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树庆:维权与民运结合,方能相得益彰
(博讯2006年3月02日)
    
    
     (博讯 boxun.com)

     维权,也有称之为"维权活动"或"公民维权";民运,也即"民主运动"的简称。两者既有区别,也有共同点,我的许多朋友由于对两者的认识不同,因而有了不同的策略和操作,犹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就两者之间的区别而言:维权活动更关注的是一桩桩具体个案,以确保公民权利在行使时免受不法侵害,或者公民权利在遭受不法侵害时如何讨回公道,其操作以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启动与进行法律程序为主,争取媒体的聚焦和关注为辅的策略;而中国民运,重点是要在中国大陆建立"主权在民、权力制衡与依法治国"的民主体制,其操作通过提出与现行政治状况不同的意见并组织反对力量来推动。
    
     正是由于这两者不同的策略和操作,产生的社会效果也有很大的差别:
     第一,维权活动直接关系到许多案涉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维权活动人士往往与部分民众关系密切并深得他们的爱戴与拥护;而民运,因其"民主、法治、人权、自由"等概念的抽象,广大人民群众由于长期受统治势力的愚弄和奴化而不能深谙或切实体验出"民主、法治、人权、自由"的意义所在,实际上大多数民众由于"事不关己"对民运处于好奇而又缺乏热情状态、甚至不少人还笼罩在"政治迫害"的恐惧之中。
    
     第二,维权活动所要解决的问题特点是"微观"和"事急",由于一般不直接触动政治体制,似乎不容易被当权势力找到政治迫害的口实,容易被有些维权人士认为是"安全"的假象,但实际上维权活动得罪的往往是当权者本人,要解决的矛盾更尖锐、更直接和更急迫,在官官相护的传统与体制下其面临的危险性同样不可小看,这方面的教训现在也已经数不胜数;民主运动所要解决的问题具有"宏观"和"事缓"的特点,由于其所要解决的问题不仅具有根本性同时也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要靠长期的奋斗与推进,决非单靠几个人的一朝一夕努力就能毕其功于一役,当然前赴后继的牺牲也从未间断过。
     第三,恰恰由于中国大陆目前的"(共产)党主"与"官主"的官本位权力凌驾于"民主、法治、人权、自由"之上,一但触及权力主体贪得无厌的既得利益,维权活动往往是劳民伤财、无功而返,甚至还常常遭受贪官污吏的刁难与打击报复,几乎已经快走到了绝望的死胡同;而中国的民主运动,由于其脱离了民众的切身利益而难以获得广大民众的积极参与和持久支持,还由于许多优秀的民运活动家不是被共产党关入大牢就是被共产党"驱逐出境",在屡败屡战的不屈抗争中一直难成气候。
     虽然具体到某一事件,是单纯的"维权"或者"民运",还是两者的结合,应该说"运用之妙"在于参与者根据具体情况"存乎一心",没有也不应该有"放之四海都皆准"的固定模式。但总体而言,只有将维权与民运结合,方能相得益彰!这不仅是个论理的问题,而且在实践中已经成了必然的趋势,不少维权人士也是中国民主运动的积极参与和支持者,不少民运人士都在积极投身到燎原的维权活动中。有时候,一个行动,到底属于维权行动,还是属于民主运动,抑或两者兼而有之,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更好地让公民的权利与自由获得尊重与保障。
     高智晟律师发起接力绝食的活动,使维权与民运的结合达到了近几年来难得一遇的空前规模,在此"勇气、意志和智慧"的较量中,大家合力尚显"势单力薄(尤其在面临打压的国内)",如果一定要把维权与民运割裂开来甚至要"老死不相往来",正中了谁的下怀,又伤了谁的心?
    
     丁子霖女士作为天安门母亲的杰出代表,表现了的伟大的爱和坚毅,她是我最尊敬的人之一,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如此!但尊敬并非等同于盲从,丁子霖女士为署名的致高智晟的公开信《请回到维权行列中来》,由于我不敢苟同,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所以特撰此文以表异议!
    
     陈树庆
     2006年3月1日完稿于中国杭州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与民运结合,方能相得益彰/陈树庆
  • 是军队国家化主张"违宪",还是中共当局的内政与外交表里不一?/陈树庆
  • “国家秘密”不得成为滥用权力的遮羞布/陈树庆
  • 对杭州市公安局有损政府信誉行为的质询函/陈树庆
  • 陈树庆:不义于近,何以取信于远?
  • 陈树庆:评盗窃公权势力再次迫害许万平先生的刑事判决书
  • 强烈谴责中共重庆地方当局"私设刑堂"重刑迫害许万平/陈树庆
  • 陈树庆:赵昕被殴打案,突显法律平等保护的缺失
  • 陈树庆案:“中国宪法第一大丑闻”二审判决结果,早在预料之中!/孟子达
  • 陈树庆:法律职业资格证行政许可第一案二审 即将开庭
  • 从陈水扁律师说到陈树庆律师/徐光
  • 略论违宪审查制度/陈树庆
  • 不知彼不知己 朱成虎非蠢才,谁蠢才?/陈树庆
  • 贼喊"捉贼","天下大势"意欲何为?/ 陈树庆
  • 陈树庆:应该释放许万平
  • 《"五四"全国同步大游行号召书》是警方诱捕爱国者的陷阱?/陈树庆
  • 陈树庆:我暂时不爲赵昕呼吁
  • 陈树庆:对杭州市公安局有损政府信誉行为的质询函
  • “违宪审查第一案”二审判决书和申诉状/陈树庆
  • 中国法律职业资格行政许可第一案二审法庭内外/陈树庆
  • 欧阳懿被拘 赵昕陈树庆等呼吁关注
  • 陈树庆:请关注欧阳懿的安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