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诛连九族的妖风正在大陆肆虐/郭起真
(博讯2006年2月28日)
    “政审”是大陆文革期间最为流行的一种职业。所谓政审,就是由政府的一个专职干部,对一个人的家庭出身和社会关系进行全面的政治审查,被政府打上“四类分子”和反革命印迹的人,除了要遭受到镇压和批斗之外,一些与其有血缘关系的亲属朋友在上学、工作、入党、提干、当兵前接收政治审查当中,会因此受到诛连而到受到极大的影响。有复杂社会关系的人,会被永远阻挡在党的大门之外,或被打入冷宫。政审可以说是施加政治迫害和官运横通的前奏。
    
     遇罗克就是对当时特别猖獗的反动血统论提出疑义,对政府提出挑战性的《成份论》而遭到枪毙。 (博讯 boxun.com)

    
    文革时期我还小,上小学时就因我爸爸有历史问题,被挡在红小兵的大门外。记得文革结束之后,我多次当兵体检合格而没有参军,也是因为爸爸的历史问题而搁浅。
    
    78年,年满二十岁的我调入沧州市房管局时,是以学习汽车驾驶技术调入的,但两年后帮助我调入的一位干部,在回答我没有能够学习汽车驾驶技术原因时,他却严肃认真的坦言:“你爷爷过去是被镇压的!”
    
    至于是因为什么镇压的,是谁镇压的,是什么时候镇压的,他没有说我也不便于问,我也从来没有听到家里人说起过。回到家为此曾多次询问过父母和哥哥姐姐,他们隐讳和含乎其辞的态度无疑是在告诉我--我的家庭在历史上有一个非常不光彩的家史。
    
    听妈妈讲:我爸爸祖藉山东乐陵,爷爷情性刚烈,在当地颇有地位,因与官府结仇,怒杀脏官也惹来杀身之祸。此后爸爸只身闯关东与妈妈成婚。正是这个不光彩的家史,使我小学时不仅因为爸爸的历史问题被挡在红小兵大门之外,在参加工作之后,却又要因从没有见面的爷爷的历史问题,剥夺了学习汽车驾驶技术!
    
    在大陆,你可知有多少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要为自己“不光彩”的家史赎罪;你可知有多少年幼无知的少年,要为自己“不光彩”的家史而扭曲了灵魂和经受着地狱般的熊熬!
    
    我的儿子
    
    94年我因与单位所长马桂臣发生了几句口角,他便亲自指使警察将我关押在监狱中。我爱人带着四岁的儿子到监狱里探望我,紧紧的依 在妈妈怀里的儿子看到佩戴着手枪的狱警凶神恶 般的训斥我,吓得哇哇大哭:“我要爸爸,我要爸爸!我要和爸爸回家!”
    
    儿子那令人肝肠寸断心如刀绞的呼喊,禁不住我热泪涌流。每当这刻骨铭心的一幕浮现在眼前时,充满哀痛的心就仿佛用钢针扎一样疼痛。
    
    98年我因给媒体和国家领导人写信反映一起冤案,我受到警察的监视居住(北京召开十五大期间),警察经常的到刚刚上小学的儿子学校骚扰,在同学中造成相当恶劣的影响,给孩子心里上留下了永远也抹不去的阴影,孩子的学习成绩急剧下降。
    
    2001年2月2日午夜(北京召开两会期间),十几名警察闯进我的住宅,他们没有出示任何的法律手续应对我的住宅进行的搜查,扣押的电脑等物品也没有开具任何的赞凭证,十几岁的儿子和我爱人躺在床上吓得连动也没有动一下,我就这样被他们押进了监狱。
    
    2002年北京召开十六大的前两天,警察第四次对我进行逮捕,当时儿子正在写作业,我正在上网,儿子看到警察将写字台下面的柜里的几十本日记翻出来要拿走,无助的哭喊着:“爸爸,他们将你的日记也拿走了!
    
    警察三番五次的对我进行非法的抓捕,可想而知会给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精神上,造成怎样的创伤!
    
    庆海的儿子
    
    郭庆海在河北泊头的某银行工作,因为一位好友仗义执言抱打不平,蒙受四年冤狱。庆海在监狱里经受着不应该经受的着非人的折磨的岁月里,仅有十岁的儿子先后为爷爷、奶奶和姥姥送终!
    
    长大成人且身强力壮的健全人在黑牢蒙受四年不白之冤,不能为父亲养老送终,而年幼无知的孩子却要承受即使是大人也难以承受的生离死别,这是一幅怎样的令人泣血、心碎的场面呀!
    
    庆海的儿子终于在去年将痛爱自己爸爸盼回了家,但这并没有给儿子带来安静的生活,国安也三天两头的入宅骚扰,使孩子始终生活在一个恐怖不安的环境中。今年也只有十六岁,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经受了太多太多的不幸,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在精神上所遭受的巨大的创伤,变得愈发的孤寂冷傲,抑郁寡欢,从厌学、逃学,发展到了离家出走,时至今日不得不辍学。
    
    是谁制造了郭庆海“不光彩”的历史,吞噬、残害着下一代?
    
    我看到一朵没有绽放的花蕾在凋谢了!
    
    高智晟律师的侄子  
    
    高智晟律师出于职业道德和良知,为倍受政府打压的法轮功向政府陈情,因而引火烧身,被吊消执照,每天遭到数十名便衣的监视已达三个多月,不仅自己成为了政府严厉打击和弹压的政治对象,两个侄子也受到牵连。一个侄子在部队当兵转志愿兵的所有关节都已打通,一日,突然有领导找他亲切谈话曰:你有个叔叔叫高智晟吗?答曰:是的。于是他被宣布退出现役回家。另一个侄子,则是打通了入伍的各种关节后却也因与高律师这个伯伯触怒了政府,而被突然阻断。
    
    高律师为母亲守孝从老家返回时,顺便也将受自己牵连没有当上兵的侄子带到北京打工。
    
    岂料,接纳高律师侄子学理发的理发店老板一大早,就遭到北京市公安局的强制传唤。他们十几个人,百般下流、超百般无聊地逼问了这个女孩子十几个小时,所问问题的下流及问者心理的阴暗令人发指。
    
    北京市公安局十几个穿制服的人,其中一位是局长的女婿,他们逼问这个姑娘十几个小时是从非法及下流开始:"你和高智晟是什么关系,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和他来往是十分危险的!我们随时都可以把你抓起来判几年!"
    
    警察察看姑娘的手机后还说"光认识高智晟一个就足够判你几年徒刑,没想到从你手机里的信息看,你还认识范亚峰、滕彪、张星水这群人,你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东西,都是些维权人物,都是随时可以抓起来判的人"。
    
    在准备释放该女时,这群穿着制服的流氓威胁道“任何人,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和姓高的来往,我们就收拾他,你不要不相信。你知道法官手里的锤子是做什么用的,我们想锤死谁就能锤死谁,想锤你几年就是几年(这一条重复了不下五次)。”
    
    在这个世界上想必只有北京的警察才会独具酱心的创造出如此别具一格,令人耳目一新耐人寻味的“精典”语言来。在人类的历史上,也只有北京的“人民保护神”才能独开这历史的先河!北京城的警察老爷们口衔天宪的豪言壮语,一定能够载入流芳千古的史册!
    
    因为在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会因为认识一个人而得到几年的牢狱之灾的记载!
    
    这些喝着人民的血,吃着人民的肉长大喂胖的警察,这些靠着纳税人的血汗生存的吸血鬼们,“想锤死谁就能锤死谁,想锤你几年就是几年”,是口出诳言或开什么国际玩笑吗?
    
    非也!是流氓,就会说出--我怕谁!是疯狗,它就有想咬谁,就咬谁的“本事”!
    
    君不见位高权重的大官和腰缠万贯的大款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大众广庭之前,他们常常会面底气十足的将“我撞死你”,“我杀了你”,演绎成骇人听闻的血淋淋的事实!聂树斌、腾兴善被枪决(分别是十一年和十七年)之后的今天,沧州辖区的任邱,无辜的百姓崔海涛(母亲王金如电话:0317-2224398)在死牢里关押了八年零八个月的事实,难道不是最好的铁证吗?
    
    十二年前,我仅仅与单位的领导马桂臣发生了几句口角,他便脑羞成怒暴跳如雷,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喊:“快给公安局打电话,将郭起真抓起来!”我不仅被警察抓起来,而且多次被抓!
    
    法轮功的女儿
    
    在我的这篇小文即将完稿时,有一位“星岛孤女”的网友出现在QQ上陌生栏目中。资料显示:星岛孤女 年龄:37 学历:大专 职业:打工。
    
    她的资料中这样写道:问花是否香如故?依然姹紫不要庭深处。娇颜也许颦如故,风月犹有风流度。且饮忧思醉双眼,一语难诉。金屋也曾临秋暮,莫把春色误!
    
    她是在看到我的绝食声明和绝食日记后,在QQ上加我为好友,是为了来安慰和鼓励我:要坚强的活下去!聊天中得知星岛孤女只是说97年流落到美国的关岛 附近的塞班岛上打工,她的女儿因母亲流亡国外在学校遭到老师和学生的歧视而辍学。
    
    良禽择木而栖。是什么原因使一个受过高级教育的知识女性“背叛”了自己的祖国,是什么原因使年轻美丽的少妇远离开自己相濡以沫的丈夫,又是什么原因使一位慈祥的母亲舍弃了自己未成年的爱女,是什么原因使她背井离乡来到这个陌生的小岛,是什么原因使她离开了生她养育她的父母和这片她热爱的土地,是什么原因使远离亲人的抚爱的孤弱女子,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还拥有如此博大的胸怀,来抚慰和关爱我这个“站起来”并“过上幸福生活”的“国家主人”和大男人?
    
    封建遗风何时休
    
    郭庆海因为为朋友仗义执言受到诛连,蒙受四年牢狱之灾,他儿子也因为是“罪犯”的儿子,倍受社会歧视,身患抑郁症失学;高智晟律师因为将大批法轮功学员遭受到来自政府的灭绝人性残害的真相,向最高领导人和全世界揭露、呐喊,受到诛连而被政府砸掉了“饭碗”,而他的俩个侄子也被诛连的在当兵和转为志愿兵方面受挫;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遭到政府的打压,法轮功学员的女儿也受到诛连而失学……。我也因爸爸、爷爷的历史问题,以及得罪领导和为关押在死牢的无辜百姓喊冤,而残遭数十年的歧视和迫害,这一桩桩一件件数不清道不尽,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周而复始的诛连,还要延续到什么时候?
    
    一人有“罪”,诛连九族、满门抄斩,无疑是中国几千年封建统治的真实写照,那么在世界大同的二十一世纪,封建遗风还在大陆泛滥成灾,又说明了什么?
    
    中共政府不是自诩世界上最“伟大、光荣、正确”的最先进的政党吗?中共政府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三个代表”吗?中共政府不是“与时俱进”和“权为民所用”吗?为什么被你们“解放”了,“站起来”的“国家主人”们至今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中共政府统治的中国人民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是不争的事实,却还要恬不知耻的梦想着“统一台湾”!既然中共政府对几十年不供戴天的仇敌国民党政府,都能够不计前嫌以礼相待,甚至竭力的为促使第二次的国共合作--两岸统一绞尽脑汁,那为什么对自己的人民,竟然没有一丝一缕的人性?因此,即使台湾当局从“美国鬼子”那里借个胆,也不敢与虎谋皮!中共政府难道就不怕二千四百万台湾人诘问:你胡大官人对待自己的衣食父母(我是人民的儿子--邓小平语),都不会刀下留人手下留情,如此的歹毒,甚至不惜要赶尽杀绝,那对我们这个罪孽深重之人,却如此的慷慨宽容,恐怕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
    
    且不说中共政府的所有官员有没有谦谦的君子风度,倘若中共的掌门人--胡头能有一丝的爱民之心和赵紫阳先生的三分勇气、胆量,在天子脚下即使是皇亲国戚,也未必有人敢动为民请命的高大律师一根的毫毛!
    
    2006年2月15日于沧州绝食中
    
    〔转载自《民主论坛》2006-02-27;http://asiademo.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起真:三月五日北京召开两会期间绝食、绝水声明
  • 3月5日北京召开两会期间绝食、绝水声明/郭起真
  • 郭起真 :我不能让儿子与你们同流合污----兼致胡温公开信
  • 郭起真绝食日记
  • 郭起真抗议邪恶政府再绝食
  • 郭起真:从“美女效应”看女巨贪杨秀珠的发迹和毁灭
  • 关于参加高智晟律师绝食抗议活动的声明/郭起真
  • 郭起真:超前思维所带来的富祸
  • 丁俊晖与刘翔一样吗?/郭起真
  • 谁是中共政府最大的仇人和恩人/郭起真
  • 当年日本人奸杀、吃妇女生殖器,沧州警察有过之而无不及/郭起真
  • “让领导先走”的败类,升为克拉玛依市长有感/郭起真
  • 熊猫能够扫去台湾人民对数百枚导弹的恐怖吗?/郭起真
  • 中共政府还会对高智晟采取什么措施? /郭起真
  • 抗议沧州公安局等少数人的一系列暴行/郭起真
  • 聪明人的最佳选择--兼致温家宝总理的信/郭起真
  • 我为什么会在沧州公安局的电视塔上摔落/郭起真
  • 郭起真坠塔事件至今未了/綦彦臣
  • 郭起真再致布什总统
  • 泊头著名自由撰稿人郭庆海又遭国安警察骚扰/郭起真
  • 沧州市政府“阳光工程”背后的非法拘禁/郭起真
  • 沧州郭起真疑被限制人身自由
  • 郭起真全家于29日上午,再次到沧州市公安局和市委示威抗议
  • 郭起真到《沧州市公安系统“阳光工程”》现场示威
  • 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局长王连法接待十一年冤民郭起真
  • 郭起真全家再次到沧州市政府门前请愿示威
  • 郭起真在沧州市召开人大会议的门外示威
  • 郭起真河北省沧州市公安局前请愿(图)
  • 郭起真98初给中央电视台写信后 做的两件事和所遭受到的迫害
  • 郭起真:西安李鸣 好一个“刁民”!
  • 郭起真起诉沧州新华公安分局 索赔一百万
  • 沧州市公安局控申处郝处长,动员郭起真去卖馄饨
  • 郭起真第四十四次进京上访情况最新通报
  • 郭起真再次到沧州市委和中央电视台门前请愿
  • 7月19日上午8点15分郭起真全家再次到沧州市市委门前请愿(图)
  • 郭起真的再审申请
  • 郭起真是怎么被迫害成了疯子--紧急求助
  • 郭起真蒙冤十年,再燃迫害高潮! 顺将此案转今天在沧州市召开的人大会会议的全体代表!
  • 且看郭起真是为民请命,还是颠覆国家政权?
  • 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请关注!
  • 鸣冤八年无公道 郭起真卖肾聘律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