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个叫夸父的超人穿越了时光隧道
(博讯2006年2月18日)
    作者济宽
    
       一位是阅尽人间杂色、蜚声国际影坛的重量级大人物。 (博讯 boxun.com)

    
      一位是年青不谙世故、游戏网络乾坤的现代型小青年。
    
      ——他们因为《无极》而将走进有极的法律世界。
    
      一位信誓旦旦,决意论出个究竟。
    
      一位万般迷惘,担心输官司赔钱。
    
      ——他们面前那同一个馒头,竟然有着截然不同的份量、有着南橘北枳般的滋味差异。
    
      一位恐怕是追求艺术,要捍卫尊严。
    
      一位恐怕是实践娱乐,仅表现自我。
    
      ——他们要划出个道德上的公道,论出个无耻与有耻来。
    
      有人吵架争执诉讼,就给了另外一些人劝架调解的插嘴机会。
    
      不过,法律一旦介入,别的就插不上嘴了。
    
      那些和法律无关、潜藏于人类本能里的种种,例如感情啦、面子啦、愤怒啦、蔑视啦、无喱头啦等等,还有那些和法律似乎有关的、包装在人们表象上的种种,例如地位啦、名头啦、职衔啦、财力啦,也都插不上嘴了。
    
      法律面前,人与人差不多还算是平等的吧。不管在哪里的法庭,每一位决意要迈进去的人,都应该先扪心问问:对方是不是比自己更无辜。对方做的那些事情,自己有没有做过,或者变相做过。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再考虑是不是真有必要跨过法庭的门槛。
    
      如果答案是模棱两可的,最好点头示意,握手言和。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就低头道歉。
    
      那么,陈凯歌真可以拉胡戈上法庭吗?
    
      用他人作品里的片段作素材,重新立意而组合出一个新作品,这是很传统、很普遍的一种创作方法。
    
      书法里有“集字”一体。唐代初年的怀仁和尚集王羲之的字构成一篇《圣教序》,刻在石碑上流传给后世人看,王羲之光荣,怀仁和尚也光荣。那是目前已经知道的我国最早的碑刻集字作品。康有为说:从古到今,光是靠集王羲之的字而留名于后世的,就有十八家。——王羲之的字,个个耐看,所以也经得起一代又一代的后人去集了又集。
    
      诗文里有“集句”一体,将前人诗文里的句子摘录下来,按自己的需要重新排列,构成一篇别有新意的作品。这种文学体裁至今有将近两千年的历史。即使是大文豪如苏轼,也做过这样的事情。他的《南乡子·集句三首》,很有味道。
    
      国外也有,美国电影《华氏911》,那是一部记录片,其中很多地方是将他人原拍的镜头剪接进去的。2004年戛纳电影节上,此片堂而皇之地获得了最高奖项——金棕榈奖。戛纳电影节第一次把大奖颁给一部记录片。观众们并不认为影片导演迈克尔·摩尔不是在创作。
    
      镜头是电影结构的元素,词语是文学作品结构的元素。如今的文学作品里,无论是纯文学,还是电影文学、网络文学,有多少是真正由作者原创的文学词语?说穿了,还不都是一个“集”吗?
    
      现在搞艺术的,还讲究一个叫“创意”的东东。作品无数,真有那么多“意”在被“原创”出来么?比如说,让时光倒流,——多好的创意呀!表现手法呢,以前的人们喜欢用做梦的方式。后来科学家从理论上给出了实现的条件。于是,在童话里需要用魔杖解决的难题变成了一个公式。有人把这个公式演绎为一条时光隧道,有人把这个公式演绎为一个飞行的超人。在中国古代,人们不知道那个公式,就用神话来表达:让一个叫夸父的人奔跑着追赶太阳,真是质朴可爱。
    
      现在讲究知识产权,却并不鼓励知识垄断。事实上,作品的整体可以保护,作品的零件是很难去保护的,作品里的思想更难保护。因为人是有历史的动物,每个人的思想里,都有属于前人版权的东西。
    
      那么,陈凯歌真可以拉胡戈上法庭吗?
    
      我敢说:用了别人的思想并不是无耻的。——有谁能反对吗?
    
      那么,用了别人的镜头就是无耻吗?——又没有照搬,而且人家是说明了出处的。
    
      有本古老的书里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一所伟大古城里,有一些光荣的市民,他们曾经用石头当街掷打一个女人,责怪她做了妓女,脏!于是有一个人向他们发问:你们谁自认为比这个女人更干净?结果,那些人最后都住了手。当然,发问的人是了不起的,然而那些市民其实也挺可敬,因为从中国儒家的立场看,他们知耻。
    
      《礼记·中庸》上说:“知耻近乎勇”。可见“耻”的事情在中国还是经常有人在做,而很多人又往往没有自知之明,才累得古代圣贤要谆谆教诲这么一番。
    
      就广义而言,人非圣贤,孰能保证自己不曾无耻过!
    
      面对表扬、赞美、阿谀、奉承,是否曾洋洋得意、啸傲过江湖?
    
      面对批评、指责、讽刺、非难,是否能反躬自省、更上层楼?
    
      那么,陈凯歌真可以拉胡戈上法庭吗?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决不抢别人东西吃 一小学生的《无极》观后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