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智晟:北京市公安局,一个流氓为主的群体
(博讯2006年2月15日)
    北京市公安局里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具有健康的人格,其中部分人还是我的朋友!他们是些普通的好人。
    
     我个人从不与任何个体为敌,时至今日,我心中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清晰的个体敌人。北京市公安局的领导从去年 10月份开始执意将我视作是他们的具体敌人,只能证明他们的人格是变态的、人性是残缺的,除上,别无其他恰当解释。 (博讯 boxun.com)

    
    去年 10月份至今,北京市公安局针对我一家的跟踪、袭扰、迫害的下流行径可谓一言难尽,早已到了彻底丧失人的理智的地步,令人难以置信。
    
    春节陪我回老家过年的北京朋友一回到北京就被他们非法传唤,并被告知:高智晟将来的下场就会是你们的下场。
    
    2 月11日 ,我从老家返回时带了一个侄子来京打工。他是我四弟的孩子,我与四弟从小相依为命,兄弟情超常,他的独子亦为我最亲。孩子原本的参军梦被当局无耻阻断,回京那天我开车直接将孩子送到一个理发店,让孩子去学理发技术。今天一大早,北京市公安局就将该店的老板强制传唤。他们十几个人,百般下流、超百般无聊地逼问了这个女孩子十几个小时,所问问题的下流及问者心理的阴暗令人发指。
    
    我与该姑娘见面三次,时间加起来不到三小时。她是一个基督徒,当局野蛮迫害蔡卓华牧师的案件中,她和许多信徒一样,持续关注着蔡牧师一家的命运。据她讲,她因参加了蔡案庭审的旁听知道了我。去年 11月初,她的同乡因被北京房东的恶狗咬伤与狗主人进行交涉时发现,恶狗的主人比狗更恶而一气之下自杀。她带死者未成年的孩子在一个肯德基店与我见面不到一小时,当时我的四周跟踪者成群。是为她第一次与我联系,也是第一次见面。第二次是 12月份左右,她带着她河北的亲戚来我办公室咨询,时间还不到一小时,就是这次,我得知她经营理发店,。第三次即是这次返京后的见面,时间约 20分钟。
    
    北京市公安局十几个穿制服的人,其中一位是局长大人的女婿,他们逼问这个姑娘十几个小时。逼问首先从非法及下流开始:"你和高智晟是什么关系,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和他来往是十分危险的!我们随时都可以把你抓起来判几年!"十几个人、十几个小时,反复逼问的主调就是问这个女孩与我有无不正当关系,但这群人始终不直接说出他们的内心需要。他们反复暗示姑娘,"公安机关已掌握了非常详细的情况,你是另有住处的,你开店的钱从哪里来的我们都知道。"只是"为了把主动交代的机会让给你自己"。他们把该女的手机拿走折腾了一天,抄走了所有电话、信息。
    
    下午还手机时,他们告诉该女,"光认识高智晟一个就足够判你几年徒刑,没想到从你手机里的信息看,你还认识范亚峰、滕彪、张星水这群人,你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东西,都是些维权人物,都是随时可以抓起来判的人"。十几个小时后,在准备释放该女时,这群穿着制服的流氓特别提出以下非法要求:"一、今天找你的谈话内容要让高智晟知道,我们马上就把你抓起来,全国各地到处都是我们的人,跑到哪里都能把你抓回来。你知道法官手里的锤子是做什么用的,我们想锤死谁就能锤死谁,想锤你几年就是几年(这一条重复了不下五次)。二、从今天起不得和高来往,这是一个不能问为什么的原则。任何人,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和姓高的来往,我们就收拾他,你不要不相信。三、从现在起,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得关机,不得换新的号码,不得离开理发店,随传随到,我们将会有我们的办法的"。
    
    在当今人类社会任何有阳光的地方,除了在恶棍金正日、卡斯特罗的地盘外,发生了政府职员犹北京市公安局这群流氓今天的这种下流恶行,整个警察系统的上层官员都将无脸面再在官位上赖下去。穿着制服,以政府名义无恶不行、无法无天,毫无人的理智及对人类文明、道德的敬畏,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独有悲剧,这何尝不是那些作恶者的悲剧呢!
    
    北京市公安局这群人的蠢行还提醒了人们,他们一直在针对我进行更秘密的跟踪,是那天我根本未发现的跟踪。
    
    今天,秘密警察及其流氓雇员对我全家的跟踪若旧。我去火车站接夫人、孩子回家,一群跟踪者无聊地徘徊在站台上,直至目送我们回到家里。
    
    2006 年2月 14日 在有特务跟踪的日子里于北京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智晟:在关于跟踪的公告中谈绝食
  • 高智晟:百步识破跟踪术
  • 高智晟: 每个人都能行——用自己的身体,在自己的家里
  • 高智晟——中国律师的楷模/武振荣
  • 西风烈:旧诗赠高智晟,郭飞雄二贤
  • 支持高智晟,绝食墨尔本/吕易
  • 关于参加高智晟律师绝食抗议活动的声明/郭起真
  • 响应高智晟律师的号召,倡议“中国民权运动绝食日”/贺伟华
  • 袁红冰:铁胆高智晟
  • 请高智晟律师珍重/老戚
  • 阿衍:我观高智晟严正声明
  • 高智晟:谁需要中宣部的那群衣冠禽兽
  • 高智晟向自由亚洲电台谈法轮功
  • 刘逸明:高智晟险遭暗杀显示出当局的阴险
  • 高智晟律师,冲锋陷阵是战士的工作!
  • 布行:对高智晟的迫害不是罗干的决定
  • 读者来信:对高智晟等敬意
  • 阿衍:狗毕竟是狗,也看高智晟险些被杀
  • 高智晟:同胞的关爱:不尽长江滚滚来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九)
  • 高智晟:荒诞及下流的游戏又开始啦
  • 高智晟:郭飞熊等被暴力殴打事件接力绝食抗议公告(二)
  • 高智晟律师开始绝食反迫害
  • 倡议组成维权绝食声援团/作者:高智晟等
  • 高智晟严正声明:若飞熊有损伤 我将上新华门抗议!
  • 高智晟:维权不能挑肥拣瘦 法轮功问题无法回避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八)
  • RFA:高智晟和杨在新打算携手共同维权
  • 高智晟:袖筒里的论价谈婚
  • 高智晟:过 年
  • 高智晟:谁需要中宣部的那群衣冠禽兽
  • 高智晟:一把旧铜瓢
  • 高智晟:半把炒黄豆
  • 高智晟:回到母亲身边
  • 高智晟:秘密警察兄弟今夜你在哪里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七)
  • 昝爱宗:与高智晟律师简单通话
  • 高智晟遭不明车辆骚扰,生命受威胁
  • 高智晟:干部子弟打死人五年分文不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