵黩武,举起刺刀去侵略疆土,成为世界公敌。如果我们不能学会与人合作,兼容并取,不失时机地加快改革,提高经济活力和全面解放民族的自由创造能力,与各种思想、文化、价值观念和平共外,而在未来的世纪经济之争中落伍,那么只能从自身寻找原因。
    
    即使在冷战的对抗时期,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也没有放弃发展经济,而我们却在大搞“群众运动”,“阶级斗争”和虚构“狼来了”的故事,以至于贻误了时机,沦落至此,难道这种历史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今天,我们要问哪个“帝国主义”尚存“亡我”之想?是继承了大苏联主要遗产的俄罗斯吗?是不是它与我们结成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也是居心叵测?那么是日本人吗?日本虽然不甘心做政治上的“朱儒”,但它毕竟作为二战战败国,在国际社会监督之下,不敢越雷池一步。它除了把“丰田”车驰进中国,便再也无能为力了。那么是不是西欧各国?英国、法国、德国或意大利有亡我之心呢?不要说法、德等都与中国关系友好,英、意等国也已改弦更辙,即使他们心余而力也不足。
    
     那么现在剩下的就只有“美帝国主义”了。可以肯定,那些眼观六路,警惕性极高的“羊”,是确定无误地把“美帝国主义”幻觉为一只随时都可以扑下来的“上游狼”了。
    
    (二)中美和解是“帝国主义”的“阴谋”吗
    
     按《中国可以说不》一书的说法,中美关系和解20多年来的“每一步”,都底蕴着“帝国主义的阴谋”,而我们“伟大的人民”,竟然就没有看穿敌人的“阴谋”,国家领导人还要去羊给“狼”拜年,这岂不是要大祸临头了吗?
    
    不错,中美关系是有过相互敌视的不快历史,但也始终没有超出过遏制的慎重界线。虽然两国建交以后也是一波三折,但对话与合作始终是大方向,两国人民友好是大趋势。我们不能赞同那种偏面搜集、例举美国对华不友好的事实、资料与言论。甚至靠统计撤谎,用不道德、不公正的手法支持那种狭隘的政治偏见。
    
    任何一个处于公心、立场客观的人,都不能否认,自从中美建立正常外交关系以来,美国历届政府都反对孤立中国,主张“保持接触”,坚持对话。没有任何能摆到桌面的证据证明,美国有意吃掉中国这只“羊”。即使美国坚持对华人权提出批评的国会,也决不会赞同他们的政府施行旨在灭亡中国的政策。美国国会最担心的恰恰就是中国灭亡所泛起的“黄祸”。更何况美国人民虽然具有率直批评别人的习惯,但对中国人民仍怀有友好之情。他们也曾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过不小的贡献。
    
    我们不该忘记半个世纪前,美国龙纳德将军领导的志愿军航空”飞虎队“,在中印缅战区对日作战的贡献;不该忘记美国空军开辟喜玛拉雅山航线,向中国运送增援军事物资的艰险“驼峰”飞行;不该忘记史迪威将军、戴维斯、谢伟思、德宣德等美国友人和美军奔赴延安观察团,对我抗日战争所给的崇高评价和道义声援;不该忘记以史沫为代表的许多美国作家、记者毕生致力于中美友好,热情向世界介绍和报道中国;不该忘记是尼克松、基辛格等一批富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首先向北京伸出了友好的手;更不该忘记克林顿政府为争取国会批准给中国永久最惠国待遇,已竭尽了全力。今天我们怎么能把他们解释成是狼吃羊伸出来的舌头?
    
    曾记否,尼克松在第一次访问中国离行之前,发表了这样一段准确表达政府立场的讲话:“我们每一方都有这样的利益,就是维护我们的独立和我们人民的安全;我们每一方都有这样的希望,就是建立一种新的世界秩序,具有不同价值标准的国家和人民可以在其中和平相处,互有分歧,但相互尊重,让历史而不是战场对他们不同思想做出判断”。最后他引用了美国国父华盛顿的谆谆之嘱说:“对一切国家恪守信用和正义。同所有的人和平与和睦相处。”
    
    要知道,直至今天我们的大部分出口产品都是销往美国,只有那里的宠大市场才能更多地消化我们和大批劳动密集性的出口产品。
    
     (三)”反和平演变“与发展军备
    
     既然我们有半个世纪的“假说”和“狼来了”的故事,就无法全神贯注地发展经济,敝开国门,与国际社会交好,而要有相应的对策与方略,这也就是我们延续了近半个世纪的在精神要“反和平演变”,在物质上要“准备打仗”,要我们十分贫穷的经济,承担无法承担的强化国防建设开资。在中共第一代领导极左意识的引导下,中华民族曾一度误入歧途,教训十分深刻!今天仍有一些人虚构“狼来了”的故事,借以支持自己坚持冷战的意识和对抗心理。
    
    中共建制后,在思想意识形态上始终都如同一只惊恐的“羊”,保持高度的警惕和防范状态,过份的敏感那句要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党的第三代、第四代身上的话,以至于寝食不安,高度紧张。因而,中共历代领导人无不坚持排斥外来文化,抵制“资本主义思想”腐蚀,唯恐我们吞下“糖衣炮弹”。
    
    其实“和平演变”曾作为“帝国主义的阴谋”,反映了对抗社会的特定含义,即放弃战争和武力征服的手段,转而采用渗透式的政治、思想手段,促使由一极向另一极的“和平变化”。尽管这种思想较之发动侵略战争温和了许多,但毕竟也是一种“不是黑就是白”的对抗意识使然。如果说在冷战时期,各自基于对立的立场提出“埋葬一切帝修反”与“和平演变”还是有理由的,但冷战结束,东西和解,阶级分野模糊,意识形态谈化的今天,人类已经开始共同放弃对抗立场,合作起来向新文明社会过渡。由此“和平演变”已失去了两极对立的含义。
    
     今日世界,“和平演变”是所有国家的共同选择,是时代的进步,历史的必然。不管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也不管东方世界还是西方世界,或者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将无一例外地向后对抗时代的国际秩序、文明规则和生活方式“和平演变”;不可抗拒地向多元、民主、公平的新文明社会“和平演变”。或者用一种更加积极的提法——“和平演进”。这种演进不再是一极向另一极的演变,和一种制度向另一种制度的演变,而是一种共进、共荣、共达,也即“二合出三”意义上的“和平大演进。”
    在今天这样一种世界性的大交流、大融合、大发展的时代,我们没有理由再从对抗的立场出发,用一种思想排斥另一种思想,一种文化排斥另一种文化,一种生活方式排斥另一种生活方式。或者把人类共同追求的理想生活,拱手让给“资产阶级”。
    
    有人说民主自由只是资本主义的价值观,正如说住别墅、坐轿车只是资产阶级腐化生活方式一样荒唐。我们既然可以把住别墅、坐轿车当成国家追求的经济目标,同样也应当把民主和自由作为国家追求的政治目标。正是基此一个简单的道理,今天“抵制精神污染”,“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反和平演变”已经成为极其陈朽的观念。
    
     今天谁拒绝人类社会和平演变,谁就是在拒绝人类的进步,社会的发展:谁就是拒绝自已于时代之外。
    
     中共建制后假想“狼来了”的另一方面,是要在物质上强化国防,扩大军费开支,研制更新武器装备,以求进入军事强国地位。中共政府一直要人民相信,勒紧腰带,发展毁灭力极强的核武器是要防止被“狼”吃掉,那么那些没有核武器的国家,是不是都被“狼”吃掉了呢?当年“不结盟运动”的领袖印度没有核武器,也不寻求任何势力保护,却被誉为“反帝国主义”的旗手,但无论美国还是苏联,都想拉拢它,而谁也未曾虎视它。
    
    当然,保持一定的国防力量和武器装备质量都是必要的,但必须保持在仅仅用于防御的慎重界线。今日世界,已不再是“不强兵必辱国”的满清时代。我们没有理由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必须谋求军事强国地位。
    
    《中国还是可以说不》一书火药味十足地声称:“我们的海军力量应该有多大?我认为,应该保持能够在南海、东海和渤海同时打三场中大规模海战的力量。同时,应该建立一支快速海上反映部队和一支超级巡洋舰队,海军要逐步从沿海走向海洋海军。”并要求中国至少要有三至五艘航空母舰。这种建立海上强权的鹦鹉学舌,是在对我中华民族进行灾难性的误导。
    
     冷战后的世界,多数国家都已放弃仅仅依靠强化国防的老路来维护自身安全。各大国纷纷进行武器大消减,部队大裁军。美国自克林顿上台后,1994年比93年消减国防军备开支140亿美元,到1999年,陆军从14个师减到10个师,国民警卫队从8个师减少为5个师,航空母舰由13艘减为12艘,空军从28个联队减少为20个联队,海军陆战队从18万减少到17.4万人。1997年,北约16国总兵力消减25%,军费开支也开始逐年减少。法国1997年陆军减至22.5万,近5年来平均每年减少一万,海、空也都有相应裁减。英国1994——1995财政年度的防务开支消减15.7亿美元,国防部决定裁掉2个新型导弹系统,一个“旋风”式战斗机中队和众多的军舰及攻击潜水艇。德国从1994年开始国防预算将减少到475马克。
    
     当此世界性的裁军和削减军费之机,中共政府还有什么理由再演释“狼来了”的故事,或者仅仅为了加强说不的声音,而在教育经费,解贫经费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连年增加军费开支,大量购买研制和发展先进武器。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不应与它国在国防上盲目攀比,我们只要与自己比,军费比以前增加了还是削减了?为什么世界缓和了,多数国家已削减了军备开支,我们反而还要增加?我们的军事力量是否严格控制在防御性的慎重界线之内?尽管我们强调了军费增长中的物价上涨因素,但是我们的大量军工企业的利润投入,却并未计算在军费之例。实质上中国的军费开资,绝不仅仅是公开的数字。
    
    今天, 如果政府不顾人民疾苦,滥用纳税的血汗钱,发展航空母舰,中共新一代领导人的和平形象,就是值得怀疑的。
    
     但愿中共不要再有人演释“狼来了”的故事;但愿我们在裁军50万的同时,军费开资也减下来,用于解决教育经费不足和扶贫解困,以及工人下岗失业问题。
    
     世界和平的前途,在于每一个国家的共同承诺。已有大规模杀伤武器和攻击性武器装备的国家,应继续销毁和裁减下来;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攻击性武器的国家,决不能以任何理由再研制、购买和发展。每一个国家都应仅与自己的昨天比,而不能横向攀比——人家有的我有没有?如果这样攀比,那些没有核武器、化学武器、生物武器的国家,是不是也要积极发展。如此以来,全球性军备竞赛便永无止境。
    
     中华民族应时时提醒自己,永远树立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形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比较——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 牟传珩:保稳定:加强精神文明—江泽民时代双继承建设
  •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
  • 牟传珩:铁窗遇知音
  •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
  •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 牟传珩:我被劫持在命运的磨盘上
  • 牟传珩:求效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邓小平的“合二为一”
  • 牟传珩:邓小平时代的外交定位——中共三代外交探索(3之2 )
  •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 牟传珩:“四权五化六主张”圆和宪政变革方案
  • 牟传珩:以“阶级斗争为纲”-- 毛泽东时代的“一分为二”
  • 牟传珩:囚徒打油诗
  •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庭辩论纪实
  • 牟传珩:国际社会的“第三种力量”走向
  • 牟传珩:五层楼上的小屋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