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冰点和绝食事件的标志性意义/张三一言
(博讯2006年2月27日)
    张三一言
    
     冰点,指的是中共整顿《冰点》周刊引起国内外空前反弹的事件。绝食是指高智晟律发起的全球性抗议活动。两事件虽然没有联系,但它们是同一目标同一性质,在两个战场以两种形式展开的运动。 (博讯 boxun.com)

    
    何谓标志性意义?
    
    意思是说《冰点》和绝食事件中显现出来的特征,这特征有识别作用;它显示出事件的实质和展示了形势的发展趋向。
    
    《冰点》停刊事件引起部分党内民主派人士和党外民众联合起来,公开且明确的抗议共产党的恶行,这是中共建政以来末出现过的新事物。
    
    标志一:党内公开抗议
    
    在党史和党字典中,是没有“党内抗议”的,特别没有“党内公开抗议”。有的只是被整肃批斗者写检讨屈服认罪,连贵为国家主席和总书记都不例外;最近被整肃修理的《南方周末》也只能屈服没有抗议。
    
    “现在时代不同了!过去我当《南方周末》的主编,遇到上面批评,唯一的办法只有‘检讨’。现在的媒体人他不写‘检讨’,还要去中纪委告状!时代真不同啦!”(《南方周末》创始人左方)。是的,这一次与过往不同的是:当事人不但拒绝沉默:作为党员的《冰点》主编李大同和副主编卢跃刚,突破党文化禁锢,第一时间在网络上公开发表义正词严的抗议,无所畏惧地接受国外所谓“反华传媒”诸如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其思想行为与民运人士无异。此外他们利用党章、法律对宣传部门的非法行为进行投诉、诉讼的抗争。一改过往必然的屈服防守地位,占据了道义高点和进入了进攻位置。为党字典添加了“党内公开抗议”这一条目。
    
    整肃《冰点》,头号当事人李有同等人不是的检讨而是公开的抗议,进而成为世界焦点。为什么冰点被封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究其因,一是,胡“坐正”后镇压异己,严苛地禁绝近二十年来民众争得的有限言论自由空间,实行与世界人类文明精神背道而驰的恶政。国内外对此愤懑累积到了暴发程度,借《冰点》停刊而暴发;所以反弹出奇地强烈。这一反弹,造成恶劣国际影响,大大地损害了胡魁的“亲民新政”形象。二是,正如李大同说,一个重要原因是它属于体制内,与过去一些被整顿停刊的报刊不同,对那些犯规的报章,他们轻轻一掐就能把它掐死,但冰点不同,当局没有想到,他们的命令竟受到这么强力反抗。这是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同步,党内权利意识亦水涨船高的结果。其实也是中共建党以来,党员权利一向有名无实,下层党员严重且长期受到上层党官的迫害积怨的暴发。
    
    标志二:部分党内高层有计划有组织的公开“反党”活动
    
    《冰点》停刊事件后,除了李大同第一时时抗议和发起的签名抗议行动外,出现如下事实:
    
    《人民日报》前总编胡绩伟公开挺《冰点》。中共离休干部江平等十三位长者联名发表关于冰点事件的联合声明,要求《冰点》复刊。《冰点》周刊部分作者致政治局常委的公开信,实质上就是部分党内高层继上次有计划有组织的公开“反党”活动抗议后,再接再厉施加压力的抗争。
    
    李锐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痛批中宣部勒令《冰点》停刊是封杀舆论,只会导致政府缺乏监督,这正是中国贪污腐败成风的主因;
    
    《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副主编卢跃刚发表联合声明抗议报社党组对他们的免职决定
    
    ……
    
    这是部分党内高层有计划有组织的公开“反党”活动!在过去是要开除出党、坐牢、杀头的犯天条的罪行;即使是现在一些民运、维权、宗教人士作类似活动也会以 “出卖国家机密“、“间谍”、“颠覆国家政权“、“扰乱社会治安”或用其他经济社会等理由裁于罪名加以惩罚。但是,对这一次由离休高干引动的,形成了全国性且得到世界支持一场轰轰烈烈的“新闻自由保卫战“,中共已经没有能力加以镇压了;相反是在极短时间内决定《冰点》复刊。明显地是在强大国内外压力下低头。1月24日,他们接到共青团中央宣传部一纸《关于对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错误刊发〈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的处理决定》而被停刊处理。但是,不到一个月间,二月中旨就决定《冰点》周刊3月1日复刊。这种在在民众强大压力下屈服的表现是空前的。这里人们看到,中共的本质就是敌视人民,所以,凡是人民欢迎的中共都害怕。中共与民为敌又怕人民,这个怕,显示了党完全没有了道义力量的支持。
    
    这次党内离休高层的抗议活动显示出极其重要的标志性意义:把过去犯天条的罪行变成为事实上合法的行为,取得了党内异议者抗争的“事实合法“的生存空间。
    
    标志三:公然有组织有计划与国内外反革命、反华势力勾结。
    
    高智晟律发起的抗议中共用黑社会手段镇压维权的全球性绝食事件。它的要点是“有组织有计划与国内外反革命、反华势力勾结“的“颠覆”活动。这种“勾结“活动并非高律师所创,若我没有记错的话,它始于海外民主人士援求不锈钢老鼠开始,救援杜导继之。高律师这次发动的是全球性绝食抗议活动,是共同协调行动;这是互联网结合中国国情的首创。高律师首创的标志性意义,其一是,把“有组织有计划与国内外反革命、反华势力勾结”的“罪行“,取得了事实上“无罪”的先例,即取得“勾结“行动的生存空间。其二是,创造了互联网时代对专制统治者施压的强大而有效的方法。
    
    以上标志性事件,除了以上举说的外,还可以解读出如下重要意义。
    
    其一,通过以上出现的标志性事件和具有的意义,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党内民主派虽然还没有突破形成组织的禁锢,但是,它事实上已经存在,而且是有活动的存在。人们不应轻视这个存在向前发展有可能造成难于估计的影响。
    
    其二,两个事件表明,中国现今出现了一个真正独立于党的,敢于进取的中产阶级。巧就巧在偏偏就是律师这一行,其职责决定其是维权者,加上这些人又是经济独立、有知识、职位独特;于是才有了“独立“的本钱。在维权者律师行业中,除了甘为奴才的御用者和唯钱是问不论是非者外,其中一些对道义有承担者必然走向倾向弱势集团、政治上反抗的道路。更重要的是,其后有占全国绝大多数人口的弱势阶层的支持,给维权律师极大的精神支持。律师的经济独立硬力量和内在道义软力量,加上外来的强大民心所向,组成一个完美的进步大集团。既突破了中国中产阶级依附专制者结盟并与之结盟的现实,也因而形成了中国反抗暴政形势的大气候。
    
    其三,萧瀚(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认为反封《冰点》活动看到了中国言论自由已萌芽,有助结束新闻出版业产权的行政垄断,催生一个自由而负责任的新闻出版界。我认为,这个新闻出版界,暂时还是一个无“形“的界,但它却是一个有“实”的界。只要争得到一个独立媒体,社会舆论监督力量就出现。这个无形有实的新闻出版界为舆论监督准备了必要的条件,其重大意义不言自明。新闻自由的突破口可能在这里出现。
    
    其四,反封《冰点》和全球绝食向我们展示了维权从护经济名位等的“具体权“(个案累积)上升为维护言论自由等的“抽像权”(整体诉求);即权利意识觉醒和反抗上升到成政治层面。
    
    这种权利觉醒我们可以从如下言论明显看到:
    
    “想必你们也清楚:恰恰是这一处理决定本身造成了 “恶劣的社会影响“,因为它既不合法也不明智,剥夺了公民最基本的言论权利和新闻自由的宪法权利,也破坏了本届政府建设“和谐社会”的努力。”(:“冰点“周刊部分作者 致政治局常委的公开信)
    
    “这是中宣部近几年屡屡封闭、改组诸如《新京报》、《岭南文化时报》、《环球经济导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以及《书屋》、《同舟共进》、《方法》、《战略与管理》等等等等报刊杂志这类恶性管理行为的延续,其源大多出自该部的一个“阅评小组“。中宣部把“宣传”异化为 “管制“,代行政府权力,应属越权,构成违宪。”“其底线恰恰在于保障而不是给予,更不是赐予。而保障的基本要求应是:政权不得以国家的需要加以限制,例如不能藉口“稳定”予以剥夺。”““愿殉自由死,终不甘为囚”;“自由昭临处,欣欣迎日华”。这是先烈狱中高歌的《自由颂》。我们将踏着先烈血痕,竭尽薄力去扞卫公民的自由权利;我们与《冰点》一同前行。”这些党高干所用语和意识型态已经和民运人士、世界文明普世值接轨。(江平等十三位长者关于冰点事件的联合声明)
    
    其五,共产党谎言市场进一步萎缩。这一方面表现在中共诸如“和谐社会“、“依法治国”、新“三民主义“等为保党保权的欺骗性口号与其行为形成强烈的冲突,人们的“相信量”持继下降;另一方面则是中共惯性封锁消息和发布的假讯的能力急速压缩。过往遇上诸如大石村事件,只有中共提供的假讯息,现在人们在网上同时提供事实真相与之抗衡;并因之在某一层面形成全国共识和行动。中共封锁消息也更加困难,例如,中共封锁扣留了赵达功的消息,但是人们通过网络实时把消息捅到全世界去了。全球绝食行动和反封《冰点》的全球反应,就是共产党谎言市场进一步被压缩的总其成的表现。
    
    反封《冰点》和全球绝食全部意义在于,通过了长期专制和反专制的较量,民众和部分党员人权意识觉醒,把自在的经济维权提升到自觉的政治诉求;党内外民主派取得“事实合法存“的权利和活动空间;中国的维权和民运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目前中国政治向正方转型的机会很大,但不是绝对的。因为现今的现实是,中共占据绝对硬力量,民间占据了绝对的道义软力量。历史和事实证明,在战役中邪恶的硬力量打败正义的软力量是常见的事。我们说,正义必战胜邪恶是指这么一个过程。正义邪恶决战,往往是正义失败,问题是失败后的正义实力能够迅速复原并且累积的力量比前更大,经过多次彼此消长的决战复原循环后,终于到了正义力量超越邪恶而取得最后胜利。所以,现今中国维权和民运暂时的成就并不是必然不会有挫折的。
    
    2006/2/22
    --------------------------
    原载《议报》第239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