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汗语”和“硬语”时代的来临/周晋
(博讯2006年2月12日)
    周晋更多文章请看周晋专栏
    前两天收看一个中文电视节目,谓台湾举行大学联考,语文题出了很多网络上流行的术语,让众多考生大呼答不出来,岛内各媒体也纷纷大肆鞭挞。有记者在采访国民党主席、台北市长马英九时,即时拿出其中的一道考题“3Q是什么网络流行语?” 来考他。小马哥吭吭吃吃地回答:“是不是什么IQ、EQ的”,我也凑热闹瞎猜或许赌马组合又从2Q升级到3Q了。此时旁白告知说,3Q原来意指英文Thank you。哈,这真是个让人耳目一新的妙语,原来语言也可以简化得如此“贴切”,“语言游戏”也可以玩得这么潇洒。而在知识爆炸的网络时代,连哈佛毕业的法学博士小马哥也有不懂的英文,何况我等,所以也不觉得有何惭愧。
     (博讯 boxun.com)

    无独有偶的是, 2月7日我又收看了一个专门讨论网络语言的中文电视专题节目,突然惊觉我虽然也算是个有多年“网龄”的“编内网民”,但我依然是个“网盲”----网络流行语言盲。这种“孤陋寡闻”源于因年龄的差异而筑就的“代沟”:年龄越大,越抗拒新潮时髦的玩意儿。
    
    现略举几个在该电视专题节目中讨论的网络流行语和它的原意:886:拜拜了;885:帮帮我;PMP:拍马屁;打铁:发帖子;烘焙机:homepage;:[email protected]:惊讶;morning call:模拟考;200:Zoo(动物园);7456:气死我了;一个向下的箭头(注)+B到挖D:吓不倒我的,等等。乖乖,这些新潮流行语可是比什么“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之类的黑道俚语、土匪黑话酷多了。如果让一个考古学家上这个节目,说不定他会以为这些是来自哪个史前山洞中刻在洞壁上,正等待地球人破译的外星人的“鸟语”呢。如果二战时由山本五十六率领的奔袭中途岛的日本联合舰队也采用这类“鸟语”做密码,保证让耳朵长得比兔子还长的老美情报机构大眼瞪小眼,一愁莫展干着急。
    
    网络文化正在不可避免地颠覆传统文化,以致汉语正在蜕变成“汗语”----让不懂网络流行语言的人 “汗颜”。“汗语”化主要归因于用拼音法、注音法在键盘上打汉字。由于读音相近的字、词都排列在一起,稍不留神,如“过奖”就被打成了的“果酱”,意思相差十万八千里,这在过去用铅字排版的时代是不可能发生的,也算是高科技留给我们的“后遗症”、“负产品”吧。前述的“烘焙机”也肇因于打字时时常要中、英文混用(谁让微软发明了这么方便好用的中英文转换软件呢),正采用中文时要插入英文的homepage,稍不留神忘了做中英文转换,就打出了这台牛头不对马嘴的“烘焙机”。打字者肯定先是一愣,继而莞尔,觉得自己真的够酷,发明了一个如此“美妙”的中西结合的新“密码”,看来自己比仓颉他老人家也差不到哪里,得意洋洋之下就四处传播。
    
    在地球村的世纪、网络的时代,英语作为流通最广泛的国际语言,在网络上也正在蜕变为经常以“硬邦邦”的几个大写字母和数字表达的 “硬语”,似乎比“汗语”更“在劫难逃”,让莎士比亚们在坟墓里急得直跺脚。你不信?随便举个例子。在网上聊天中,You早被约定俗成地缩写成了U。有一次一位年轻的网友发来一句英文:U 2,我心想怎么这位也知道大名鼎鼎的美国间谍飞机,可这个年龄层的人不应该知道啊?对照前文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原来他的意思是:You too。
    
    任何“新事物”出现时,永远都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对网络“汗语”最一针见血的批评就是:这些新潮时髦的网络语言“就好像在西餐的开胃沙拉上浇的不是可口的千岛牌调味汁,而是王致和的臭豆腐”。这比喻不仅够形象,简直可说是“栩栩如生”。
    
    而支持或认可这种网络语言的人则认为:历史上最鲜活、最有生命力的语言皆诞生于民间。网络语言代表了民间的一种时尚,一种灵感的创造,它对既有语言的冲击,现在就得出负面的结论还为时尚早,需要时间来沉淀。也有人认为,语言是不断发展的,任何新语言在诞生后都有个经过大浪淘沙后部分被淘汰、部分被约定俗成地接受并推广应用的过程。如人们现在已经习惯了称“大哥大” 、B2B和B2C等等,可当初刚读到它们时他们还不是一头雾水?
    
    我认为,青年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一种逆反的心理,对语言也是如此。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进入社会,他们最终会扬弃这种逆反心理并回归主流社会。真正值得整个社会担忧的是,这些网络流行语正在被中小学生大量地应用在作文中,让语文老师如读天书、痛苦不堪,而这些学生正是未来社会的主力军。教育界应当对这种趋势引起相当的重视。教育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去教育引导青少年,务必使他们明白,学习语言的根本目的在于能与各行各业进行有效的沟通,青少年们还是要学习能使整个社会接受并认可的语言表达方式。这种随意性、自创性都很强的网络流行语言可以在青少年们自己的“小圈子”里玩玩,但不能走得太远,以致与主流社会严重脱节。教育界也决不应该再在考试中出网络流行语的考题以“哗众取宠”,出题也不应以难倒学生为目标。这种大学联考题根本是在正面鼓励那些原本对网络流行语不感兴趣的中小学生竞相学习网络流行语,更会对网络流行语的扩散推波助澜。
    
    (注)这个符号如何在键盘上打出?如果要自创,这么麻烦为什么还要用? _(博讯记者:周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周晋:人类的自恋与自残
  • 留取“正名”照汗青-- 写在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周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