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博讯2006年2月20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我吃了入所第一餐之后,感觉上舒服了一些,但大脑依然很沉。监室里的人,头都不抬一抬的叠纸袋,我却卷曲在屋内一角,微合着眼,心里七上八下地等着提审。不,是盼着提审。我有多少话要对他们说,也只能对他们说,抗议、抱怨、问为什么,发泄情绪已成为我当时的第一需要。
     (博讯 boxun.com)

    20 年前那次坐监,公安预审处长亲自出面,包括市检察院的七八个人,天天提审,非常重视。我初入所的精力主要用于在提审室里与他们交锋,连夜晚都闲不着,似乎没有时间品灾难。但这次不同了,我苦熬了一天,直到下午快下班时,门外才有人拿着手铐来提我。我就像遇到喜事似的,一个高挺了起来,随便穿了双拖鞋,向门外走去。老大嘱咐我说,进出门要打报告。去他的吧,我心里说,我报告谁?不报告我都憋屈。我挺着胸就向外走,管教也没计效。据说出门不喊报告,要挨脚踹的。
    
    我走出门来,管教要给我带铐子。我说我又没犯罪,带什么铐子?管教说这是所里制度,出门必须带铐子。我心想和 “ 仓库管理员” 说没用,我得找“ 货主” 。我由他带了铐子,走下楼来,由外勤负责提审的狱警把我带向提审室小院。老远,我一眼就看到昨晚送我进来的眼镜王与那个青年,正等在提审室门前。
    
    老牟。他们招乎我。
    
    我有些失望地说:怎么又你们俩。
    
    是呵,就我俩负责来录你的口供。眼镜王说着,把我带进提审室。
    
    我进提审室后,指着铐子说:我没有罪,你们心里清楚,为什么给我戴铐子?
    
    我们没给你戴,是看守所的规定。那个青年警察说。
    
    我说:那好,我不和你们谈,这是我的规定。
    
    眼镜王见我情绪对抗,便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把冯队叫了进来。
    
    冯队拿出钥匙,一面给我开铐子,一面不满地嘟囔:提审戴手铐是制度。不戴铐子,没有这样的先例。他取下我的手铐提了出去。
    
    这时,我冲着眼镜王说:为什么要抓我?
    
    不是我们要抓你,是上面要我们抓的。
    
    那把我押于如此环境恶劣的第二看守所,也是上面让你们干的?
    
    一所那边监室里人更多,这是照顾你。眼镜王又这么说。他撒谎是家常便饭。
    
    我说:你们是有意用这里非人道的环境折磨人。我要求按规定到看守一所。
    
    我们说了不算。
    
    那你们来干什么?
    
    我们只负责做笔录,向上回报情况,上面是看笔录,听汇报了解案情的。眼镜王说。
    
    那不如让说了算的来。我说
    
    这不太可能。
    
    郑科长呢?
    
    他也不会来。得罪人不讨好的活,也就我们这小喽罗干了。眼镜王话里有话,一脸的无奈。
    
    我心里清楚,一处那些管事的平时找我都心虚,何况干出如此荒唐的事来,躲还躲不及,怎么可能照面。我满腹的话没有听的对象,他们连一个发泄情绪的机会都不给我。
    
    那个青年警察说:你正好体验、体验生活,出来更有什么写了。
    
    眼镜王冲那青年说:去、去,你不想干了。眼镜王与那青年会意一笑,随说随拿出纸来,问我想说些什么。我便表达了对他们环境恶劣的抗议,要求给以人道主义待遇。眼镜王自问自记,敷衍了事地做了简单地记录。看得出,他们仅仅是在走一下形式而已,根本就没想通过提审了解什么情况。这使我非常失望。也就半小时的时间,他们便让我到提审室门口的草坪上坐着乘凉。我问他们燕鹏放了没有,眼镜王始终避而不答。
    
    我坐在提审室门前的草坪上四下观望,这才看清楚市看守二所的景况。
    
    据说青岛市第二看守所前身是个收容所,占地不及隔壁看守一所四分之一大。大院四周高墙铁网,据说都是通着电的。高墙四个角上,都有岗楼,但仅有西北面岗楼上有武警持枪站岗,南面方向与女性劳教所,也就是犯人们通称的 “ 码子楼” 比邻。据说那楼上的武警因常窥视女监室里的风光遭抗议,而被废弃了。这第二看守所分里院外院。外院住着武警和犯人家属探视室、小卖部、汽修厂等。内院又有南楼、北楼之别。南楼上是被判了轻刑,留在所里服刑的已决犯。北楼共三层,每层分东西两个廊,但仅有一楼和二楼监室押满了未决犯人,三层未启用。这楼前脸又分了东西两个铺有草坪的小院,用于偶尔放风和凉被子等。
    
    提审室在内勤门外的另一个小院子,一趟平房有 7-8 个提审室,院里有绿草、树林和月季。南楼上饲养的和平鸽在草坪上游闲地蹓达,咕咕地叫着。
    
    提审室小院的对面是所部办公小院,里面有花坛、翠竹,十分幽雅。我所在二楼西廊头上的 205 号监室,正好俯视这小院的全貌。迎着看守所内院大门前方是一面红色大理石牌坊,上面镶着8 个醒目的大字“ 严格执法、文明管理” 。一看就是自我贴金的形式主义。
    
    此刻,我坐在提审室门前的草坪上,披着夕阳的光芒,四下贪婪地张望那一道道与大墙铁网如此不和谐的风景线。人们都说, 40 多岁的男人正逢人生的“ 第二春” ,而我的第一春和第二春都埋葬在这不和谐的风景线里了。身前渐渐斜倾的影子,就仿佛我喋出来的一团血。
    
     (《自由圣火》连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 牟传珩:“四权五化六主张”圆和宪政变革方案
  • 牟传珩:以“阶级斗争为纲”-- 毛泽东时代的“一分为二”
  • 牟传珩:囚徒打油诗
  •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庭辩论纪实
  • 牟传珩:国际社会的“第三种力量”走向
  • 牟传珩:五层楼上的小屋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 牟传珩:时间隧道里的往事
  • 牟传珩:被捕之前
  • 牟传珩:社会冲突的破解-- 双胜都赢圆和调解法
  • 牟传珩:难忘那只红卫兵的脚
  •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 牟传珩:上访遭殴打,入狱被割舌
  • 牟传珩:《中华谈判法律应用全书》
  •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