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又听到了梁思成痛哭的声音
(博讯2006年2月21日)
    作者:沙月
    
     梁思成曾以诗一样的语言向周总理描述:北京古城四周雄壮的城墙,城门上巍峨高大的城楼,紫禁城的黄瓦红墙以及美丽的街市牌楼……他不遗余力地建议保护北京城墙。他是那么钟情于它们。关于它们他有那么美妙的构想:城墙上可以绿化,供市民游乐。壮丽宽广的城门楼可以改造成图书馆。护城河可以引进永定河水,夏天放舟,冬天溜冰。 (博讯 boxun.com)

    
    然而这只是一个文人的浪漫梦想而已。随之而来的一切现实却非他所愿.北海团城被拆了,天安门东西两侧三座门被拆了,古城墙被拆了……
    这是如今残留也是惟一仅存的一段城墙,它位于北京城的东南角.而绵延数百里的北京古城的老城墙都在那个疯狂的年代里被拆光了。对于深谙其文物价值的梁思成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他痛苦迷惑的了.
    当北京古都已然消失之后,曾经竭力想保留其历史原貌特征的梁思成,就注定要成为人们不断提及不断感叹的人物。

     (以上摘抄《梁思成:古建筑的保护神》
    
又听到了梁思成痛哭的声音

    
    沙月
    
    interman老兄拍摄:散落在北京胡同里的名人故居、名人会馆,凋零散佚,或只见胡同,不见故居;或只见挂牌,不见管理。随着北京胡同的改造,北京历代名家的文化人脉,好像是日渐衰微了。
    
    看到interman老兄拍摄的北京,读着老兄那些唏嘘慨叹的文字,心里总有一种揪痛!
    
    由于林徽音,而知梁思成,为梁思成惊世骇俗的痛哭而悲恸,知道了共和国初生时那一场北京城墙保卫战。被拆除了的北京城墙、城楼、城门,连个废墟也没有留下,连个“念想儿”都没有。
    
    等到国人大悟,很多珍贵的“历史”却已经成了惊人的空白!
    
    上世纪进行到了90年代,打着改革开放旗号所进行的“建设性破坏”,又毁了一些所谓没有编入保护册的会所、胡同、名人故居,建筑家罗哲文等大家奔走呼号也是枉然。
    
    2000年以后,北京准备开门迎接四方宾客了,这才发现一个拥有850年辉煌记忆的古城,依旧光鲜的旧迹已经寥寥无几了。
    
    我记得,2004年起,北京在奥运的刺激下所制定的“人文奥运文物保护计划”,将全面实施。根据这一计划北京市财政将从2003年起在未来5年里投入6亿资金用于文物的成片保护。
    
    北京,梁思成笔下那个“继续有传统活力,最特殊、最珍贵的艺术杰作”,作为世界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有了新的令人振奋的复苏的希望。
    
    可是,几乎是与此同时,北京的有关部门提出了在“20年内完成旧城及关厢地区的危旧房改造,改变落后面貌”的任务,而在实际的执行过程中,又进一步提出要在本世纪内实现旧城改造的任务,以至在最近的几年里,出现了大面积剃光头式的城市改造。
    
    普通百姓未免有点杞人忧天了:当北京像许多城市一样,到处的旧民居的墙壁上都写着一个歪歪斜斜的“拆”字的时候,整座城市成了一个大工地的时候,北京的历史,又到哪里去寻觅呢?
    
    我的身边有许多人,在为我们城市文脉的保护,努力的奔波呼号着。曾经,为了延续汉口民俗历史的文脉,呼吁建造汉口竹枝词碑林;曾经,为了保护武汉大会战的遗迹,疾呼建立日军入侵的长江铁证体系,修建武汉抗日战争胜利广场。虽然,只能做非常微薄的事,但是,如果有更多的人都来做一点微薄的事,那该多好啊!
    
    可是,对于地方文化认同的冷落,地方文化意识的荒漠化,就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的新的悲哀,新的无奈。
    
    作为后人,真的觉得无法面对interman老兄拍摄的那一组组照片,耳边所响起的,似乎就是梁思成那惊世骇俗的痛哭!
    
    (网络文摘)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