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保稳定:加强精神文明—江泽民时代双继承建设
(博讯2006年3月01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博讯 boxun.com)

    (一)收买人心从惩治腐败入手
    
    当邓小平彻底退下军委主席的领导岗位,举着话筒向全党作最后的“政治交待”时说:江泽民是合格的军委主席,因为他是合格的总书记。由此,邓小平力主的所谓“第三代领导核心”,也就从此真正接班了。
    然而,邓小平在移交权力的同时,也将中国改革道路上的机遇、挑战和风险,乃至他所称的“政治改革遗愿”,一起移交给了江泽民。
    
    应该说,毛泽东毕生信奉意志的力量,凭着“阶级斗争”四个字,打败了蒋介石,统一了大半个中国。当他在天安门城楼上用浓郁的湖南口音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时,不能不说这是他及其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的一大胜利。然而,建制后毛先生继续采取人斗人,人整人的斗争哲学,使一个统一的民族四分五裂,导致国家经济的全面萎缩,却又不能不说是一种失败。他眼看着自己领导的“站起来的人民”却“穷了下来”时,不无遗憾地闭上了眼睛,没有能圆他那个“富强的新中国”之梦。
    
     邓小平在承接毛泽东之后的权力时,也承接了机遇、挑战和风险,乃至那个“未圆的梦”。于是,邓小平基于经验主义的立场,用“合二为一”哲学,取代了毛泽东的“一分为二”思想,从振兴经济的缺口切入,把解放生产力的杠杆,巧妙地架在了“合”字的支点上——中国腾飞了。于是又有人说,“邓小平使人民富起来了”。
    
    但是,我们不能忽略他的另一面。中共第二代领导人在领导改革经济的同时,虽然也提出政治体制改革,但步子始终没有放开。邓小平掌控的改革,没有使政治的半个圆与经济的半个圆“合二为一”,协调发展;没有在政治上建立起必要的公平竞争,民主制约机制。因而社会在物质财富积累的同时,腐败也愈演愈烈,首创了世界经济增长第一和腐败发展第一的双记录。这种以牺牲社会公平为代价的结果,便导致了人民“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骂娘”的现实,甚至酿成以“反官倒”“反腐败”为诱因的1989年“政治悲剧”,成为他晚年无法再解开的一个苦涩的情结。邓小平同样眼看着“富起来的社会”又“腐败下来”时,不无遗憾地合上了眼睛,也没有圆他那个要使“中国全面进步”之梦。
    
     后对抗时代,江泽民从邓小平手里接过一面“改革”的旗帜,要圆使“中国富强、民主、文明”三位一体,全面进步的梦。然而两个时代、两种权力交接,其背景性质和任务都是不一样的。
    
     邓小平时代面对的是一个民心背向、经济崩溃的中国,因而邓小平所面临的最主要任务是恢复信心,振兴中国经济。他的成功,与他的时代要求是一致的。他的“合”的支点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原则,便具有了哲学意义上的合理性。
    
    江泽民时代面临的是一个继承经济发展成果,进入改革攻坚阶段,人民对社会不公和贪官污吏愤愤不平的时代。因此,江泽民时代的统治基点,就是要:确保社会稳定。他的首要任务本应是“惩治腐败”,进行政治改革,以求不仅使社会有经济发展的效率,更要有民主意义上的公平。这不仅是今日中国的时代要求,也是考验中共第三代领导人的胆识、魄力、能力乃至能否有所建树的政治试卷。在这张试卷上,必须用新的公式,得出新的结论。
    
     然而,江泽民不过只会守业的平庸之辈,他虽瞄准了赢得人心必须从“惩治腐败”切入,借以树立权威,塑造形象。但却仍然重复“打苍蝇、不打老虎”的把戏,却还要煞有介事的大造舆论,发动攻势,仅1994年一年,中央纪检系统就公布查获1490000宗贪污、贿赂等经济犯罪举报案件,有近4万党员干部被开除党籍,其中做秀式的搞了几个副部级。自1995年开始,又基于维护自己的权力需要“清扫门前雪”,对北京市委动作,追究王宝森、周北方等要员,中共贵州省委第一书记的妻子也被押向断头台,山东泰安市委、日照市委腐败曝光,甚至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也在十五大前夕被决定司法追究,可谓一举两得。继而,每年为造声势都要动用媒体,不断有腐败分子被清除的报道。后来又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判处死刑。聪明人一看便知,这不过是江泽民为巩固权力,赢得大胆“治贪”的政治秀而已。
    
    腐败是果不是因,是表不是本。刹吃喝风,限坐国产车,甚至惩处成克杰,追究陈希同,以及“讲政治”,抵制“ 拜金主义”和“资本主义腐朽思想侵袭”云云,都不能从根本上铲除腐败的温床。这些年来,中共中央三令五申,省市地方我行我素。
    腐败的根本问题在于制度的缺陷,只有建立起公平竞争规则和权力监督与制约机制,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这已经成为全中国人民的一致心愿和全体华人社会的共同认识。时代已向中共第三代领导集体提出了不容回避的新课题。
    
     今天,政治变革的条件已经成熟,时机迫在眉睫,需要的仅仅是跨世纪一代人的政治勇气和能力。为什么中华民族在政治上不能像在经济上那样超越姓社姓资的争论,大胆吸收人类政治民主的一切有益经验和进步成果?
    
    当江泽民在1997年“5、29”讲话中谈到:“经济体制改革要有新突破,政治体制改革要继续推进,精神文明建设要切实加强”时,当他在邓小平逝世追悼大会上呜咽地重提“政治改革”时,当他在“十五”大政治报告中不动声色的把政治改革与依法治国并提时,有些人开始暗自猜度,他已经把握了成功地跃向世界重量级政治家的跳板。全球人都在注目,中共第三代领导人将在后对抗时代的新纪元中如何动作?
     江泽民会有新的建树吗?
    
    (二)强调加强精神文明建设
    
    中共“十四大”是江泽民接班的历程碑。这次会议作出了三项决策:①抓住机遇,加快发展;②明确经济改革的目标是建立市场经济;③确定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在全党的双重指导地位。由此可见,江泽民太令人大失所望了。他更多地受制于传统力量的约束,只能贯彻一条既“讲政治”,又“讲经济”,在旧意识形态的制控下,推行“有限改革”,搞“双继承”政治路线。
    
    在江泽民的政治实践中,既有“一分为二”的影子,又有“合二为一”的调了,既在政治上坚持“四个基本原则”;又在经济上依靠朱镕基大胆走市场化的道路,推动股份制改革和推动加入世贸组织进程。江在政治上强调“稳定压倒一切”;在经济上向市场经济型转型,并深化到国有企业的改革。
    
     众所周知,经济的发展并不能代替社会的全面进步。于是江泽民又主导中共中央作出一个“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的政治决定。在中共第三代领导人看来,社会腐败,人无理想,腐朽文化侵入,都是精神文明环节薄弱造成的。因此“加强精神文明建设”,便成为中共第三领导人渴望动员全党,集合人民的一面精神旗帜。
    
    毛泽东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曾动员了一个民族投身于政治斗争,捞取政治资本的狂热;邓小平时代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同样动员了一个民族纷纷“下海”,发家致富的激情;江泽民时代则要有第三代领导人的“共同理想和精神支柱”。而“阶级斗争理论”已无市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又难避“一切向钱看”的倾向。勿用讳言,旧的信仰产生危机,中华民族失去了团结一致的精神支柱。这已成为困扰第三代领导人意识形态的主要难题。
    
    “精神支柱”不仅仅具有政治意义,还有其深刻的文化内涵。而无论是仅仅“讲政治”,还是仅仅讲经济,都无法解决人民深层次的精神问题。后对抗时代中国,流行起江泽民在天安门上观光的四句话:“往上看,飞机上坐的全是贪污犯;往下看,法轮功还在继续练;往南看,百万少女下江南;往北看,失业工人一大片。”中共第三代领导人正是反悟到这一点,才在党的“十五大”政治报告中这样指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文化,就其主要内容来说,同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一贯倡导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是一致的。文化相对于经济而言。精神文明相对于物质文明而言。只有经济、政治、文化协调发展,只有两个文明都搞好,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因此,江泽民要“全社会形成共同理想和精神支柱”。这可以说是一种三点论的认识、思考问题的结果,似乎比仅仅以“阶级斗争为纲”和仅仅“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都前进了一步。
    
     然而,这个“共同理想和精神支柱”,究竟是陈旧的还是崭新的?如果是旧的,那么它是对抗社会意义上的理想与精神,它早已伴随着对抗社会走向没落,不可能再凝聚民心,激发热情。怀旧是断无出路的。它不能用新视野、新思维、新理论来观察与思考问题,令人信服地回答后对抗时代的现实挑战,解决历史的、现实的、未来的社会矛盾。这是时代向中共第三代领导人提出的一张不容回避的答卷。
    
     从20世纪末开始,我们注意到江泽民为确保“稳定”的政治目标,多次强调“爱国主义”,希望用爱国主义作为精神文明的核心,用以集合民族力量,激发人民热情。这无疑是在尚未探索出新理论、新精神之前,添补信仰青黄不接时的一种临时措施。但是,“爱国主义”毕竟是历代社会都强调的一种精神,没有时代新意。而且“爱国主义”有时会因把握不当而导致偏向,滑向狭隘民族主义的泥潭,产生对抗意识。甚至会受“民族至上”主义操纵而“走火入魔”。人类历史上许多好战派,往往都是以“爱国主义”来煽动民众情绪,实现个人目的。中共党史上的极左时期,也常常罩着“爱国主义”的面纱,强化自我封闭与对抗意识。
    
    后对抗时代,世界已有“地球村”“太空船”之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日趋同化一体。我们在强调民族利益、爱国意识的同时,也要强调全球利益和全人类意识才是。显然,“爱国主义”已不可能再成为后对抗时代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
    为此,江泽民又继“讲政治、讲学习、讲正气”的三讲之后,推出了“三个代表”理论,即从意愿出发,要中共“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江希望以此作为对“双继续”的发展,成为第三代中共领导人的治国思想基础。
    
    (三)“坚持对话,不搞对抗”
    
    江泽民在党的“十五”大报告中明确表示,中国“坚持对话,不搞对抗”。这是他继承邓小平树立中国和平国际形象的思想基础。他明确提出“不搞对抗”的立场,又是对邓小平“谁也不得罪”,巧说“可是”观念的一种发展。中国领导人开始以积极的姿态开展中俄、中日、中美领导人互访,在谈笑中消化“麻烦”,寻求共识。
    
    1997年10月,江泽民作为中国共产党首脑首次访美,具有划时代的象征意义。它不仅打破了两国关系自1989年“6、4风波”之后一度陷于的低谷和李登辉访美导致的台海危机造成的僵局,而且表征了中国希望走向世界,与美国比肩,积极参与和主导国际事务的努力。当中美两国旨在结成“战略伙伴关系”时,北京与纽约的越洋首脑对话热线,便串起了两种不同意识形态中的神经。
    
     江泽民很善于做表面文章。他的访美,使中美间距拉近了,特别是口头上缩小了在人权问题上的认识差距。江泽民在10月25日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决定加入《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说他已“授命中国驻联合国大使秦华孙在公约上签字”,而且还在考虑参加国际《公民政治权利公约》。由此可见,江泽民的“坚持对话,不搞对抗”,首先在表态上较之他的前人积极了许多。
    
     江泽民时代的中国,在“坚持对话、不搞对抗”的基础上,对待国际事务该说“是”的则说是,该说“可是”的则说可是,该说“不”的时候也说不。
    
     1991年由于伊拉克侵占科威特引发海湾危机时,中国对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进攻伊拉克投了“弃权票”,而1997年由于伊拉克驱逐联合国检查团的美国专家后美国试图动武时,中国却与多数国家一道对美国说了“不!”,因为这一次如同1992年6月以伊拉克政府企图谋杀前总统布什为由,援引联合国宪章51条,单方面用导弹袭击巴格达情报大楼造成平民伤亡一样,其合法性是受到多数国家质疑的。为此,江泽民在访美言和后不久,便对美国明确了一次说“不”的立场。
    
     江泽民在党的“十五大”政治报告中对这种立场作了很漂亮的解释:“对于一切国际事务,我们都要从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根据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决定自己的立场和政策,不屈从任何外来压力,不同任何大国或国家集团结盟,不搞军事集团,不参加军备竞赛,不进行军事扩张”,并宣布“今后三年”再减军50万。
    
    然而,江泽民领导下的中共政府在处理海峡两岸关系时,曾一度因李登辉访美而做出“文攻武胁”的过激反应。这不仅没有遏制李登辉的势力,反而使他在大选中得分;同时也暴露了中共的军事实力,引起周边国家的不安,且实质上加深了与美国的对抗,结果还要返回头来修补“和谈”之路,回到“江八点”。事过几年,当陈水扁在竞选新一届台湾总统时,江政权又故伎重演,结果又帮了陈水扁一忙。这不能不说,毛泽东时代的对抗哲学,对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仍有深刻的影响,成为形成江泽民时代政治立场的重要精神资源之一。
    
     总之,中共第三代领导人对台关系上的上述作法,不能不说是继承冷战时代毛泽东思维方式的一次决策失误。冷战思维并不是说句话便可超越的,而需要一场长期的人脑震荡和思维方式的深层次变革才能完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
  • 牟传珩:铁窗遇知音
  •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
  •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 牟传珩:我被劫持在命运的磨盘上
  • 牟传珩:求效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邓小平的“合二为一”
  • 牟传珩:邓小平时代的外交定位——中共三代外交探索(3之2 )
  •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 牟传珩:“四权五化六主张”圆和宪政变革方案
  • 牟传珩:以“阶级斗争为纲”-- 毛泽东时代的“一分为二”
  • 牟传珩:囚徒打油诗
  •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庭辩论纪实
  • 牟传珩:国际社会的“第三种力量”走向
  • 牟传珩:五层楼上的小屋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 牟传珩:时间隧道里的往事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