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燕园故人:为袁红冰辩―评刘路“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博讯2006年2月26日)
    我上大学时,袁红冰北大才子的名声就不绝于耳。如今,读过朋友推荐的《自由在落日中》、《文殇》、《金色的圣山》、《回归荒凉》之后,对袁红冰的才华及人品,更加敬重。这四部用史诗的文笔创作的小说,写尽了中国人性的苦难,而且,其中的文学艺术的魅力,可以同当代以及历史上任何一部传世之作相比。
    
     从袁红冰为出版四本小说来到国外起,对于这位伟大作家的人身攻击、诬蔑就没有停止过。这些攻击、诬蔑,绝大部分显见来自于中共的网特,也有些是来自对袁红冰嫉妒到心理变态的人。在此期间,袁红冰也写了许多文章,袁红冰的文章凡在网上发表的,我无一遗漏地都读过。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袁红冰的文章有抨击改良主义思潮的,有评时论政的、有法学理论的、有为他人申辩的,但没有一篇文章是回应对他个人的人身攻击和诬蔑的。我理解,这是因为袁红冰太高傲了,不屑于理睬那些霄小之徒吧。 (博讯 boxun.com)

    
    昨天,博讯“焦点要闻”中刊出刘路的文章“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不久,廖亦武一年多前攻击袁红冰的文章竟也成为现在的“焦点要闻”,被刊登出来。
    
    我猜想,袁红冰这次也不会回应对他个人的攻击。这样想,我心里便涌出一股不平之气。袁红冰常为别人辩,他受到攻击时,没有人为他辩是不公正的。所以,我决定写此文,为袁红冰辩。也算是一次见义勇为吧。
    
    匆匆看过刘路的文章,一个画皮被剥掉的气急败坏的小人嘴脸便活脱脱露将出来。刘路的文章通篇都是强辞夺理,歪曲原意,人身攻击诬蔑的话语。
    
    刘路攻击袁红冰的一个主要论据,是袁红冰曾经当过法学院院长。我要问,当过院长又怎么样?假设刘路有一日当上院长(当然可能性很小,从文章上看,刘路的才情还不配给袁红冰磨墨),以他的性情,他必然会搂住中共叫亲爹,哪里还会为理想流亡海外?可袁红冰为出版他的凝结着自由心灵血泪的小说,弃院长、教授、研究生导师之名位如草芥,选择了艰苦的流亡生活。有多么崇高的心,才能做到这一点。中国知识分子中,又有几人能为理想舍弃名利地位?刘路和其他一些心理变态的人,在这点上对袁红冰进行人身攻击,只能表明他们自己的猥琐。
    
    读过《文殇》就知道,袁红冰从少年时起立志写出中国大地上人民的苦难,开始创造《自由在落日中》,几十年间,遍历穷困潦倒,苦痛艰辛,从未停止。可说是“贫贱不能移”。
    
    “六. 四”事件之后,袁红冰因组建“北大教工后援团”被停止授课的权利,他的名字被列在七十多人的北大教师清查对象名单上的第一名。在袁红冰被审查期间,和“六. 四”后的极端恐怖气氛中,他又发动数百人的签名运动,抗议警察对画家严正学施暴;主编《历史的潮流》,召开百名自由知识分子讨“左”大会,举世震惊;担任民间基督教会的法律顾问;发起组建《中国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维护底层民众的权利,终至被捕。刘路喜欢讲资格,如果真讲的话,袁红冰维权时,不知道刘路是不是也在“新疆卖蔬菜”?以上袁红冰的经历,可说是“威武不能屈”。
    
    九四年被捕之后,凝数十年心血的《自由在落日中》手稿被秘密警察查获。袁红冰肝胆俱裂,一度痛不欲生。后决心重新写出《自由在落日》中,因此答应了当局“不再回北京,终身留在贵州”等条件,获得相对的人身自由,便开始重新创作。文学史上能有几人,在百万字的手稿被毁后,重新完成创作!袁红冰做到了一般人难以完成的事情,这其间又有多少痛苦和悲凉。刘路一类人将袁红冰这一段经历作为对他进行人身攻击的理由,不觉得自己太寡毒,太阴损了吗?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袁红冰完成他的自由写作之后,即抛弃高官厚禄,流亡海外,这可以说是“富贵不能淫”。
    
    袁红冰可以说是“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追求自由的真英雄。北大的自由精神将因他而声名不坠,他是北大人永远的骄傲。
    
    袁红冰《为高智晟辩》文中,指出某些“维权律师”要把维权运动限制在中共暴政的司法过程中。刘路对此不敢坦然自承。可是,看过刘路的几篇文章后,我有理由肯定,刘路就是想要那样做。中国的法官可说无官不贪,无官不腐。刘路竟要老百姓把维护自己权利的希望寄托在腐败贪污的法官身上。刘路离中共的帮闲还有多远?
    
    刘路在文章中还威胁说,如果有必要,他可以报出一大群责难高智晟做法的大人物。刘路此举,恰似天津街头的小混混,打不过人家,便撂下一句狠话:“你等着,不要跑,我回家叫二哥去!”。就算刘路把老天爷的名字都列出来,又能吓得了谁?你刘路列出的名字,有几个人象高智晟那样,敢为法轮功上书?法轮功是今天中国的天字第一号冤案。自己不敢,而且要求别人也不要为法轮功学员伸冤的律师,从本质上就不配被称为“维权律师”。这样的人无论有多少,名头有多大,在道义上都等于零。
    
    现在这件公案谁是谁非,其实不难辨明。最初是高智晟上书胡温,接着便因此受到警察的围困、跟踪,然后,又有众多人士因维权活动被打。这才有高智晟发动绝食之举。在这整个过程中,高智晟除了指责中共当局及其匪警之外,没有点名责怪过任何人。倒是有人不断由私下到公开地责难高智晟,全面否定中国的绝食接力维权活动。这才有袁红冰、高智晟等人的辩驳在后。谁在故意挑起事端,明眼人一看便知。
    
    就在不久前,秘密警察重重包围高智晟家的过程中,刘路便发表过一篇文章,不顾道义,极尽尖酸刻薄之能事,指责高智晟。现在在这篇主要对袁红冰进行人身攻击的文章中,刘路也忍不住要顺便贬低高智晟,说高智晟过去不过是“新疆卖蔬菜的”。我很可怜刘路,他显然是一个被嫉妒之火烧红眼的心胸狭窄之人。否则他怎么会如此仇视高智晟。
    
    刘路对袁红冰的人身攻击中,有一点极端缺乏政治道德。他把袁红冰称为“伪法官”。袁红冰确实是《审判中国共产党反人类罪行悉尼国际法庭》的大法官。二百八十个人权团体和民主政治组织授权组建的一个国际司法委员会,任命袁红冰做大法官。《审判中国共产党反人类罪行悉尼国际法庭》已经开庭审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案件。对于这个将来注定要载入中国法制史的民间法庭,中共当局和江泽民自然恨之入骨,自然也不会承认它的存在。今天刘路称袁红冰是“伪法官”,他的立场同中共暴政和江泽民已经站在一起了。
    
    刘路攻击袁红冰是“隔岸煽火者”。按照他的逻辑,海外所有支持高智晟的人和组织也都是隔岸煽火者了。他如此恶意地攻击海外对高智晟的声援,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也许海外对高智晟支持的声威日减,最后烟消云散,才会遂了刘路一类人的心意。他们的心意和中共当局是相通的。
    
    刘路文中甚至质疑袁红冰的法学家资格,问袁红冰到底是“文学家”还是“法学家”,还诬指袁红冰是法盲。
    
    袁红冰是文学家,凡是读过北大的都知道,他还是哲学家――他的哲理散文诗《荒野风》在1990年出版,就被当局以“涉嫌为六. 四翻案”为由查禁,袁红冰则被当时北大学生誉为“诗人哲学家”。同时,袁红冰还是民主政治活动家,也是著名的法学家。上世纪八十年代,袁红冰就是北京大学诉讼教研室主任,有“诉讼法三杰”之一的美誉,其后,又被公认是当时中国自由法学派的领军人物。他的法学学术著作等身,尤其是证据学的造诣,堪称出类拔萃。在上个世纪,中国第一部全国性的《证据学》高校统编教材,袁红冰就是编委会成员。刘路这种法律界的小人物要明白,他们与学术大师之间的区别。嫉妒也要找差不多层次的,别找错了对象。
    
    袁红冰对“劝责”者们说,如果你们不支持高智晟,就请保持沉默。刘路便以此攻击袁红冰要剥夺压制他的言论自由。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袁红冰的良苦用心。袁红冰不希望在高智晟同武装到牙齿的残暴政权做力量悬殊的对决时,有人从背后捅高智晟的刀子。当然,刘路一定要在这种情况下斥责高智晟,那也只有随他。一个人要做小丑,上帝也拦不住他。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一个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读袁红冰《为高智晟辩》
  • 刘路:中国式维权的法律品格—漫谈维权路径
  • 刘路:不如归去——献给仙逝的姥姥
  • 太石村事件:中国法制崩溃的先兆/刘路
  • 荆棘编成的王冠——关于人权律师的思考 刘路
  • 莫须有的“罪证”何以夯实五年刑期?--评张林案一审判决书/刘路
  • 南郭: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 小乔:没有“压力”就不可能有“妥协”——兼答刘路、归宇斌先生
  • 刘路:独立的主张——再答归宇斌先生
  • 刘路:风物长宜放眼量 ——兼答归宇斌先生
  • 刘路:郭国汀律师,我为你扼腕可惜
  • 刘路:焦国标“卖国”与冼岩的板子
  • 刘路:‘天涯杂谈’又是清明泪婆娑
  • 刘路:独立斜阳数过人-读王怡
  • 刘路:悼紫阳
  • 刘路:开在胸前的小白花——悼紫阳
  • 刘路:谎言包装下的无耻构陷——评解放日报文章《透过现象看本质》
  • 刘路:从南都之难看报人的宿命
  • 刘路:忌日里的漫思──纪念黄静辞世一周年
  • 槟郎:致刘路兄
  • 刘路:你是我的唯一(完整版)
  • 刘路:谁能充当自己的法官?
  • 刘路: 让每一个人都披上“金色的衣裳”
  • 刘路:十四行:你没有金色的衣裳—献给郭飞雄
  • 刘路:《人民日报》终于开始为人民说话了
  • 刘路:广州番禺区政府“贼喊捉贼”—评《番禺日报。评论员文章》
  • 刘路:王斌余,你就是国殇
  • 刘路:黄金高生死未卜,众网友吵成一团
  • 刘路:虚拟的事实、荒唐的逻辑—再答任不寐先生
  • 刘路:谁将黄金高送上断头台?—兼与任不寐先生商榷
  • 刘路:对师涛案一审判决书的法律分析
  • 刘路:有法不依,中国司法之癌
  • 刘路:有关郭国汀律师的最新消息
  • 罗永忠辩护律师-刘路:现代文字狱是怎样炼成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