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06中国第一假新闻案中案”后续报道:无以善小而不为,无以恶小而为之
(博讯2006年2月28日)
     高桂、牵夫、王仁、贺华、张群、陈汕、正义\文
    
     继2006-02-21黄琦等人采写的(2006中国第一假新闻案中案 )在海内外有关媒体上刊发后,我们看到了几位楼主于2006-2-23以来刊发在《西祠胡同》(记者的家)上的帖子,也再次细看了李亚玲所采写、刊登在2006-1-18成都商报18版上的《只要章是真的,抵押合同就有效》一文,就此,我们有话要说,但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和警惕,万勿把问题搞得太大,以免两败俱伤和破坏成都今天这来之不易的和谐社会。 (博讯 boxun.com)

    
     首先,看了“安徽新闻媒体人”“古风同志”、“闯荡江湖任我行”的吠语,我们感觉到,这是又两条自以为是、不明事理,以咬人、整人、害人为乐的狗出来咬人了!
    
     常言道:当事者迷,旁观者清;要得公道,打个颠倒。你李亚玲及那又一已构成名誉侵权的两面三刀、出尔反尔、可耻无聊者“古风同志”等,如果是作家鲜琦在未经任何调查采访的情况下,就把你视作犯罪嫌疑人,并加以人格污辱而公开曝光(即四川人所说的转人)之举,从而导致一系列连锁性系列负面反应,且已影响到自已以及家人亲友的工作学习、身心健康、经济和精神受损时,你们又如何想?怎么办?
    
     我们相信:你们采取的维护权益、讨要公道行动,说不准比作家鲜琦还要为激动、猛烈得多------甚至发生惨不忍睹的命案!但这样一来的最终结果又怎样呢?除了两败俱伤之外,几无任何答案。我们相信:这也是当事双方及其家人亲友等不愿看到的。
    
     冤家宜解不宜结。作为旁观者,当面对当事双方处理问题欠妥、不冷静时,万不可在一旁添油加醋、火上加油。否则,只能是激化矛盾、加剧事态发展,到头来不仅是在帮倒忙、损人害己,把自已也搭进去了。
    
     更何况,当事双方原本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无非还不是为了一口气,要求对方认错更正、赔礼道歉及赔偿一些经济和精神损失而已。
    
     回首当年。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侵犯我国,烧杀掠夺无恶不作,导致上千万同胞惨死在日寇的铁蹄之下;抗美援朝时期,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被美国人的飞机炸死在朝鲜战场……可到头来,随着时期的推移,毛泽东从长远计议、着想,不仅宽宏大量地冰释前嫌,而且还力排众议地建立了中日、中美友好关系,并为将来中国的改革开放既埋下了伏笔,又铺平了道路。所以说,毛泽东的伟大、高瞻远瞩、富有远见和可以洞察一切的道理就在于此。
    
     书归正传。自黄琦等人采写的(2006中国第一假新闻案中案 )在海内外有关媒体上刊发后,那“安徽新闻媒体人”“古风同志”先是将(2006中国第一假新闻案中案 )一文转载在《西祠胡同》上刊发;继而,他又于2006-2-23 18:07:17将一篇自已所写的“向成都商报”李亚玲“记者道歉!”一文刊发在《西祠胡同》上,并宣称:“因为我的一篇转载文章(2006中国第一假新闻案中案 )造成对你的伤害,我很汗颜!尤其当我知道你是报道”李思怡之死“的记者时,我更是羞愧的无地自容!那篇转载的文章是我昨天在博讯新闻网看到的,便顺手转载到了记者的家!此篇文章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当我知道你是报道”李思怡之死“的记者时,我相信你是正义的!诚如一个记者朋友所说的那样:你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好记者之一!我为自己的一时无知对你造成的伤害再次表示道歉!请原谅! ”
    
     转瞬间,此人又于2006-02-23 23:47在《西祠胡同》(记者的家) 上180度大转弯地刊发了:“警惕成都的文痞作家:鲜琦!”一文:“通过本人的了解之后,现在基本可以证实“2006中国第一假新闻案中案”一文纯熟胡说八道,颠倒黑白!”李亚玲“记者披露的成都涉嫌合同诈骗中的鲜琦为助邦公司法人代表,请参阅:
    http://www.cdsb.com/news/page/detail.jsp?NewsId=9334
    而这个自称为作家的鲜琦却诬蔑”李亚玲“记者诽谤他诈骗!其实呢,这是两个鲜琦,只是姓名相同罢了!确实奇怪,天下还有主动把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的人!我看这个作家鲜琦之所以做出这么搞笑的事,只有两个可能!一是神经病。二是拿了那个鲜琦的好处,否则很难解释清楚!更令人鄙视的是,这个作家鲜琦不分青红皂白,让他老婆把”李亚玲“记者骗出报社之后,上来就扇了”李亚玲“记者两个耳光!这样的文痞还是个人吗?我靠!”
     天下之大,我们还没有看到过如此两面三刀、出尔反尔、卑鄙可恶、无聊丧德的无耻之徒,这真是安徽人的可悲也------怎样培养出了这从一个不肖子孙!而按照我国现行《民法通则》之规定,这名曰 “古风同志”的低级、下作之言,已构成了名誉侵权,你就等待着当被告、吃官司、受广大正义同胞及你家乡父老、亲朋熟友的谴责和鄙视去吧!
    
     至于那身在成都某一阴暗角落的“闯荡江湖任我行”者,我们已通过有关部门调查清楚:此人很有可能是那体型瘦长、头发松乱、面戴眼镜、说话结巴,曾在四川青年报工作,过去和现在均靠提供、编造、炒作虚假新闻报道为业,有许多被欺骗、伤害的单位和个人正在寻找其踪迹,其孩子刚在某校上小学一年级的“趁危”------程伟!
    
     纵观“闯荡江湖任我行”于2006-02-04 00:10同样刊发在《西祠胡同》(记者的家)上的“鲜琦 你与你老婆必须得向李亚玲公开道歉”之文,则又如是一阵窝里斗、放暗箭式、疯狗样的狂吠!其在根本未把客观事实和存在问题了解清楚的情况下,就一方面对自已编造、制作假新闻的同行李亚玲进行拍马屁、肉麻式的吹捧,另一方面又故伎重演地再现了自已一贯编造、制作假新闻的真实本领:“对于都为熟悉的2位当事人,我更尊重李亚玲,她的良心与善良,她的正义与敬业,她的待人与聪慧,她树立的是记者的榜样,也是值得大家称道的。而作为鲜琦,N年前,我等就接触在打交道了,但一直就不屑于他的做人品格,而且他自己总喜欢把自己放大,自认为是很了不起的策划人+作家+记者+。。。特别是让他老婆把”李亚玲“记者骗出报社之后,上来就扇了”李亚玲“记者两个耳光!更让我激愤!”
    
     在此,我们正告“闯荡江湖任我行”“趁危”的是,作家鲜琦是一个讲道理、懂法律、也敢于承担责任的鲜卑汉子,他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去打骂、伤害一个无关者,并将(2006中国第一假新闻案中案 )中的一段有关文字摘要如下,让你等再好好用心地细读细读,不要文章都没有读懂,就出来打胡乱说、疯狗咬人: “对肢体接触纠纷之事,作家鲜琦直言不讳地告诉警官:‘当一个人遇到被扒手摸走钱包、车辆被小偷盗走,而又抓住扒手、小偷,但扒手、小偷不仅不认错、道歉,反而狡辩、强词夺理,说受损者是在对号入座、无理取闹。一触即发。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发生口角乃至肢体接触可以说是难免的。’事情凑巧。调解期间,又有几个当事人前往该派出所解决纠纷问题。其中,当一名当事人告诉另一警官‘他们打我……是因我借钱没还’时,该警官立即回答称:‘该挨。你为什么借钱不还?换了我是一个老百姓,出于气愤的我也会动手打人的!’”
    
     因而,“闯荡江湖任我行”“趁危”在文中疯狗式地叫嚣 “鲜琦 你与你老婆必须得向李亚玲公开道歉。”是毫无道理的,“它”竟连究竟是谁打谁、又为什么要打谁、公安部门是如何解决此纠纷的等基本问题都没有搞清楚,就要毫无原则地出来疯狗咬人------这真是狗拿耗子管错了闲事,丢你祖宗先人的脸!
    
     再者,如果二位真要充当侠客、出来帮忙,就应该懂得规矩,先是把当事双方的所有文字材料看完、弄清楚之后,才冷静地下定论和结论,并从中调解事理、缓冲矛盾。而不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既无素质、挡次,又掉品位、身份,如同疯狗似地出来咬人------这真是把你们安徽、四川家乡和你们各自祖宗先人的脸面以及自已的道德良心,都给丧失、丢尽了!
    
     因而,我们在此要奉劝二位好自为之;既然二位要帮李亚玲,就应该光明正大、公开本人真实姓名、身份情况地站出来,而不是采取躲在阴暗角落里放暗箭、冷枪式的下作伎俩,去帮倒忙、伤害人。否则,我等旁观者将真正地站出来,为真正的受到伤害者打抱不平!
    
     再者,中国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法制国家,任何人要想超越法律之上的故意整人害人、造谣中伤之举,是行不通的,到头来只能是玩火自焚、搬起石头砸自已的脚!
    
     此外,时至狗年之际,故特请广大观众注意:千万不要因为狗年盼望大吉而放松了警惕,当心防止上述被类似疯狗、恶狗、毒狗、看门狗、哈巴狗、狂犬病狗出来狂吠、咬人的事情再次发生。一旦发现此类狗咬人的情况发生,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必需群起而攻之,并绝不能给其喘息机会。否则,在其主子的示意和残汤剩饭、肉骨头的悬尝下,这些狗杂种将会更加变本加厉地出来咬人、整人、害人,并直到把所有正直、善良的人们咬死、整死、害死为止!
    
     历史经验,值得人们总结。历史悲剧,我们不能忘记。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判!因而狗年之际,我们切勿放松警惕,忘记了防狗、打狗!切记,切记!
    
     发稿编外语:通过以上文字、事实,我们不难发现,包括李亚玲、“古风同志”、“闯荡江湖任我行”在内的三位记者、“新闻媒体人”是什么素质和水平,他们无非是一群打着记者、“喉舌”的牌子,在行颠倒黑白、造遥中伤,编造、制作假新闻,并把自已的幸福、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悲伤之上,有损于中华民族文化形象的害人虫!
    
     也难怪,在当今世界,人们普遍要把“防火防盗防记者”作为一种防患于未然,且行之有效的“口头禅”,并把个别害人虫记者视作为与卖淫妓女类同的“妓贼”,这是不无道理的。但愿本文所列举的上述文字、事实,能引起全国近百万新闻工作者的三思:不要再做如此有损国格和民族风格、伤风败俗、损人最终势必害己的肮脏丑事了,以免遭致整个行业的大倒退、大衰落和大灭亡!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人类得以进步、发展的客观、必然规律!
     (未经作者同意,其它报刊媒体不得转载;如需刊发,请与作者联系!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琦等:2006 中国第一假新闻案中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