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再谈王蒙该不该获诺贝尔文学奖一事/王童
(博讯2006年3月02日)
    有关王蒙该不该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讨论本应早己过去了,但现在回首往事总得要把那些迷雾拨开,于是就旧事重谈。王童
    王蒙若获了诺贝尔奖我一点都不奇怪
     >王童 (博讯 boxun.com)

    >近来,围绕着王蒙提名诺贝尔文学奖一事,又出现了一些事事非非,对王蒙尖刻、不顾事实的批评有时甚至还来自自命为自由派知识分子的笔下,这实在令人困惑。这些人莫名其妙的观点之一便是王蒙活得太聪明了,正反两面都兼融一体,在其中如鱼得水般得活着。我不明白这正反左右指的是什么?王蒙的作品与言论究竟又说了些什么.?想必批评者自己也末必就能弄清楚。因今天的舆论界己养成了人云亦云、众口烁金的习性,而全不顾事实本身。
    >对我来说,王蒙就是一个在不同历史时期中对中国文学与文化做出突出贡献的人物。无论是早年的《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到"季节"系列的长篇小说,仍至将意识流文体介绍至中国的试验,都给窒息的中国文坛吹来了一股又一股新鲜的气息,开拓了人们崭新的眼界。那一时期创作的《风筝飘带》有些片断我至今还能背诵起。而一个能写出《坚硬的稀粥》和《起风了》这样针贬时弊小说并由此被极左杂志《中流》大加讨伐的作家,从任何一个角度来审视,都是最突出、最重要和最值得称道的。但非常令人奇怪的是,王蒙作品中隐含的那些对僵化体制的批判,对伤痕中痛苦的反思,对民主自由和新生活的渴望,全不被人们注意,而一味的在所谓"人品"上吹毛求疵,自以为是的觉得找出了一些"弱点"。其实,说到人的弱点谁又没有呢?在文艺作品一再强调要尊重人性-要恢复人的本来面目的今天,有些善挖他人"隐私"的人,却在不停的求全责备,以图希望出现另一个体系里的道德完人与"高大全"。自新时期以来,文学艺术界的有识之士一再强调,要给文艺创作一个宽松的局面,这一点在王蒙主事时,实际上是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著名作家张洁就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人当领导是再好不过了。而今天,这种宽容在王蒙和贾平凹等一些优秀作家身上却成了紧箍咒了,他们比梁效还梁效、比罗思鼎还罗思鼎,比姚文元还姚文元,比江青还江青。而这些人往往又举着民主自由与"言论自由"的旗帜,到头来,和《中流》杂志的大批判文章几乎是沆瀣一气,并总觉得自已是能指点人灵魂深处走向的巫师。
    >至于说到活得聪明与糊涂,不要忘了雨果说过的比天空还要广阔的是一个人的心灵,谁要总是贸然去给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去下结论,说长短,注定是一个误人误已的误区。当然,在中国这个特殊复杂的政治环境里,要贯彻一下自己的真实想法,有时是不得不采取"曲线救国"的战略。许多大义凛然站着说话不腰疼批评王蒙的人,自己不也一样虚与婑蛇的活着吗?活得"聪明"一些总比活得糊涂一些要强吧!
    >写《王蒙与诺贝尔文学奖提名骗局》的曹长青先生写过许多揭露内幕的文章,有些观点我非常赞同,甚至击节称颂,但对王蒙的"揭露"恰恰是一叶障目了,也是他长年在国外,隔岸观火不知究里所致。因当今的中国现状不论是诺贝尔文学奖也好,诺贝尔和平奖也罢,是非常需要一个帕斯纳尔捷克、车尔仁尼琴与萨哈罗夫式的人物出现(高行健的折桂客观上并末给中国文坛带来影响,这是件非常遗憾的事)。在中国文化薰陶中成长起来的文学大师王蒙自然与之不能相类比-中国有中国的国情、中国有中国文学的特点。但如果从渐进推进中国民主化的进程与文学的动力来说,王蒙获得诺贝尔奖我一点也不奇怪。-
    >
    
    > 再谈提名王蒙获诺贝尔文学奖一事
    王童
    夏志清和曹长青先生就提名王蒙获诺贝尔文学奖一事,已发表了自已的看法,我在《王蒙若获诺贝尔奖我一点也不奇怪》一文中也己阐明了我的观点,本不想再敖述了。但紧接着又看到夏、曹二人讨论此事所发表的高论,如梗在喉,只好倾吐一下。如夏先生所说的王蒙曾当过文化部长,有反作用,不可能获奖云云,不知有什么根据?因为他紧接着举出的萧洛霍夫的例子,本身就难自圆其说。因萧氏本身就当过苏联作家协会主席并主管过苏文化口,而且在斯大林去世后曾写过肉麻的称斯为父亲的悼念文章。我不知获奖同当官有什么必然联系,诺奖评委会是否有过这一规定。因如果按这一规定,身为英国首相的丘吉尔也不应该获得。也许夏曹二人指的是在所谓共产党体制下当的官,有“左”的面孔,有违背人类崇高理想追求的精神?所谓异议作家是否也是诺奖委员会明文规定的,因如若按照这个准则,百多年来,众多的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是否都要打上这个标签?
    萧洛霍夫的得奖,夏先生言是因《静静的顿河》作品质量高,王蒙不能与之相比,可王蒙为什么又一定要去同萧氏相比呢?对文学作品的认识本来就是一个仁所见仁、智所见智的事,国情不同,文化环境也有差异,你有何权力能代表所有的读者认为其“过时了”呢?而且谁都知道王蒙是在什么政治气候下当的官,又是在什么情况下辞的职。在中国复杂多变的政治生活中,这本来是一个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事,身居国外的曹、夏二先生难道会不清楚吗?
    毋庸菲薄自已,中国是一个文字文化大国,如果说在近代科学文化落伍了,文学艺术也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人为破坏,但其文字的底蕴,唐诗宗词及《红楼梦》中的意境,西方人是否能体会到,由之在此文化哺育成长起来中国近当代作家的作品,他们可否知晓,都存在一个沟通的问题。据去过设在瑞典诺奖总部的中国作家回来说,那里介绍的中国文学作品包括姚文元的一本小册子在内瘳瘳可数。而成立一个诺文.学奖提名委员会相应地介绍一些中国作家和作品,也许不是一个最佳选择,但也不是一件什么坏事。曹长青先生认为此提名是一个骗局最充分的理由便是,这个提名机构没有被授权,因而提名也就自然是个骗局了。但现在该提名委员会主席冰凌先生已出示了无可辩驳的授权提名的信件、物证,该是把这“骗局”揭穿了吧!当然,对该提名委员会所提出作家人选,有些我也不甚满意,如曾提名的罗先贵、罗清和二人我就坚决持反对态度。
    中国文学被西方戴着有色眼镜而忽视,并非只是王蒙,就是梁启超这样的“百科全书”式的人物、鲁迅这样洞悉中国人灵魂的文学大师,不也一样不被注意吗?记得当年授与日本川端康成诺奖的一个评语便是他准确地反映了日本人的精神世界,而鲁迅比之相对于中国人不更入木三分吗?梁启超的修身起家平天下的政治文化功绩,又有哪一个西方作家能于之比肩呢?现代的作家,除王蒙外,张洁、贾平凹、陈忠实、刘恒、余华、苏童等也都有其实力问鼎。可百多年来,处于亚洲文化中心的中国何以总被弃之圈外而不被重视呢?从这个角度来看王蒙得不得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引起世人对中国文学的注目。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国和世界人民的胜利-回首美国大选的延伸话题/王童
  • 鲁迅的位置/王童
  • 中国足球就是“东亚病夫”/王童
  • 《走向共和》还是走向“专制”/王童
  • 王童:《走向共和》还是走向“专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