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和平年代,如临大敌,枪杆子为何难倒
(博讯2006年2月19日)
    
    2006年15日,赵达功先生准备去北京,然后从北京乘机到达土耳其开会。可是,虽然还离“中共两会”有些时日,他竟然在离开家门时的早上6点钟,就被深圳警方所拦截,然后被带到深圳垂钓俱乐部软禁起来。幸亏在海内、外各界朋友们的紧急呼吁下,他才于17日中午时分被释放回家。于是,这不由使笔者大为惊讶和震撼,毕竟,这乃和平年代,怎么还依然仿佛战争年代,时刻都如临大敌一般,中共枪杆子怎么还不倒下?
     (博讯 boxun.com)

    作为海内、外异议、异见、维权、民运等人士,大家已完全洞悉了,中共枪杆子什么时候最紧张匆忙,那就是胡、赵去世之日、6月4日、大面积地方农民维权之日、两会或盛大节日期间等等。一般情况下,大家都如平常一样,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似乎若无其事一般。
    
    而如果把这些日子全部统加起来,尤其随着近些年来地方农民大面积维权事件的与日俱增,真正按照一年时间计算,似乎也没有多少真正属于他们休闲的日子。也就是说,至少在一年之中,他们几乎有200天以上地投入到了这项真正属于纯消耗的毫无意义的战斗中去了。当然,他们是真正无缘无故地给人民和国家增加了一项最不该的巨额开支和沉重负担。
    
    其根本原因究竟是什么呢?也就仅仅只为了维护极个别、极少数人所顽固把持和坚守的、丝毫不代表绝大多数人民根本利益的天下。当然这天下如果按照民主观念来说,还是完全非法的,丝毫不符合法理程序的,当然也经不起人民比较认真推敲的。固然,绝大多数人民绝对对此都是持有严重怀疑态度的。
    
    而作为一个专制王朝,通常情况下,即便已把天下全部打下了,并还坐了很久了,但却总是不得安宁或有所清闲。这也是势所难免的。尤其是那些真正属于坐天下的人,他们几乎每时每刻都万分警觉惊醒着,惟恐在哪一阵,或在哪一天里,冷不防地,突然从斜刺里杀出一股力量来,将其所坐江山完全推倒。
    
    尤其在现代社会里,当人类文明发展到如此高的阶段和地步时,其担忧和惊醒的成分就愈多。如果是身体素质较差者,长此以往,很快就会被这种氛围所击垮。尤其当其所统治的国家经常出现这样或那样的许多致命问题时,这种摧毁力作用就会越加明显和强烈。而作为如此鲜明的例子,前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就已深深尝试过。结果,当他把大权完全交托于比较能干的普京后,这才一下轻松了,身体立刻什么毛病也没有了。
    
    作为今日之中国,尤其是政治气氛远没有当初俄罗斯民主的国度,贫富又如此极其悬殊,失业率之严重绝对世界第一,三农问题越来越明显突出,官员贪污腐化又普遍成风,环境极其恶化恶劣,等等,作为最高国家领导人,胡、温还继续四平八稳地执政着,身体安然无恙,由此可知他们的身体素质绝对是一流的。
    
    当然,这也许是因为,中国绝大多数老百姓,即便被饿死,或到了垂死的边缘,永不反抗的奴性思想和观念是根深蒂固的。这实质上也帮了他们大忙。否则,如果有十分之一韩国农民的激进精神和高昂情绪,这共产王朝也早已不复存在了。
    
    不过,虽然绝大多数人民奴性思想极其严重,但毕竟由于中国人口众多,还依然有数百万人没有这种奴性思想。尤其是他们始终冲锋在前、锲而不舍、毫不气馁和妥协地誓与独裁专制政权斗争着。所以,仅仅只这些人,也令这些极少数人的代表们够受的了。
    
    因此,他们便不惜一切代价地,尤其毕竟国家机器还完全掌握在他们手中,就任由他们仅仅只为了他们集团极个别、极少数人的非法勾当、隐私生活,真正终日劳作并奔忙不息着。当然,这些被仅仅用做枪杆子和棍棒的人,也实在太麻木、太奴性十足了,就仿佛他们生来就是被人当棍棒和枪杆子使用的,丝毫没有属于自己的思想和个性,一切皆以服从为天职。可这所谓的天职又究竟是什么呢?他们则一律不问不理,结果就成了真正的帮凶了,并真正做绝、做尽了祸国殃民、伤天害理之罪恶勾当。真是太令人感到万分痛心啊!
    
    如此说来,这中共独裁专制政权不倒,这始终如临大敌的枪杆子队伍,也会永远不倒了。当然,如果在真正属于民主和谐的国家里,这种仅仅针对正义力量和良善人民的枪杆子队伍,它们还会如此严重的存在吗?恐怕就太贻笑天下了。可作为一向谎言天下的中共当局,却硬说这也很正常,并且还说他们的人权是世界上最好的。
    
    (2006-02-17)
    
    
    原载《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达功: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 赵达功: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 赵达功: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旧文)
  • 赵达功: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 赵达功: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 赵达功: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 赵达功: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 赵达功: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 徐沛:我笔写我心--想起赵达功
  • 赵达功: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 赵达功: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 赵达功:周立太又回来了!
  • 赵达功: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 赵达功: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 赵达功: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 赵达功: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 赵达功: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 赵达功:等到人们不上访了,革命就分娩了
  • 赵达功:官匪一体的中国社会将陷入长期混乱之中
  • 赵达功感谢关注
  • 赵达功平安到家,讲述“失踪”的经过
  • 赵达功先生已经平安到家
  • 赵达功家属收到短信(图)
  • 赵达功等失踪
  • 赵达功: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 赵达功:渔者成了中共的网中鱼 (图)
  • 赵达功:马亚莲女士出狱
  • 赵达功、杨天水等:张林无罪—一群异议人士的呐喊
  • 赵达功: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 赵达功: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 赵达功谈刘晓波余杰突然被捕
  • 赵达功: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 赵达功: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 赵达功: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 赵达功: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 赵达功: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 上海张宝亮给赵达功来信,血泪控诉当局迫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