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锦涛露出凶相/朱学渊
(博讯2006年2月20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二〇〇二年六月,《开放》杂志刊登过我的一篇《胡锦涛的性格与运气》的文章,评论即将上台的胡锦涛,该文后来在互联网上流传,题目变成了《政治辅导员胡锦涛》。赞同此文的人不少,但批评的意见也有,如:你怎么知道他就不是一个戈巴乔夫呢?你为什么不能让他先做做看呢?有一个朋友还问:“他如果不行的话,怎么能爬到这么高的位置上去呢?”更有一位“博士”同学说:“中国的政治就是阴谋,能一言不发,在接班人位置上坐十年不倒,就是他政治上的成熟。”
       两年多来,胡锦涛在民众对“新政”的期待,和自我打造的“亲民”形象中,步入了聚光灯的焦区。中国的问题太多了,因此人们对“胡温”两人的期望也太大了,有人盼望“宪政”时代的到来,有人期待他释放老迈了的赵紫阳,有人希望他平反“六。四”和“法轮功”,还有人亲切地唤了他一声“胡哥”,想必还热泪盈眶。可是一个访友告诉我,胡锦涛是手段很毒辣的人,他是因为杀喇嘛而被邓小平相中的。无疑,胡锦涛是一个城府很深,而面目不清的人。 (博讯 boxun.com)

    
      两年多来,胡总书记一直在恋栈的“江主席”阴影下过活。此间,中国的泡沫经济虽然愈做愈大,而严峻的国情也愈来愈快地恶化了。有人说,这并非胡锦涛胸无大志,只是受到了江泽民和上海帮的制肘。几个月前,几个将领把“江主席”扫出了军委的大门,於是耐心候补的“政治辅导员”坐了正。这理所当然的人事变动,却迎来了举国欣狂,似乎航船又将升帆,新舵手将拨正这个苦难民族的航向。
    
      可是,他在“四中全会”上的“登基”讲话,一下就将他的凶残曝了光,他说:“一段时间以来,境外敌对势力,媒体大肆攻击我们国家领导人和政治制度。而国内媒体打着政治体制改革的旗号宣传西方资产阶级议会民主、人权、新闻自由,散佈资产阶级自由化观点,否定四项基本原则,否定国体和政权。针对这种错误,绝不能手软,要加强新闻舆论管理,不要给错误思想观点提供渠道。对错误问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要区别认识问题、学术问题。政治问题一旦出现,要严厉打击,不要热炒,不要授人以柄。宣传上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不要让人猜测。敌对势力总是从舆论入手佔领宣传阵地。”
    
      这些“绝不能手软……不要授人以柄……不要让人猜测”的毛式语言,立刻唤起了人们对恐怖年代的回忆。说来,中国的问题本来就是毛泽东制造的,如果把毛泽东从水晶棺材里请出来,他第一个要枪毙的就是邓小平,还要再来一场文化大革命。而胡锦涛承了邓小平的统,又去西柏坡祭了毛泽东的祖,他究竟是要走毛泽东“永不变色”的路,还是要将“复辟资本主义”的事业进行到底?我想,他是要用毛泽东思想来纠“邓小平的偏”。可是时至今日,就是的毛邓两人精诚合作,也解不了共产党脖子上的死套;而如果辅导员找到了的是毛邓“南辕北辙”的交点——“专制”,那等於是把绞索收得更紧,共产党可能就要死在他的手中了。
    
      然而,他讲了这些太离谱的话,反倒引起了人们的一番怀疑:“清华大学毕业的他,会说这般的背时话吗?”可是,你把他的话多读几遍,就可以读出他的心思:“今天这社会太自由,我要把弦儿来绷紧。”人们都说出自“团派”人物有胡耀邦“造就一个宽松环境”的情;而这位当年的“思想警察”,却更象民国初年留辫子的张勳。
    
      说到胡耀邦赵紫阳这些追求解放的后辈精英,就不禁想起共产党的思想前卫——陈独秀先生,他对民主制度的理解远远超越了几代不肖徒孙;而即便是被权力糟蹋了名声的毛泽东邓小平,当年也都是有思想、有能力的少年英雄。人,大凡在少年时代就可以看出究竟,胡锦涛既没有“虎气”,也没有“猴气”,有的只是“羊气”,他是靠了驯服乖巧的“天赋”出人头地;而直到上面无人,才露出了残暴的“狼气”。今共产党的领袖们,大概多是这样一些“羊”和“狼”的两面体,他们在强者面前是羊,在弱者面前是狼。
    
      他刚上台,北京的几个大学生就因读书、聚会,而被判了重刑。不久后,二十岁的小姑娘刘荻就因“思想罪”,而被这个六十岁老人送进了监狱。这就是一个政治辅导员,一个共青团书记对青年的“关护”。年初,被放逐的政治学者王军涛先生,又被罩上了“台湾特务”的帽子。近年来,在打击“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风声鹤唳中,在押的“思想犯”、“言论犯”愈来愈多。因此海外舆论对江泽民一片骂声,其实“马大哈”是背了“辅导员”黑锅。沿着胡锦涛的这条路子走下去,无数思想者又将在刑囚中度过他们的青春,林昭和张志新的惨剧,又将会在中国重演。
    
      这位口口声声“马克思主义”的胡锦涛,又要热炒“依宪治国”,又要反对“议会民主”;而一句“西方的道路不适合中国”的话,我们就可以把他人格的虚伪看得很彻底,他要的既不是“马克思主义”,也不是“宪政主义”,而是毛泽东和秦始皇的中国专制主义。而在谈到腐败不堪的“国体和政权”时,他的确更像是一个“大清国”的遗老遗少。
    
      他还说“境外敌对势力,媒体大肆攻击我们国家领导人和政治制度”,那是为了将一切主张改革的人物推入“里通……境外敌对势力”的陷阱。他刚熬成了婆,就要拿着血淋淋的“党粹”,来恐吓党内外的清流,做那些连封建帝王都不敢做的事情。我们也用不着去猜测:他究竟承了谁的“师训”?对於他这种人,任凭天下有再多的好主意,他唯独要选择的就是:“一抓就灵”的“死亡三角”。
    
      我们更用不着怀疑这些话是不是他说的?单单“不要授人以柄”一句话,就是一个“政治辅导员”无自信的表白,也是他小人得志的“格言”。他是要用个人机会主义者的“小格局”,来改造一个陷入困境的“大政党”;他要使中共成为一个不向人民做任何承诺“执政党”,他要把用“阳谋”和“硬道理”治理的中国,改造成一个“不说不错”和“为所欲为”的阴谋世界。
    
      如同长舌妇间“不要告诉别人”蠢话一样;胡锦涛和共产党可能既是一只心狠手毒的狼,又是一只“不要让人猜测”的羊吗?说白了,这是食肉的狼的梦呓。或许,还有人会欣赏他“不露”的“老成”;然而,在举国腐败的严峻形势下,他没有疏导言论的卓识,而那些“老成谋国”的虎狼言词,就是在为贪官污吏撑腰壮胆,共产党会更快地步入绝路。
    
      从胡锦涛说的“苏共垮台绝不是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失败,说到底,是其逐渐脱离、背离乃至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最终恶果”。我们就可以看出他完全不理解马克思主义之於人类历史的伟大意义,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民主—公平理念和学说,正在自由世界理性地造福人类;而在“无产阶级专政”的专制国度里,却造成了无数的“人头落地”。既背叛了社会民主主义,又背叛了社会公平主义的中共,何止比苏共远行了十万八千里,胡锦涛又有什么脸来指责苏共的自责自省?
    
      今天,对毛泽东时代的无数整肃,对缺吃少穿的艰难岁月,人们都记忆犹新;而中国能够有所发展和进步,完全是“自由化”的成就;而有中国特色的吏治腐败,则完全是“一党专制”的恶果。胡锦涛对自由思想的仇视,也是对社会进步的仇视;而他对专制主义的偏爱,也必将使他对腐败实行宽容。
    
      关於中宣部某副部长传达的胡锦涛批示“管理意识形态,我们要学习古巴和朝鲜。朝鲜经济虽然遇到暂时困难,但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我想这就是他的心思和口气。“管理意识形态”,本是政治辅导员的“本职工作”;以镣铐来管理“思想冲破牢笼”的人,则是他的根深蒂固的“职业病”。胡锦涛满口“亲民经”的嘴里终於吐出狼牙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学渊:“五帝”是“爱新氏”,“华夏”是“回纥国”
  • 朱学渊:论政治“裸奔”之意义
  • 朱学渊:中国能玩得转朝鲜越南吗?
  • 北海青年关于朱学渊就“博讯”的“客观,公正”的理解回应
  • 朱学渊评:拉法叶舰案,姚依林家族涉嫌勾结李登辉卖党卖国
  • 朱学渊:中国的经济令世界“癌”变?
  • 朱学渊:评张德江的“不争论”
  • 朱学渊评:胡锦涛为什么要吃白宫的晚餐?
  • 朱学渊点评:《传中央政治局分裂》
  • 朱学渊:评马英九说“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 朱学渊:“安息国”是“九姓胡”,为何又是“姬姓国”?(图)
  • 张宗烨\朱学渊:张宗燧的学识和冤屈
  • 朱学渊:评《深刻解析刘亚洲政委》
  • 朱学渊:评《中日对撞高层决策内幕》之幕内
  • 朱学渊评《文扬:潘岳的山河》
  • 朱学渊:刘亚洲是林立果更好
  • 朱学渊:评《洛德说对胡锦涛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 朱学渊: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 朱学渊专稿:读《解放日报》评论员文章后的忧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