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缺失人文的天堂
(博讯2006年2月22日)
    
    中国诸多城市中,江南名城杭州素有天堂的美誉,历来是物华天宝,文人会萃之地,“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在中共创造盛世太平之时,杭州又是锦上添花。据说新华社的《了望杂志》和美国芝加哥大学对中国十多个大城市作幸福指数的调查,杭州被名列最幸福的城市。先不说这个指数有没有包括下岗工人、农民工和贫困的市民,我不知道这些幸福的指数是哪些指数,幸福包括哪些感受。不过最近杭州发生的一起学生血案,倒是对杭州幸福指数的最好参考。
     (博讯 boxun.com)

    据《大众生活报》20日消息,杭州萧山区发生一起令人震惊的女高中生被害分尸案。作案的凶手不是别人而是死者的同学。被害者阿红,17岁,因一点小矛盾与同学阿洁发生吵架。怀恨在心的阿洁,纠集其他4名同学,将阿红骗至阿华家中,用围巾将阿红勒死,并支解,随后弃尸野外。为什么这些正处在人生最美好时期的花季少女,会因一点小小的争吵,就将自已的同窗同学残忍地杀害呢?如果说作案的只是一位同学,那么我们也许有理由相信这位同学精神上发生了问题,但是五位同学集体作出这样残忍的凶杀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她们中的任何一位,有一丝对杀人的恐惧,有一丝对血腥的恶心,有一丝对生命的人道,哪怕是一丝的同学情份也好,这件事就不可能干成,但是非常的遗憾,这五位同学在那个时候没有一丝这样的情感。应该说,处在这样年龄的少女,不要说是杀人,就是杀一只鸡也是不敢的,更何况是杀自已的同学,并将她分尸抛弃荒野,这种行为只有性格变态的冷面杀手才做得出来的,但是杭州的这五位小女生却把它干得滴水不漏,真是毛骨悚然,恐怖逼人。
    
    杭州的女儿本是“十里荷花,三秋桂子”养出来的淑女,有着水莲花一样的娇羞,凉风一样的温柔,为什么会成为冷面杀手呢?问题出在教育上,中共这些年来的教育,一方面是无视生命的铁血政治,另一方面是丧失道德的腐烂物欲,学生在成长过程中得不到一丝一毫的人文教育,既没有中国传统文化的“仁”,也没有西方文化的“爱”,不信基督不信佛,中了魔似的埋头读书。他们在家中,家长们个个望子成龙,从小就不让他们玩,不让他们与小伙伴在一起,一味地逼他们用功读书,只要读书好一切就好了,从而使孩子们成为一个心灵孤独,不善于与他人交际,更不善于感情交流的人。而在学校,教师也同样只关心学生的成绩和升学,对于爱护、同情、帮助、宽容这些基本的做人道理,视之如蔽履。再加之整个社会对他们的教育是,没有公正,没有正义,有的只是冷血和杀戮,以及对暴力的顺从和对罪恶的帮凶。他们从家庭到学校,再从学校到社会,少女心中本有的温柔、娇羞、善良和对暴力和血腥的本能的恐惧,就这样一点点地被扼杀了。
    
    幸福是人类所有美好感觉的汇合。在一个学生有着学习的重负,工人有着下岗的危险,民工有着拿不到工资的担惊,穷人有着柴米油盐不继的忧虑,富人有着遭绑架的威胁,当官的有着面对民众造反的恐惧,在一个全民缺失自由的选择,缺失舒展胸中的郁积和愤懑,和一个整体缺失安全感的社会,何来的幸福?
    杭州的天生丽质,杭州的市政繁华会让人流连忘返,但在美丽与繁华的背后,是人文的缺失,是道德的沦丧,是文化的凋零,是人心的残忍和冷漠。当我们的杭州同胞看到那五位豆蔻年华的女生,你一刀,我一刀,他一刀地宰割她们的同窗时,你们还会沉浸在你们的幸福指数中吗?但是我作为一个海外的杭州人,我的心在为我的家乡颤抖。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 陈维健: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 陈维健: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 陈维健: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 陈维健: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 陈维健: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 陈维健:新年从爆炸开始
  • 陈维健:新京报-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 陈维健: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 陈维健: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 陈维健: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 陈维健: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 陈维健: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 陈维健: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 陈维健: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 陈维健: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 陈维健: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 陈维健: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 陈维健: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