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比较——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博讯2006年3月02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如果说毛泽东的“一分为二”、“阶级斗争”政治哲学,是世界两极对抗,冷战激烈冲突的时代产物;那么邓小平的“合二为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政治哲学,则是冷战从衰落走向死亡的时代产物;如果说毛泽东是从对立的角度看待统一,两点两面地观察思考问题;那么邓小平则是从“合二”的角度看待对立,也是两点两面观察思考问题;如果说毛泽东习惯于在“对抗”中赢得利益;那么邓小平则更善于在“妥协”中赢得利益。如果说第一代领导人的政治哲学,是在政治上不断把朋友“加工”成敌人;那么第二代领导人的政治哲学,则要在政治上把“敌人”变成了中立者。如果说毛泽东时代在经济上基于意志出发,“手拉肩扛”式地简单、直线运动,推动社会发展;那么邓小平时代在经济上则适应客观规律,把生产力作为杠杆,进行半圆运动,起动经济发展。
     (博讯 boxun.com)

     由于邓小平时代没有同时解决政治改革问题(为经济改革提供政治条件和制度保障),进行滑轮式的全圆运动,因此他的“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改革,只能停留在半圆运动的层面上,而无法超越弧弦的高度,以至于进不去,退不回,反而加剧了社会腐败和精神危机,以至于导致了“6、4惨案”。这是任何一个处于公心的人都无法否认的事实。邓小平留下的遗产,不仅仅是经济改革的成果,更有经济改革的深层次难题和政治风险。应该说中共第二代领导人在经济上把能改的、易改的都改了,而把难改的,带有风险性的改革,都留给了“第三代”。
    
     在人类社会的伟大实践活动中,任何一代政治家及其思想,都是那个时代的产物,有其产生发展的合理性,也有其随着时代的进步而走向结束的必然性。前人遗下的正确东西,将对后代产生深刻的影响,成为后人有条件地加以利用的财富。但任何不考虑历史的、现实的条件,盲目照抄、照搬或复制前人的东西,都是注定要失败的。更何况当代社会,日新月异,迅猛发展,更替极快,即使最新的思想理论,也需要不断的修正、更新,以适应时代的发展与变化。谁顾恋影子,谁就是对光明的背叛。
    
    当今世界已进入后对抗时代,伴随着全球圆动工具革命,世界从缓和走向合作,试图坚持对抗赢得利益的机会越来越少,一个全新的文明社会呼之欲来。今日全面开放改革着的中国,需要新旗帜、新理论和崭新姿态的政治家;需要站在巨人肩膀上,将中国的经济改革“半个圆”与政治改革的“半个圆”结合起来,“二合出三”、全圆运动地推动中国社会向前发展。后对抗时代的中国,不仅需要经济、政治两点、两面的消极结合,而且还需要哲学的、文化的积极创新,彻底摒弃不断“加工”敌人的对抗意识,融合对立,包纳差异,汇合东西方的一切文明成果,创造性地探索“把敌人变成朋友”的圆和新思维。
    
    后对抗时代中共传统精神支柱已经倒塌,代表新文化发展方向的改革力量需要果断地举起新文明的理论旗帜,迎接现实挑战,解释历史问题,预测未来发展。新文明理论的现实意义,正在于主导人类在公平、效率、法制的多样化世界里,不断地进行和平大演进。社会和平大演进是人类社会圆和发展的“节约原则”使然,谁拒绝演进,谁就站在了历史的反面。
    
     客观的讲,江后时代不再像他的前人那样,可以靠个人权威和领导魅力来发挥作用,而是要依靠集体智慧发挥作用。因此,后对抗时代的中国更需要科学的治国理念和民主议事规则;更需要探索新一代代领导集体全新的政治思想。江泽民作为中共第三代领导核心,同时继续了毛泽东、邓小平两代人的政治遗产,在短短的几年执政生涯中,尽管没有像前人那样形成明确的政治哲学,但却有他在对内“稳定压倒一切”和对外“不搞对抗”的总前提下,政治上“惩治腐败”,经济上“继续改革”和文化上“加强精神文明建设”三位一体的治国方略与政策体系。
    
     然而对内“惩治腐败,维护稳定”,只有进行彻底的政治改革,建立公平竞争和监督制约机制才能加以解决;“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只有全面接受和发展新文明理论,才能形成新时代旗帜鲜明的“共同理想和精神支柱”;而对外“不搞对抗”的立场,也只有“共同妥协(积极妥协)原理”才能加以科学的解释。
     毛泽东时代的哲学精神体现了一个“分”字,“分”的政治结果又体现在一个“斗”字上。毛泽东崇尚意志的力量,他的“斗”更多地来源于情感。他希望借助斗的手段,用意志的力量实现社会“公平”。邓小平时代的哲学精神体现了一个“合”字,“合”的政治意义就是“综合”。邓小平强调自然规律,他的“合”更多地来源于经验。他希望用“合”的方式,在遵循规律的前提下,提高社会发展“效率”。江泽民时代的哲学精神却在于一个“承”字上,“承”的政治内含就是“双继承”。江泽民的政策立场介乎于情感与经验之间。他希望借助“双继承”维护社会“稳定”。
    
     由此可见,“公平”“效率”“稳定”,是中共三代领导政治哲学所追求的不同目标。
    
    今天,是一个全球剧变的后对抗时代,伟大的时代塑造杰出的领袖。谁能最先领悟一个“和”字,全面掌握“二合出三”圆和新哲学,兼容东西方一切进步成果,扬弃对抗社会意识的全部糟泊,借助电脑加谈判两种工具,“二合出三”地创造圆和新文明,谁就会最先赢得代表新纪元发展方向的领导权。而中共第四代领导人的政治前途就在于否定错误,超越前人,不为情感与经验所囿,而从理性的认识立场出发,站在“和”的至高点上,“二合出三”地赢得新知识和新建树!
    
    于是,胡景涛终于口头上提出建立“和谐社会”,但他能真正理解“和”的深刻意义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保稳定:加强精神文明—江泽民时代双继承建设
  •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
  • 牟传珩:铁窗遇知音
  •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
  •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 牟传珩:我被劫持在命运的磨盘上
  • 牟传珩:求效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邓小平的“合二为一”
  • 牟传珩:邓小平时代的外交定位——中共三代外交探索(3之2 )
  •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 牟传珩:“四权五化六主张”圆和宪政变革方案
  • 牟传珩:以“阶级斗争为纲”-- 毛泽东时代的“一分为二”
  • 牟传珩:囚徒打油诗
  •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庭辩论纪实
  • 牟传珩:国际社会的“第三种力量”走向
  • 牟传珩:五层楼上的小屋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