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伍凡:做“勇士”还是做“犬儒”?人各有志-- 坚挺高智晟律师
(博讯2006年2月25日)
    伍凡更多文章请看伍凡专栏
    做“勇士”还是做“犬儒”?人各有志,----- 坚挺高智晟律师
     (博讯 boxun.com)

    
    
    昨日(2月23日)一大清早我流览各网站,发现一位“知名人士”给高智晟律师公开信。咦!她也不同意高智晟律师的维权绝食活动!。细读公开信后,不苟同她观点的想法不由自主的从脑中湧现,当时真想拿笔落文上网刊出。但另一个想法在警告我:这封公开信是真的还是假的?先要弄清楚,不可轻率莽动。但我仍把此公开信转贴上《中国事务》网站,让读者去分析判断,言论自由嘛!
    
    数小时后,华盛顿的一位读者来电话,谢谢我把上述公开信放上《中国事务》网站,让他知道这件事。接着他以相当遗憾和不满的语调表述了对公开信的作者的态度。我与他讨论了这封公开信,我说:首先让我们要确定这封信的真伪才能作公开评论。其次,每个人都有权对某一事件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再次,有人敢做“勇士”,有人愿做“犬儒”,人各有志嘛!这封公开信也没有什么大了不起的大事,不会影响大局的。
    
    到了晚上,有位朋友从纽约打电话来,告诉我发生了一件大事,这时我正在高速公路上趕着回家,好在有位年青朋友驾车,我才敢接电话。他说有位“知名人士”写公开信反对高智晟维权绝食,他说:“中国事情坏就坏在这批所谓自命清高的知识份子手上,他们不敢反对共产党,还不要别人反对共产党,实在豈有此理!我看了这封信很生气”。我劝他别生气。这封信我也看了,也放在《中国事务》网上,让更多的人来评论这封信。我建议在星期六(2月25日)的paltalk的平台中的“china and the world(weekend)”(中国与世界)讨论室,让大陆和海外的网友来讨论,我会在开场白中评论这封公开信。最后,我仍提出这封公开信的真伪问题,再等一二天后才公开评论。
    
    今日一清早看到远在澳洲的袁红冰的檄文:“为高智晟辨”。边看边想,看来“知名人士”写的公开信是确真无疑了,我也该提笔了。
    
    首先,笔者向“知名人土”提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法轮功修煉者、丧失土地的农民、失去了房产的被拆迁户、陜西延安小油矿投资者和广东太石村靜座抗议的老头老奶们都走过了上访、申诉、法律诉讼的途径,也请维权律师打官司。至今,上述的途径都走不通,中共政权把这些途径全封死了,甚至把律师捉走、或趕出国、或停止律师营业。在这种情况下,请问您的高见,这批受苦受难的中国百姓该怎么办?是设法反抗,爭取自己的尊严和权益呢?还是认命放棄自己的信仰和权益,继续安心做中共的奴隶任由中共宰割?
    
    如您是当事者,您该怎么办?您要求高智晟律师回到法律维权的路上来,请问维权律师也成了被打压的目标时,还怎么能执行律师职责呢?是您不明事理,还是强人所难呢?您应该去要求中共政权走法律的道路才对啊!您这封公开信应该与给胡温政权,要求中共政权恢复高智晟律师职务,重新替维权人士仗義执言才对啊!而不是责备高律师嘛!您把应该批评的对象都弄错了。您应该先弄清楚,目前全国维权运动和高律师发起的维权绝食活动的发生起由、发展经过及现状僵局是由谁造成的?中共政权是罪魁祸首,百姓是受害者嘛。为什么您不去谴责中共政权,反而责难高律师,请问您还有同情心吗?您可以同“六四”受难者,哪您对上述维权的受害者同情心表现在哪呢?实在令人遗憾和费解。
    
    事实上,目前中国维权运动有3个发展方向。第一个发展方向是上访、申诉和走法律诉讼。这些途径全被中共政权封死之后,正走上维权绝食、和平抗议的道路,这是最温和的抗议活动。第二个发展方向是激烈抗暴,群体性事件持续增加。四川汉源水壩事件、重庆特钢事件、河北定洲事件、广东太石村事件和广东汕尾开枪屠殺农民事件等等成千上万的事件每天在发生。农村中的退伍军人组织各种型式的反抗暴政的协会、委员会、联合会和同盟等等,聚众包围或攻打乡县政府。据公安部公布资料,群体性抗议事件在2004年是74,000起,到2005年上升到87,000起,年增长率高达17.6%,是经济增长率GDP的2倍。这是社会动蕩不安的结果,其起因和根源是中共殘酷的剥削和掠夺人民财富。中共非常惧怕这个激烈型的维权活动,害怕百姓“掀桿而起”改朝换代。第三个发展方向是“由弱转黑”。部分被打压的弱势群体为了生存和报仇,从受压百姓转为黑道抢匪,他们打劫的目标是中共党政官员和为富不仁的暴发户,也有损害百姓的拦路打劫之事发生,绑架富者勒索,造成当官者和富者人心慌慌,成为社会的害群之马。中共政权己开始收买这些黑道份子,某些农村地区成了黑白两道共治的局面。这些黑道是中共暴政逼出来的。
    
    基于以上事实,笔者再次请问“知名人士”,如果上述维权人士要反抗中共暴政,应该走哪条路?哪个发展方向是既有利于个人,又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笔者认为,很显然选择第一个方向是明智的。您的答案是什么?最好发表第二封公开信回答。
    
    您要求高律师回到法律维权的道路,这个建议很好。其实,高律师并没有脱离法律维权之路,而是中共政权正在逼迫高律师放棄法律维权,禁止他行使律师职务。至今,他只号召受害者在家中或办公室中靜座绝食抗议而己,他并没有号召受害者“掀桿而起”,更没有号召受害者去参加黑道组织。高律师没有错啊
    
    在“知名人士”信中指责高律师放棄律师(笔者在此再重申一次,高律师乃具有律师资格,只不过被北京司法局停止律师业务1年,此案仍在复审之中),而去从事政治活动。在此,笔者还要请问“知名人士”,您知道何谓政治?在中国的公民是否有权从事政治活动?当受害者被中共政权迫害而大声抗议时,就被冠上“搞政治”的大帽而禁止抗议,这合理吗?。很可笑,您连“维护人权”和“搞政治”都分不清,还在那里自命清高,实在令人难受。
    
    政治用最通俗的一句话讲是“涉及众人利益的事就是政治”。但政治有许多种类,有“宪法政治”、“民主政治”、“议会政治”、“多党政治”,有“独裁政治”、“寡头政治”、法西斯主义“政治”、希特勒纳粹“政治”。不要宠统讲“不要搞政治”一句话把上述不同实质内容的“政治”一棍子全打翻了。中共政权数十年来实行的是“独裁政治”、“寡头政治”和法西斯主义“政治”,对此我们坚决反对,并力求早日结束中共专裁统治。我们追求的是“宪法政治”、“民主政治”、“议会政治”和“多党政治”。中国人民百年来追求的是“民主政治”等政治。想来,“知名人士”不会反对中国人民追求“民主政治”吧?,哪为什么对高智晟公开宣扬中国要走民主自由道路的行为,而冠以“搞政治”加以反对呢?实在费解。
    
    公开信对海外人士支持高律师提出非难之议,提出一个观点:获海外人士支持的国内受害者将受更多的压力。对此笔者持不同观点。16年来,海外不同组织对“六四”大屠杀的死者和难属曾给予不同形式的援助和支持,从未听到受援助者说我们因获援助而承受更大的压力,还乐意接受多方支持和援助。令笔者费解的是,为什么海外人士的援助反而成了高智晟或维权人士的压力呢?似乎从逻辑上讲不通。“六四”难属和法轮功修煉者都是遭受中共政权迫害啊,为什么要有2种标准对待他们呢?相反,高智晟律师不止一次的呼吁海外要关注和支持援助国内的维权运动。我们应该采取相同的同情心来对待所有受中共政权迫害的受难者。
    
    笔者取的题目中提到“勇士”和“犬儒”,这涉及到现今中国大陆知识界的现状。分辨两者的标准是如何对待中国共产党,如何去认识中共的历史和现状,是反对还是接受中共法西斯统治,是作为异议者作斗爭,还是忍声吞气的做良民,还是做中共统治者的恶犬。
    
    在笔者看来,被称为“勇士”的一批知识分子主张瓦解中共,结束中共一党独裁专利,消灭中国社会沉重矛盾的根源,提出“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的口号,中国将走上宪政、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和百姓生活富裕的道路。被称为“犬儒”的一大批知识分子,他们中一部人也曾受过中共各种不同程度的打压,至今他们只要求“平反”,承认中共政治统治的合法性,把个人和百姓受苦受的历史和现状丢在一边,企求官复原位、经济补償、享受各种高级待遇。最后高喊“吾皇万岁”。
    
    哪种知识份子活得自在逍遥、心境平静呢?哪些人活得更有意义、有目标,有成就感呢?哪些人生活是顺天意、合民心呢?一句话,人各有志,各期所求。
    
    
    最后笔者愿和公开信作者共勉:自尊得人尊。
    
    
    2006-02-24 洛杉矶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袁红冰:为高智晟辩
  • 西风烈:高智晟向大家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 怎样更好帮助高智晟律师
  • 高智晟:从一份不敢面世的文件看中共建设部的流氓嘴脸
  • 高智晟:北京公安局的个别人已完全丧失了人的理智
  • 高智晟律师给各界朋友的通知
  • 高智晟:流氓的力量—即中国政府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90天第91天
  • 软硬不吃与软硬通吃—我看高智晟事件/浦志强
  • 高智晟:北京市公安局,一个流氓为主的群体
  • 高智晟:在关于跟踪的公告中谈绝食
  • 高智晟:百步识破跟踪术
  • 高智晟: 每个人都能行——用自己的身体,在自己的家里
  • 高智晟——中国律师的楷模/武振荣
  • 西风烈:旧诗赠高智晟,郭飞雄二贤
  • 支持高智晟,绝食墨尔本/吕易
  • 关于参加高智晟律师绝食抗议活动的声明/郭起真
  • 响应高智晟律师的号召,倡议“中国民权运动绝食日”/贺伟华
  • 袁红冰:铁胆高智晟
  • 请高智晟律师珍重/老戚
  • 高智晟:关于丁子霖女士公开信的回应
  • 丁子霖致高智晟公开信: 请回到维权的行列中来
  • 林牧、高智晟等发起签名,呼吁取缔特务机关
  • 北京司法局2月23日约见高智晟
  • 高智晟再爆高层关注突显体制震荡
  • 高智晟:遏制警察全面黑社会化的和平抗争不能停止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
  • 高智晟家:电话,电脑网路,所有通讯被切断
  • 高智晟:北京公安局的个别人已完全丧失了人的理智— 即中国政府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93 天
  • 高智晟关于绝食维权抗暴的紧急声明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九)
  • 高智晟:荒诞及下流的游戏又开始啦
  • 高智晟:郭飞熊等被暴力殴打事件接力绝食抗议公告(二)
  • 高智晟律师开始绝食反迫害
  • 倡议组成维权绝食声援团/作者:高智晟等
  • 高智晟严正声明:若飞熊有损伤 我将上新华门抗议!
  • 高智晟:维权不能挑肥拣瘦 法轮功问题无法回避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八)
  • RFA:高智晟和杨在新打算携手共同维权
  • 高智晟:干部子弟打死人五年分文不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