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曾节明
(博讯2006年2月18日)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中共在危机中熬过了2005年,至今大权仍然在握,众多人预言中共鸡年垮台的预言没有兑现,这使得一些人对中共即将灭亡的前景产生了怀疑、信心发生了动摇。
     没有兑现的预言中,比较著名的有,去年年春“铁口”通过八卦,直断中共年底垮台;费良勇先生提出的口号“红天已死,蓝天当立,岁在乙酉,亡共者胡”,其中“岁在乙酉”(2005年)没有兑现,“亡共者胡”则有待观察(看起来很可能是“胡”);再就是唐子先是提出:中共决看不到今春的第一场雪,后又宣称:希望中共明天就灭,后来眼见中共届时灭亡已不可能,又埋怨中国民众的觉悟不高,不能彻底摆脱邪灵,以致中共存在至今。 (博讯 boxun.com)

     唐子勤奋努力,几乎每日发文声讨邪灵,热忱可嘉,但有时却未免轻率,很影响他人信心:中国民众被中共专制愚弄五十六年,觉悟怎会说高就高?凡事要有个过程。
     其实,唐子、“铁口”和费良勇先生不应该去插手神做的事情。神已经一次又一次地启示我们:中共即将灭亡了,至于决定中共那一天灭亡,是神决定的事情,我们只要尽到人的本分——努力摆脱和帮人摆脱邪灵就够了。
     再说,预言真的失效了吗?非也,真正由神启示的关于中共命运的预言清晰明了的只有诸葛亮的《马前课》,其言中共“晨鸡一声气道大衰”,注意:“大衰”指大大地衰落,并不是指灭亡。我们再看,在2005年中共是不是大大地衰落了?去年一年,由于传播《九评》运动、退党运动、维权运动的蓬勃发展,连中共自己都承认“党的执政地位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神的预言真是准确!中共已经“大衰”,即将灭亡了!
     从政治学常识来考量,中共同样垮台在即!
     现在中共对民众诉求,寸步不让,全面打压、全面封锁,唯镇压以逞。中共冒似强大的专制国家机器,使胡锦涛等人得意忘形(也让一些志士灰心丧气),以为中共统治集团内部只要一碗水端平,你能奈我何?
     大错特错!地道的上世纪六十年代政治辅导员的水平。
     首先,今天中共国的专制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已经尖锐到不可调和的地步,越来越多的民众被迫起来公开抗争,胡锦涛全面打压、全面封锁的僵硬措施,正把越来越多本已“招安”的知识分子逼向对立面。
     八十年代,特别是九十年代,邓小平、僵贼泯为了急于实现特权资本化,“少数人先富起来”,“闷声大发财”,竭力推行官僚特权垄断市场的冒牌“市场化”改革,十五年下来,基本上改变了中国社会主义的公有制经济基础,邓僵以专制流氓手段,以民怨遍地和空前环境污染为代价,使中国社会成为一个以私有制经济为主体的社会,随着产权界限的明晰,客观上促进了广大民众维权意识的觉醒,“国家不管我了,只得自己维护自己”。但是,邓僵在改变公有制经济基础的同时,为一己之私,死不悔改,拒不推行与私有化改革相配套的政治民主化改革,于是官僚特权奸商官商勾结,不受任何监督,越来越胡作非为,于是所谓“改革开放”越来越成为官僚特权奸商及其御用走狗文人知识分子掠夺、欺压广大民众、共同分赃的浩劫。由于可供掠夺的大饼有限,今天,这种浩劫已经发展到抢田夺地、上房揭瓦的地步,至此,最懦弱的人多半也会起来反抗。而这几年的事实表明,镇压只是扬汤止沸,“动乱”越镇压越多。打了太石,又出汕尾;杀了汕尾,又闹中山,压了中山,绝食维权运动又席卷十二个省...维权事态可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面对四年来愈演愈烈的威权抗争风潮,胡温正在采取两手应对:一手则是,企图以减免农业税、制止教育乱收费、重施义务教育、免费医疗计划来进行缓和,“构建和谐社会”,但是现在的中共完全变成了官僚特权既得利益流氓集团,胡温的统治,完全依赖各级贪官污吏的支撑;胡温的政令,完全依赖各级贪官污吏去执行,只要胡温的政令损害了这些集团的既得利益,他们就不作为或变相拒不执行:你减免了农业税,我可以收更多的费;你不准教育乱收费,我就化整为零,变相乱收费...这就是所谓“令不出中南海”的真实原因。对此,胡温有什么办法?反腐吗?反腐则亡党!同理可以预见,胡温的重施义务教育、免费医疗计划注定推行不下去。
     这一切,已经使得构建“和谐社会”的口号,成为彻头彻尾的谎言!这反过来严重的打击了胡温本来就可怜的“威信”。
     十五年下来,以中共各级党政官僚为轴心庞大的特权既得利益集团已经形成,现在做官就是为了捞钱,各地诸侯为了实现既得利益的最大化,必然要大兴土木、大干快上、疯上项目,这已经导致胡温救党保经济的“宏观调控”破产,这必将导致胡锦涛竭力叫喊的“科学发展观”的实施再次破产。这反过来将更严重地打击胡温本来就可怜的“威信”,使各路诸侯更不把他俩放在眼里,使政令更出不了中南海,从而为隐藏在中共高层内的野心家发动政变创造天赐良机。
     而中央权威空前衰落,是任何共产极权灭亡的前兆。
     另一手,胡温大力整肃媒体、加强封锁互联网、疯狂打压良心记者、律师、维权知识分子,上台四年,胡温政权抓捕的异议人士居然相当于僵贼泯时期十年的总和!胡锦涛的用意很明显,就是打压知识分子、以物质利益拉拢工农,企图以一种类毛泽东时代平均主义的手法缓解社会压力,愚弄民众
    ,避免广大弱势群体的强烈不满情绪被知识分子引到共产党身上。
     缺乏工农基础的政权不可能长久,胡锦涛看到了这一点,这是对的,只是胡锦涛太过一厢情愿了,由于特权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和扭曲,胡锦涛笼络工农的政令根本无法落实,所以,胡某人打压知识分子的做法,就是在依然没有工农联盟基础的情况下向知识分子开打。
     这是一个极其愚蠢的措施!
     僵贼泯执政十五年,能够维持腐而不败的一大原因就是极力笼络知识分子,构筑了官僚特权、红顶奸商、知识分子“精英”三角联盟,僵贼民笼络知识分子的措施,除了大幅提高知识分子的待遇外,就是准许知识分子享有一定程度的言论自由度,让知识分子“出出气”,“自我陶醉”。实际上,在僵贼泯时代,除了“六四”、“法轮功”等少数“敏感”话题意外,很多今天被胡锦涛严禁的观点当时都可以公开发表,尤其是学术性的文章,最近被胡锦涛严厉封杀的袁伟时教授的《现代化与中国历史教科书问题》,在九十年代不止一次的在国内公开发表。僵贼泯治下,刘军宁、曹思源等自由派学者甚至可以出版多本著作,宣扬自由民主宪政,今天看来简直是奢侈。胡锦涛上台之初,迫不及待地停播《走向共和》、封杀《往事并不如烟》、《中国农民调查》...不仅容不得半点“自由化”言论,多一点真相的东西他都不能容忍,甚至为此封杀了纯学术类中立网站“维基百科”,导致学者搜集资料极为不便,此举引起了知识分子的普遍反感。在僵贼泯十多年的意识形态相对宽松时期之后,胡锦涛又重新挥舞意识形态大棒,招致的知识分子的厌憎和反感,可想而知。
     为了适应市场化竞争,各媒体被迫要提供看点,否则就挣不到发行量、收视(听)率,而胡锦涛推行的专制倒退的舆论政策、对记者编辑的疯狂打压,直接损害了知识分子的群体利益,这是近来越来越多的编辑、记者、律师站出来公开反抗的首要原因。三年多的倒行逆施,胡锦涛普遍地丧失了知识分子的支持,自毁僵贼泯打造的维持政权的三角联盟。
     群众的抗争要构成颠覆政权建立新政权的力量,必须有知识分子的参与和引导,否则会在很大程度上陷入盲目性和分散性。僵贼泯笼络知识分子,竭力知识分子和弱势群体结合,而胡锦涛既得不到工农的支持,又把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逼入维权民众、民运、法轮功的队伍。中共灭亡的前景已浮出水面。
     胡温智囊温铁军最近大放厥词,以所谓中国社会缺乏“健康因素”为由,支持胡温打压知识分子,搞所谓“加强集权”。
     我绝不相信,以温铁军的智商,他会不知道“中国社会缺乏健康因素”是由什么造成的;他会不知道,“加强集权”只会使爆炸来得更猛烈,使本可“安乐死”的胡温政权落个“痛苦死”凄惨下场。但是温铁军就是要睁着眼睛说瞎话,以投胡锦涛的专制癖好,否则就没人知道他温铁军——“国师”的位置是别人的了。胡锦涛拥抱这样的害自己的马屁理论,实在是权欲熏心、利令智昏,真是瞎了他那双三角眼!
    
     再则,中共意识形态已全面彻底破产。中共意识形态,衰于文革结束、毁于六四屠杀、亡于“春天的故事”。没有了意识形态凝聚力,就很难“教育”民众,就很难要求民众为自己“奉献”,就要越来越依靠镇压维持“稳定”,就要雇佣越来越多的国安、公安、武警队伍“防暴”、“平暴”,就要进口越来越大量的先进武器、装备、设施,就要招募越来越多的网特、网狗、技特以监控现在数以亿计、越来越多的网民和手机用户。
     没有了意识形态凝聚力,如今专制国家机器运转如今完全靠利益驱动,利益不足则驱不动,没有信仰,唯利是图的人是靠不住的,没有足够的奖金待遇,专制爪牙们肯定消极怠工,而一旦爪牙不作为,中共进口再多再先进的武器、装备、设施都会成为破铜烂铁、电子垃圾...老百姓就会揭竿而起,这是中共最为恐惧的,因此中共不管花多少钱,也要保证爪牙们俯首听命。怎奈,中共圈养的爪牙们,基本上是些无信仰无罪恶感的唯物(物质利益)主义者,这样的人贪欲无限,是一大群喂不饱的狼。
     这一切,使中共专制统治的成本持续增加、急剧增加、无限增加......
    而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里,中共搜刮来的钱是有限的...这是一个死循环:全面镇压——加大搜刮——更多反抗——加强镇压——进一步搜刮——反抗加剧......
     另一方面,由于意识形态的丧失,尽管中共的镇压措施变本加厉,却越来越难起到“杀鸡儆猴”的震慑作用。
     毛泽东时代,由于中共的意识形态旺盛,镇压、批判行动可以大张旗鼓地进行,对民众起到了巨大的震慑作用,广大“地富反坏右”确实吓破了胆,“想反也反不了”。镇反时代,毛泽东放言:就是要大张旗鼓地杀反革命。毛泽东本人非常自信,常把被批判的“反动错误言论”下发给广大干部传阅以供批判,在“理直气壮”、“光明正大大”之下,许多被批判的人还真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心里非常痛苦。
     但到了邓小平时代以后,由于意识形态的衰、亡,中共的镇压、批判变得理亏气短,从不敢把“反动错误言论”原文公之于众,遮遮掩掩,神经兮兮...对于镇压行为和异议挑战、邓小平“不争论”、不回应;僵贼泯做贼心虚;胡锦涛则完全偷偷摸摸:僵贼泯还敢当着华莱士的面狡辩,封网是为了过滤“有害信息”,胡锦涛则烂着脸皮连封网都不敢承认。
     由于意识形态的丧失,中共必然要拼命的遮盖自己的镇压行为,必然要变本加厉地封锁网络,控制媒体,不让人们知道自己的暴行。但是封锁信息今天却成了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固然可以愚弄群众,另一方面却就使得镇压行为却越来越难起到“杀鸡儆猴”的震慑作用。参加六四的学生大抵不清楚中共建政之初的残暴、汕尾的青年也不了解六四的血腥、中山的民众基本不止汕尾屠杀...如果知道,他们或者不敢那样勇敢的抗争。现在由于社会矛盾越来越激化,群众的抗争越来越风起云涌。
     尽管如此,中共又决然不敢公开半点自己的镇压行为,因为在意识形态缺失的情况下,镇压的行为就是罪行,公开自己的罪行就是自认统治不合法,无异于自我瓦解。
     这又是一个进退不能的绝境:放也是死,收也是死。和上面那个死循环合在一起,可见胡锦涛的前景是多么糟糕。中共走到今天这一步,怎么弄也是灭亡,而且灭亡在即。主动搞政治体制改革,中共可以的个“安乐死”,但是当权派集团的包袱太重、罪恶太大,已经改不了...中共的下场是“痛苦死”,而且彻底灭亡。胡锦涛这么胡闹下去,有如明末崇祯皇帝,勤政节俭、呕心沥血,却落得个身死国亡。届时想学载沣而不可得。
     不过,中共虽无活路,胡锦涛却倒是还有活路的:
     立即停止打压媒体的反动行为,既不镇压,也不改革,不能奢望胡某人推行改革或为什么平反,因为那太难为胡某人了,不是他所能及的,反正镇压法轮功、六四屠杀的罪是别人犯下的...然后最好现在辞职归隐,以后红旗到了,也不是倒在胡某人手里。等到十七大辞职也行,不过,还有没有十七大,不好说。
     然而,我们看到,胡锦涛今天的表现依然是死不悔改,不仅如此,他正在走一步险棋:
     对日本发动局部战争,利用战争转移危机, 巩固自己的权力和一党专制。胡锦涛不敢发动对台湾的战争,因为风险太大,一旦开大,你死我活,要么取胜,要么台湾独立。
     胡锦涛走投无路,企图利用广大中国人的反日民族主义情绪巩固政权,非常阴险,我们应该揭露和阻止胡锦涛的战争图谋。
    
    
    曾节明 星期六 2006年2月18日下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曾节明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曾节明
  •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曾节明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曾节明
  • 也需要“以利反共”/曾节明
  •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平安夜圣诞献礼:民运老兵陈泱潮心年轻/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曾节明
  •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悼刘宾雁先生/曾节明
  • 多尔衮?“江泽民”?袁世凯? /曾节明
  • 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曾节明
  •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曾节明
  •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1)/曾节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